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妖化

    此时的金刚,已然彻底成为一个面目可怖的怪物,全身肌肉高高鼓起,原本就已经鹤立鸡群的身高,再次拔高了将近一半,而他的眼睛,更是呈现出极其妖异的红。

    血红!

    两只血红se的眼眸中,闪烁着凶残而暴戾的光芒,像是一只从远古深处走出的蛮荒巨兽。

    只有在那瞳孔深处,才微微可见一丝清明,显然他的神智,还没有完全丧失。

    妖化?

    见到这一幕,苏寒眼中现出微微的惊异。

    妖化这种现象,别说是在血月大陆,就算是在仙界,也是极其罕见的情况。

    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有些修士甘愿冒着极为强烈的危险,炼化妖兽jing血,融入己身,使自己的身体发生某种程度上的变异,变为半人半妖的存在。

    妖化的过程,极其危险,百中无一。

    妖兽jing血中本就蕴含着极其狂暴的力量,再加上妖兽临死前的信念,除非具有大意志大魄力之人,根本无法降服,更别说收归己用。

    稍有不慎,便会神智尽丧,变为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苏寒想不到,在这下等位面的血月大陆,竟然是能见到一个妖化的强者。

    苏寒心中升起一丝好奇,也有着jing惕。

    妖化虽然风险巨大,但一旦成功,便是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人本身是万物灵长,智慧卓越,再加上妖兽近乎蛮横的身体基因,可以说是强强组合,战斗力飙升到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

    “吼!”

    就在这时,金刚口中发出一声浑不似人类的惊呼,身上悄然发生着极为微妙的变化。

    从他肋下的翅膀,一团团血肉急促颤抖,似乎蕴有活物,正在伺机钻出。

    轰!

    一道天雷从天而将,水桶粗细的雷电,天外楼引以为傲的防御法阵,在这雷电力量下,根本没有起到半点作用,瞬息之间,便是灰飞烟灭。

    原本还美轮美奂的天外楼,立刻成为了一片焦土。

    众人纷纷躲避,而位于战圈最中心的两人,依旧是一动不动。

    苏寒是不想动,要近距离观看这妖化的奥秘。

    而金刚,却是想动也动不了,这道雷电劈在他身上,不但没有对他造成半点伤害,反而像是大补之物,刹那间,金刚肋下的两团血肉,便是飞速成型,形成一双巨大的肉翅。

    狭长而锋利的肉翅,上面闪烁着雷电光芒,如一条条小蛇蜿蜒游动,看来让人心惊。

    “雷翼鸟!”

    苏寒心中默默念叨。

    这般变故,苏寒自然是认出来了,这金刚炼化的妖兽jing血,应该就是雷翼鸟了。

    雷翼鸟是一种极为奇特的生物,异常罕见而强大,以雷电为食,喜欢居住于云层之中,每当电闪雷鸣之时,才是它活跃的时候,很少在众人面前露面,更别说捕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就算是仙帝级别的强者,想要捕杀雷翼鸟,也要做好细致而周密的准备工作。

    这金刚能够获得一滴雷翼鸟jing血,想来绝对不是靠着自己本身的实力,而是天大的机缘,天大的造化。

    完全妖化之后的金刚,身上流露出庞大而jing纯的气势,像是一座沉甸甸的大山,压在每个人心头。

    而此时,他的眼神中,却是完全恢复了清明。

    “杀我岐黄卫的人,束手就擒!”

    金刚厉声喝道。

    雷电之力本就是刑罚之力,他妖化之后,神智不仅没有半点模糊,反而是异常的清醒,完全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执法者的角度,连胸中的杀意都衰减了不少。

    苏寒笑笑,挥挥手,“来,战。”

    苏寒的声音很平稳,只是那淡然的语气中,却是夹杂着一份显而易见的傲气与睥睨。

    虽然对方的实力已然强大到一个相当的境界,但苏寒心中却无半点畏惧,反而是有着隐隐的兴奋。

    能碰到这样一个对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听到苏寒的话,在场所有人都是齐齐吸了一口凉气。

    这人,简直是太狂妄了。

    完全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

    “如你所愿!”

    金刚眼眸中闪过两道细小的闪电,身躯一动,便是朝着苏寒冲了上去。

    两人战在一起。

    这般情景,老金已然彻底惊呆了。

    自己今天认识的这位小兄弟,到底是什么人?

    天外邪魔?

    还是某个强大家族的公子?

    抑或者……

    老金脑海中一团乱麻,完全猜不透。

    而站在一旁的屠刚,嘴角依旧是噙着一丝冷笑,正在和一个看起来地位不低的岐黄卫说着话。

    屠刚要问清楚苏寒的底细。

    岐黄卫人数众多,在这岐黄城中几乎没有打探不到的消息。

    而片刻后,他便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原来是没多久之前才进城的一个小子,还是从西边进城的。

    伴随着的,还有两男一女。

    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屠刚心思飞转。

    岐黄城本就是位于长生天的最西边,再往西走,就是整个长生天的禁地,大荒山脉。

    这四个人,竟然是从大荒山脉中走出来的?

