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女中豪杰

    风无忌心思飞转,片刻后便是做出决定。

    眼珠子一转,他便是转头看向方春阳,手中光芒流转,悄然浮现出一把流光溢彩的五色扇子。

    “五彩火焰扇!”

    老金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呼。

    这把扇子,在岐黄城中,绝对属于传奇级别的宝物,赫赫威名,常流传于每个人口中。

    几十年前,岐黄城遭到了一场极为惨烈的兽灾,万千妖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在城中肆虐,生灵涂炭。

    而就是靠着这把扇子,风无忌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是将所有妖兽扫荡一空,力挽狂澜,也因此奠定了自己的无上威信。

    五彩火焰扇,每一次扇动,都会产生五色火焰,威力简直可以用焚天灭地来形容。

    见到这一幕,方春阳面色微变。

    “风兄,你这是何意?”

    他小心谨慎的戒备着,心中飞快思索着对策。

    情况,无疑朝着一个对自己很不利的情况发展。

    “不用多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风某身为岐黄城城主,生是长生天的人,死是长生天的魂,绝对做不出那种叛敌求荣的事情。方春阳,出招吧,让我看看你极火宗到底有什么底气?”

    风无忌大义凛然的说道。

    平心而论,他虽然没有必胜方春阳的把握,但这个时候,态度是必须要拿出来的,而且,风无忌心中很清楚,苏寒绝对也会出手。

    就算是两人都落败,可还是有着万千岐黄卫呢。

    对于顶级强者来说,人海战术是亘古不变的王道,除非是武圣级别的强者,才能在大军中自由出入,不受半点威胁。

    不过,方春阳不是武圣。

    在岐黄城的地盘上,他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了。

    “你……哈!”方春阳气急败坏的跺着脚,眼神极其复杂,看了苏寒一眼,再看看风无忌,眼中现出极端复杂的神采。

    他预料到了这次来岐黄城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但没想到,这麻烦来的竟然是如此之快。

    到现在,就已经开始生死相搏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春阳也不敢有半点大意,全身火焰力量陡然迸发,空气中呼啸而过一阵热风,一层淡淡的火焰铠甲,覆盖在他身上。

    火红色铠甲,黑色的斗篷,威武中透露出几分神秘。

    两人身上的气势,都是越发强烈起来,狂风呼啸,吹动竹林刷刷作响,水面上泛起一丝又一丝的涟漪,场上气氛,渐渐凝重起来。

    “风兄,我不愿意与你为敌,但,你也不要欺人太甚!”

    到这个时候,风无忌依?忌依旧在大声喊道。

    平心而论,这场战斗他是真不想打,他本身是来当说客的,又不是来打架的。

    而且看现在这架势,明显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真不知道风无忌哪来这么大的底气,为了这么一个少年,竟然可以毫不犹豫的选择出手。

    “方春阳,你不必多说了,准备受死吧。”

    风无忌根本不跟他废话,手中的五彩火焰扇,在他手中轻轻摇晃着,瞬息之间便是化为一座小山般的存在。

    是一座五色火山。

    金,青,黑,红,黄,五种颜色,在半空中反复流转,像是一杯被酒神挑出来的极品鸡尾酒,充斥着一种神奇而绮丽的魔力。

    而在这柄五彩火焰扇最中间的火焰,则是近乎乳白色的一点火苗。

    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熄灭,却像是万古不化的磐石一般,微弱而茁壮的燃烧着。

    哗!

    五色火焰形成的火山,像是滔天的洪水一般,自半空中落下,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朝着方春阳直奔而去

    方春阳脚下微微退了一步,脸上却也无半点变化。

    作为极火宗的强者,发生这种事情,他在瞬息之间也是回过神来,脚下踏着玄奥而迷离的步伐,手中一颗圆柱子猛地飞出,朝着半空中那五色火焰飞去。

    这珠子,极其的温润透明,虽然看起来是表面油兮兮的,但拿在手中,却是光芒大作,乳白色的光芒,如同一条无比圣洁的河流,让人有种情不自禁的顶礼膜拜的感觉。

    “火,万物之源!”

    “火,世界之基!”

    “火,人道之始!”

    方春阳大声喝道,口中则是在低沉的吟唱着别人听不懂的音节,一个个音节,从他口中飞出,形成金色的铭文符号。

    而与此同时,他手上也是结出一个又一个繁复而玄奥的手决,像是一位即将出征的将军,盘点、收纳、聚集,形成最为强大的攻击力。

    “离火十二真诀!”

