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诛心

    苏寒冷冷看着扶苏,脸上不动声色。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平心而论,这帮什么岐黄城四大公子,在苏寒眼里,也就是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子。

    年少轻狂,往往不知道天高地厚,像是一只好斗的公鸡,吃了亏就一定要报复回来。

    看扶苏这样子,想来在自己手中吃了瘪以后,这段时间过得也不怎么舒心,今天许是多喝了点酒,借酒发狂。

    只是这手段未免也有些太下作了。

    “苏公子,苏公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犬子喝多了,口出狂言,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计较。”

    就在这时,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人大步而出,走到这桌面前,便是狠狠的拽了扶苏一把,拽的他一个踉跄。

    扶苏怒目而视,即便对方是他的父亲,他也没有半点示弱,瞪着眼睛不满道,“别拉我!年轻人的事情你来搅和什么?”

    扶苏一家在岐黄城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另类。

    其父人称老九,最喜欢喝酒,每喝必醉,尤其是扶苏成名后,更是再无半点压力,基本上退居二线,放手不管。

    今日这宴会,还是在诸多老朋友的邀请下,不得已才来的。

    见到儿子生出这种事,才急急赶了过来。

    “风城主,苏公子,小儿不懂事,你们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先把他带回去,免得打扰诸位喝酒的雅兴。”老九拉着扶苏朝外走去。

    风无忌一言不发,盯着这对父子俩,眼中现出一丝思索。

    他似乎感觉,今日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不远处几个家族的家主坐在一起,嘀嘀咕咕,仿佛在密谋什么。

    作为一个强者的本能,风无忌敏锐感觉到,他们似乎有什么事在隐瞒着自己。

    “不要拉我,我不走!”

    “我还要喝!”

    “苏公子,你是上使,对不对,来来来,我扶苏最喜欢和你这种少年英才交朋友,来来来,我们再喝一杯。你虽然是上使,也不能瞧不起人不是,我扶苏敬你酒,是……嗝……”

    说完,扶苏一把甩开老九,从隔壁的桌子再次拿起一个杯子,便是继续朝苏寒走去。

    苏寒眉毛一扬,看了风无忌一眼,见到风无忌脸上的凝重之色,也是从这里面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扶苏虽然是年少轻狂,但能成为岐黄城四大公子之一,向来也不是傻子。

    今日在这么多人的场合,却做出如此孟浪的事情,想来另有所图。

    只是……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难道……是极火宗?

    苏寒心思飞转,已然想到了这个方面。

    自从那天杀死方春阳后,苏寒便很是小心谨慎,火婴的性格,他可是一清二楚。

    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不算臭名昭著恶贯满盈,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善类。

    自己杀了他的手下,这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难道,这城中的一些家族,已然和极火宗有了联系?

    “我和你喝!”

    就在苏寒思绪纷飞之时,耳畔却是陡然响起蔓蔓的声音。

    蔓蔓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满满一杯酒,便是朝着扶苏走去。

    跨出两步,她脚下一个踉跄,像是被什么东西绊倒了一般,手中的酒杯顿时飞了出去。

    像是一支呼啸而出的长箭,发出凌厉的破空之声,朝着扶苏飞去,直奔他的额头。

    咚!

    清脆的声响,坚硬的白瓷酒杯撞在扶苏脸上,变成粉碎,锋利的瓷片,像是刀子一般刺破他的皮肤,渗出殷红的血。

    酒杯中的液体,也是喷洒而出,洒了父子两人一脸。

    扶苏发出一声惨叫,下意识捂着额头,眼睛变的一片通红。

    “呀,真是对不住了,脚下一软,让您受惊了。啧啧,扶苏公子身为岐黄城四大公子之一,怎么连个酒杯都接不住,真是让奴家失望呢。”

    蔓蔓笑着说道。

    苏寒或许还碍于面子,不会在这宴会上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毕竟,这次宴会的主要目的是感谢,感谢这帮人提供魂骨。

    但蔓蔓却是毫无半点压力。

    作为一个女人,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她还是有这点特权的。

    “你!”

    “你是什么东西!”

    “我要杀了你!”

    额头上的伤口,被火辣的酒液沾染,像是烈火灼烧般的疼痛,疼痛倒还是其次,主要是心理上的羞辱。

    扶苏想不到,自己刚在苏寒那里找回了一点面子,就遭到这个女人如此惨烈的报复。

    而且,他虽然喝了不少酒,却并未喝到醉醺醺的程度,但刚才那枚酒杯,却是避无可避,竟然被直直打在脸上,还破了相。

    这样的羞辱,扶苏简直要发狂了。

    啪!

