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生死时速

    后视镜的自卸王排山倒海而来,刘汉东却在疯狂的按着安全带卡扣,关键时刻掉链子,安全带解不开了!

    就在自卸王距离富康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奥迪A6再次出现,咆哮着冲到自卸王右侧向左挤压,两车相擦,火星四溅,奥迪依靠着强劲的动力硬是将自卸王的方向挤偏了,最终奥迪擦着富康的车身过去,将富康的左后视镜撞飞。

    奥迪毕竟不如自卸王吨位大,被古长军一把挤过来,偏离方向撞向护栏,继而侧翻,在路上翻了几个跟头摔在几十米开外,车里气囊全开,司机不知生死。

    古长军倒车,继续向富康撞来。

    此时社会车辆已经远远的停下,途观燃起的烈火阻隔了道路,司机们纷纷下车,将警示标志放在车后数十米处,有人拿出灭火器来喷洒着泡沫,可是车辆燃烧剧烈,已经没得救了。

    帕萨特和桑塔纳一前一后到了,便衣刑警跳下车看着熊熊烈火,拿起对讲机向指挥车报告:“01,01,途观起火了。”

    “继续追踪176。”万旭东发来指令。

    刑警急忙上车前行。

    高公路不方便调头,古长军驾驶着自卸王径直倒车撞来,刘汉东拔出折刀割断安全带,下车翻越护栏,爬过防护向公路外逃去。

    古长军一咬牙,猛打方向将车横了过来,向护栏撞去,280马力的自卸王撞破了护栏,撞开了道路防护铁丝,可是前轮却陷进了排水沟,自卸王到底不是越野车,区区一条浅沟就让它龙困浅滩。

    自卸王的驱动轮疯狂的打滑转动,却爬不出排水沟,古长军阴沉着脸,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拔出shǒu qiāng单手扣动扳机护圈上了膛,紧紧跟着刘汉东追过去。

    ……

    时间倒回到一天前,公安厅某会议室,参加会议的刑警都是宋剑锋亲自点名的精兵强将,近江市刑警支队的人一个都没有,主持会议的是省厅刑侦处的万旭东,投影屏幕上是古长军的标准像。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古长军还活着,现场留下的尸体是他的弟弟古长民,大家的任务就是抓出古长军,揪出幕后的害群之马。”万旭东铿锵有力道。

    一名侦查员举起手:“万处,我建议24小时监视与古长军有密切关系的所有人员,包括父母、前妻、儿子、qíng rén、老部下等,全部diàn huà手机进行jiān tīng。”

    另一名老刑警皱眉道:“古长军当过jǐng chá,这些侦破手段他很了解,我估计没有用处,按说他现在已经是死人了,应该躲得远远的避开风头才是,抓捕工作很难啊。”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摇摇头。

    “古长军jiāo yǒu甚广,这会怕是已经到了境外,不是缅甸老挝就是南美小国,境外抓捕,难度相当大。”又一名老刑警附和道。

    万旭东微笑道:“根据我对古长军的了解,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而且极其自负,擅长策划周密的行动方案,所有,我们只要盯住他的仇家就能找到古长军。”

    说着拿起**按了一下,投影屏幕上出现刘汉东的zhào piàn。

    “这个人,是古长军的命克星,古长军的弟弟就是死在他手里,古本人也是被他抓住的,所以古长军一定会找他报仇,不把刘汉东杀死,他是不会去境外夹着尾巴藏起来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种话完全不适用于古长军,因为他就是个小人。”

    刑警们交头接耳起来,很快制定出一个jiān kòng方案来。

    会议结束,万旭东走出会议室,在门口领了自己的手机,开机一看,有王星发来的信息:古长民的骨灰盒里是滑石粉,我怀疑古长军可能诈死。

    万旭东立刻回电过去:“王星,你小子现在不是jǐng chá了,你管那么多干嘛!”

    “我受委托查谋害青石集团继承人的真凶,这是我的工作,万处,有什么信息共享一下。”

    “没有。”万旭东挂了diàn huà。

    ……

    高公路外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刘汉东在前面拔腿狂奔,后面是持枪的古长军紧追不舍。

    侧翻的奥迪里,王星打开车门爬了出来,摸摸胳膊腿,摸摸胯下,零件俱全,长嘘一口气:“好悬!”回头看看几乎变成残骸的奥迪,感慨一声:“神车就是神车啊。”

    远处传来“啪啪”的脆响,只有当过jun1 jǐng的人才能听出这是**shǒu qiāng的枪声,王星手塔凉棚一看,田野两人一前一后正在追逐,暗骂一声不好,疾步冲过去,单手一扶跳过护栏,也追了过去。

    两辆轿车驶来,持枪便衣跳下,快检查了自卸王和富康、奥迪,确认没有受伤人员后,也追了上去。

    刘汉东体质极佳,到底是高原上五公里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跑练出来的强悍角色,古长军这种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年大叔根本追不上,跑的肺管子都快冒烟了,嗓子眼一阵阵腥甜往上泛,不得不停下扶着膝盖喘粗气。

    古长军刚才开了两枪,距离五十米,七七式shǒu qiāng力不能及,反而加快了刘汉东逃跑的度。

    王星从后面追了过来,草丛瑟瑟作响,古长jun1 jǐng惕起来,大喝一声:“谁!”

