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事儿闹大了

    温泉镇外的公路正在进行拓宽改造,道路坑洼尘土飞扬,迷你酷派车身小巧的优势一点也发挥不出来,1.6升发动机更是难以与兰德酷路泽4.6排量310马力的雄厚动力抗衡,芃芃拼死的踩油门,玩命往前猛飙,但还是拉不开距离。

    宋双依然在拨打爸爸的手机,她吓坏了,手都在发抖,凌子杰比两个女生都要冷静,他拿出手机拨打了110:“jǐng chá么,我们被人追杀,在……在哪儿?”

    “不知道!”宋双尖叫一声。

    “温泉镇外一条什么马路上!”芃芃答道,她手忙脚乱,也搞不清楚具体的方位。

    凌子杰一个外地人,更搞不清楚状况了,正想看看外面有什么明显的地标,兰德酷路泽已经追了上来,高大的越野车将迷你酷派挤向路边,两车之间擦出一长串火花,越野车副驾驶位子上探出一个戴墨镜的肉瘤脑袋来,手里举着一把锯短枪管的霰弹枪。

    朱芃芃吓得大叫一声,捂住了脸,失去控制的迷你酷派撞上了一个土堆,顿时侧翻向前滑行了十几米才停下,三个人都被困在了车里,芃芃满脸的血,坐在后排的宋双丢下了手机,想开车门,打不开,回头看去,越野车已经停下,车里下来四个人,手拎刀枪斧头走了过来。

    凌子杰解着安全带,可是带扣卡死,怎么也解不开,手机落在身旁,话筒里传出110接线员的询问:“喂,怎么回事?还在么?”

    一声巨响,是墨镜汉子挥动铁棍猛砸迷你车窗,玻璃飞花碎玉到处乱溅,宋双连声尖叫,大口喘着粗气,反而激起了汉子们的兽性,三两下将车窗砸烂,车门打开,正要把人往外拖,忽然一辆白色富康疾驰而来,度之快令人来不及躲闪,一个大汉猝不及防被撞飞出十几米远。

    富康横在面前,戛然停下,刘汉东手持钢管跳了下来,箭步上前,为首汉子单手举起霰弹枪,还没来得起扣动扳机,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手腕被砸折,霰弹枪落在了地上。

    汉子倒也生猛,忍住巨疼向刘汉东扑去,将他撞的向后倒退了几步,另一人趁势挥动bǐ shǒu捅过去,刘汉东一歪身子,噗地一声,bǐ shǒu正捅进他的肩膀肌肉里。

    刘汉东手向后一伸,拔出了带血的bǐ shǒu,向后就是一刀,刺进了背后那人的腹部,在他转身的时候,一记闷棍砸在他头上,刘汉东踉跄一下,居然没倒,血从头顶流下来,满面血红,他瞪着眼睛走过去,手里掂着钢管,厉声喝道:“来啊!来啊!”

    凶手被他不要命的气势吓倒,连连后退,仓皇拖起受伤的同伙,爬上兰德酷路泽绝尘而去,连掉在地上的枪都忘了拿。

    刘汉东摸摸脑袋,还好自己的头够硬,不过也被砸开了一个大口子,血呼呼的往外冒。他走到迷你旁,用力打开了车门,先将芃芃救了出来,她虽然脸上都是血,但伤势并不重。

    凌子杰也爬了出来,刚才这一幕,他全用手机拍了下来,现在依然举着手机在拍摄,这都是极为难得的第一手素材啊。

    再看宋双,躺在车里很不对劲,面色苍白,满头是汗,四肢抽搐不已。

    “宋双是不是有癫痫?”凌子杰急忙问道。

    “我不知道!”芃芃吓傻了。

    “这不是癫痫,有塑料袋么?”刘汉东一边问,一边扫视车里,正好有个装零食的大号家乐福购物袋,一把抓过来,将里面东西倒出来,袋子套在宋双头上。

    “你干什么!想闷死她么!”芃芃质问道。

    “她过度通气了。”刘汉东道,见芃芃不懂,又解释了一句:“因为紧张导致的呼吸过快,二氧化碳浓度过低,呼吸性碱毒。”

    宋双头上套着塑料袋,呼吸了一些自己呼出去的二氧化碳,渐渐恢复了正常,手脚不再抽搐了。

    刘汉东将袋子摘下,见凌子杰还在拍摄,便道:“别拍我,我只是路过。”说完上了富康,开车走了。

    “哎,你还在流血,去医院包扎一下啊。”芃芃喊道。

    富康一溜烟开远了。

    凌子杰扶宋双坐了起来,刚才实在太惊险了,若不是有人拔刀相助,他们三个人恐怕都要死在这里。

    芃芃从车里捡出手机,给朱华标打了diàn huà,diàn huà接通,没说话先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吓得朱总队长慌了神,在交警总队指挥心就失了态:“芃芃,怎么了!你在哪里!”

    会议刚结束,宋剑锋回到了办公室,听见抽屉里有未接diàn huà提示音,拿出来一看,居然有八个未接diàn huà,全是女儿打来的。

    立刻拨回去,有人接,但听筒里是嚎啕的哭声,听声音不是女儿。

    “双儿,你在么?”宋江峰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爸爸,我还活着。”宋双的声音传来,似乎很镇定,但很快就哽咽起来,“爸爸救我,有人要杀我!”

