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班门弄斧

    “你们笑什么?”

    见到苏寒三人笑成这幅模样,易牙满头雾水,犹豫着开口问道。レ♠レ

    jing研术数,虽然是相当偏门的一种手段,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能提升灵魂修为。

    易牙对自己的研究还是很有自信的,在这岐黄城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没想到,这个问题问出来,这群人竟然会是这幅反应。

    到底是怎么了?

    就连老金,也是满脸的不解,跐溜喝了口茶水,开口道,“什么是九宫?”

    他是真的不明白。

    血月大陆上术数发展水平极低,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这个大陆上有国家统治的年代,与其漫长的历史进程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

    而在大部分时间下,血月大陆主要还是以各种武道宗派为主。

    苏寒面se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碍于老金的面子,大笑倒是止住了。

    涂豪和呆霸王两人,笑的却是更加大声,简直要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两人也是期待着这个老头能问出什么艰涩的问题,但打死也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一句。

    这场面,实在是太滑稽了。

    刚才还牛逼哄哄的一个老头子,现在竟然问出这么弱智的问题,顿时让两人有着一种极其强烈的智商上的优越感。

    “你们到底在笑什么?”

    易牙是真的生气了。

    自己很严肃的问出这个学术问题,其实本想为难这群人一下,等到他们挠头皱眉答不出来,再详细解答一番,没想到,却是收到这样的回馈。

    “不可理喻!”

    气呼呼的丢下一句话,易牙便是转身而去。

    都到了这个地步,他再也没有什么吃饭的心思。

    就在易牙刚站起身来的时候,蔓蔓微微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丝,开口说道,“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zhongyang。”

    平静的声音,却像是一道惊雷,炸的易牙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全身哆哆嗦嗦,伸手指着蔓蔓,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怎么会?

    怎么可能?

    自己花费了不少心思才研究出来的九宫格,怎么就能被她如此轻松的说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

    易牙大声问道,脸se都是有些狰狞了。

    蔓蔓浅笑一声,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开口问道,“老先生既然知道九宫格,那又可知十六宫格,六十四宫格,八十一宫格?”

    短短的一句话,却像是一支锋利无比的长箭,深深扎入易牙心底,他整个人都懵了,脑海中一片昏昏沉沉。

    这些东西,他也曾研究过,但推算许久,却是一头雾水,根本解不出来,而在这姑娘口中,却是极为随意的便说出来了。

    深吸口气,他难以置信的问道,“莫非你知道?”

    蔓蔓点点头,“我自然是知道。”

    说完,她轻轻叹了口气,开口道,“既然老先生说起术数来,那么我再问你,你这开凿的湖泊之中,有水多少?这岐黄城,地域多大?夜间时分,人距离血月,距离多远?”

    蔓蔓一口气抛出三个问题,便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易牙。

    她刚才心中憋了一点火气,到现在,才算是淋漓尽致的宣泄了出来。

    而易牙,此时脸se煞白,满头大汗,身体像是触电般颤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万万想不到,自己费尽心思研究的东西,在别人眼里,竟然是完全不值一提。

    而这小姑娘随便提出几个问题,便是让自己焦头烂额,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样的问题,连想都不敢想。

    “这你也知道?”哆哆嗦嗦中,他又是开口问道。

    “我自然知道。”蔓蔓继续傲然道。

    顿了一下,她看向苏寒,开口道,“我家公子学究天人,这些东西都是他教我的,从小就学会了。哎,真是可笑啊,有些人……呵……”

    听到这话,易牙眼前一黑,只感觉一口老血涌上心头,差点直接吐血昏迷过去。

    “蔓蔓,够了。”

    苏寒轻喝一声,制止了蔓蔓继续打击他,站起身来直直盯着易牙的眼睛,开口道,“老先生也不必灰心丧气,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此而已。”

    易牙脸se再次一滞。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呆呆的念叨着这句话,他心中说不出的感觉,又是气氛又是羞愧,老脸涨的通红,简直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

    亏自己刚才还傲气冲天,现在却是被狠狠教训成了这副模样。

    而且,这个少年,竟然能说出如此经典的话。

    一瞬间,易牙甚至有种心灰意懒的感觉,这些年轻人,实在是太逆天了。

    “呵,呵呵呵……”易牙发出一阵苦笑,便是朝着苏寒长长鞠了一躬,“公子学术jing深,文才也是斐然,这般境界,老朽实在是不如。哎,老了,老了,这个世界是年轻人的。”