    没人回答。

    古长军抬手就是一枪,子弹飞入半人多高的枯黄野草丛。

    忽然一阵异响,草丛里似乎有人弯腰冲过,古长军连发数枪,shǒu qiāng空仓挂机,没子弹了。

    王星从草丛站了起来,鄙夷道:“古长军,你没戏了。”

    “闹半天是你小子啊。”古长军左手伸进裤袋,摸出一个子弹夹塞进了枪柄,手一抖,套筒回膛待击。

    “**!”王星一个鱼跃向草丛跳去。

    古长军举枪的瞬间,刘汉东从身后窜出,将其扑倒在地,紧紧按住他握枪的手,古长军垂死挣扎,脸涨的通红,脖子上青筋血管凸显,枪口在慢慢向刘汉东移动。

    “啪”枪响了,子弹擦着刘汉东的耳朵上方飞过去,震的他脑子里嗡嗡响,手上劲一松,古长军蜷起两腿来了个兔子蹬鹰,将刘汉东踹了出去,迅疾半跪据枪,枪口对准了刘汉东。

    忽然两股细细的电线击了古长军,紧接着他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进而蜷缩成一团,失去了意识。

    王星拿着一把奇怪的黄黑相间塑料shǒu qiāng走过来,将古长军手的七七shǒu qiāng踢开,扭头问刘汉东:“没死吧?”

    刘汉东爬起来,贴身衣服都湿透了,全是冷汗。

    远处是急促的脚步声,侦查员们陆续赶来,四下警戒,给古长军上了背铐。

    “你拿的什么玩意?”刘汉东问王星。

    “泰瑟枪。”王星做了个吹拂枪口硝烟的姿势,将塑料shǒu qiāng塞回腰间聚合物枪套。

    万旭东气喘吁吁赶到了现场,见大势已定,关上保险将shǒu qiāng塞回枪套,下令道:“押走。”

    古长军被提走,王星和刘汉东同时问万旭东:“怎么回事?”

    “古长军诈死,我们引蛇出洞,终于将他绳之以法。”万旭东轻快道,抓住古长军,很多难题都会迎刃而解,公安部门内部的蛀虫也会被揪出,这可是大功一件。

    “你们明知道他要报复我的家人,对不对?”刘汉东怒气冲冲的问道。

    “这个情况我们并不掌握。”万旭东徒劳的辩解。

    刘汉东冷哼一声,往回慢慢走,回到高公路上,高巡警、消防队、路政抢救人员都已经到了,高路借道通行,交通并未受到影响。

    途观还在燃烧,黑烟滚滚,隐约可见驾驶室内的人已经烧成森森白骨,刑警在拍照,交警们在围观,嘀咕着途观的设计缺陷,高压供油管在发动机前,撞击断裂形成高温油气混合物,遇上高温涡轮增压发动机,不爆燃才怪。

    古长军被押进全顺,向江北方向驶去,这是宋剑锋的指示,异地办案,防止泄露消息。

    “你们坐交警的车走吧,需要问话的时候我会通知的。”万旭东冲王星和刘汉东摆摆手。

    富康没油了,只能交给路政拖走,侧翻的奥迪也要让吊车来扶正拖走,刘汉东上前检查一番奥迪,车轮发动机地盘没什么大损伤,招呼王星:“把它摆正。”

    王星明白他的意思,叫了一群jǐng chá伙计过来,大家一起用力,将奥迪扶正了。

    刘汉东上车发动,引擎运转正常,他下来回富康拿了自己的东西,对王星道:“借你的车用用。”

    王星将遥控钥匙抛了过来:“撞坏了你包修就行。”

    刘汉东一脚油门,破破烂烂全身擦痕到处凹瘪玻璃破损大灯撞坏的奥迪呼啸而去。

    两小时后,高公路江北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惊讶的看着这辆伤痕累累的奥迪通过收费口,驾驶室里赫然还有爆开的气囊,司机表情淡然,交费通行。

    刘汉东归心似箭,驱车来到市立医院急诊科,继父正蹲在门口花坛前抽烟,见他来了急忙丢了烟蒂站起来。

    “在哪儿?”刘汉东匆匆进门,继父紧随其后:“在2号观察室,伤口包扎过了,没事了。”

    刘汉东推开病房门,妈妈躺在床上正在吊水,人清醒着,头上缠着绷带。

    “妈。”刘汉东走过去拉了椅子坐下。

    “早说了不要告诉小东,就怕他着急。”妈妈责怪的瞪了继父一眼。

    “来都来了,就别说这些了。”继父介绍起情况来,“是个入室盗窃的贼,尾随你妈进来想抢钱,你妈就和他搏斗起来,被捅了两刀。”

    “妈,要钱你就给他啊。”刘汉东道。

    “那可不行,咱家这点钱给留着给你买房子娶媳妇的,妈就算拼了命也要护住。”妈妈伸出手,摸着儿子的脑袋。

    刘汉东鼻子一酸,可怜天下父母心,妈妈为了给自己存钱买房结婚,连命都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