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玲珑棋局

    平心而论,苏寒之前还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奇妙的阵法。

    但凡阵法,大都由几部分构成,一是阵基,是整个阵法的核心,也是维持阵法运转的能量源泉。

    二是阵势,即为阵法能量的运行估计,这是一个阵法之所以成为阵法,以及决定阵法威力大小的最关键因素。

    第三便是阵门,任何阵法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只要是阵法,便有破阵的法门,只是,阵门隐藏在哪里,便看布阵者的灵活运用了。

    一般来说,稍微复杂一点的阵法,阵门都在以一定的规律游走不定,想要找到阵门,成功的破阵,首先便要摸清一个阵法的阵势。

    这,是最难的一点。

    苏寒现在做的,便是摸清这个玲珑棋局的阵势。

    他的灵魂之力,像是夜空中的点点繁星,逸散出去,揣摩着这个阵法的运行轨迹,只是,片刻后,苏寒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个阵法,是由无数颗棋子布置而成,而且,黑白两种棋子的材质,显然都不是凡物。

    一枚黑子,一枚白子,像是天生就具备契合的能力,如同两块磁铁,吸引,交融,排斥,形成无数个或大或小的立场,根本摸不清楚阵势的运行轨迹,也就找不到阵门到底在何处。

    苏寒傻眼了。

    苏寒在阵法一道上也算是小有成就,在一路上他布置的阵法,为整个队伍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现在,苏寒空有一肚子理论,却是根本用不出来。

    这个阵法,和苏寒之前见到的任何一个阵法都截然不同。

    它的威力不算强大,不是杀阵,也不是幻阵,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困阵,不具备任何攻击的能力。

    但,这个阵法的构思之精巧,异想天开程度,却是苏寒之前从未感受过的。

    很难想象,阵法竟然还可以这样布置。

    “这……这不是那个千古之谜棋局吗?”而就在这时,场上陡然响起一个惊呼声。

    是老金的叫声。

    他的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惊骇,仿佛碰上了什么极端难以置信的事情。

    “什么是千古之谜?”苏寒开口问道。

    老金没有丝毫犹豫,便是飞快讲述起来。

    原来,在几千年前,血月大陆上曾经诞生过一个无与伦比的武圣,这位武圣强者,在成就武圣之前,没有半点修为,却是世人瞩目的大棋手。

    纵横整个血月大陆,未尝一败,棋力已然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平。

    而这人也当真是爱棋成痴,没人是他的对手,他便是自己和自己下棋,左手持黑子,右手持白子,自??,自娱自乐。

    这盘棋,便是他成圣之前留下的最后一盘棋。

    下完这盘棋后,他哈哈大笑,刹那间天地间降下恩泽,这人便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一跃成为至高无上的武圣级别强者,人称无双棋圣。

    无双棋圣在成圣之后,便是以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姿态,人生获得华丽的大逆转。

    刚成就武圣,他便是马不停蹄的进入渡劫期,天地间降下劫雷,成功渡劫飞升,离开了这个世界,踏向更高级别的位面。

    这样的传说,在血月大陆几乎是人尽皆知。

    纵然很多人不信这种已然根本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传奇,但信奉的,还是很多。

    毕竟,那场天劫,可是不少人都看见了,不少宗派前辈在典籍中都是有所记载。

    无数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用八个字来形容这位无双棋圣。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无双棋圣渡劫飞升后,什么东西都没留下,只是剩下了一张棋谱,便是这个玲珑棋局。

    因为无双棋圣一人得道,自此以后,原本无人问津的棋道,在血月大陆风靡一时,涌现出无数棋道高手。

    但,却是没有一个能达到他的境界。

    千百年来,无数人效仿棋圣,留下了不少千古名局,名字中大都也带有玲珑二字以示敬意,但真正的玲珑棋局,只有无双棋圣留下来的那一副。

    老穷酸易牙留下来的这个阵法,还不是玲珑棋局中的全部,只是一部分,是整个棋局中最精华的那一部分,老金虽然只是略通棋道,但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听完这些话,苏寒心中思绪翻滚,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样的传奇人物,就算是放在仙界,也绝对是能引发轩然大波的存在。

    很难想象,在血月大陆竟然还有这种人物。

    心中一动,苏寒便是静下心来,开始好好观察着这盘棋,黑白分明,纵横交错,几乎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苏寒在棋道上,也只是个门外汉,懂那么一点点,只是一点点。

    看了一会儿,便是感觉一阵头大,眼前差点出现幻影。

    “蔓蔓,会下棋吗?”

