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媚娘来访

    “易老,我敬你一杯,这一个月来,多有打扰,还望海涵。”苏寒端起酒杯,恭敬说道。

    这一个月来,自己取得了巨大的收获,敬主人一杯酒,也是理应做的。

    “不打扰不打扰,我老头子整天在这呆着,无聊透顶,能有一群少年英才陪我,是我的荣幸啊。”易牙开口说道。

    “行了,你俩就别互相吹捧了,喝酒,喝酒,大家都来干一个。”

    老金端起酒杯笑着说道,经历了这一个月,他说话也是随意了许多。

    六只酒杯捧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觥筹交错,场上的气氛很是融洽。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就在几人吃饱喝足,坐在湖边吹风聊天的时候,一个清脆中带着一丝妩媚的声音,悄然响了起来。

    “请问,易牙老先生在吗?”

    声音还未落地,从那树林的尽头,一道曼妙的身影翩翩而来,像是风中的莲花,摇曳生姿。

    正是媚娘。

    自从发生那日的事情后,她心中对苏寒便是存了别样的念头。

    只可惜当时没把苏寒留下来,这段时间花费了大力气,好不容易把天外楼修缮重建完成,还没开张,她便是费尽心思,终于打探到苏寒的消息,于是就迫不及待的前来拜访。

    “媚娘,你怎么来了?”易牙一下便叫出她的名字,脸色还算和善。

    两人之前便是认识的。

    在天外楼刚驻足岐黄城的时候,媚娘便是来过一次,提出很优越的条件,想请易牙作为天外楼的首席厨师,只可惜被拒绝了。

    而媚娘也算是个一个经营生意的好手,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每年都会差人前来,送上一些礼物。

    “易老,我来看看您。好久不见,您精神头更加好了。”媚娘奉上手中的锦盒,巧笑嫣然。

    易老笑的舒畅。

    他虽然是闲云野鹤,但碰上这种事情,还是很高兴的。

    不是因为礼物,只是因为这份心思。

    隐居于此的老人,其实也就是个独守空巢的可怜老头。

    “快来,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苏公子……”

    媚娘笑眯眯看着苏寒,“苏公子,有段时间没见,媚娘甚是想念。”

    蔓蔓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便是直直看着这个女人,片刻后,咧嘴一笑。

    若是放在以前,保不准心中又是醋意横飞,只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心中很清楚,苏寒绝对不是那种人。

    这种生意场上的女人,为了拉近关系,口中可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我也很想念你啊,上次的事情,真是抱歉了,给天外楼添了麻烦。”苏寒站起身来,笑着说道。

    见到媚娘,苏寒心中一动,脑海中陡然冒出个别样的念头,是以说话很是客气。

    “你们,你们认识?”易牙疑惑问了一句,摆摆手,“既然认识,那我就不介绍了,坐,都坐,我去煮茶。”

    “苏公子,其实我这次前来,一为看望易老,二来,也是来找你的。”

    媚娘轻声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她的声音很空灵,空灵中却是又带着磁性,以这种颇为幽怨的语气说出来,顿时就营造出一股子旖旎的气氛。

    苏寒笑笑。

    这个女人,对于声音的把握,实在是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

    苏寒可以肯定,她绝对是修炼有这方面的魂技。

    “找我有什么事?事先声明,我可是穷人一个,在天外楼那种地方消费一次,已然要了我半条老命,再去一次,估计只好去砸锅卖铁了。”

    苏寒平静说道,大有深意的看了媚娘一眼。

    她的来意,苏寒大概也猜出了一些,无非是看上了自己上使这个身份,想要在城主那里谋取到什么好处。

    苏寒索性就婉拒了,根本不给她半点机会。

    “哪能呢,苏公子能去天外楼,那是我们的荣幸,媚娘必定扫榻相迎。我天外楼经过重新修建,定在三日后开张,我找苏公子,是想请苏公子为我天外楼写一副墨宝。”

    “苏公子这种贵人,可是等闲难见啊。媚娘厚颜求一副字,摆在楼中,日日观摩,沾沾公子的贵气。”

    听到这要求,苏寒眼中便是现出一丝赞许。

    这个女人,当真是聪明。

    她心中肯定也清楚,要想让自己去城主府那里说情,难度绝对是极大。

    但若是只求一副字的话,那难度几乎没有,好言软语,自己没什么理由拒绝。

    而这样一来,她的目的,也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

    试想自己的字挂在天外楼的地盘上,就算是城主以后想要找天外楼的麻烦,也要考虑再三。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奸猾了,简直就是一条狐狸。

