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破阵之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寒依旧眉头紧皱。

    这个阵法,当真是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压力,纵然是想遍脑海中所有的破阵之法,却依旧找不到一条合适的路子。

    毕竟,自己对于棋道只是一知半解,根本无法分析清楚这个玲珑棋阵的阵势。

    连阵势都无法辨认清楚,又谈何破阵?

    见到苏寒这幅模样,蔓蔓小声问道,“没有办法吗?”

    她刚才之所以沉默不语,是因为对苏寒的心思了解的很透彻,近乎心有灵犀一般的感应。

    苏寒是个较真的人,又是个不服输的人,在阵法一道上,苏寒的造诣不差。

    碰上这种这种阵法,他定然是要比一比的。

    纵然,以蛮力破阵是最简单最方便的办法,但那不是苏寒想要的。

    “再等一等。”苏寒摆摆手,勉强挤出个笑容,轻声说道。

    蔓蔓嗯了一声,便是静静站在一旁,再也不说话了。

    此时的阵法之中,老金还在干呕,纵然是吐出了不少东西,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却依旧感觉恶心到极致,口中那种酸臭的味道,像是某种尸体腐烂之后发出的气味,若不是心理承受能力还可以,他简直要直接晕过去了。

    而涂豪和呆霸王两人,则是盘膝而坐,坐在这阵法之中一动不动,静静调戏着。

    他们两个对于苏寒,绝对是无条件的信任,在这种情况下,着急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还是等老大拿主意吧。

    经历了在血月大陆上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两人的修行和心性都是有了不小的提升。

    虽然无法达到独当一面的程度,但却已经是相当沉稳,只要再磨练一番,便是最得力的助手。

    “玲珑棋阵……”

    “玲珑棋阵……”

    苏寒口中不住念着这四个字,把之前老金给自己讲的关于无双棋圣的故事又默默回想了一遍,寻找着蛛丝马迹。

    脑海中似乎划过一道亮光,但仔细想,却是根本捕捉不到。

    到底该怎么办?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已经过去了足足四五个时辰,苏寒还是没有半点办法。

    然而他的脸上,却依旧是沉稳无比,没有半点焦急和慌乱。

    每逢大事有静气,在血月大陆上的这段经历,对于苏寒来说,绝对是相当宝贵的体验。

    从一个闲云野鹤,变成一个小团队的领导者,在这个过程中,他着实是付出了太多的东西,也收获了太多的东西。

    “玲珑棋阵!”

    苏寒咬咬牙,脑海中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

    千百年来,这个棋局从未有人能破解过,为何这个老穷酸能布置出来?

    难道……

    苏寒愣了一下,再次分出几丝魂力,静静感应着阵法的运转。

    在苏寒的悉心感应下,片刻后,他便是发现了之前没有发现的一些东西。

    整个阵法,虽然处于持续不断的运动之中,但运动的规矩,却是始终遵循着某种的规律,就像是被电脑设计好的程序一般。

    难道……

    苏寒脑海中不由冒出一个念头。

    难道,这个棋局,连那老穷酸也看不懂?

    他只是根据棋盘原本的局势,将这棋局复制了出来?

    反复思索了好长时间,苏寒觉得这是相当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点,他顿时长长舒了口气,在纷乱如麻的脑海中,重新清理出一条道路。

    “易前辈,你在吗?”

    苏寒开口问道,声音清朗,传出去好远,只是,易牙却是根本没有发出半点回音。

    此时的易牙,正盘膝而坐于不远处的一处石凳,桌上摆着各色下酒菜,他一口酒一口菜,吃的很是舒心。

    好歹是在外面打拼了几十年的老人,他自然是看得出来,苏寒并非普通人。

    而且,能让老金带到这里来的人,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弱者。

    但他之所以还这么做,便是因为心中的某个念头。

    这是考验。

    并不是折磨。

    “易前辈,我要破阵了。”

    就在这个时候,易牙忽然听到苏寒自信的声音,愣了一下,他便是直直站起身来,凝聚目力观察着那阵法之中的情况。

    但,令他诧异的是,此时的苏寒并未有任何行动,反而是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

    他正在干什么?

