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巨人的肩膀

    城西。

    一处破破烂烂的房子,占地不小,从外表看来,却是有好些年头了。

    两颗枝繁叶茂的长生树,几乎呈遮天蔽日之势,一左一右屹立于门前,斑驳的院墙上,片片青苔,古意盎然。

    “这就是寒舍,莫嫌简陋。”

    老金笑着说道,指尖现出一道符篆,打在大门上,吱呀吱呀的声响,厚重的铁门应声而开。

    他做的是魂骨生意,家中就是仓库,防卫极其森严。

    这种门禁符篆,其实也是一种简单的阵法,可以有效防止别人闯入,当然售价也是不菲。

    进了门,苏寒眼前陡然一亮。

    这座宅子从外面看略显简陋,但里面却是辉煌大气,雕梁画栋,处处都显示出主人的品味和匠心。

    “好地方啊,钟灵毓秀,灵气充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门前那两棵古树怕是不凡。”

    苏寒开口说道。

    苏寒对风水之学倒是也有一点涉猎,虽然算不上精通,但以他的灵魂之力,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应得到,这整个院子之中,灵气相当充裕,绝对是一处风水宝地。

    而所有灵气汇聚的源头,便是门外那两株长生树。

    长生树,在长生天独有的一种植物,树龄极长,根叶花果都可以入药,年龄越长药效便是越强。

    这树虽然常见,但像老金门前这两株,却也着实罕见。

    听到苏寒的话,老金脸上便是现出一丝惊讶之色,这两株树,可是他这个院子最大的秘密,不想却是被苏寒一下就说了出来。

    “哪里哪里,小门小户,入不了公子之眼,几位里面请。”

    谦虚两句,老金便是带着苏寒到了正厅。

    这偌大的房子中,只有他一个主人,连仆人都没,几人坐了一会儿,喝了会儿茶,苏寒便是开口说道,“金大哥,实不相瞒,我找你,主要是想参观一下你收藏的死骨。”

    “我最近正在研究魂骨这种东西,刚来岐黄城,人生地不熟,多多仰仗你了。”

    老金倒是也没多意外,很爽快的答应了一下。

    死骨本来就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魂骨启灵后,里面的灵性全部消失,只剩下几个死铭文,完全是鸡肋一般的存在。

    在岐黄城中,死骨唯一的作用便是用于收藏。

    有些魂骨,就算没有半点灵性,但其造型确实别具一格,某些沉浸在赌骨中的老人,有收藏的嗜好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一间占地不小的书房之中,一排排架子整齐排列,在架子上,便是一根根魂骨,看起来颇为壮观。

    粗粗数上去,至少有千根。

    “这便是我大半辈子所有的收藏了。”

    老金开口介绍道。

    苏寒登时就有些心痒痒,就像是一个饿了许多的人,忽然看了一桌子美味佳肴一般。

    “我研究起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轻轻吸了口气,苏寒开口道。

    老金愣了一下,“没问题,尽管研究,就算是全部送你也无所谓。”

    他说的很大气,事实上这话也并非是客套话,而是真心实意。

    一堆死骨,根本没有什么使用价值,算起来价值连完美魂骨的万分之一都不到,送给苏寒也没什么可惜的。

    “那哪行,看的出来,金大哥是个有品位的人,我不能夺您所爱啊。”

    站在门口寒暄了几句,苏寒便是进门。

    蔓蔓三人守在门外,老金陪着。

    随着门吱呀一声关上,苏寒便是一个人站在这偌大的房间中。

    魂骨!

    死魂骨!

    看了一眼满目的魂骨,苏寒深吸口气,走向最近的一个架子。

    他这次之所以来,最大的目的,便是要验证一番自己的猜想。

    其它修士要想将魂骨中的铭文提取出来,需要靠着灵魂拓印符文的帮助,仅仅靠着自己的灵魂之力,根本无法查看铭文。

    但自己的灵魂之力,却是异常强大,或许可以看清楚。

    在那赌骨大厅中,苏寒心中便是有着这样的猜测,现在站在这里,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验证一番。

    随手拿起一块魂骨,苏寒注入一丝灵魂之力,仔细感应着其中的情况。

    小心翼翼感应了片刻,苏寒眉头微微皱着。

    这颗死骨中,确实有些铭文的存在,还不少,有六个,但却像是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封印,根本无法直接观察到。

    苏寒心中默默思索。

    打个比方来说,如果把一颗魂骨比喻成一条河流的话,那么魂骨之中蕴含的灵性,便是奔流不息的水,而最重要的铭文,是隐藏在河水之下泥土中的宝藏。

    寻常的魂骨,要想提取出其中的铭文,是件极为困难的事情,要把水流全部抽干,才可以做到。

    但,长生天的灵魂修士们做不到这点,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灵魂拓印符文,将其中的铭文拓印出来。

    而死骨,却是一条干涸的河道。

    所有的铭文,都是被封印在河底的泥土之中,根本无法拓印,自然是毫无半点用处。

    想明白这节后,苏寒深吸口气,灵台中的灵魂之海,陡然狂暴起来。

    哗!

