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狐假虎威

    再听到苏寒的召唤,老金满脸的激动,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打死他都想不到,苏寒竟然是上使!

    就连至高无上的城主,在他面前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有半点大意。

    这次真是捡到宝了。

    作为一个生意人,老金心中可是很清楚,这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份天大的机缘。

    若是能和苏寒搞好关系,就算是损失了一块完美魂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可以赚回十块,百块,千块!

    而听到苏寒的召唤,不少人的眼神,都是看向老金,就连风无忌,也是看了过去。

    老金红光满面,一路小跑朝着苏寒赶来,满是皱褶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见过城主大人,见过上使。”

    老金恭恭敬敬的说道。

    苏寒笑笑,指着老金开口道,“风城主,给你介绍一个朋友,这是老金,赌骨商人,我刚才在他那里玩了两把,侥幸赌出一块完美魂骨。”

    完美魂骨?

    风无忌霍然一惊,就算他身为岐黄城城主,这辈子也没见到过几块完美魂骨,只是拥有过一块完美魂骨,就是之前那手将灵魂之力凝为实质的本事。

    完美魂骨的珍贵和稀有,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万万没想到,苏寒赌了一次,就能赌出块完美魂骨,这样的运气,简直是称得上逆天了。

    与此同时,风无忌心思一转,也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屠刚。

    难道,屠刚之所以和苏寒发生争端,是因为那颗完美魂骨?

    想到这里,风无忌脑门上都是有些微汗,屠刚的性子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这种强取豪夺的事情,他绝对做得出来。

    苏寒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敲打暗示自己?

    心中略微有些忐忑,风无忌抬头看向苏寒,全力捕捉着苏寒眼神中隐藏的情绪,只是,苏寒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看不出半点端倪。

    “那是,上使您洪福齐天,大气运笼罩,这完美魂骨到了您手中,那是宝物配英雄,我老金可是佩服死了。”

    “您还别说,这颗魂骨在我手中呆了几十年来,一直堆在仓库角落,差点被丢了,还是上使慧眼啊,一眼就认出来了。”

    老金不要钱的拍着马屁,他这种生意人,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不会吝啬溢美之词。

    苏寒笑笑,也没多说什么。

    虽然对这种不要脸的恭维略显反感,但别人凑上笑脸,苏寒自然也是不会失礼,谦虚两句,便是朝着风无忌说道,“风城主,我和老金还有点事,过几天我去你府上拜访如何?”

    风无忌就赶紧点头,“我必定扫榻相迎,上使能屈尊城主府,那是我的荣幸。”

    说完,他便是看向老金,颇为严肃的说道,“老金是吧,既然上使和你有一段渊源,招待上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胆敢偷奸耍滑,我饶不了你。这枚岐黄令给你,你要尽心尽力,招待好上使。”

    风无忌语气虽严肃,但此时的老金,脸上却是狂喜,眉飞色舞,简直要手舞足蹈了。

    岐黄令!

    这是整个岐黄城中最珍贵的宝物,见令如见城主,有着这样一枚令牌,以后在岐黄城中,大可以横着走。

    今日屠刚的例子,最是最好的明证。

    捏碎岐黄令后,所有岐黄卫都是在第一时间赶到。

    这就是尚方宝剑啊。

    “多谢城主,一定完成任务。”老金拍着胸脯保证道。

    又寒暄了几句,风无忌这才放下心来。

    而就在这时,在一群岐黄卫中,一个声音却是陡然响起。

    “公子!”

    是涂豪的声音。

    他刚突破金丹境,还来不及巩固修为,三人所居住的院落,便是被一群岐黄卫包裹的严严实实,甚至遭到了强攻。

    以少对多,岐黄卫手中又有着拘魂索这种大杀器,三人便是被抓了过来。

    之前涂豪一直观察着事态的变化,准备伺机逃跑,而当看到苏寒以星辰弓震慑到风无忌,他便是彻底放下心来。

    现在,是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修为突破,本该是大喜的时候,却碰上这么一档子事,涂豪心中自然是憋着一股火。

    不仅是他,被抓过来的三人,都是同样的感受。

    岐黄卫手中的那些拘魂索,实在是太难缠了,专门震慑灵魂,一着不慎,便会束手就擒。

    刷!

    听到涂豪的这个称呼,几乎是瞬息之间,风无忌的脸上便是煞白一片。

    这三个人,可是屠刚抓过来的。

    现在……

    看了苏寒一眼,勉强挤出个灿烂的笑容,风无忌极为尴尬的说道,“苏公子,这是误会,天大的误会啊,都是我御下不力,才发生这种事情。”

    风无忌道了句歉,看苏寒眼神平静,心中便是一突突。

    这种公子,都是喜怒不形于色之辈,看这个脸色,想来是对自己不满了。

    咬咬牙,风无忌大声喊道,“刚才是谁抓人的?站出来!”

