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喝破雷劫

    两道人影倏然降落,没有引发半点声息,像是两只毫无生命气息的魂,甚至连在场的几人都完全没有发现。

    毕竟,方春阳和风无忌都是修为到了一定境界的大高手,在这血月大陆上,也是有数的强者,在武圣之下,有着赫赫的威名。

    场上的几人,除了苏寒之外,根本无法发现两人。

    但,几乎是瞬息之间,苏寒便是睁开了眼睛。

    此时此刻的苏寒,全身灵觉敏锐到一个相当的地步,别说是两个大活人,就算是两只蚊子,也能清楚的感应到。

    身体周围的一切,都可以被清清楚楚的感知到,在身体周围几十丈的范围内,所有的动静,都根本逃不过苏寒的感知。

    甚至,苏寒能够隐隐感觉到两个人的灵魂气息。

    一个是虚无飘渺的,像是一团自由的风,捉摸不定,神秘莫测。

    而另一个,是一团狂暴的火焰,熊熊燃烧,仿佛要燃尽世界万物。

    “风城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苏寒忽然开口说道,声音清朗,其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似乎是欢迎,又似乎不是欢迎。

    风无忌刹那间便是冒出满头的冷汗,心思一动,便是从半空中显露出身形。

    见到风无忌,老金吃了一惊,想不到,此地竟然会还有人。

    “风城主,您大驾光临,也不知道知会一声,老朽必定十里相迎。”易牙开口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

    这话之中的含义,风无忌自然是一清二楚,这是说自己不请自来,一时间,风无忌便是有些尴尬。

    从城中一路狂奔到这里,见是苏寒,他心思一动,便是隐匿了身形,收敛了自己的灵魂气息,倒也不算是有什么恶意,只是想更深入的了解一下的苏寒的究竟。

    方春阳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也是采取了同样的做法。

    但是风无忌根本想不到,竟然一下子就被苏寒发现了。

    此时此刻,苏寒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完全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了。

    自己好歹是个对灵魂力量深有研究的强者,甚至风无忌自信,在这长生天,武圣之下,自己对于灵魂的研究,绝对可以跻身前五之列。

    而越是强大的灵魂,自然也是在隐匿之术上有着独到的本事。

    他所修习隐匿之法,名为与光同尘,乃是糅合许多魂技法门,再加上自己的潜心研究,才创造出来的独一无二的秘法。

    不算是魂技,却是要比魂技还要实用的魂力运用之法。

    甚至,在几年前的一次会面中,风无忌把万长生都骗了过去。

    但他打死也想不到,居然会被苏寒发现。

    既然被发现了,风无忌心中虽然略微显得有些尴尬,却是当机立断站了出来,拱拳笑道,“苏公子,恭喜你了,在如此年纪便能跻身宗师之位,这绝对是我长生天近百年来最大的荣耀,我方才见你正在感悟,才没敢出声打扰,静站一旁护法。”

    万长生开口解释道,声音谦卑到极致。

    如果说之前他对苏寒的恭敬还是因为苏寒显露的背景,那么现在,他可算是真的服了。

    如此年轻的宗师!

    可以想象,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会在血月大陆上引发何等强烈的震动!

    这绝对是长生天的幸事。

    宗师在血月大陆上的地位,绝对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尤其是对于修行有成的强者来说,无数人,梦寐以求都想遇见宗师,能够交流切磋一二。

    修士修的是术,是法,是各种攻击或防御的手段,是**或者灵魂,但宗师,修炼的是道。

    唯有在一方面有着超凡入圣的领悟和理解,才能荣膺宗师之位,而一个宗师,若是去修行,几乎板上钉钉的,绝对能成就武圣之位。

    这便是因为,但凡能达到宗师境界的人,或许不会修炼,本身修为弱到渣,但其灵魂之力,绝对是举世罕见,就算是专门修习魂力的宗师,也根本无法比。

    如那千万年的无双棋圣,靠着一玲珑棋局超凡入圣,成就宗师,之后更是高歌猛进,直接渡劫,成为让人连嫉妒都不敢生出半点的传奇人物。

    此时的苏寒,虽然只是写出了一副宗师级别的书法,但平心而论,他有很大的几率,能够真正成就宗师。

    到那时,绝对是一跃成为这血月大陆上炙手可热的人物。

    听到风无忌的解释,苏寒就笑,对于他的一些小心思,苏寒自然是一清二楚,不过此时不是拆穿他的时候。

    “风城主且先等待片刻,容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

    苏寒淡淡说了一句,便是抬头看向那半空之中的雷劫。

    刷!

    苏寒满头不算长的青丝,陡然间无风自动,极为飘逸的在脑后飞舞,于此同时,他抬头看天,伸出一根中指。

    “破!”

