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叫我齐天大圣

    见猴子从云头降下,持着金箍棒立在不远处,慈航道人冲他点了点头,算是示过了意,表示我看到你了,你替我护法。

    猴子龇了龇牙,嘿的回应了一声,恰到好处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却又不会引起慈航道人的警觉。

    西方教诸多菩萨佛陀都知道猴子野性还没被磨去,对于西方教将他镇压于五行山下五百年的怨恨时不时的就会表露在外,他有这种反应实在太正常了。

    要是猴子表现得恭顺,慈航道人反倒是会起疑,而猴子此刻的桀骜恰到好处,反而让慈航道人安了心。

    不怕你心野,我有的是办法驯服你,不怕你桀骜,头上的金刚圈是拴在你脖子上的圈,紧箍咒是圈上的链子,有了它们在,我西方教叫你咬谁你就得咬谁。

    黑风群妖退去,看起来应该是黑风山的妖王知道奈何不了慈航道人,所以想要见好就收。

    双方默契罢兵,当这回事没发生过

    那怎么可能

    慈航道人可不准备就这么算了,他吃了这么大一亏,面子丢大了,总不可能连里子也给赔进去吧。

    不找回这个场子,我脸往哪搁。

    要不是当务之急是复活唐三藏,你们真以为自己能退得了

    告诉你们,我,慈航道人,三界公认的第一女装大佬,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而且,你们黑风山的妖怪也太天真了,以为退回洞府是见好便收,可你们也不想想,正是因为你们退了,别人才会看到你们的虚弱。

    黔之驴,技穷矣。

    一个得罪了我西方教,试图破坏西行取经,还被摸清了底细的黑风山,就算我不动手,也会有想要与我西方教拉近关系的人替我动手。

    作为经历过封神之战的强者之一,慈航道人又怎么会不明白某些修行者的本质。

    别以为修行者俱是有道之士,实际上趋炎附势,试图攀高枝的并不在少数。如今,声势大涨,在西行大劫中属于绝对主角的西方教就是高枝,有的是人会来攀附。

    事实上慈航道人想得没错,在黑熊怪领着群妖退入洞府时,叶然就从小一的侦测反馈中发现了几股蠢蠢欲动的能量波动。

    之前我灭星炮贴脸,对慈航道人疯狂输出的时候你们没反应,现在我收兵回府了,你们就有动静了。这是摆明了觉得我没招了,以为能对付我了是不是。

    对于这些人,叶然心中满满的不屑。

    修行之路,天赋决定快慢,心境决定上限,不是叶然小看他们,这等心性的修行者能有什么成就。

    想攀高枝,高枝未必看得上你们。

    “给他们几炮,让他们老实下来。”

    在叶然的指令下,黑风要塞的炮口喷出数十道光柱,将正在复活唐三藏的慈航道人给吓了一跳。

    吃过一轮灭星炮齐射的亏后,他颇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恐惧。

    等到看清楚那是黑风要塞射出的能量炮,不是破了他菩萨金身的灭星炮,并且攻击的目标并没有朝着他来以后,慈航道人提着的那颗心又放了下去。

    心弦骤紧又松,这一刻,慈航道人的警惕心降到了最低,对外界的关注有了松懈,防御也降到了低谷。

    就是现在。

    叶然死死的盯着光屏,在他身后,一道空间门已经打开,在空间门的另一头,是齐塔瑞母舰。

    猴子,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光屏中映出猴子的身影,在慈航道人心弦骤紧又松的那一刻,猴子的身形有了极其轻微的扭曲。这个变化只出现了一瞬间,若不是叶然一直盯着他,肯定会错过。

    没有人知道,就在猴子身形发生扭曲的那一瞬间,有一面玉符在其怀中碎成了粉末。由于黄金锁子甲阻隔了外界的视线,玉符的事只有猴子知道。

    给猴子玉符的叶然能够推测到,可他并没有看到,也感觉不到。

    “吃俺老孙一棒”

    猴子手中的金箍棒先挥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观音法相上,他的吼声这才传了过来。

    这一棒来得太过出人意料,慈航道人又处在防备最松懈的那一刻,猴子一击得手。

    只见观音法相在金箍棒下被砸出了细密的裂缝,如同受到重力撞击的瓷器,静止片刻后哗的一下碎成了无数块。

    观音法相被破了

    “泼猴,你敢”

    在慈航道人又惊又恼的叱责中,猴子挥棒再打。

    “我敢我凭什么不敢”

    变生肘腋,没人能想到猴子会在这个时候跳反。

    所有人都以为五百年的镇压让猴子害怕了,头上的金刚圈压制了猴子的野性,西方教的紧箍咒令猴子不敢反抗。

    可是,猴子以实际行动告诉那些人,齐天大圣还是那个齐天大圣,五行山下五百年的镇压只不过是让他将怒火积压在心里,选择在某个时机爆发出来罢了。

    我选择低头不是我忘记了仇恨,只是我在寻找机会。

    如今,机会来了。

    “悟空,忘了紧箍咒的厉害了”

    慈航道人冷笑着,念起了紧箍咒。

    猴子想造反,可惜他忘了自己还受制于人。

    这泼猴,等此间事了,绝对让你吃足苦头。不把你的野性磨去,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

    然而,还没等他念出几个字来,就见猴子把头一甩,套在他头上的金刚圈被甩飞出去,掉在地上叮叮当当的好不清脆。

    金刚圈被猴子摆脱了

    那么说,紧箍咒岂不是无效

    慈航道人一呆。

    假的吧

    金箍棒带着猴子被镇压五百年的愤怒,带着猴子被迫西行的憋屈,带着猴子无尽的怒火,带着压抑了五百后的宣泄,砰的一下砸中了慈航道人。

    这一棒重逾全钧。

    这一棒势不可挡。

    “噗”

    金身被破,法相幻灭,慈航道人噗出一口金色的鲜血,横着飞了出去。

    这一飞,复活唐三藏的法术被中断了。

    这一飞,法术的反噬临身,让慈航道人又吐血了。

    “悟空也你叫的”

    猴子持棒立在空中,有筋斗云飞到他脚下,他踩在云头之上俯视慈航道人与一众佛子,欣赏着他们的惊慌失措,内心中满是快意。

    这一刻黄金锁子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一刻凤翅紫金冠冲天而立。

    “叫我齐天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