    宋剑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睚呲欲裂,居然有人想谋害自己的女儿!

    mì shū沈弘毅听到声音走了进来,探寻的目光投过来。

    宋剑锋道:“双儿,冷静,你的具体方位,爸爸马上派人过去。”

    沈mì shū立刻拿起纸笔准备记录。

    宋双说:“我们在温泉镇外的一条公路上,正在修路,有很多建材,附近有一座桥,叫八里桥。”

    沈mì shū迅在纸上画出地图:“温泉镇八里桥,省道近江段52公里处,最近的派出所是温泉镇派出所,八分钟可以抵达现场。”

    “通知他们马上出警,备车,我亲自过去。”宋剑锋依然拿着手机:“双儿,不要挂断diàn huà,保持通话,你有没有受伤?”

    “我还好,芃芃一脸的血。”

    “叫救护车。”宋剑锋扭头道。

    沈弘毅点头,手持数字对讲机:“指挥心,协调最近的医院,派救护车过去。”

    省厅楼下,一辆黑色奥迪已经整装待发,前面是一辆黑色奔驰前导车,挂省委警卫局武警车牌,车顶上一排红蓝警灯,凄厉的警报声响起,宋剑锋上了车,奥迪立刻开动,省厅大门口已经实行交通管制,全部车辆禁止通行,由交警手势指挥,等宋厅的专车过去才放行。

    与此同时,交警总队大院内也在紧急动员,朱华标匆匆下楼,后面跟着十几个肩膀上有杠有花的白帽子交警,各自上车,十几辆警用摩托亮起警灯,拉响警报在前面开道,后面是八辆警车鱼贯而出。

    最先赶到现场的还是温泉镇派出所的警员,两个民警带两个协警,正好刚才在所里还碰过面,知道这三个年轻人是到水都大酒店调查什么事儿来的,倒霉也在情理之,水都大酒店什么背景,也是他们惹得起的么。

    jǐng chá们幸灾乐祸,但还是恪尽职守,拿出急救包帮芃芃包扎伤口,不大工夫,镇医院的救护车也到了,要将伤员送上车,这三个人却坚决不走。

    “我们要保护现场,任何东西都不许动。”宋双说道。

    jǐng chá们嗤之以鼻,还保护现场呢,不过是一起交通意外,外带打架斗殴,又没死人,保护个毛的现场。

    “现场我们会保护的,先回所里去做笔录吧。”jǐng chá道。

    忽然芃芃尖声道:“不去!你们和坏人是一伙的!”

    jǐng chá沉下脸:“你怎么说话的?”

    宋双把手机伸过来:“叫你们领导和你说话。”

    jǐng chá接了手机大大咧咧问道:“你哪里?”

    “我是宋剑锋!”

    “哪个宋剑锋?”jǐng chá没回过味来。

    疾驰的奥迪车里,脸色铁青的宋剑锋将手机递给沈弘毅:“你和他说。”

    沈弘毅接过diàn huà:“你好,我是省公安厅宋厅长的mì shū沈弘毅,你是温泉镇派出所的出警民警吧,指挥心协调的救护车到了没有?一定保护好现场,任何人不得乱动,这是一起很严重的刑事案件,我们马上就到。”

    民警汗都下来了,他从手机里听到了开道车独特的警笛声,开玩笑不是这种开法,谁敢没事冒充省厅领导啊,九成是真的。

    “好了,把手机给宋厅长的女儿。”沈弘毅道。

    民警恍然大悟,这个女生是厅长千金,怪不得啊,诚惶诚恐双手奉还手机,喝令协警保护现场,维持秩序,不许闲杂人等靠近。

    三分钟不到,温泉镇派出所的所长和教导员都到了,他们已经获知,厅长女儿在自己辖区出了事,到现场一看,所长肠子都悔青了,遭遇车祸和劫杀的竟然是刚才到所里要求协调查阅水都大酒店jiān kòng录像的三个人。

    这事儿,八成和水都大酒店有关,深究起来,自己也脱不开关系,这身警服是穿到头了。

    十五分钟后,交警总队的车队先抵达现场,不由分说进行接管,说这是公路车祸,归**警管,派出所长不敢吭声,朱华标穿的是白衬衣,肩膀上是两颗警监花,正处级领导,官比自己大多了。

    紧跟着,省厅领导也到了,奥迪车门打开,宋剑锋下了车,脸色很难看,朱华标凑上去:“宋厅,万幸啊,人没事。”

    宋剑锋点点头,让人将车祸三人送上救护车,并没有和女儿打招呼,此刻他不是一个父亲,而是一位jǐng chá。

    现场很惨烈,迷你酷派侧翻,车窗玻璃被砸碎,风挡玻璃砸出一条条龟裂的纹路,地上洒满鲜血,丢着一支霰弹枪,两根钢管。

    “宋厅,要不要按反恐案件的程序处理?”沈mì shū轻声道。

    宋剑锋面无表情:“不,交二处侦破,这是针对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