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请教”

    几乎是瞬息之间,那玲珑棋阵的平衡被打乱,整个阵法化为星星点点的光芒,无数枚黑白棋子化为齑粉,飘飘扬扬一地,像是下了场雨。

    眼前豁然一空,五人显露出身形,易牙急急跑来,满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语气中满满的全是惊骇,这个玲珑棋阵,是他灵机一动下的产物,为了布置这阵法,更是花费了无数心血,专门收集无数珍稀材料,打造出具备特殊功效的棋子。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玲珑棋阵之所以有这般威力,一是因为这盘棋本身的神奇,二来,则是因为棋子的神效。

    易牙只不过是取巧而已。

    他花费了无数心血,这个阵法也只能持续十二个时辰罢了,时间再长,就会因为失去控制而无法存在。

    毕竟,他对这个阵法并没有融会贯通,只是生搬硬套而已。

    而易牙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少年,竟然能轻而易举的破除了这个自己自以为完美无缺的阵法。

    听到他的声音,苏寒冷冷看了他一眼,“在我面前玩阵法,不自量力。”

    说实话,这个时候苏寒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恼火,这个老头子的所作所为,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若不是看在老金的面子上,苏寒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你!”

    易牙气急,脱口而出一个字,却是倏然沉默下来。

    阵法都被破了,事实摆在面前,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少年,却是有两把刷子。

    “老穷酸,你他娘的真不是个东西,老子好心好意带酒给你喝,你不但不领情,还把老子困在阵中,甚至得罪了老子最尊贵的客人,我……我他娘的真想和你割袍绝义!”

    老金骂骂咧咧道,小心翼翼看着苏寒的脸色?

    ?

    若是他自己被困在阵中,就算是十天半月,也决计说不出这种话。

    但现在在苏寒面前,这个姿态是必须要拿出来的。

    听到老金的话,易牙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割袍绝义?好啊,你个老不死的,还拿这个威胁我!”

    他和老金不同,老金是个生意人,察言观色,心思圆滑。

    而这易牙,纯粹是个迂腐不堪的性子,犟起来几头牛都拉不回去。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听到这话,老金勃然大怒,头发都是气的竖了起来。

    “哼!”

    易牙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微微有些不妥,只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软化是断然说不出来的。

    “做饭去!做饭!老子饿死了!”

    见场上气氛有些尴尬,老金大声叫道,推着易牙往里走,一边还给他打着眼色。

    易牙倒是也没太固执,借坡下驴,便是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苏公子,今日之事,多有冒犯,我给您赔罪了,里面请。”

    老金回头,笑眯眯的招待了一句。

    苏寒点点头,算是回应。

    一行人便是进了树林深处。

    这片枝繁叶茂的林中,是一副如诗如画般的景象,树林中心一片空地,挖出一块人工湖,水质清澈,如同上好的蓝宝石。

    湖畔一处青砖住宅,不算大,却胜在精致。

    如此美不胜收的景象,一下子就把几人俘虏了。

    也幸亏是在岐黄城中,才能有这种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岐黄城地域广阔,光城池范围内,便是包括了好几条灵气充裕的山脉,城中类似的地方,不在少数。

    “苏公子,先坐,我去泡茶,老穷酸做菜。”

    老金像是在自己家一样,熟,熟络的招待着,拉着易牙进了宅子。

    苏寒几人便是湖畔的石桌旁坐了下来,欣赏着这美景,小声闲聊。

    虽然是经历了之前的被困阵中,几人的情绪却也没有半点波动,很快便是调整过来。

    这种小麻烦,和他们之前遇到的危险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

    “喝茶,喝茶。”

    聊了一会儿,老金便是提着一方白瓷茶壶,踱着方步走出,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只不过眼神深处,带着一丝阴霾。

    刚才他在宅子中,可是花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那倔老头说服了。

    “这是老穷酸自己种的苦腥茶,功在清心杀虫,对于强化身体,有着不错的效果,更是能清除杂念,苏公子尝尝。”

    老金热情的招待着,提壶倒茶,殷红的茶水,撞在细腻的白瓷茶杯中,有种绮丽的色彩。

    一股子腥苦的气味逸散,其中却是也夹杂着一股子异香。

    苏寒端起茶杯,刚想入口,胳膊便是被蔓蔓拉了一下。

    “怎么了?”苏寒开口问道。

    “我怕有毒,我先来。”

    正好见易牙端着两个盘子走出,蔓蔓声音加大了几分,开口说道,语气中没有半点客气。

    苏寒为了大局着想,不和这老头一般计较,她却是没有半点心里障碍,作为女人,本身就是有着这点特权。

    老金嘴角噙着一丝苦笑。

    两边人针锋相对,他夹在中间,当真是难受。

    但,却根本无法发作。

    一边是从上面下来的人,一边是相交多年的老友。

    “哼!”

