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黄金起源、灾难神的称谓

    “黄金起源。”

    “最早发现和使用的金属之一,新石器时代人类就有了黄金痕迹,那还是以物易物的经济形态。”

    “然而见证着王朝兴衰,见证着人类历史的黄金起源比任何文明古老。按照现阶段科学探索的数据表明,黄金来自很久以前,地球诞生之际,四十多亿年前一场巨大陨石雨恩赐……黄金是天然产物,而且金元素搁在宇宙之中也较为罕见……有人认为金元素产自超新星爆发,但都是推论,不能够完全确定。”

    密室顶部,地面闪耀着水银微光。

    中间搁着好些座金山。

    其上有图纹,各种各样的记号,看起来不是黄金储备那么简单。

    “我们一直在研究。”

    “先有神祇,还是先有黄金,始终没个结论。”

    一边说着,一边戴上护目镜,桑博士瞥了眼唐鸿。桑博士觉得超凡感官不需要佩戴护目镜,更何况唐鸿已经是真正先驱超凡者,无论战力,还是意志,全都稳稳站在顾问级别的层面上。

    可是你戴护目镜就算了吧。

    怎么还是粉色的……唐鸿盯着桑博士眼角直跳,有点怀疑桑博士性取向是不是不太和谐?

    生活已很难。

    博士你就不要再难上加难了吧?

    桑博士没理会唐鸿目光。

    “这边。”

    桑博士指向右侧,一块块金砖叠成一座小金山,且每块金钻表面刻画一个个符号图案,神秘绝伦,散发着不可言说的古老气息。

    神秘,神圣,仿佛是朝拜所用。

    闪耀,夺目,让人想要扑上去。

    绝大多数人抵抗不住一座座小金山搁在眼前,就这么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这么不着片缕又光溜溜的样子。

    哪怕仙子下凡,含情脉脉望过来怕也比不上这么多金子诱人。唐鸿左看右看,随手抽出一块金砖,啧啧称奇的把玩了一会儿。

    稍微加点力,金砖就有扭曲变形的趋势,唐鸿不敢再用力。

    太软了……

    弄坏了还得赔偿。

    “博士。”唐鸿摊开手心,任由这块金砖悬浮在掌心之上“不是说超凡者触摸真金会有特殊感觉吗?这些符号又是谁刻得,像是烙印的痕迹。”

    类似于神语符号。

    各大机构的总部都有三条刻满了神语符号的水银通道,所以唐鸿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桑博士“没有神性的超凡碰触真金无感觉。符号图案并不是人为加工。”

    唐鸿一怔,心头一凛,仔细看了眼浮在眼前的标准金砖。

    跟正常黄金没什么区别啊。

    金色的,软软的,一捏就碎,完全感觉不到神祇气息,更没有一丝一毫的神力神息。

    “是神祇制造的?祂们从异空间带过来的黄金物资?”唐鸿看着这块明晃晃金砖在半空不断翻滚。

    下一刻。

    桑博士语出惊人“从地底挖出来的。”

    “地底?”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唐鸿扭过扫了眼密室之内,金山堆放着整齐。

    粗略一看,怕是有几百吨到上千吨的存量。

    最关键的是,这些烙印神语符号的金砖如此标准,竟然从地底挖出?古代的冶炼技术倒也做得到,但问题是古代又没有神祇降临。

    那是……

    比人类文明更加古老的时代遗物?

    唐鸿沉吟“照这么说,神祇以前曾来过。但不知什么原因,祂们离开又或者被击退,而现在祂们重归,是为了取回原本就属于祂们的东西,是为了收割以前布置,如今丰收的果实,所以对我们人类不屑一顾?”

    桑博士说的很清楚——主要的黄金矿物都在地球内部,我们充其量开发浮到地表的金子而已。

    一株小草与整片森林的差距也不过如此。

    这么一推理,唐鸿心生万马齐喑的莫名滋味。

    好端端的神战怎么越来越深邃。

    就像是人在山脚,望山巅,一时间叹为观止,到了半山腰才发现四面八方都是浓厚云雾,拨又拨不开,努力看去又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继续往上爬。

    想到这儿。

    唐鸿又抽出几块金砖“祂们发动入侵就是为了这些黄金?”