    屠刚眼神一动,想到之前曾家兄弟二人的高密,便是飞快挥挥手,飞快说道,“宋统领,带几个人,去把他的同伙抓起来,注意,他们是天外邪魔!”

    长生天的人,肯定是不会去大荒山脉中的。

    其它武道宗派,要想进入大荒山脉,只有唯一一条途径,便是跨越茫茫荒漠,在穿越大雪山,这两处险地,都是稍有不慎就会死人的地方,谁吃饱了没事干会去那里。

    屠刚翻来覆去的想,心中的念头越来越清晰。

    这四个人,绝对是天外邪魔!

    而且,还是天外邪魔中相当强大的那种!

    若是能把他们抓起来,绝对的大功一件!

    屠刚下了命令,这个宋统领眼神微微凝滞,不动声se的接令,带了一队人马,便是匆匆远去。

    天外邪魔,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

    苏寒在和金刚的战斗中,采取全面防守。

    苏寒的目的并非是打败对方,而是获取他妖化的奥秘,虽然苏寒肯定不会选择去妖化,但多了解一点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修行一路,万法归宗,殊途同归,说不定能从中找到一点强化身体的法门。

    苏寒守的谨严,而金刚的攻势,却是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不给人半点喘息的时间。

    他肋下的双翼发动起来,整个人便是化为一道流光,在空气中呈现出模模糊糊的影子,看都看不清楚。

    而且,这两只肉翅上,都是闪烁着细密的雷电,像是两把由雷电天罚之力凝聚而成的大刀,看起来便是让人觉得惊心动魄。

    真要被这一刀砍中,后果可想而知。

    不仅身体被劈为两半,甚至灵魂都有可能在狂暴的雷电之力下彻底陨灭。

    不过,苏寒应对起来,倒是也没太大的困难。

    他的灵魂之力比起金刚,可以说是强的太多了。

    灵魂之力强,对于危险的判断以及遇到危险时的反应速度,绝对无与伦比的快,每每在间不容发之时,都是躲过必杀的一击。

    围观的人集体看呆了。

    美。

    很美。

    非常美。

    苏寒的躲避,没有半点狼狈,像是一位技艺高超的舞者,一举一动之间,蕴含着某种极为玄奥而奇特的韵律。

    金刚的攻击虽然迅速,但攻击的节奏已然完全被苏寒掌握,根本不足为患。

    若不是这人属于敌人,岐黄卫的一群人都有一种想要鼓掌的冲动。

    这样的身法,绝对是巧夺天工,不仅美观,而且实用。

    苏寒完全不在意观众们的感受,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是尽数集中在金刚身上。

    边躲避边观察,苏寒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仿佛,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变成了两个人,两个完全不同的灵魂,一个正在同金刚争斗,一个正站在两人头顶,聚jing会神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说起来像是一心二用,却是比一心二用高出不知多少个档次。

    苏寒隐隐能感觉得到,这样的状态,若是自己能长久保持下去,绝对能衍化成为一门了不得魂技。

    苏寒不是傻子,相反,他对某些功法武技的jing要,有着属于自己的独到领悟。

    这种近似于“灵魂分化”的状态,虽然自己是在压迫下偶然间进入,但却是获益良多。

    原来,灵魂之力还可以这样控制。

    这是之前的苏寒根本不敢想象的。

    这已经不是任何魂决中可以记载的术,而是类似于冥冥之中的一种法则力量。

    苏寒心中泛起万千感悟。

    缓缓的,他闭上了眼睛,庞大的灵魂之力,像是无数个触角,延伸到身体周围。

    在这灵魂之力的感知下,苏寒感觉到,自己仿佛变成了天地的一部分,像是一条进入水中的游鱼,毫无半点桎梏。

    轰!

    但,就在此时,苏寒陡然感觉,在自己的意念感应范围内,几十丈的高空中,像是悬着一尊烈ri,又像是一尊即将爆发的火山。

    他的气息虽然极其内敛,几乎根本感应不到,但苏寒通过灵魂之力,却是可以感知到他的灵魂。

    那磅礴的灵魂之力,虽然没有自己化为灵魂之海那般恐怖,却也是足够惊人,将近一个湖泊的面积。

    这人是谁?

    苏寒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只是这个时候的他,醉心于自己的感悟之中,根本顾不上去查看这人。

    “天外邪魔,人人得而诛之!”

    就在这时,半空中响起一声闷雷。

    苏寒全身打了个哆嗦,顿时从之前那般玄奥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该死!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却偏偏被人打扰!

    这个人,真是该死!

    心中恨恨骂了一声,苏寒看向那半空之中的人影。

    只是,眼睛却看不到分毫,只能通过灵魂感应,感应到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