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日之后

    极火宗。

    一处宽敞的大厅之中,万千灯火燃烧,如同漫天繁星般,将大厅照的一片通明。

    整个大厅中,都被一种神秘而庄重的气氛笼罩。

    那一盏又一盏灯苗,粗的如小儿胳膊,细的如丝线,火光中似有一张张人脸闪烁。

    这是极火宗的魂灯殿,每一盏灯光,都代表着极火宗的一名弟子。

    人在灯在。

    灯灭人亡。

    位于最前方的十几盏灯火,居中的一盏,火苗急促的向上窜出一截,发出噗的一声,继而熄灭下去。

    一旁打坐的值守弟子听到声音,顿时睁开眼睛,急急站起身来,走到灯旁看了一眼,面se陡然大变。

    “方长老死了!”

    脱口而出几个字,他步履匆匆朝着门外走去。

    方chun阳的修为在极火宗中虽然算不上最顶尖,却也是一流,是宗派内部不折不扣的高层。

    自从火婴老祖接管极火宗后,这还是第一次有高层陨落。

    一炷香功夫后,消息层层上报,传遍了整个极火宗。

    地下万米深处。

    一处美奂美轮的宫殿。

    宫殿通体呈现出红se,晶莹剔透的红se,像是最为纯净的红宝石一般。

    宫殿周围,是无数炽热的岩浆,宛若一条条蜿蜒游走的巨龙,气象万千。

    这处宫殿,是极火宗最核心的地方,也是极火老祖曾经闭关的地方。

    火婴占据极火宗之后,便是顺理成章的接管了这里。

    此时此刻的火婴,正在小心翼翼的忙碌着。

    他身前摆放着一个方头三足大鼎,鼎身上雕刻有各种各样奇妙的铭文,氤氲雾气从大鼎中弥散出来,将整个房间都浸润成甜香。

    在那大鼎之中,盘膝而坐着一个全身**的男人。

    万长生。

    在沙漠中发现万长生的身影,火婴一念之间,便是把他带到了这里。

    他心怀雄伟野心,此刻正是用人之际,招揽苏寒不成,自然是要从别的渠道想办法。

    万长生受伤虽重,但也不是治不好。

    以他的修为和手段,只要能舍得付出一些代价,还是可以把万长生治愈的。

    当然,火婴也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只要能治好万长生,手下不仅多了个武圣级别的强者,更可以毫不费力的控制长生天。

    “老祖,我哥怎么样了?”

    一个白衣女子缓缓走了进来,脸se苍白,唇上更是全无半点血se,如同被疾风骤雨吹打过的一支梨花,有种凄婉而哀伤的美丽。

    她自然就是玲珑了。

    此刻的玲珑,完全没有了之前娇俏可爱的模样,像是一下子成熟起来,全身气息内敛。

    从那波澜不惊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此时的她,胸中已然有了相当的城府。

    “生死由我,一念生,一念死。”火婴笑眯眯说道,抬头看向玲珑。

    听到这话,玲珑脸上没有半点喜意,下意识的咬着嘴唇,眼中现出一丝深沉的绝望。

    在沙漠中被这人救起,玲珑一路被带到极火宗,哥哥得到救治,只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火婴提出个一个极其苛刻的要求。

    拜他为师,修习大yin阳真诀。

    大yin阳真诀,是一门极为奇妙的法决,其真意,在于觉醒体内的另一半。

    人体内有yin阳二气,二气平衡,生机交泰,才是亘古不变的王道。

    但这个世界上,也有出现一些意外情况。

    比如说,这大yin阳真诀的创始者,就是一个雌雄同体之人,从小受尽凌辱,奋发图强,创造出大yin阳真诀这门堪称逆天的功法,在远古时期,那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而这大yin阳真诀的修行,需要将身体中的yin阳二气同时修炼,各自修炼到圆满级别,然后分离出来,形成两道分身。

    如此神奇而逆天的功法,威力堪称无与伦比。

    以玲珑的冰魄寒体,修炼起来也算是事半功倍。

    但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选择主动去修炼这种功法。

    一旦修炼达成,整个人便会变成两个没有xing别的人,虽然还是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的思想,却再也无法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这……便是火婴的条件。

    这样的条件,让玲珑无比为难。

    一边是哥哥的生死,一边是自己的未来。

    “我……我真的没有别的选择吗?”紧紧咬着嘴唇,唇间现出一丝血se,玲珑轻声问道。

    她静静看着眼前的火婴,一个看起来稚嫩柔弱的婴孩儿,此时在她眼中却如同魔鬼一般恐怖。

    “你说呢?”火婴笑着反问道。

    玲珑沉默不语,白瓷般的牙齿,咬破了嘴唇,流出猩红的血。

    片刻后,她缓缓离去。

    火婴站起身来,宫殿中回响起他哈哈大笑的声音,久久未曾止歇。

    笑完,他纵身腾空而起,化为一道火红se流光,整个极火宗响起了震耳yu聋的声响。

    “众弟子听令,十天后,发兵长生天,踏平万寿城!”