    “从开始,到年前,所有人都认为神祇目的是黄金。黄金之于神祇,等同神物资源之于超凡者,这是祂们神祇之路必需品,无可替代的资源,确实也符合大大小小的各式战争都是为了‘获取利益’的定义。”桑博士瞥了眼唐鸿,继续说道。

    “神祇目的从不是毁灭我们。”

    “祂们只要这世界。”

    这是一个无法调和的问题。

    以目前人类科技水平,三百年也别想开采所有金矿,连乞求和解的资格都没有。

    而以神祇的能耐,估计也用不着人类帮忙,也不会在意人类灭亡不灭亡。

    这就很可悲。

    人类暂时坐不上谈判桌。

    ‘这就清晰了。’唐鸿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拨开云雾见月明。

    神祇资源地球的黄金矿产。

    神祇企图拿资源,亦或者拿回资源。

    神祇立场高高在上的态度。若是神战失败,神息笼罩全球,或许祂们压根不刻意针对任何一个生物,活得下去继续活,活不了就死,绝对的神圣崇高。

    唐鸿越想越明白,豁然开朗,暗暗琢磨“异空间神祇入侵的起因找到了。所有的疑惑问题,迎刃而解。但就单纯为黄金,是不是有点大动干戈,这场漫长的人类灾难的真正缘由就这么简单……”

    “好像有些悲哀?”

    “最终目的黄金?”

    确实说得通,毕竟金元素在宇宙也较为罕见。

    紧跟着。

    却听桑博士话锋一转“但是。”

    唐鸿“……”究竟是我思维效率太高,还是博士你语速有问题,铺垫这么多又冒出一个‘但是’。

    桑博士缓缓说道“除夕夜你遇到了一只仙,它跟你的交流,透露出很多惊人信息,经过大量分析,我们又推翻了黄金战争的推论。”

    “它说的是占领,取代。”

    “它提出自然之怒的警告,并说出自然界不需要人类守护,这证明神祇不是重归。”

    以前也发生过异空间神祇入侵。

    神祇被暂时击退。

    或许人们根据历史文献,推测的修行时代,也可能是更加古老的时代。

    桑博士边走边说,绕过一座座金灿灿小山,走到密室另一侧,是一扇重重封锁的椭圆形状合金门,他上前使用视网膜验证、指纹验证、行走习惯等等一系列验证。

    随着椭圆合金门的开启……

    桑博士扭头开口“自然之怒应该是自然界的某种防御机制,或是天灾什么的。而占领和取代,说明神祇入侵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祂们想要取代什么东西呢?”

    “取代盖亚意识吗?”

    “取代这个星球吗?”

    听着听着,唐鸿无言以对。

    相比之下,唐鸿更喜欢异空间神祇入侵在于夺取资源的说法。

    这样的话,压力就会少一些。毕竟为了一顿麻辣烫就开战,和一场决定社会结构的变革战争,立意不同,眼界格局都不是一个档次,压力当然有区别。

    通俗地说。

    就是打架和世界大战的区别。倘若只能二选一,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选择后者。

    “进门啊。”

    桑博士拉着唐鸿进入密室之内的密室。

    唐鸿“啊?”

    桑博士“告诉你黄金战争的概念是次要,主要是测验一下。”

    说话之间,两人已跨入门槛,进入合金门内部。

    映入唐鸿眼帘的是——

    彩色的羽毛!

    五彩琉璃一般的神异羽毛静静悬浮在圆台之上。

    嗡嗡,嗡嗡,嗡嗡,唐鸿听觉何其敏锐,瞬间识别出五台大型神力对撞机全负荷运转的轰鸣之音。

    这密室不大,四五十平米,安置了整整五台大型神力对撞机。

    就镇压一片羽毛?

    唐鸿惊奇发现五彩羽毛浮动在圆台中心,微微颤动了两下,似察觉有人接近,轰隆一声爆发出恐怖神力,冲击波向外扩散。

    如同慢动作画面,

    一圈圈彩色光圈不断扩大,

    如领土扩张,如涟漪蔓延,数不清的光圈叠加在一起,欲要撕裂囚禁祂的这个科技牢狱,霎时间五台对撞机将其镇压,若有若无的低语呢喃回荡耳边。

    “信我者永生!”

    “信我者永生!”

    “信我者……”

    桑博士走到一旁,戴着护目镜,默默调高对撞机镇压力度。

    顿时没声了。

    五彩羽毛好似花朵蔫了。

    “博士?”

    “这是一尊活的灾难神?”唐鸿眼睛微微一亮,目不转睛看着祂。

    旁边传来桑博士声音“只是灾难级神祇的部分神躯,有部分活性,不具备神祇应有的思维智慧,不具备传递讯号的通讯能力,在给你调配终极神物之前……唉?唐鸿你要干什么?”

    “有话慢慢说……”

    “不要推我啊……”

    哎?咋回事?桑博士站在合金门之外,看着一把关上的巨门,一脸茫然。

    门内。

    唐鸿热切看着祂。

    叮咚!

    初次体验一个人面对神使,一人值加二

    “神使。”

    “常规神是神奴,危险神是神仆,灾难神是神使……照这个递进方式,今年盛夏浩劫确实是真正神祇。”唐鸿沉吟了一下,张张嘴,忘了歌词。

    那什么,

    给神使唱什么歌比较好,既能展现我们人类的勇气赞歌,又能表达我们超凡的不屈意志,

    谁给我推荐一下,在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