    苏寒盘膝坐在地上,浩瀚的灵魂之力,几乎是瞬息之间,便是形成一道道无形的丝线,像是无数个探子一般,被苏寒放了出去。

    每一道魂力,都是寻找到了一颗棋子,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渗透。

    这便是苏寒想到的办法。

    想来,这个老头子也没有解开棋局的办法,而他之所以能够将自己几人困住,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这些材质特殊的棋子。

    苏寒现在要做的,便是影响这些棋子的运转规矩。

    纵然,这很难。

    每一个阵法,都是夺天地造化之地,类似于一个被人为制造出来的强者,只不过它只是没有思维而已。

    而苏寒现在要做的,便是赋予这棋阵灵性。

    反正以自己浩瀚无边的灵魂之力,根本不差这点。

    苏寒的灵魂之力,纠缠不休的缠着每一颗棋子,静静分析其中的奥秘。

    分析了小一会儿,苏寒大概看出来了。

    这种棋子的材质,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自己以前在仙界见到的一种极为奇妙的东西。

    雌雄石。

    雌雄石是一种属性极为特殊的石头,极为稀有,存在的地方更是寻常人绝对无法到达的险地。

    雌雄石,往往生长于天气环境极端恶劣的地方。

    如皑皑雪山深处的冰层中,再如滚滚火山口的无尽岩浆之下,再比如寒冷到极致的深海之地……

    这些地方,之所以能够形成雌雄石,便是因为极限。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事情,像雌雄石,便是最好的明证,存在于最险恶的环境中,本身蕴含的灵力纯净无暇。

    但,这并不是雌雄石的主要价值所在。

    雌雄是最大的价值,便是在于均衡。

    就像是一个超级稳定器一般,在炼制灵器的时候,加入一点点雌雄石的粉末,可以很大程度上提高铸造的成功率,更是有一定几率打造出比本身材质更加完美的武器。

    在炼丹炼药的时候,若是能加入一点雌雄石粉末,那绝对是一件相当奢侈的事情。雌雄石粉末,可以最大限度上发挥药引的作用,往往能使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更强。

    雌雄石最受人追捧的地方,便是因为平衡。

    “平衡!”

    苏寒陡然站起身啦。

    果然,在自己灵魂之力的影响下,整个阵法,分成泾渭分明却有相辅相成的两部分。

    一瞬间的功夫,苏寒便是想到了最稳妥的解决办法。

    只需要将它的平衡破坏,便可以轻而易举的瓦解整个阵法。

    二话不说,苏寒拉起蔓蔓,便是在阵法中左拐右拐,虽然暂时无法搞定这些棋子,但苏寒对于整个阵势的运转情况,倒是也有了一定程度上的了解,这一路走来,他走的很稳健,也很自信。

    “就是这里了。”

    站在阵法中的某处,苏寒开口说道。

    “要我怎么做?”蔓蔓开口问道。

    “等我我会告诉你,你只需要在我下命令的时候,立即马上行动。”苏寒的声音带着一丝严肃,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苏寒也顾不上客气那么多了。

    蔓蔓咬着嘴唇点头。

    见她同意,苏寒便是飞快行动起来。

    伸手入怀中,再次伸出手的时候,苏寒手中已然是多出一颗完美的珠子。

    晶莹剔透的珠子,全身笼罩着一层淡蓝色的光芒,像是一块最无暇的宝石,足以引发不少人的惊呼。

    当然,它不仅仅是宝石而已,更是一件绝对的至宝。

    一元真水珠!

    这件宝物,是苏寒从熊元那里得到的,当时的熊元受到七杀武圣的攻击,几乎是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便身死道消。

    而这枚一元真水珠,也是落到了苏寒手中。

    强大的灵魂之力,在这法阵之中竭尽全力的计算着,计算了又是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苏寒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是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汗珠落到衣服上,很快便是白花花的一片盐渍。

    “就是这了!”

    “蔓蔓,准备火,和这颗一元真水珠其中蕴含的能量持平。”

    苏寒开口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凝重。

    平衡是最难达到的,也是最难破坏的。

    用凤凰真火和一元真水珠碰撞的力量,希望能打破阵法中的这种平衡,从而顺利成章的破开大阵。

    这便是苏寒的思路。

    而见到苏寒手持一元真水珠,一副安静淡然的模样,蔓蔓指尖一动,便是飞快浮现出一朵纯白色的火焰。

    她现在对于凤凰神火的控制,已然有了极为长足的进步,这一下的力量控制,简直可以用巧夺天工来形容。

    多一分,便会把火焰的威力变大,从而对一元真水珠造成损坏,而少一点,便是根本起不到破坏平衡的作用。

    “就这样。”

    苏寒开口说道。

    而当那火焰和一元真水珠接触在一起的时候,浓烈的宝物,便是腾空而起,像是神话故事中妖孽出没的险地。

    “咦?”

    此时的树林中,易牙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骇。

    平心而论,对这个玲珑棋阵,他本身也不算是很懂,只不过是根据多年的研究,将这个棋盘完全截取一段,公布了出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