    一群岐黄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动都不敢动,肠子都要悔青了。

    刚才是受屠刚的命令去抓人,本想着是功劳一件,没想到,事情却发展到这个地步。

    “金刚,这件事交给你,一天之内,给我个答复,刚才抓人的人,全部打入大牢,任凭上使发落!”

    风无忌很快拿出个态度。

    并非他姿态太卑微,只是形势比人强,由不得他不屈辱。

    苏寒抬脚朝着三人走去,拉起蔓蔓的手,柔声问道,“没事吧?”

    蔓蔓轻轻摇头,旋即看向风无忌,“风城主,看来,这岐黄城已经不是长生天的领地了。”

    “我在长生谷中的时候,还听玲珑说过,岐黄城的风城主,是个不错的人,今日一见,呵……”

    嘶……

    见到这一幕,风无忌一颗心坠到了谷底。

    长生谷!

    玲珑!

    这两个字,彻底把他震慑到了。

    简直连胆子都要吓破。

    因为地利的缘故,岐黄城距离长生谷是最近的,而谷中但凡有一些生活物资需要采购,都是从他这个城主这准备的。

    每一次,都是万长生这个武圣亲自来取的!

    对于玲珑的名字,风无忌自然是听说过。

    他本来还以为,苏寒大概也就是某个长老的后辈,但现在听这话,竟然还和武圣大人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

    长生谷!

    那是整个长生天的禁地,就算是长老,也不能擅自进入!

    就算……就算现在武圣大人陨落了,但长生谷的地位,却不会有半点变化,那些忠心耿耿的长老们,可不是吃素的。

    甚至,玲珑圣女,很有可能成为新的……

    想到这里,风无忌整个后背都是湿透了。

    二话不说,他便是急急朝着蔓蔓走了过去,深深弯下腰,极为谦卑的说道,“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表示深深的歉意,是我风无忌御下不严,请小姐放心,回去之后,我一定严惩屠刚,绝对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到这个时候,风无忌彻底崩溃了。

    他心中已然做出一个决定,就算屠刚是夫人最喜欢的后辈,这次,也必须交出去了。

    万一这几个公子小姐的怒火无法平息,到高层告自己一状,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候,自己绝对会遭到毁灭性的的打击。

    蔓蔓唔了一声,声音清冷,听不出半点情绪,拉起苏寒的手,便是开口道,“我们走吧,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

    苏寒捏着她的手,轻轻在手心挠了两下。

    蔓蔓脸上微微泛起一丝酡红。

    这种狐假虎威的事情,她还真是第一次做,此时此刻,她心中也是有些微微的兴奋。

    从小在帝都长大,这种事情见过不少,但自己来做,还真是第一次。

    想不到第一次就成功了,成功把这个岐黄城的城主蒙到了。

    “哼!”

    蔓蔓拉着苏寒朝老金走去,当涂豪路过风无忌的时候,重重哼了一声。

    风无忌身体又是哆嗦一下,连脑袋都不敢抬。

    等到四人和老金渐渐远去,他才抬起头来,看到一群面面相觑的岐黄卫,顿时放声大喊道,“还愣着干什么,都给老子滚回去!”

    “金刚,给我把今天的事情调查清楚,日落之前,必须给我一个答复!”

    “遵令!”

    说完,风无忌便是化为一道清风,急速而去。

    他还要去找屠刚算账!

    这次可算是被这个小东西坑惨了!

    屠刚倒是好,刚才被一脚踢昏,马上被押下去了,却是让自己承受了苏寒的怒火。

    ……

    半个时辰后,场上的人渐渐散去,只剩下天外楼的一帮人。

    媚娘呆呆站在原地,脸色空前的凝重,眼神中现出思虑。

    万万没有想到,苏寒竟然有着如此大的来头。

    这次,天外楼可以说是损失惨重,地盘受到了极大的损坏,整座楼的主体建筑都是遭到了无法恢复的摧毁。

    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在城主和苏寒心目中,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

    在岐黄城做生意,还是好不容易才和城主府搭上线,小心翼翼维护着这段关系,甚至为此不惜忍受屠刚的骚扰。

    现在,可以说是前功尽弃。

    看来,得想别的办法了。

    看着苏寒离去的方向,媚娘轻轻咬着嘴唇,眉头微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