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送礼

    当今的长生天,已然是一片纷争的乱世,长老们意见不一,纷争不休。

    而各大城池的城主,或坚定保皇派,或坚定反对派,至于风无忌,因为岐黄城地理位置较为偏僻的缘故,他肩头的压力反而不大。

    风无忌打的主意便是等尘埃落定之后,再做出最稳妥的选择。

    反正他这个城主,在岐黄城经营多年,已然是有着极为深重的威望,更是把岐黄卫牢牢掌握在手中,是类似于封疆大吏一般的存在。

    但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少年,手中竟然是持有星辰弓,还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当成了天外邪魔。

    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天外邪魔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了?

    这些年风无忌也算是见过不少天外邪魔,大都是金丹期修士,就连灵神都极为罕见,更别说武圣了,闻所未闻。

    而星辰弓,作为长生天之高无上的宝物,怎么可能落到天外邪魔手中?

    这个少年,定是从上面而来。

    想到这里,风无忌不由多看了苏寒两眼。

    而这一眼,几乎把他吓的魂飞魄散。

    屠神箭!

    竟然是屠神箭!

    怎么会是这个大杀器?

    屠神箭在血月大陆所有修士心目中,已然不仅仅是一种武器了,更像是一种图腾,一种信仰,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武力。

    就连那睥睨天下的血狼,都在屠神箭下饮恨,还有什么能是它的对手?

    咬咬牙,风无忌心中再无半点疑虑,袖子一甩,便是深深朝着苏寒行礼。

    “上使驾到,老夫招待不周,还发生今日这种错误,风无忌有罪,还望上使恕罪啊。”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战斗力,都全面出于下风,风无忌心中再无半点脾气,姿态谦卑到极致。

    纵然他修为比苏寒强,但他心中很清楚,屠神箭这种大杀器,可是能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超级武器!

    若是自己手持星辰弓,拥有屠神箭,甚至敢和武圣强者叫板!

    见到城主这种低姿态,场上像是空间凝滞了一般,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上使?

    这个年轻人,难道是……

    想到这个可能性,所有人都是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这叫个什么事?

    闹出如此大的乌龙,这要是传出去,可把岐黄城的脸全部丢光了。

    “风城主,你这岐黄城中,可是有着两位城主啊。”

    风无忌彻底服软,苏寒也就收了屠神箭,只是把星辰弓抓在手中,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说道。

    两位城主???主?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眼神,都是看向屠刚。

    今天这事情,罪魁祸首就是屠刚,要不是他捏碎了岐黄令,怎么可能引发这么大的事端?

    这个时候的屠刚,已然是彻底惊呆了。

    感觉到姑父投过来的冰冷眼神,他脑门上不由冒出细细密密的冷汗,简直要晕过去。

    怎么可能?

    这小子怎么可能是上使?

    明明刚才那两个天外邪魔已然指认,他也是天外邪魔!

    他们三个还认识!

    “姑父,姑父你听我说,这个人他绝对不是什么上使,他是天外邪魔,是天外邪魔啊!”

    “姑父你作为一城之主,千万不能被蒙蔽!”

    “把他抓起来,狠狠审问,一定能审出来!”

    屠刚放声吼道,已然是有些语无伦次了。

    啪!

    一阵微风悄然刮起,风无忌脚下一错,便是闪现在他身旁,重重一巴掌,陡然打了下去。

    这蕴含真怒的一巴掌,屠刚被打的原地转了两个圈,一屁股坐倒在地,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五道红痕,高高肿起。

    他仿佛是被打懵了,眼神中显露出无尽的委屈,“这不可能,他是天外邪魔,他真的是天外邪魔。”

    “姑父,你相信我啊,我没骗你,真的。”

    一把抱住风无忌的大腿,屠刚苦苦哀求道,涕泪交加。

    到这个时候,他还如此作态,并非是害怕,也不是恐惧,而是委屈。

    无比的委屈。

    自己明明是一心向着姑父,一片真心日月可鉴,但却是碰上这种不公平待遇,若不是打脸的是姑父,他早就发狂了。

    “孽畜,还说!”

    见屠刚还在喋喋不休,风无忌终于是忍不住了,咬咬牙,一脚踢向屠刚心口。

    刹那间,他哇的吐出一口血,便是直直昏了过去。

    “把屠刚拉回去。”

    交代了一句,风无忌这才看向苏寒,抱拳道,“上使,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老夫御下无方。”

    其实在屠刚说刚才那些话的时候,风无忌心中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屠刚的性格,他心中很清楚。

    虽然是阴险毒辣,常常做出一些让人心寒的事情,但他说的话绝对不会有半点谎言。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真恶人,而不是伪君子之类的。

    但,风无忌还是干脆利索的对屠刚做出处罚。

    这个时候,就算苏寒不是上使,他也必须得认。

    首先是苏寒手中的星辰弓和屠神箭,这两件大杀器,绝对是见谁杀谁的存在,谁也挡不了。

    其次,刚才第一下心神被夺,已然承认了苏寒是上使,现在公然反对,那不是打自己脸,承认自己看错了人么?

