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文以载道

    一种自然而然的玄妙感悟,自苏寒心头升起,在笔尖之下,自然而然的表露出来,道法自然,四个字,几乎是一气呵成。

    笔走龙蛇,字迹极其潦草,但看上去却有一种行云流水的感觉,浑然天成。

    呼呼……

    静谧的树林湖畔,忽而响起风声,轻微的风刮过树叶,沙沙的声音,像是为这副字配乐。

    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像是受到了某种奇妙的指引,律动的很有节奏。

    而律动的源头,正是这幅字。

    此时的苏寒,微微闭上了眼睛,到现在这个时候,他完全理解了这四个字。

    道法自然。

    一切都是顺利成章的,犹如脑海中那一道道铭文,经历了无数年的演变,历经历史沧桑,方成无限接近完美的形态。

    苏寒可以肯定,这魂决对于人类来说,虽然只是一门功法。

    但对于魂兽来说,却是一切。

    如果有一只魂兽能够将一元之术的铭文尽数集齐,绝对能成为造物主最完美的杰作。

    当然,这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自然界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终归是有限度的,无法做到像人类这样,无限的捕捉魂兽,猎取魂骨,收聚铭文。

    此时此刻,苏寒灵台的灵魂之海中,无数铭文,忽而间毫光大作。

    原本散乱、无序、空缺的铭文,此时此刻就像是和苏寒产生一种奇妙而神奇的默契,无数点光芒,如夜幕中的漫天繁星,虽是繁杂,却齐齐向月。

    苏寒的魂海,便是那月亮,两万多的铭文,都是与他的脑海产生一种奇妙的联系,毫光渐渐向着一起聚拢。

    两枚距离最近的铭文,缓缓的靠在了一起,像是冰和冰在水中交融,相互融合,结为一体。

    这两枚铭文的融合,拉开了铭文融合的序幕。

    将近两万枚铭文,像是苏寒灵魂之海中两万多条无序的游鱼,渐渐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崭新的大大小小的“鱼群”。

    继而,鱼群开始吞噬,融合,光芒越来越亮……

    这样的蜕变过程,像是过去一瞬间,又像是过去了一个永恒。

    直到……

    苏寒魂海中光芒万丈,犹如一轮红日从海平面上升起,魂力剧烈翻滚。

    两万多枚的铭文,形成了一个头颅。

    纯净透明的透露,像是最完美无暇的水晶,只是,此时的水晶头颅,表面上有着诸多的透点,那是残缺的铭文。

    见到这一幕,苏寒心中一动。

    毫无疑问,要凑齐一元之术的铭文,才能形成一颗最完美的水晶头颅。

    而现在的这枚水晶头颅,只是一个半成品,是残缺的。

    但即便如此,也比之前那些散乱的铭文好多了。

    这个水晶头颅,便是魂兽一族进化了千万年繁衍出来的灵魂法门,它是一条大道。

    之前的自己,还在这条道路外面徘徊。

    而现在,却是登堂入室,只不过,要想完全掌握这条大道,还是一个极其漫长而艰难的过程,要等所有铭文收集完成。

    呼……

    苏寒长长吐出口气,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几人,都是直直盯着苏寒,眼神呆滞,像是见到了什么令人极其震惊的事情。

    轰隆……

    天空中隐隐响起闷雷声。

    苏寒愣了一下,抬头一眼,见到那逐渐汇聚的乌云,乌云中电光闪烁,心中也是不禁一动。

    雷劫?

    而且,看着雷劫的目标,不是其它,正是自己刚刚完成的这副字。

    再低头看向这幅字,表面流转着磅礴的灵气,更有一种难言的韵味在心头。

    “文以载道,这副字,已然快是灵器了。”

    易牙眼中现出无比的惊骇,放声叫道。

    万万没有想到,今日能见到这样的一幕。

    这样的事情,在血月大陆上,并不是头一次。

    像之前那无双棋圣,无双棋圣靠着一盘玲珑棋局得道飞升,他留下的那局棋,也是成为了超越灵器的存在。

    天地有灵,万物有灵,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便是因为,在某一方面的成就达到“道”的境界时,就相当于掌握了天地间某种法则。

    法则的力量,足以引起天地本源灵气的灌注,赋予原本的死物的灵性。

    而能完成这一步的强者,就是超凡入圣,无与伦比的宗师!

    古往今来,能达到宗师境界的,可谓是凤毛麟角!