    见到方春阳如此动静,风无忌脸色异常的凝重而严肃,心中悄然生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方春阳此时展露出来的功法,名为离火十二真诀。

    这门功法,算得上是相当神奇,按法施术,能够以自己本身的灵力,模仿出天地间十二中极为强大的灵火的特性。

    虽然能够临摹出来的灵火,只是徒有其形,只具备灵火的一小部分威力,但用来对敌,却也足够了。

    而且,这门离火十二真诀,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其代表的含义。

    离火十二真诀,是离火宗掌教的御用功法。

    每一个能被传授离火十二真诀的修士,都是离火宗未来的掌教人选,身份无比的尊贵。

    一旦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便会成为屹立于血月大陆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

    武道十宗,仅仅才有十位宗主,而能成为十位宗主中的一个,就算是面对武圣,也有着说话的本钱和底气。

    毕竟,身份和地位都摆在那里。

    这个方春阳,竟然是下一任极火宗掌教的竞争者?

    风无忌心思一个恍惚,手上动作也是不由缓慢了几分。

    看出他的迟疑和犹豫,方春阳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一记手印,悄然成型。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方春阳心中也是动了真怒。

    本来他从火婴老祖那里有幸习得离火十二真诀,心中自信满满,能一举拿下岐黄城,为极火宗开辟疆土,成为第一个完成任务的弟子。

    只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而现在,他不惜付出相当巨大的代价,强行凝结成尚未完全熟络的离火十二真诀,心中便是下了决然的心念。

    一定要给这帮人一点颜色瞧瞧!

    庞大而精纯的火焰能量,在方春阳手中逐渐凝聚,渐渐形成一个光彩耀眼的火球。

    像是一枚幼生期的太阳一般,这火球带给人一种极端强横而威严的气息,四周的天地灵气现出肉眼可见的涟漪,在这火球的威势下,也是燃了起来。

    风无忌面色微变,下意识看向苏寒,手上动作却是没有半点停滞,五彩火焰扇光芒流转,形成一赌厚实的防御墙,横亘在自己和方春阳中间。

    方春阳此时的威势已然到达顶峰,他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蔓蔓!”

    就在这时,苏寒又是一声大吼。

    蔓蔓很快会意,像是一阵旋风朝前跨出好几步,如同扑火的飞蛾般,朝着方春阳直奔而去。

    “找死!”

    方春阳暴喝一声,手中的火球在刹那间便是陡然膨胀了几乎一倍,变成一颗成人脑袋大小的巨大火球,在熊熊燃烧之中,朝着蔓蔓当头而去。

    “你才找死!”

    蔓蔓娇嗔一声,好不畏惧的盯着这火球,一点白色火焰,悄然自指尖诞生。

    而刚见到这点火焰,方春阳身体急促颤抖一下,像是见到了一件世上最恐怖的事情,慌忙飞退。

    凤凰神火!

    这四个字,在现在的极火宗中,已然成为了人人皆知的存在。

    火婴老祖下了命令,若是面对拥有凤凰神火的人,绝对不能恋战,该掉头就跑。

    火婴老祖还曾详细介绍过凤凰神火拥有者的情况,那是一个奇特的女子,来自天外。

    竟然是她!

    竟然会在这里碰上!

    方春阳毫不犹豫,拔腿就跑。

    心思一转,他便是开口喊道,“风兄,你一定要注意,这人是天外邪魔!言尽于此,告辞!”

    急促的声音如同闷雷碾压过大地,方春阳腾空而起,脚下陡然现出一道火焰,像是一只凭空而生的翅膀,支撑着他的身体,朝着半空之中飞去。

    “哪里跑!”

    就在这时,蔓蔓也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将那朝自己本来的火球熔炼,吸收,在瞬息间便将它化为属于自己的力量。

    以凤凰神火的强悍特性,要想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屈指一弹,一团硕大的火球,便是在蔓蔓之间诞生,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朝着方春阳直奔而去。

    如同流星。

    如同烟火。

    短暂而迅速的火焰,在半空中化为一道极为凄厉的轨迹,照亮了每个人的眼睛。

    “啊!”

    一声极其惨烈的呼声过后,方春阳的身体,在凤凰神火中,被烧成了一团灰烬。

    飘飘洒洒,纷纷落下。

    整个过程,甚至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

    场上的气氛,仿佛凝滞了。

    风无忌嘴巴大张,简直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他本以为苏寒就够强悍了,绝对是这几人中最强悍的存在,没想到,却是看走眼了。

    在这队伍之中,竟然是还有着一位半点不逊色于苏寒的女中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