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最大的优点是脸皮厚

    刘汉东一边炒着菜,一边竖着耳朵倾听客厅里的声音,可是厨房门关着,抽油烟机声音又大,他又不是顺风耳,啥也听不见,索性不听了,使出浑身解数认真炒菜。

    过了一会儿,马凌进来了,眼圈微红,神情萎靡,端起炒好的菜回了客厅,没多说什么。

    刘汉东又炒了一个菜,炖上银耳莲子羹,解了围裙,端着辣子鸡进了客厅,马家的房子面积小,客厅餐厅是一体的,桌上摆好了杯盘碗筷,马国庆从橱子里拿了一瓶淮江特曲出来,看样子是准备和未来的女婿喝两盅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xìn hào,刘汉东心一喜,急忙去接酒瓶子:“伯父,我来吧。”

    马国庆手劲很大,没让刘汉东把酒瓶子夺去,他坚持给刘汉东倒了一杯酒,说:“既然来了就是客人,今天咱爷俩喝两杯,聊聊。”

    “我也正想向伯父阿姨汇报一下个人情况。”刘汉东说,这是马凌给他定好的台词。

    马国庆摇摇头:“不用了,你的家庭情况我很清楚,一般工人子弟,住的是八十年代的职工宿舍楼。”

    刘汉东神情一黯,他忘了马国庆是公安,从内调查自己的情况实在太简单了,自己是遗腹子,母亲下岗,继父也内退,家里挣钱最多的是爷爷,可也是风烛残年指望不上,这种条件确实不咋地。

    马国庆又道:“我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家庭条件要求不高,门当户对就行,好了,咱爷俩先走一个。”

    说着端起酒杯,刘汉东也端起来,低低的碰了,一饮而尽。

    王玉兰招呼道:“小刘,吃菜,吃菜。”语气却是冷淡无比。

    没人动筷子。

    马国庆接着说:“明年初省厅要在全省范围内招收防暴特警,这个消息我也听说了,以你的条件,进去不成问题,转正也不成问题,可你的脾气性格,实在不适合当jǐng chá,你太能惹祸了,当了jǐng chá还不成天给领导惹麻烦,打伤人是小事,把自己赔进去,凌儿怎么办?前几天高公路上枪战,有你的份吧,听说你母亲也受伤了,差点出人命。”

    刘汉东低下头,默默无言。

    “小刘啊,我就这么一个闺女,我不图她大富大贵,起码也要幸幸福福,安安稳稳,我退休以后哄哄外孙子,颐养天年,我要的不多,可是,你能做到么?”

    “我能。”刘汉东说这话的时候言不由衷,但此刻必须要表态。

    “你能什么?”马国庆将酒杯重重一放,“就这两三个月内,你就在死亡线上走了几趟了,jǐng chá是高危行业,你是高危行业里的高危人士,我不希望女儿整天担惊受怕,更不希望她年纪轻轻守寡,你能理解一个做父亲的苦心么?”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王玉兰继续招呼:“吃菜,吃菜。”

    刘汉东站了起来:“我走了。”

    马国庆道:“凌儿,送送客人。”

    王玉兰也道:“把东西提上。”

    马凌默默站起,将刘汉东提来的礼物拿着,刘汉东起身向马国庆和王玉兰鞠一躬,转身出去了,两人来到楼下,刘汉东打开车门,将东西放进去,道:“你回去吃饭吧。”

    “别急,再想办法。”马凌轻声安慰他。

    “嗯,我不急。”因为楼上有目光盯着,两人不可能做出亲密举动,刘汉东驾车离去,马凌怅然上楼,饭也不吃回房趴着去了。

    ……

    刘汉东回到出租屋,把借来的衣服换下来,穿上自己的破衣烂衫,将衣服送下去的时候,火颖很八卦的问他今天见面效果如何,刘汉东自嘲地笑笑:“让人轰出来了。”

    “不会吧,东哥这么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帅哥,怎么能让人轰出来,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吧,哈哈哈。”火颖没心没肺的笑道,见刘汉东表情落寞,这才收了笑容道:“不会是真的吧,凌姐没说服她爸妈。”

    刘汉东点点头:“嫌我脾气太暴躁了,整天惹祸,说的也对,我这脾气也该改改了。”

    火颖说:“都是借口,看你的,那就是嫉恶如仇正义在胸,看不你的,就是脾气暴躁整天惹祸,说到底还是你的综合打分不够高,你要是有市区一百平米的大房子,有公务员的工作,哪怕你天天上街打架呢,看你也是顺眼的。”

    刘汉东一想这话也对,自己家庭条件不好,没学历,没工作,就算当上聘用制的jǐng chá,能骗得了一般的丈母娘老岳父,可马国庆本身就是jǐng chá,知道这一行风光背后的艰辛危险,所以这个职业也不能给自己加分,总得算来,综合分数确实高不了。”

    今晚上没吃饭,心情也不好,刘汉东等火雷回来,相邀出去吃了顿烧烤,喝了一斤白酒,回来挺尸大睡,第二天就又生龙活虎了。

    马凌也没当回事,第二下午她下班很早,骑着摩托车来找刘汉东玩,进门就问:“昨天回去有没有悲观厌世啊,寻死觅活,像马景涛那样咆哮号丧啊?”

