正文 第七十六章 信王府的包工头

    袁方闲得无聊,便问李永贞“李公公在忙什么呢”

    李永贞环顾四周后神秘道“你见过魏公公后去西院,咱家在那里等你,找你有要事。”

    袁方向西院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点了点头没有吱声。

    “魏公公到”

    突然一个太监高声唱道。

    前厅只有袁方和李永贞以及几个小太监,大家全都起身恭迎魏忠贤。

    魏忠贤一脸严肃,迈着方步进入了前厅,大小太监对他唯唯诺诺,黄脸无须的魏忠贤见到袁方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步至太师椅前坐下,目空一切。

    袁方主动上前给他请安道“袁方给魏公公请安”

    魏忠贤欠了欠身,道“袁方呀,你来了你去见王化贞了吗”

    “回禀魏公公,卑职昨日已经见过了。”

    魏忠贤端起茶杯,示意左右退下,等厅堂上的太监都出去后,魏忠贤道“说说吧,王化贞愿不愿意跟咱家合作”

    于是袁方就把昨天去见王化贞的情况向魏忠贤陈述了一次,关键的是他强调自己是代表魏忠贤去见王化贞的,而王化贞十分愿意与魏忠贤合作。

    魏忠贤听完后嘻嘻地笑道“好好好你为咱家立了一功,咱家要重重地赏你你想要什么”

    袁方可不想在魏忠贤这里得到太多的好处,他知道,等到崇祯一上位,就是清算阉党之日。

    只可惜崇祯清算阉党之后,由于东林党一党独大,而东林党所代表的是大地主、大商人的利益团体,他们对国家大事夸夸其谈而无实际举措,在保护自得利益上却是不余遗力,从加速了明朝的灭亡。

    面对魏忠贤的提问,袁方想起了自己来见魏忠贤的另一个目的,于是他说道

    “魏公公,卑职的家人和随从都在山海关,我想把他们带到身边来,请魏公公行个方便”

    魏忠贤道“这好办,我立即让兵部来督办此事,你明天去兵部去找武库司郎中杨吉雄,咱家让他给你开一张路引。”

    袁方真不愿意再去见这个杨吉雄,于是说道“魏公公,武库司开出来的路引不大管用呀”

    魏忠贤这才想起来袁方和杨吉雄两人之间有矛盾,于是他也像叶向高那样对袁方进行了一番的教诲,并强调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要袁方抛弃前嫌为大明江山的发展贡献力量。最后他对袁方道

    “咱家发话了,谁还敢不认你的路引别撒孩子气了,明儿就去兵部找杨吉雄。”

    “卑职明儿就去。”袁方心想,既然是魏忠贤让他去找杨吉雄,杨吉雄必定不敢为难自己,所以他答应了魏忠贤。之后他又向魏忠贤推荐崔呈秀

    “魏公公,您刚才提出用人,卑职想起一个人来。”

    “请说,只要他是真心投靠咱家的,咱家一定重用。”

    袁方低声道“卑职去看王化贞的时候,还见到了一个人。”

    “见到谁了”魏忠贤狼一般的双眼闪射出一道光芒。

    “崔呈秀。”袁方避开了魏忠贤的目光。

    魏忠贤略有所思道“此人咱家倒是有所耳闻,他是都察院的一个巡按御史。怎么,你也跟他谈过了”

    “谈过了。他目前被关在都察院的大牢里,他说如果魏公公能够救他出去,他愿意效忠魏公公您。”

    魏忠贤道“这怎么能说是效忠咱家呢我们都应该效忠皇上才是。”

    “魏公公说得是。”

    “崔呈秀的事咱家知道了,咱家会过问此事的。”魏忠贤端起了茶杯准备送客,“咱家公务繁忙,你就先回去吧”

    袁方拱手拜别,退出了厅堂。

    出了厅堂之后,他就直奔西院,因为李永贞在西院等着他。

    袁方来到西院见到李永贞,李永贞把他带到一无人之处,李永贞问

    “袁方,你想不想发财”

    袁方道“发财谁不想”

    李永贞道“现在就有一个发财的机会。”

    “什么机会”

    李永贞凑近袁方的耳边道“有一项王府的改建工程,这项工程由咱家督办,这可是一项大工程,少不了石料木料,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让你帮我采购材料。”

    有钱赚谁不乐意袁方立即答应了下来,不过他目前人手不够,所以他把自己的实际困难告诉了李永贞。

    李永贞道“无妨无妨王府改建现在只是个计划,至少要等到明年雨季过后才会动工,这大半年的时间你可以去组织人力和货源。”

    袁方对李永贞所改建的这个王府很感兴趣,于是问道

    “不知李公公改建的是哪个王府”

    李永贞道“皇上今年不是册封了信王吗信王今年虽说只有十二岁,但是终归是要离开皇宫的,于是咱家上奏皇上把城北的拉德惠王府改建为信王府,皇上恩准了咱家奏疏。”

    原来自己竟然成了信王府的包工头。现在朱由检还住在勖勤宫,袁方决定找机会进宫去会一会信王朱由检。

    袁方与李永贞进行了口头商议之后,他便离开了司礼监。因为时间尚早,袁方让轿夫把他抬到了丰城胡同,他为什么要来丰城胡同呢因为这里就是卢德铨商铺所在的地方。

    从司礼监出了北安门,过了什刹海一直往都察院方向走,过了广济寺就来到了丰城胡同口,袁方就在胡同口下了轿子,他让轿夫在胡同口等他,他要亲自进出看一看卢德铨的盐铺。

    这一带的商铺大多都米铺、盐铺以及饭庄,也就是说在这一带的商人所从事的都是与食有关的。

    他所知道的高攀龙家,在这里也开了一个米铺和一个盐铺,当然不是由他们高家的人亲自在这里经营,米铺和盐铺都是投寄在高攀龙名下的,所以高攀龙只负责收钱,不需要管经营方面的事情。

    丰城胡同口就有一家饭庄,袁方可不是来吃饭的,虽然饭庄里面的菜香味飘了出来,也没能把他诱惑进去。

    他经过饭庄,就看到一溜的摊位。有人摆一张长桌子,在桌子上摆满了猪肉,就算是卖猪肉的摊子了;有人挑了一担水果,把两个箩筐摆在前面,这也就算是一个水果摊了;有人在路边搭了一个简易的木棚,木棚底下也是一张长桌,门楣上有几个挂钩,挂钩上面挂的是羊头,这一看就是卖羊肉的摊子。

    袁方一边走一边看,走着走着竟然在这里还碰到了一个熟人,这人见到袁方也认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