    几万年的时间,也不一定能诞生一个,血月大陆上最近一位宗师,便是那靠着棋道飞升的武圣棋圣。

    就算是武圣,和宗师比起来,也只是街上的大白菜。

    武圣,是实力上的强大,只要有着一定的实力,便能成就武圣。

    但宗师,却是对规则的感悟,对道的掌控,二者根本不是同一个档次的。

    “苏寒宗师!”

    “能见到一位宗师的诞生,实在是太荣幸了!”

    易牙全身都在颤抖!

    但凡能成就宗师的,无不是大毅力大智慧之人,易牙只是在一些古老的书中见到关于宗师的描述,书上说,“宗师,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便是对宗师最好的诠释。

    在某个领域到达宗师的强者,已然是登峰造极,如写字,如下棋,如画画,如弹琴,布阵,种种种种,常人去做,必定要遵循某种规律,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更多的是模仿。

    但宗师,自己便能创造规律,以自己为法,万法不能侵。

    此时的媚娘,也是全身颤抖到极致,胸前波涛汹涌,显露出内心的无比激动。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竟然能见到如此的场景,苏寒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强烈了。

    如此年轻的宗师!

    如此美妙的作品!

    可以想象,他的前程,定然是无与伦比!

    这样的一副字,一位宗师奠定地位的一副字,属于天外楼!

    想到这里,媚娘幸福的简直要晕眩过去!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天外楼灭亡了,靠着这副字,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东山再起。

    “这字……”

    苏寒低头看着自己这副字,眼神中透露出些许迷茫的色彩。

    这副字,当真算是自己前世今生写的最好的一副字了,它已经不是一副简简单单的字画,而是一副道画,甚至有可能成为超越灵器的存在。

    只是,苏寒心中也清楚,要想成就宗师,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自己也就能把这四个字写到这个地步罢了。

    主要原因还是这些天的时间,对这四个字的了解和领悟,着实是透彻到极致。

    它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再来一次,也绝对做不到了。

    ……

    “准备一下渡劫吧。”就在这时,蔓蔓开口说道。

    天上的雷云已然越来越浓,像是一副浓墨重彩的泼墨画,黑漆漆的让人心悸。

    不过,几人都没有太多担心。

    书画之劫,本来就没有多强大,很大程度上,更像是例行公事。

    和修士的雷劫比起来,简直弱的不能再弱。

    ……

    城主府。

    风无忌呆呆看着那天空之中的雷劫,脸上闪烁着震惊且迷茫的表情。

    他隐隐感觉得到,这雷劫的力量虽然不算强大,却极为浩瀚,其中蕴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清的气质。

    风无忌也认不出来。

    毕竟,在这血月大陆上,已然多少年没出过一个宗师了。

    “宗师!”

    而就在这时,站在风无忌身边的一个男人,却是猛地开口说道,面色大变。

    这人穿着一身纯红色的斗篷,看起来行迹有些鬼祟,只不过,身上却是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子强者的气势,显然也不是普通人。

    而且,在他面前,风无忌姿态还是很小心的。

    听到他的话,风无忌脸色变了一变,像是想到什么,低着脑袋,抿起嘴唇,沉默不语。

    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并非朋友,而是不速之客。

    他名方春阳。

    来自极火宗。

    前来岐黄城的目的,是寻求合作。

    从方春阳处,风无忌才知道此时的极火宗中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一个新来的顶天立地的强者所掌控。

    而那人,甚至要比极火老祖还要强大!

    这个消息,带给风无忌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

    而方春阳和他说的话,更让他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做出选择。

    方春阳是带着合作要求来的,极火宗当今内乱已经全部肃清,正好大规模进军整个血月大陆,图谋很大。

    而刚刚失去武圣的长生天,便是他们的第一个对手。

    毕竟,长生天的整体实力虽然不算很强悍,但胜在炼丹师众多,而争霸天下,最重要的便是这些后勤保障。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所以,极火宗要想在火婴的带领下,争霸整个血月大陆,最需要走的第一步,便是把长生天征服了。

    方春阳便是来当说客的。

    岐黄城的地理位置,属于长生天的绝对边境重地,岐黄城一旦投降,整个长生天便是一片坦途。

    到那时候,极火宗大军长驱而入,以长生天现在的形势,根本挡不住。

    “风兄,既然岐黄城中出了这等人才,也算是百年难见的幸事,咱们去看看吧。”

    说着,方春阳便是毫不犹豫的腾空而起。

    风无忌沉默了一会儿,也是跟在后面,很快朝着城中飞去。

    两人宛若两道流光飞逝,很快,便是到了那树林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