    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这个城主也别想当了,威信扫地,还怎么服众?

    是以这个时候,不管怎么样,风无忌明面上都得认可苏寒。

    至于下去他怎么想,那就看苏寒的行为了。

    “上使远道而来,一定累了吧,还请移步我的城主府,赏脸喝杯酒。”风无忌又是开口发出邀请,他这么做,一来是礼节问题,二来也是想打探清楚苏寒的来历。

    这个时候他脑海中已然在飞速思索起来,长生天中有哪个姓苏的大家族。

    只是想来想去,也猜不出苏寒的真实来历。

    苏姓在长生天是大姓,十三个长老中便有两个都是姓苏,偏偏这两个长老一个属于保皇派,一个属于反对派。

    风无忌简直彻底无奈了。

    “不了,我还有一件事要办,等我事情办完,再去叨扰风城主。”

    苏寒笑眯眯的说道,随手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随手递给风无忌,“初次见面,给风城主带了一点礼物,不成敬意。”

    见到这还没巴掌大小的锦囊,风无忌脸色一滞,还以为苏寒是在羞辱他。

    或者,是在提醒他,要送礼。

    一时间,他脸色变幻,一片青一片白的,神色极其复杂。

    “风城主,打开看看么,还满意吗?”

    风无忌愣了一下,轻轻一拉,便是看到锦囊内部的东西,看了一眼,他脸色陡然一黑。

    居然是一蓬草!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一时间,风无忌心中带上了一丝莫名的火气,虽然他姿态客气,但毕竟是一方城主,也是执掌大权的人物,这般羞辱,实在是心中气愤难当。

    “谢上使礼物,既然上使还有事,那我老风……”

    风无忌心不在焉的说道,脸上只觉火辣辣的,这次这个人算是丢大了。

    这个少年,着实可恨!

    他心中已然在默默盘算着,岐黄卫中有哪个擅长易容追踪,要好好查查苏寒。

    只是,话说到一半,鼻尖悄然闻到一股子奇异的香味,风无忌身体就猛地哆嗦一下。

    像是一条狗一般,鼻子努力嗅了几下,等闻到气味的来源是自己手中的锦囊时,风无忌面色猛然间变了,瞪大眼睛看向苏寒,嘴唇哆哆嗦嗦,难以置信的问道。

    “上……上使,敢问……这……这可是誉满天下的血狼草。”

    苏寒傲然点头。

    “一点小东西,不成敬意,风城主可别嫌简陋了。这玩意儿不好弄,我也是从家里长辈那里顺了一点过来。”

    听到这话,验证心中的猜想,风无忌顿时涨了个大红脸,眼神羞愧难当,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血狼草!

    这要是还简陋的话,那天底下就没有什么好珍贵的了。

    风无忌的师尊,是上一任十三长老之一,他从小在师尊门下修行,对于这血狼草的味道,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师尊每次吞云吐雾后,无数师兄弟们,都是争着抢着要去屋子里打扫卫生,其实是想闻几口血狼草的味道。

    虽然效果不大,但也聊胜于无。

    这样的经历,风无忌可是铭记于心,从来没有忘记过。

    他之所以刻苦修行,很大一部分动力,都是因为这件事的刺激,想要出人头地,不再去吸别人的残烟。

    只是,直到现在,风无忌依旧没有见过血狼草。

    就算是他当了城主,也根本没资格拥有这玩意儿。

    血狼草可是连武圣级别都要争抢的东西,若是长生天中的长老,豁出老脸去,或许还能求到一点,像他一个城主,想都别想。

    但风无忌想不到,人生第一次见到血狼草,几十年的夙愿得以完成,竟然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

    一时间,他都是有些痴了。

    前尘往事一幕幕流转心头,眼睛都是有些湿润。

    “风城主,风城主你怎么了?”

    苏寒就有些奇怪,这收了礼,咋还哭了呢?

    听苏寒呼唤,风无忌这才回过神来,认真看了苏寒一眼,心中再无半点疑虑。

    连血狼草都拿得出来,怎么可能是天外邪魔?

    绝对是来自上层某个大家族的公子少爷,还是最顶尖的那种,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出一小袋血狼草。

    “不知苏少爷来我岐黄城,所为何事,我老风就算是拼了老命,也定要帮苏少办成!”风无忌拍着胸脯,大声保障道。

    苏寒笑笑,“不着急,不着急。”

    看了不远处一眼,朝着媚娘和老金招招手,开口道,“老金,过来,咱们还没喝完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