    易牙微微冷哼一声,倒是也没多说什么,放下两个盘子,便是再次朝着宅子走去。

    来来回回三趟,六道菜,全部装在造型精致的瓷盘中,上面盖有草盖,异香阵阵飘散,让人口水直流。

    涂豪已然咕嘟咕嘟接连吞了好几口唾沫。

    在地球上他也算是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了,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但此时此刻,那无处不在的香气飘入鼻端,他却是有种极端的渴望。

    太香了。

    鲜香无限,令人深深陶醉。

    “老穷酸,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万寿城的苏公子,苏公子为了研究魂骨,亲自来到岐黄城,是个求知若渴的人,这点倒是和你很像。待会你俩等会好好聊聊。还有这三位,是苏公子的侍卫,都是人中俊杰。”

    “不敢当。”

    易牙冷冷说道,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模样。

    沉默片刻,他看了苏寒一眼,便是开口道,“苏公子既然是从长生城而来,又是研究魂骨的,想来应该是学问深厚了。”

    苏寒听出他这声音中的挑衅意味,本想谦虚两句,心思一转,却是傲然点头。

    “那是自然。”

    苏寒心中很清楚,对付这种人,越是谦虚,他便是越得理不饶人。

    就得用雷霆手段,将他镇住。

    果然,听到苏寒的话,易牙脸色微微有些不善,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还真够狂傲的。

    学问深厚……

    这四个字,也敢大言不惭的接下来。

    “那么,我正好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下苏公子。”

    苏寒开口道,“说。今天我心情好,就好好指点指点你。”

    易牙脸皮抽搐几下,满面黑线,若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以及老金也在这里,他早就把桌子掀了。

    这种狂傲的年轻人,简直是连狗屎都不如。

    学海无涯,连基本的谦虚都不懂,能有多大作为?

    “苏公子之前破了我的棋阵,棋艺之精妙,老夫自愧不如。”易牙又是开口说道。

    苏寒听出了他这话中的意味,这是讽刺自己不地道呢。

    他摆出玲珑棋阵,本意是想刁难,让人以棋道的办法解开,而自己,却是抓住这玲珑棋阵的特性,通过破坏黑白棋子之间的平衡,将这阵法破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取巧。

    不过,这个时候,苏寒嘴上自然是不会落半点下风,“既然知道自愧不如,那你就换个别的请教我吧。”

    噗!

    老金刚喝了口茶,听到这话,口中的茶水顿时喷了出来。

    他也没想到,苏寒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看来,刚才的事情,苏寒心中很是介意啊。

    易牙脸色更黑,胸膛剧烈起伏两下,勉强压下了这口恶气,冷冷道,“既然苏公子精通棋道,老朽不在这里献丑了,老朽最近研究术数一道,颇有些心得,不知苏公子在这方面可有涉猎?”

    易牙铁了心要出这口气。

    若是苏寒姿态不这么嚣张,他也就会找一些音律呀书法之类的问题来,但苏寒这幅姿态,却是把他彻底激怒了。

    想来这些钟鸣鼎食之家的公子,对于音律书法肯定有所研究,所以易牙选择了偏门中的偏门。

    术数。

    这两个字,在血月大陆上,可是偏门到极致,研究的人少之又少,甚至连成文的典籍都没有。

    术数?

    听到他的话,苏寒笑笑,心中简直乐开了花。

    这老头子,真是自寻死路了。

    自己虽然没学过什么术数,但蔓蔓三人,那可是不折不扣的高材生,以地球上的术数水平,要想解决他,实在是半点压力都没。

    “呵呵……”苏寒就笑,指指蔓蔓,开口道,“这位老先生要向你请教术数,你就好好指点指点他,别丢我苏家的人。否则的话,我会狠狠惩罚你的。”

    苏寒语气中已然带上了丝丝揶揄。

    蔓蔓脸色微红,苏寒这略含调戏意味的话,让她心中有着一丝异样,深吸口气,转头看向易牙,开口道,“老先生,你有什么不会就问我吧。”

    易牙气的鼻子都歪了。

    他何尝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一唱一和,是想报刚才的仇。

    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底气,竟敢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问了。不知,苏公子可知道九宫?”易牙冷冷问道,直视苏寒。

    他还嫌欺负一个小姑娘丢人。

    “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苏寒脸色一滞,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涂豪和呆霸王两人,笑的更是厉害,捧腹大笑,连腰都挺不直了。

    蔓蔓也是脸色古怪。

    九宫?

    还以为能问出什么高深的问题呢,没想到……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