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地下有人

    疏桐低着头在盆地里到处翻找灵石,她选择矿洞的位置,思量在这里找到灵石的几率会大些。

    也亏她力气大,碎石不断地被翻开,疏桐一路向地下寻找,这一折腾就是一个上午。

    太阳已经爬到了头顶,她还是一无所获,泄气地丢下手里的石头。

    低声喝骂,“该死的灵石,到底藏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出来?”

    抱怨了一句,感觉肚子饿了。

    没有存粮只能到山里去打猎了,还好雾气已经散开,倒也不必费心寻找出路。

    刚才一阵塌陷,不单是进出的地洞没了,连之前和狼牙进入的那个通道也已经彻底塌陷了。

    疏桐拍去手上的灰尘,准备去打猎填饱肚子。

    这边刚抬脚,突然听到一声怪叫。

    她瞬间止步,侧着耳朵细听。

    疏桐可以确定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那是什么东西在叫?

    摸着下巴想,难道是野兽?因为刚才的地陷而摔下来的,那倒省的自己麻烦了。

    屏住呼吸,继续侧耳倾听,过了许久,突然又听到一声怪叫。

    声音离她这里不远,听着声音,那东西个头不小啊!

    疏桐找准位置,推开前面的大石头,有食物就有动力了。

    无数的巨石被拍飞,她还不时停下来听声音,确定方向,感觉声音更清晰了,看来找对地方了!

    现在外头还很寒冷,大部分野兽都藏起来了,有现成的,疏桐当然不舍得放弃。

    虽然暂时听不出是什么野兽,不过听声音还挺有活力的,猎物当然是足够新鲜好吃啊!

    疏桐加快动作,清理出一个通道,等到最后一块巨石被挪开,前面豁然开朗。

    疏桐一顿,这下面居然真的有地洞!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溶洞,有一半的地方已经塌陷,可以看到前面拐角处有亮光。

    那怪叫声,就是从那亮光处传来。

    疏桐快步钻进溶洞,进去感觉阴风阵阵,不过她根本不怕。

    到了里面,现溶洞一侧有巨大的石柱支撑着,难怪没有彻底塌陷。

    跳过碎石,可以听见那怪叫声越来越清晰,难道那野兽运气好掉到这洞里来了。

    疏桐美滋滋的搓着手,遇上我,好运变厄运了。

    不过弱肉强食,也是自然法则!

    绕过一块巨石,耳边很清晰地传来一声怪叫,不!这似乎不是一声而是一连串的怪叫。

    疏桐看向前方,猛然止住脚步。

    却见溶洞拐角处,一道阳光顺着裂石的缝隙照进来,恰好可以照见前面那个模糊的影子。

    以疏桐的视力,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并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一个人!

    疏桐笑容一顿,居然是人?怎么会是人呢?

    她这边迟疑,对面那人又出一长串的怪叫。仔细听听,似乎是笑声或者是哭声。

    疏桐裹步不前,有些为难了。

    离得远,她也能看见那个人裹着灰扑扑的长袍。

    四肢和脖子拴着极粗的铁链子,铁链的另一头,都牢牢地嵌入山石缝隙中。

    不用看也知道那人是被人困在这里的!

    疏桐没有兴趣救人,现在肚子饿的咕咕叫,当务之急是要找食物啊!

    看那缝隙很大,完全可以从那边爬出去打猎。

    思索了一下,疏桐便走了过去。

    对面那人还在出怪叫,他似乎是哑巴不能说话,就连那叫声也无比的怪异,难怪疏桐会听岔了,以为他是个野兽。

    那人抬头半张脸,沐浴在阳光里,枯槁而森然,半张嘴巴,嘶吼着,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愤怒。

    疏桐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脚步声,大大方方向裂缝走去。

    而那人也因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完全没有现有人过来。

    一直到疏桐站在阳光下,准备从裂缝中出去,那人的笑声猛然一顿。

    而疏桐也及时停住了脚步,目光在岩石缝隙中搜索着。

    很快就看到一长串肥胖的大老鼠,遮遮掩掩的钻了出来。

    这些家伙每一只都有七八斤,和老鼠挺像的,应该是同一科的啮齿动物!

    疏桐认不出这是什么,却眼睛一亮,这些家伙个头不还出去找什么?这不现成的食物吗!

    她这边摩拳擦掌准备抓两只大老鼠吃,却猛然现对面那人也停止了嘶吼。

    侧着耳朵听着,疏桐才注意到那人不但舌头被人割去了,那眼睛也瞎了,双眼处只剩下巨大的阴影。

    看那人突然弹起一块石头,瞬间便把领头那只大老鼠砸死。

    他张开鬼爪似的手掌,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吸力把大老鼠吸到嘴边。

    那人抓住大老鼠咬住脖颈,大口的吸血,很快,那老鼠瘪了下来,似乎不只是鲜血,连肉和骨头都被他吸食干净了。

    疏桐呆呆地看着,直到那人吃完一只老鼠,才惊觉自己的猎物都吓跑了。

    刚才那人出手太快,除了领头的那只大老鼠,其他老鼠通通钻到了石缝里,不见了踪影。

    疏桐气的直跺脚。

    而那人手上动作一顿,转向疏桐这边,他双眼处只剩下两个大窟洞,阴森森的瞪向这边,看着十分的可怕。

    “是谁!谁在那边?”

    疏桐撇嘴道“你管我是谁?”

    那人听到真的有人说话,不禁一阵狂笑。

    “真有人!真的有人!太好了,老天开眼啊!”

    那人状态有些癫狂,疏桐一时也无语了。

    就听那人喃喃自语,“老夫被困在这里一百多年,终于又看见人了,太好啦,太好啦!”

    疏桐猛然听他说被困一百多年,有些诧异。这人看不出年纪,如果他没有撒谎,真的被困在这里一百多年,那他够长寿的。

    瞧这模样,四肢和脖子都被铁链拴住,也走不动,难道就靠地底下这些大老鼠活下来的?

    又遇到个狠人,真是佩服,佩服啊!

    那人狂笑一阵,现对面那人不吭声,连忙追问道“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疏桐哼道“没人派我来,我只是路过,现在就走,你随意。”

    那人此刻终于听清对方的声音,还带着稚嫩,奇道“你是个小女娃儿?”

    疏桐呵呵一笑,准备出去。

    那人突然张开手臂,向她抓来,明明两人隔了有十几米远,疏桐却感觉到从他掌心涌出一股力道,瞬间抓牢自己的腰,生生把她扯向那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