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杀人,夺宝!

    事实上,方春阳此次从极火宗出来,身上不仅仅背负着招安岐黄城的任务,还有来自于火婴的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寻找魂力强大的修士。

    方春阳永远也忘不了,老祖在提到这个要求时,脸上的那种表情,是一种极端的渴望和邪恶,却隐藏在稚嫩而淡定的外表之下,以至于他的眉毛那时都是有点歪,像是一个邪婴,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老祖要寻找魂力强大的修士到底有什么作用,但老祖下了命令,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服从。

    当今的极火宗,已然完全被老祖掌控,老祖赐下万千珍物笼络人心,之前听也没听说过的灵火,威力强大的法器灵器,更完善更变态的修炼功法,甚至还有灵火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稀世珍宝。

    自己出门时,老祖曾许下承诺,只要能找到一个灵魂之力合格的修士,便奖励自己一种灵火。

    想到这里,方春阳心底都是一片火热,胸膛热血翻滚,恨不得立马把老祖召唤而来。

    眼前的这个少年,年纪虽然不大,但他的魂力,却是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

    方春阳并非弱者,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来,苏寒之所以能做到这点,一是因为书画之劫本身的力量不算强大,二来,这个少年的魂力已然到了相当了不得的境界。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着各方面的天才,毫无疑问,他便是其中的一个。

    年纪轻轻,便能达到如此境界,甚至写出宗师级别的书法作品,这样的资质,已然无法用天才来形容了,或许称之为妖孽更加合适。

    心念一动,方春阳便是朝前两步,朝着苏寒拱拱手,状似亲热问道,“不知道这位宗师大人尊姓大名,今日得见宗师,才知道以前坐井观天。”

    “公子能以这般年纪做到这个地步,实在是万年难见的绝世天才,简直,简直可以称之为妖孽了。”

    “我名方春阳,见过公子。”

    方春阳开口说道,没有多恭敬,也没端前辈的架子,心平气和,像是一个等待鱼儿上钩的狡猾的渔夫。

    听到他的话,苏寒心中一动,事实上,在苏寒第一次感应到他的灵魂气息时,心中便是大概有了个底细。

    火属性的修士,无比精纯的火焰,很像是极火宗强者的风格,只是苏寒之前也不确定,而现在,听他说道自己姓方,苏寒彻底确定了。

    这绝对是极火宗的人。

    极火宗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会和风无忌一同出现在这里?

    苏寒心中思绪飞转,却是根本想不出个所?个所以然。

    而一抬头,偶尔间瞥到方春阳胸前佩戴的一枚形状略怪异的玉符,苏寒低头皱眉,脑海中像是有道亮光倏然划过。

    这玉符,有些眼熟啊。

    大气,古朴,粗犷,完全不像是这个时代的风格,但看起来却着实眼熟,自己以前肯定是见过的。

    是在哪呢?

    陡然间,苏寒全身一滞,像是想到了某件极为可怖的事情,心底一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火婴!

    这是火婴的东西!

    依稀记得,在火蝎谷地下世界的那个空间中,类似和图案和花纹,数不胜数,都是这个风格的。

    “火婴……”

    默默念叨着这两个字,苏寒心中思绪万千,想到了许多东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这老妖怪整出来的幺蛾子。

    火婴被困于地下世界多年,心性早已有了相当程度的扭曲,他的目标便是推翻现有的仙界,打造新的仙界。

    这样的计划,若是别人在苏寒面前说,苏寒绝对会赏他三个字,神经病。

    只是,说这话的事火婴,苏寒不得不慎重。

    这个老怪物,修为精深且不说,最重要的活的年纪足够大。

    俗话说家有一老,胜似珍宝,在修士的世界,这种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简直是类似于bug一般的存在,他们想做什么,仅仅是靠着长达几万年的丰富收藏和人生经验,也能做个**不离十。

    而且,以火婴的能量属性和行事风格,他很有可能先从极火宗下手,先把极火宗掌握在手中,然后伺机统一整个血月大陆。

    此时此刻,苏寒再看风无忌的时候,眼神中便是带上了一些莫名的意味。

    很显然,风无忌这个城主,应该是对方争取的人。

    再次看了方春阳,眼神中光芒闪烁,苏寒很快便是做出决定。

    杀!

    一定要把这人留在这里!