    房间中像是刮起了一阵风。

    无数的灵魂之力,从苏寒灵台中逸散出来,被他强行聚拢,凝聚,压缩。

    苏寒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眼中现出一丝疲惫。

    调动如此庞大的灵魂之力,对于他来说,着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将近一盏茶功夫过后,苏寒能够操纵的灵魂之力到了一个极致,他再无半点犹豫,源源不断的灵魂之力,像是绝了堤的洪水一般,冲入这枚魂骨之中。

    原本干涸的“河道”,顿时被注入汪洋大水,原先封印的铭文,像是重新获得了生机了活力,在魂骨之中四处游走。

    成了!

    苏寒眼中现出惊喜。

    果然,自己的法子是有效的。

    没有半点犹豫,苏寒捕捉到这六个铭文,便是飞快烙印在自己脑海之中。

    第二枚……

    做完这些,苏寒二话不说,再次拿起一枚魂骨,如法炮制,再次收获四枚铭文。

    第三枚……

    第四枚……

    苏寒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农夫,在这房间中肆意收割着铭文。

    在海量灵魂之力的支持下,苏寒速度极快,没过多长时间,便是将一整个架子上的魂骨中的铭文全部收集完毕。

    “这一下,我总共收集了五百八十六枚铭文,只可惜,全部都是零散的。”

    这才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苏寒便是有了如此巨大的收获,只可惜,这些铭文的数量,距离要凑成一套完美的魂决,还只是杯水车薪。

    盘膝而坐,稍微休息了一会儿,苏寒便是再次开始收集铭文。

    这样的过程对于他来说,虽然异常艰苦,但苏寒却是甘之如饴。

    一来这种纯粹的收获,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二来,在这个过程中,苏寒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灵魂之力也是得到了极大的锻炼,逐渐变的凝结,自己对灵魂之力的掌控力,也是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三天。

    苏寒在这个房间中呆了整整三天,终于是把全部的铭文都搜集完毕。

    一共是一万九千六百三十五枚铭文。

    像是一副巨大而繁复的拼图,需要完全拼凑起来,而且其中还有不少空缺的地方。

    收集完之后,苏寒并没有着急出去,反而是盘膝而坐,将精神状态恢复到最佳之后,便是开始更加浩大的工程。

    拼凑。

    这绝对是极其复杂的一项工程,要想将它们整理成一篇完整的魂决,简直是难如登天。

    每一个符文,都有着独特的含义,更何况,这么多符文,却还不够,不足以形成一整套完整的魂决。

    第四天,当黎明的第一缕光线照到房间中时,苏寒开始着手第一步。

    脑海中一万多枚符文,就像是一万多个散乱无章的字,苏寒要做的,是要将它们形成一本书。

    凭借他现在的水平和铭文的数量,还根本做不到,苏寒只能先进行最简单的第一步。

    剔除重复的符文,将明显相近的两个符文组合在一起。

    七天。

    光是完整这项简单的工程,苏寒便是花费了整整七天的时间。

    在这七天时间中,他几乎是不眠不休,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整理这些铭文上,还好,总算是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一万多枚符文,整理过后,只剩下八千三百一十五枚,而这些符文,也是形成几个部分,将整篇魂决的廓落显露了出来。

    当然,苏寒心中也清楚,相对于整篇魂决来说,自己所完成的工程量,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路还很长。

    苏寒感悟颇深。

    他渐渐感觉,自己若是能将整篇魂决全部凑出来,绝对能形成旷古烁今的一篇魂决。

    魂兽一族,历经千万年进化,才得以拥有这种无与伦比的天赋,而现在,自己就相当于将这些天赋碎片,从浩瀚如海的铭文中提炼出来,形成一条完整的大道。

    这样的事情,若是说出去,绝对会让人目瞪口呆。

    这相当于,自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道法自然,自然形成的魂决,绝对是无限接近于完美的,根本不是人类创造出来的魂决所能比的。

    目前,最紧要的事情,是抓紧时间,争取收集更多的铭文。

    而最好的办法,无疑是找到更多的死骨。

    这……就看之前自己做的那些准备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