    易牙不是傻子,听苏寒这句话,他自然是知道,想必刚才苏寒那副牛气哄哄的样子,全部都是装出来的。

    为的,便是狠狠挫伤一下自己的傲气。

    “老穷酸,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叫你平时在我面前得瑟。告诉你,这位苏公子可是和武圣大人有着不菲的交情,你输在他手中,不冤枉。”

    老金开口说道,声音中虽然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但语气中表达的含义,却是让易牙脸se稍微舒缓了一些。

    武圣……

    原来是武圣传人,那么输在他手上,也不算很丢人。

    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易牙脸se稍微好了一些。

    苏寒看了老金一眼,微微点头,这个人,不愧是个老jian巨猾的商人,实在是太会说话了。

    感觉时机也差不多了,苏寒站起身来,朝着易牙抱抱拳,开口说道,“老先生,其实我今ri来,是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易牙再无半点傲气,恭恭敬敬回礼,开口问道。

    “我听闻老先生收藏了许多死骨,我本人最近对这些东西颇感兴趣,不知道可否借阅一番?”苏寒直截了当的问道。

    听到这话,易牙点点头,“一点小爱好罢了,既然对公子有用,尽可随意翻阅。”

    “如此,便是多谢了。”

    ……

    吃过这顿美味佳肴,几人都是香的几乎把舌头吞进去。

    不得不说,这老头子虽然为人不通人情世故,但这一手厨艺,当真是神仙级别的。

    简简单单的食材,在他手中,发挥出极为奇妙的滋味,口齿留香,让人回味无穷。

    “老先生,这一手厨艺当真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苏寒大为赞赏,既然已经搞定了魂骨的事情,苏寒也是心情大好,索xing就拍拍这老头子的马屁。

    易牙挠挠脑袋笑笑,竟然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从见面到现在,他几次都是全面处于下风,现在听苏寒夸赞一句,只觉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苏公子若是不介意,大可以在寒舍多呆一段时间。”

    易牙客气说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接下来的ri子,苏寒便是在这“世外桃源”住了下来。

    易牙收藏的魂骨,足足是老金的好几倍,而且其中颇多珍品,不乏十星以上的jing品魂骨。

    苏寒再次选择了闭关。

    对于他来说,就算是一万桌美味佳肴,就算是龙肝凤髓,也比不上此时的收获。

    一直在收藏阁中呆着,完全是一副足不出户闭死关的姿态。

    这副姿态到了易牙眼中,又是自愧不如。

    真是废寝忘食啊……

    难怪人家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成就。

    ……

    苏寒在易牙的收藏阁中呆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每天做着重复而枯燥的事情。

    提取铭文,烙印在脑海中,剔除重复,重新组合。

    像是一个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人一般,每天魂力都是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消耗着,直到魂力消耗过度脑海刺痛,苏寒才会停止。

    等到魂力恢复,便又是迫不及待的开始。

    大半个月时间,他便是再次收集了九千多枚铭文。

    这样的收获,虽然比起之前在老金家来,略微有些少,但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毕竟,这些死骨中所蕴含的铭文,有不少都是重复存在的,光剔除重复,便是剔除了大半。

    苏寒心中隐隐有种感觉,要凑齐这篇魂决,想来,要有一元之数的铭文了。

    一元之数,乃是数的极限。

    任何功法武技,就算是再强大再逆天的功法,其中蕴含的招式和信息,也绝对无法突破这个限制。

    这是由冥冥之中的某种法则决定的。

    一元之数,合十二万九千六百,自己现在这才收集了将近两万枚,可以预见的是,越到后面,将会越艰难。

    要想凑齐一元之数,绝对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

    不过,苏寒也不着急。

    付出的越多,收获便是越大。

    一般来说,每一部功法蕴含的信息,都是有限的,而能达到一元之数的功法,那绝对是相当强力,堪称是完美功法了。

    整整一个月后,苏寒出关。

    易牙亲自下厨,做了满桌子的好菜招待,几乎是使出浑身解数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也是受益匪浅,厚着脸皮从蔓蔓处学习了不少东西,对于术数的理解,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提高。

    灵魂之力也是水涨船高,几乎每ri都在飙升。

    这样的进步,当真是让他喜不自胜,若不是考虑到苏寒的身份,真想让他永远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