    蔓蔓愣了一下,也是颇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过了片刻后,无奈摇摇脑袋。

    苏寒都不会,她一个新时代生长的小姑娘,自然也是不会。

    “涂豪,呆霸王,谁会下棋?”苏寒放声吼道。

    很快便是响起两人的回复,都不会。

    苏寒眉头微微皱着,心中大感为难。

    看了这么一会儿,苏寒大概也看出来了,这个阵法异常的繁杂,要想破解,大概只有两种方法,一是靠蛮力强行破解,二就是以下棋的方式将这盘棋解开。

    黑棋和白棋纠缠不休,只要帮助一方获胜,便能破阵而出。

    只是,这个经典棋盘在血月大陆上流传了千百年,都从未有人能够解开,无数大棋手都是因为终生撼事,自己一个门外汉,怎么可能解开?

    但同时,苏寒心中也有着别样的念头。

    作为一个对阵法还算精通的人,苏寒心中很清楚,除非是生死之间,否则的话,这种情况,一般就是一种较量。

    双方互相比拼阵法修为,正大光明的破了对方的阵法,不仅是对对方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转念之间,苏寒便是把心中无赖的念头压了下去。

    一场游戏而已,不需要太大动周折。

    平心而论,这玲珑棋阵,若是以蔓蔓的凤凰神火,绝对能给他烧的一干二净。

    以灵力和蛮力强行破阵,或许还能被阵法本身的防御力量抵消,或者是被阵法吸收,成为补充阵基的能量,但汹涌澎湃的火焰力量用来破阵,是最完美不过了,绝对是摧枯拉朽。

    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能这么做。

    毕竟,自己之所以上门,目的还是为了对方的死骨。

    来的路上,苏寒可是听老金说的清清楚楚,这老头手中,有着不少珍品死骨,其中不乏有十星以上的死骨,虽然是没有什么使用价值,还也具备相当的收藏价值。

    这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个大好消息。

    而现在,真要蛮力破阵的话,一来不讲究,二来万一把这老头子惹恼了,来个闭门不见,那可就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心中存着这样的念头,苏寒飞快思索起来。

    ……

    “老穷酸,死酒鬼,你赶紧给老子把这阵法撤了,不然我饶不了你!”

    “老东西,还反了你了!”

    “我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十……九……八……七……”

    老金愤怒的咆哮着,心中相当的焦急。

    他被困在这里无所谓,就算是困上十天半月的,也没什么大碍,反正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但现在苏寒可也是被困在这里,万一把苏寒惹恼了,调动岐黄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在人海战术下,就算是再强大的阵法,也是分分钟就要告破。

    老金嘴上虽然和易牙斗的不亦乐乎,但事实上,和这位老朋友却是感情相当深重,真要发展到那个地步,由不得他不担心。

    只是,这个时候,他也不敢放声大喊,说出苏寒的身份。

    老金心中可是很清楚,自己这位老友,绝对是迂腐不化闲云野鹤的性子,平生最讨厌的,便是各种上使下使,不然也不会选择隐居在这里。

    真要把苏寒的真实身份说出去,很有可能真的惹恼他,再想出去,又要多费一番周折。

    “五!”

    “四!”

    “三!”

    “二!”

    心中虽然默默思考着对策,老金出口的话确实仍然在继续,只是,就在他即将喊出最后一个数字后,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便是从远处急速飞来。

    老金瞪大眼睛看着,瞳孔剧烈收缩。

    那竟然是一只烂鞋,鞋帮子上破了两个大洞,像是两张豁开的嘴巴,在嘲笑着自己。

    烂鞋还没到身前,一股酸臭的味道便是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老穷酸!我干-你老母!”

    老金破口大骂一句,便是急急躲避,真要被这烂鞋砸到,绝对会吐个天昏地暗。

    只是,身处这阵法之中,他身形刚动,便是感觉到一阵奇异的束缚之力,这一下,竟然是没有避开。

    一只不知道存了多少年的烂鞋,直直飞进老金嘴巴。

    “啊呸!”

    刹那间,场上便是响起一声剧烈的呕吐。

    “我这阵法,只能持续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时辰,你们若是还破不了阵,趁早滚蛋。老金,以后再带人来我这里,我天天赏你臭鞋吃!”

    听到这声音,苏寒脸上没有半点变化,依旧凝视着那玲珑棋局,默默思索着对策。

    很显然,布阵的老穷酸就是这幅性子,而要想征服他,唯一的办法,便是在阵法一道上打败他。

    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