    一个响亮的音节,陡然从苏寒口齿间迸发出来,像是入春之时的惊雷一声响,整个天地间都是回荡着这个声音。

    强大的灵魂之力,从苏寒身上逸散出来,几乎形成一道道惊天动地的冲击波,在半空中显露出肉眼可见的波纹状声波,朝着那半空之中的雷云袭去。

    这声波是如此强大,以至于风无忌整个人像是被雷劈到一般,脸色蓦然间变的一片惨白,再无半点血色,甚至连呼吸都是有些不畅,脑海中更是针扎般的刺痛。

    打死也想不到,仅仅是一声,便有着如此强大的威力,还好风无忌灵魂之力也算不弱,才能勉强抵御住这攻击。

    这个苏公子,实在是深不可测啊……

    风无忌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一时间心底思绪万千,嘴唇动动,却是根本不知道从何处开口。

    轰!

    天空中生出轰隆轰隆的声音,电闪雷鸣,像是天公怒一般,无数条银蛇穿梭游走于半空之中,威力不算庞大,气势却殊为骇人。

    雷劫,代表的是上天的意志,是苍天对于万物的惩罚和新生,是上苍的尊严。

    但此时,却是收到了莫大的挑战。

    无数雷云狂暴,在天空之中形成一片雷电的海洋,在这样的气势上,场上几人都是面色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半空之中的变化。

    在无数雷电之中,陡然生出一道道细小的黑色雷霆,深不见底的颜色,却拥有着让人无比心悸的力量,像是一只只拥有恐怖吞噬之力的洪荒猛兽,将雷电疯狂的吞噬。

    与此同时,在那雷云深处,似乎有着一团团火光,正在酝酿。

    那是天火之劫。

    修行本就是逆天,上天降下劫难,共分三种,一为天雷之劫,劫雷看起来虽然恐怖,却是三种天劫中威力最小的一种。

    雷电力量,代表着正义威严和毁灭,但也蕴藏着无与伦比的生机,洗练肉身,巩固神魂,对于修士来说,是一种特别难得的机遇。

    而在天雷劫上,则是天火劫。

    天火具备无穷毁灭之力,燃烧万物,燃尽世间一切,无论是能量还是肉身,这才是真正的劫难。

    自古以来,能度过天雷劫的修士数不胜数,但能度过天火劫的,却是少之又少,甚至从未被人所听闻。

    当然,付出越大,收货便是越多,一旦能成功度过天火劫,几乎是百分之百的金刚不坏之身,从此诸邪不侵,万物辟易。

    而在天火劫上,则是更加强大的天风劫,自然风由外往内,而天风劫,却是自内而外,从心底的邪风一旦刮起,便是身死道消,神魂俱灭。

    天风劫这种东西,属于绝对罕见的东西,就算是在仙界的时候,苏寒也没听说过,有哪个人是度过天风劫成就仙人的。

    所以此时的天火劫,对于苏寒来说,已然是相当棘手了。

    这是上苍尊严被挑衅后,降下来的惩罚。

    如果无法度过的话,不仅是这幅字画会被摧毁,甚至作为作者的苏寒,都会受到极为严重的影响。

    “叫你给我散!”

    昂首挺胸站在原地,苏寒直直盯着半空之中那天火劫,舌战春雷,便是再次出声喊道。

    精纯的灵魂之力,像是一枚枚炮弹,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团最为精纯的能量,朝着劫云电射而去。

    这是火星撞地球般的景象。

    灵魂之力和天劫之力狠狠撞击在一起,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悄无声息,但片刻后,天空之中却是大放异彩,像是无数星辰在瞬息之间陨落。

    刚才还气势汹汹,堪称浩瀚的劫云,在瞬息之间便是化为最精纯的天地灵气,逸散在空气中。

    “这……”

    “这……怎么可能……”

    “神迹……简直是神迹!”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人都是目瞪口呆,呆呆看着半空之中的意象,像是中了定身法一般,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如此奇景。

    “言出法随!”

    “言出法随!”

    风无忌喃喃自语,像是一尊泥塑般站在原地,除了嘴唇动,全身上下都一动不动。

    言出法随,这几乎是灵魂修士的最高境界。一言出,万法相随,便连天地都要被操纵。

    见到风无忌这幅模样,苏寒咧嘴一笑,自己确实喝散了劫云,却并非是言出法随。

    言出法随的境界,自己还远远不到,所仰仗的,无非是无与伦比的魂力罢了。

    言出法随,掌握的是规则,天地间最本源的规则,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到达这般境界。

    不动声色的盯着苏寒,方春阳眼中,悄然浮现出一抹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