    他的声音刚落,蔓蔓一只手便是陡然间抬起,电石火花之间,便是狠狠打在他脸上。

    清脆的声响,将一群人都惊呆了。

    这一巴掌极重,扶苏哇的喷出口鲜血,几颗洁白的牙齿都是被打掉,再无半点玉树临风的模样。

    “你!”

    像是一头发狂的猛兽,死死盯着蔓蔓,扶苏脸色狰狞,额头青筋不住跳动着,死死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他转了个身,陡然看向风无忌。

    “风城主,我今日前来,其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通告给城主,还望城主大人明鉴!”

    “什么事,改日再说吧,我今日没有时间。”

    风无忌冷冷说道,声音中也是显而易见的冷淡。

    今天在自己府上举行的宴会,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风无忌就算是再大度,心中也是有些一丝芥蒂。

    平日里你们张狂也就算了,现在还整出这么一档子事,究竟是想干什么?

    “不!”

    “一定要现在说!”

    “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甚至关系到我岐黄城的生死存亡,关系到城主您的一世英名。”

    听到这话,人群都是哗然。

    扶苏这话,说的未免有些太严重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

    一时间,人群的眼神都是有些好奇。

    风无忌心中咯噔一下,心中也是深深的疑惑,沉默片刻,他开口道,“你说。”

    “哈哈哈哈哈哈……”

    扶苏哈哈大笑,被打掉两颗牙齿的嘴巴,豁口显得异常明显,他却是毫不在意。

    朝前跨出两步,他伸出一根食指,忽然直直指向苏寒,朗声说道,“风城主,我要说的,便是这位上使!”

    “据我所知,他根本不是什么上使!”

    “他的真实身份,是天外邪魔!人人得而诛之的天外邪魔!”

    扶苏这一声大喊,像是平底里起了一道惊雷,把不少人都震撼的目瞪口呆,甚至站起身来。

    天外邪魔?

    怎么可能?

    城主悉心招待的上使,竟然会是个天外邪魔,这样的事情若是传出去,岐黄城绝对会成为不折不扣的笑柄。

    几乎是瞬息之间,呆霸王和涂豪正在狂吃的嘴巴便是停住了,食物哽在喉中,脸色一片煞白。

    旁人不知道,他们对自己的底细,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个人,到底从哪里打听到这样的消息?

    这对于四人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的打击!

    因为,苏寒不仅是天外邪魔,还一箭射死了长生天的武圣!

    这绝对是血海深仇!

    这样的消息若是传出去,整个长生天的人,都恨不得吃苏寒的肉,喝苏寒的血。

    一时间,涂豪和呆霸王前心后背都是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把衣服都打湿了。

    像是中了定身法一样坐在原地,全身戒备到极致。

    可以想象,在这城主府中,如此多的强者的围绕下,自己几人的身份若是真被拆穿,那简直是毁灭性的灾难。

    就算是老大再能打,也未必能成功闯出去。

    两人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苏寒一眼,却是见到苏寒满脸淡定,仿佛半点也不在意。

    心绪稍微平复了一些,却也不敢有半点大意,做好了随时血战跑路的准备。

    “扶苏!”

    “你喝多了!”

    “给我滚出去!”

    听到扶苏的话,风无忌脸色铁青,眼中罩着厚厚的一层冰霜,伸手一指大门,便是要把扶苏朝门外赶。

    说实话,在刚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风无忌的心脏也是剧烈收缩了一下。

    但很快,他便是平复下来。

    苏寒身上隐藏的奥秘,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尤其是诛杀了方春阳后,风无忌更是百分百相信,苏寒绝对是从上面来的人。

    不然的话,又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而且,苏寒身边的这个女子,实力也是异常强悍,她能使出的那种火焰,显然不是凡物。

    这个世界上除了极火宗之外,最擅长使用火焰的,便是长生天了。

    她绝对不会是极火宗的,那么必定是长生天的人。

    就算……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苏寒真不是上使,那肯定也和长生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来是那星辰弓绝对做不了假,二来是在聊天中,几人对于长生天的武圣和玲珑都是异常熟悉,假冒的可能性,微乎及微。

    毕竟,就算是自己这个城主,对武圣大人也不敢说很了解。

    扶苏说这话,简直是昏了头了。

    “你给我滚出去!”

    “三息之后,还站在这里,死!”

    风无忌暴怒吼道,全身的灵魂力量已然涨到极致。

    当着苏寒的面,扶苏说出这种话,不仅是打苏寒的脸,也是打自己的脸。

    在风无忌全身强横气势压迫下,扶苏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畏惧。

    他挺直腰杆,伸手入怀,轻轻摸出一副画卷。

    “风城主,请你瞪大眼睛好好看看,这是几个月前,极火宗发布的一副通缉令!你看看通缉令上这几个人,是不是和我们的上使有点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