    ……

    方chun阳一死,风无忌在苏寒面前更加恭敬,看向蔓蔓的眼神中,也是带上了一丝异样的神采,隐隐有些畏惧。

    作为一个在炼丹一道上颇有造诣的大家,他对各种灵火也有着极为深刻的研究,但却怎么都想不到,到底是什么火焰,竟然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小心翼翼看了苏寒一眼,风无忌干咳一下,弯腰道,“苏公子,之前这人来找我,我并未答应他任何要求,还请公子明鉴。我风无忌对长生天一片赤诚之心,天地可鉴。这里就是我的家。”

    他迫不及待的表露忠心。

    苏寒摆摆手,笑道,“风城主的忠心,我自然是知道,不必多说。我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请风城主帮忙。”

    “公子请交代,下官必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我需要各种魂骨,大量魂骨,只是借阅而已,阅过之后,一月之内,必定归还。这件事,还希望风城主能帮助我做一下,事成之后,定有厚报。”

    苏寒声音很是凝重。

    到这个时候,苏寒也是豁出了一切,纵然这么做会欠下风无忌一个不小的人情,但只要能凑成一整套完整的魂决,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完全值得了。

    这件事,还得仰仗风无忌。

    毕竟,他在这岐黄城中呆了许久,根基深厚,许久名门望族家中,肯定还蕴藏有许多魂骨铭文,还得靠他来联系。

    听到苏寒的话,风无忌愣了一下,便是很痛快的答应下来。

    若是收购的话,他还真有些难度,毕竟需要付出的资金不是一点半点,但单是借阅的话,还是可以的。

    各大家族,也会卖自己这个面子。

    “三天,三天之内,保证完成任务。”风无忌下了保票。

    “那我就惊待佳音。”

    ……

    三天之后,苏寒前往城主府。

    府中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欢迎晚宴,城中但凡数得上号来的名门望族,钟鸣鼎食之家,都是在场。

    众家族借出了不少魂骨,在风无忌颇为强硬的姿态压迫下,甚至把家族内部一些极其珍贵的收藏都拿了出来。

    来参加这个晚宴,都是想见识一下,这个能让风无忌如此上心的年轻人,到底有着怎样的风采。

    风无忌在岐黄城中经营几十年,绝对是类似于土皇帝一般的现在,而现在却对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如此上心,其中必有值得深究的东西。

    若是能这个上使搭上线,对于家族来说,不是一件坏事。

    众人都是心思各异,宴会间觥筹交错,一个个的眼神,却都是不留痕迹的望着主桌。

    这一桌上坐的是岐黄城最顶尖的一小撮人,岐黄城在城主之下,还有四大家族,势力都是不小,在城中根基深厚。

    尤其是苏家,掌控万古商会,商会分店众多,在整个长生天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几乎占有了整个长生天药材交易市场的两成。

    虽然是两成,但也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了。

    只不过,苏家虽然家大业大,却是人丁不够兴旺,家族中多女流之辈,唯一的一个男丁,还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苏公子远道而来,老夫代表我苏家,敬公子一杯。苏公子也姓苏,和我苏家……哈哈,几千年前或许还是一家人呢。”

    苏家的家主名为苏沐阳,一身紫se衣衫,脸上笑的亲善。

    苏寒站起身来,举杯,“岐黄城人杰地灵,能认识诸位长者,是我的荣幸,我敬大家一杯,诸位共饮。”

    苏寒已经从风无忌那里得到消息,这一次,岐黄城中的大家族,几乎被全部发动起来,光是凑起来的魂骨,就足足有三万块左右。

    这样的收获,让苏寒心情大喜,有如此多的魂骨,自己距离凑齐魂决,可又靠近了一大步,是以对这帮人还是很客气的。

    酒过三巡,气氛融融,尤其是在这一桌上,还有媚娘这个长袖善舞女人,更是宾主尽欢。

    整个院子中,都弥漫着浓郁的酒香。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端着酒杯轻飘飘走到苏寒面前。

    是个年轻人。

    衣着朴素,粗布麻衣,脚下草鞋,像是个虔诚的苦修者,只是,他的眼神中,却显露出无比jing亮的光芒,灼灼盯着苏寒,仿佛要把苏寒吃了。

    扶苏公子!

    见到这人出现,风无忌的眉头,顿时微微皱了起来。

    作为一城之主,他自然是了解苏寒之前和扶苏的矛盾。

    扶苏……来者不善啊。

    只是,这个人xing格狂傲,在万寿城中也是有着不弱的关系,一时半会儿间,风无忌也不好劝阻。

    “苏公子,上次一见,扶苏对你的风采很是敬仰,今ri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再敬你一杯,不知道苏公子给不给我这个面子?”

    苏寒听出扶苏语气中带着一丝异样,倒也没有拒绝,碰了下杯,便是一饮而尽。

    而扶苏碰完,眯着眼睛看向手中的酒杯,似是无意说道,“咦,杯子中好像混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等等,我换个杯,咱再碰一杯。”

    听到这话,场上不少人的脸se顿时凝滞了。

    气氛,一时间就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