    不过,对方既然提出条件,苏寒考虑了一下,便是开口说道,“我写一副字倒是也可以,但我希望,媚娘能帮我一个小忙。”

    “什么忙?你说,但凡我能做到的,绝对万死不辞。”见苏寒松口,媚娘飞快保证道。

    只要不是再次摧毁天外楼,媚娘什么都能答应。

    她作为一介女流,在这岐黄城中,要看许多人的脸色,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便是城主。

    风无忌修为精深,性格也是颇为严厉,在底下人面前几乎是说一不二,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不过来风无忌这关,什么事都做不成。

    当然,她若是豁出去向更高一级的天外楼求助,也能收到效果,但那样一来,可就在上面留下个办事不利的印象。

    媚娘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只能借着苏寒这个上使的身份,来应付这一次的危机。

    “什么死不死的,我可舍不得你死,放心,只是一件小事。我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以天外楼为据点,大量收购死骨,价格你定,完了我补给你。”

    听到苏寒这话,媚娘一下子就愣住了。

    略微有些不安的捋了下满头青丝,红唇暗咬,直直盯着苏寒看。

    她挺想问为何。

    苏寒这莫非是得了失心疯不成,大量收购死骨?

    谁都知道,死骨是绝对无法被利用的,就算是城主,也别想从死骨中拓印出铭文。

    苏寒不限量收购死骨,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过,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没有问出来。

    “好,我尽力去做。”

    “不是尽力去做,是必须做到,一万块死骨,这是我的底线。”苏寒声音加重了几分。

    收集死骨,这是目前苏寒心中排在第一位的事情,重要程度毋庸置疑。

    咬咬牙,媚娘毫不犹豫的道,“好,保证完成任务。”

    苏寒笑笑,朝她伸出一只手,“那么,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合作愉快。”

    媚娘也是笑着和苏寒握手,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看到苏寒旁边的女人,不知为何,她心中忽然泛起一个莫名的念头。

    趁着这个握手的机会,小指的指甲,轻轻在苏寒掌心刮了一下。

    嗯?

    感觉到她的异动,苏寒抬头看了一眼,心中波澜不惊,轻轻放开了她的手。

    媚娘脸色微微有些尴尬,刚才大着胆子做出那个小动作,她一瞬间便是反悔了。

    自己虽然做的就是抛头露面的人,但平时也绝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便是做出这么一个轻佻的动作。

    轻轻咳嗽了一声,媚娘取出一副早已准备好的纸币,在苏寒面前缓缓铺开,开口道,“苏公子,我给你研墨。”

    苏寒点点头。

    “你走开,我来。”

    而就在这时,蔓蔓却是轻轻站起身来,轻飘飘说道。

    居高临下的气势,无比的高傲,就像是一个从九天之上落下来的女神,看着凡间的一个寻常女子。

    在蔓蔓的这眼神注视下,媚娘感觉到极为庞大的压力。

    勉强笑了笑,她便是站在一旁,“那就麻烦您了。”

    蔓蔓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是想到什么,极为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这是我的分内之事。”

    见到蔓蔓这幅模样,苏寒会心一笑。

    估计是这媚娘姿态太撩人,说的话也有点过分,便是连蔓蔓都忍不住了。

    “写什么?”

    看了媚娘一眼,苏寒开口问道。

    前世今生两世为人,苏寒还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一时间大感新奇。

    媚娘开口道,“我天外楼处处讲究和谐,天人合一,就……就写一个道法自然吧,麻烦苏公子了。”

    “道法自然……”

    苏寒默默念叨着这四个字,轻轻闭上了眼睛,酝酿着情绪。

    这段时间以来,没有人比苏寒对这四个字更了解了。

    从那将近两万枚的铭文中,苏寒对这四个字的感悟,可以说是深刻到极致。

    苏寒前世也见到过不少功法,一般来说,每一门功法,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弊端。

    毕竟,功法是人创造出来的,是人就会犯错误。

    等到自己修为精深了,再来看自己之前创造出来的功法,绝对会脸色发红,暗骂一声狗屁不如。

    但,苏寒从魂骨中提炼出的铭文,却是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经过魂兽一族千百万年的进化和修正,每一个铭文,都是堪称完美,这便是道法自然的最好典范。

    “墨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蔓蔓开口说道。

    “好。”

    苏寒抓起那支蕴含着淡淡灵力的灵器长笔,饱蘸浓墨,便是在纸上写了起来。

    “道……”

    只是,刚写了第一个字,笔尖触到纸面,苏寒心中陡然泛起一种极其玄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