    刘汉东满不在乎地回了一个字:“毛。”

    马凌笑道:“你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脸皮厚,百折不挠,我昨晚上想了一夜,爸妈也是为我好,而且这段时间你确实作的不轻,整天打打杀杀的,谁见了不怕啊,过段时间等你穿上警服,工作稳定了,形势就不同了。”

    这么一说,刘汉东更是豁然开朗,要请马凌吃饭。

    “行,咱们去吃必胜客吧,别开车,市区堵车堵得厉害,骑摩托去。”马凌道。

    两人骑着摩托来到市区,花了一块钱将车寄了,携手逛街,央大街上遍布高档商场,最高级的是新开张的恒隆广场,里面尽是国际一线品牌,门口最佳位置的路易威登zhuān mài店内人头攒动,都是近江上流社会的人士在购物。

    马凌和刘汉东走进LVzhuān mài店,只见营业员们都穿着黑色的裙装,略施粉黛,气质甚佳,笑容可掬,店内货品都是贵死人的价钱,马凌看了直咋舌,拉了刘汉东出来,“乖乖,一个人造革的钱包都要好几千,图案还那么难看,真不知道这些富婆怎么想的。”

    刘汉东道:“拾破烂的老太婆都背着LV的包,这玩意已经烂大街了,白送咱都不要。”

    继续在恒隆广场里面晃悠,每一家店铺的每一件东西他们都买不起,只能看看,熏陶一下上流社会的气氛,溜达了一圈,马凌说:“啧啧,这会儿咱起码占了二百块钱的便宜。”

    “哪儿占的便宜?”刘汉东不解。

    “几万块钱的衣服,看一下起码一毛钱,摸一下起码得五毛。”马凌狡黠的笑着。

    “那要是试穿一下,不得五块钱啊。”刘汉东煞有介事附和道。

    两人肆无忌惮的笑着,跑着,在众人侧目出了恒隆广场。

    附近一条街上有不少私人服装店,倒是能淘到物美价廉的货色,刘汉东在一家很有风格的店铺橱窗里看到一件棕红色的皮夹克,造型简单,皮质优良,不禁驻足观看。

    “喜欢就试试,我带卡了。”马凌怂恿道。

    刘汉东进了商店要求试穿,老板从模特身上取下来递给他,说:“一看你就是识货的,这可是rì běnFEW的复刻A2马皮夹克,和那些Cockpit,**IREX,阿尔法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你摸摸这皮子,正宗马皮,又厚又软绝对挡风,骑摩托最合适了,冬天里面穿件衬衣一点都不会冷,你看这领台,你看这针脚,缝线都是蜡浸过的。”

    皮夹克上身,宛如量身定做一般,挥动胳膊,行动自如,就是腰身太短,只盖住腰带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刘汉东很是满意。

    马凌也觉得挺合适,便问老板:“多少钱?”

    “小店仅此一件,这可是镇店之宝,看和你有缘,一万五吧。”老板道。

    刘汉东将皮夹克脱下:“我们再看看。”

    两人逃也似的出了小服装店,愤愤道:“一万五块,他怎么不去抢。”

    “不过衣服确实不错,你的身材穿起来很精神。”马凌有些舍不得,带刘汉东来到马琦的店里,把店名一说,马琦立刻打diàn huà过去问,一条街上做生意的,大家都熟,那店主告诉马琦,进价就超过一万块,实在没法便宜。

    “算了,又不是非买不可,走,咱们吃饭去。”马凌道。

    走在路上,刘汉东问马凌和马琦是不是亲姐妹,两个女孩顿时哈哈大笑:“你以为姓马就是一家啊,我们是上学时候认识的。”

    原来马凌和火雷火颖兄妹一样,也是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只不过比火雷高了两届,而马琦则是护士学校的学生,两所院校距离不远,又都是喜欢出来玩的人,打台球泡吧蹦迪什么的,一来二去就认识了,还并肩打过架,所以情同姐妹。

    三人在恒隆大厦的后巷小饭馆里吃麻辣烫,外面霓虹闪烁,小巷里煎炒烹炸,拉客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正吃着,刘汉东的手机响了,是妈妈打来的,说已经出院,伤势无碍,下星期刀口拆线,就到省城来看儿子。

    “糟了,我妈下星期要来,八成要见亲家,这可怎么办。”刘汉东挂了diàn huà道。

    刚才马凌已经讲了刘汉东登门拜访被爹妈训的灰头土脸的糗事,马琦幸灾乐祸大笑了一场,此时便道:“凉拌啊,找几个人装凌姐的家长,先糊弄过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