    自己虽然和火婴有着一段缘分,但那只是双方利益找到了共同点罢了,今后,是敌非友也说不一定。

    尤其是那一年之后的血狼山之约,更是让苏寒如芒在背,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困难到极致。

    不过,自己也不是毫无机会。

    只要能凑齐一整套完全的魂决,修炼有成的话,应付起一个火婴,虽然不一定能赢,但也绝对不会输。

    但,要想凑齐一套完整的魂决,需要在这岐黄城中呆不短的一段时间,若是在这段时间里风无忌真叛变了,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蔓蔓,等下看我眼色,以雷霆手段,灭杀这人。”

    心中一动,苏寒不动声色的传给蔓蔓一道意念。

    要杀这个人,想来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付出不少代价,还好,自己有应对的法门。

    对付极火宗的人,最好的杀手锏就是蔓蔓的凤凰真火,可以起到完全的压制作用。

    蔓蔓轻轻点头,从脸上看不出半点端倪。

    “苏公子,初来乍到,一件小礼物,聊表敬意。”

    “这是我游历天下,无意中得到的一种可以修复灵魂损伤的丹药,我曾亲身试用过,却有奇效。今日公子成就宗师,权当是我的贺礼了。”

    就在这个时候,方春阳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双手递给苏寒,笑的热切。

    修复灵魂的丹药!

    听到这几个字,场上几人都是呼吸一滞,眼神直直盯着方春阳。

    长生天作为炼药师的圣地,倒是也有这种丹药的讯息流传,只是,能够修复灵魂的丹药,无一不是稀世珍品,就算是武圣强者,也要倍加稀罕的存在。

    而这个人,竟然舍得送出去!

    就连风无忌,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就算是他身为岐黄城的城主,手上也是没有这种堪称逆天的东西。

    苏寒看了那瓶子一眼,瓶身上有着古朴而玄奥的花纹,显然光这瓶子也不是一件凡物,而这花纹,和这人胸前那玉佩上的花纹,如出一辙。

    苏寒心思飞转,顺手把瓶子接了过来,开口笑道,“多谢。”

    方春阳眼神一亮。

    这瓶子,是出门时老祖赐下的,给了五个,当时还交代只要碰到灵魂之力特别强大的修士,便可以把瓶子给出去。

    而且,若是碰上什么天大的危险,也可以把瓶子交出去。

    这瓶子,既是诱饵,也是保命的大杀器。

    瓶子中装的并非是什么修复灵魂的丹药,而是一种奇特的灵火,名为摄魂黑炎。

    这种火焰极其的罕见,罕见到极致,就算是搜寻遍整个血月大陆,也未必能找到,而它的特性,更是凶悍到极致。

    头发丝粗细的一点火焰,便能将武圣以下强者的灵魂冻结,摄取,壮大己身。

    若不是老祖详细介绍过,方纯阳根本不敢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强大而诡异的火焰。

    此时此刻的他,直直盯着苏寒,期待苏寒拔开瓶塞,与此同时,他全身灵力激流暗涌,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只是,让他诧异的是,苏寒把瓶子接到手中,却是毫不在意的塞进储物空间,再也不看一眼。

    方春阳脸色错愕,嘴唇动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般情况下,得到如此重要的宝物,一般人肯定要打开看一下,而这少年,却未免太淡定了吧。

    要知道,就算是自己,当初刚从老祖手中拿到这瓶子的时候,也是恨不得打开研究个透彻。

    风无忌也是巴巴看着苏寒,看到苏寒把瓶子放进储物空间中,眼神中带着一丝莫名的失落。

    那可是修复灵魂的丹药啊!

    对于炼丹师来说,就相当于一条命!

    炼丹的过程,绝非常人想象的那般容易,需要时时刻刻小心谨慎,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而且,一旦在炼丹过程中发生意外,对于炼丹师来说,绝对会造成相当严重的后果,甚至可能因为魂力震荡,当场身死。

    若是自己能拿到这枚丹药,一来是一个很大的保障,二来,也可以小心研究这丹药的成分构成。

    就在风无忌心思飞转的时候,耳畔却是陡然响起苏寒的声音。

    “风无忌,你很大的胆子,竟然勾结外人!”

    “你还想不想当这个城主了!”

    “给我上!杀了他!我重重有赏!”

    苏寒厉声喝道,一瞬间,眼神便是变的冰冷一片。

    风无忌打了个哆嗦,猛然回过神来,和苏寒对视一眼,在苏寒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丝一闪即逝的贪婪。

    风无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苏公子……是个狠人啊……

    不过,心思一动,他也是很快明白过来苏寒的心思。

    杀人!

    夺宝!

    这事虽然做的不怎么地道,是以怨报德,但……干了!

    再怎么说,这人也是外人,而苏寒,则是绝对的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