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战金刚

    其实此时的苏寒依旧是金丹级别的修为,但他积蓄浑厚,根本不是寻常金丹修士能比的。

    金丹九锻,火海锻心,刀山炼体,魂力如海,这些积淀,足以让苏寒发挥出远远超越寻常金丹修士的战斗力。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苏寒此时的修为,就算是面对半步武圣级别的强者,也不至于落到下风。

    而当他若是能获得魂决,灵魂之力得到完美控制,就算是武圣,也会如杀鸡杀狗!

    毕竟,苏寒的灵魂之海磅礴浩瀚,就算是仙人级别的强者,也不一定能比得上。

    庞大的灵魂之力驱动拘魂索,场上陡然掀起一阵黑色的旋风,两条颇具灵性的拘魂索,如同两条发怒的黑龙,卷向曾家兄弟二人。

    此时的苏寒,已然是动了真怒!

    这两人,该死!

    噗!

    在这般凌厉的攻势下,两人根本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脑袋像是两颗西瓜般陡然炸裂,红的白的洒了一地。

    做完这些,苏寒冷冷看了一眼,脸上没有半点波动。

    该杀杀,该救救,心之所至,力之所至,这向来是苏寒为人做事的准则。

    正如他之前毫不犹豫的选择救二人,只是因为他们两个也都是出自地球,但现在苏寒毫不犹豫的杀他们两个,只是因为……他们该死!

    “哈哈哈哈哈……”

    见到曾家兄弟二人身死当场,屠刚猛地站起身来,哈哈大笑。

    这也是他的目的。

    他心中自然是很清楚,这两个废物,绝对不是苏寒的对手,冒然上去,只是死路一条。

    但他之所以逼迫两人,要的便是这个后果。

    “天外邪魔,天外邪魔,哈哈,这算是杀人灭口吗?”

    屠刚大笑说道,声音中更是蕴含着无比的冷厉。

    到这个时候,媚娘也是恍然大悟。

    之前她根本想不明白,苏寒为何会对这两人挺身相救,但曾诚说出真相后,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这时,不知为何,媚娘心底竟是悄然泛起一丝悲哀。

    救人一命,却被背叛,这样的感觉,他心里想必是不怎么舒服的吧?

    尤其是当看到苏寒那坚毅的眼神,冷峻的脸庞,不知为何,她心中莫名的一动,竟是止不住的涟漪。

    “天外邪魔?”

    “哪里有天外邪魔?”

    而就在这时,天外楼的墙壁被撞出一个巨大的人型缺口,一个铁塔般的汉子,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姿态,狠狠撞了进来。

    媚娘面色一变,失声惊呼,“金刚!”

    闯进来的这个铁塔大汉,?汉,身高至少两米,肌肉结实,体型硕大,站在那里真如同一座小山。

    而他的身份,便是岐黄卫的统领,统帅一万三千人,城主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甚至,已经有人传言,金刚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于半步武圣强者,甚至比城主还要强大。

    要知道,天外楼的这建筑,可是能人巧匠,花费了无数心血建造而成,且不说浑然一体的阵法防御,就算是这墙壁本身的材质,也是足够坚韧,堪比一般的灵器。

    这个金刚一撞之下,便如同一张纸般脆弱,可见他修为之强悍。

    “金刚大哥,你总算是来了!”

    见到这人,屠刚眼中现出无尽喜色,飞快说道。

    金刚的实力毋庸置疑,有他在这里,屠刚再无半点担心。

    “屠少,就是这不眨眼的小子惹了你?”

    金刚环顾场内,很快明白了此时的情况,看到横死在地上的几人,他眉毛一扬,死死盯着苏寒,眼中流露出极其好战的神采。

    就像是一个嗜吃的老饕,见到了无比美味的食物一般。

    金刚好战,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在这岐黄城中,但凡是有点修为的修士,基本上都和他打过。

    这人是个浑人,为人做出全凭自己喜好,根本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

    就算是碰上修为比自己低的,也照切磋不误,甚至会自我封印修为,以示公平。

    “杀了两名岐黄卫,我饶不了你!”

    此时的金刚,全身战意已然是沸腾到极致,两束凌厉的目光,如同两把锋锐的尖刀,直视苏寒。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来,死的这几个人,都是死在灵魂攻击之下。

    拼**和修为,金刚自信自己天赋异禀,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管是和什么人打,他赢起来简直不费半点力气。

    但金刚最郁闷的,却是很少有和灵魂强者交手的机会。

    原因很简单,一般的灵魂强者,都是身份地位及其尊贵的炼药师,就算他是岐黄卫总统领,也不得不以大局为重。

    每一个能觉醒灵魂之力的炼药师,都是稀罕到极致的宝贝,哪里肯和他这大老粗练手。

    胜之不武,万一输了,那以后可就颜面扫地了。

    所以这个时候,金刚见到苏寒,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打一场了,还是和一个修炼灵魂的强者。

    据说这小子的灵魂修为,比扶苏公子都要强。

    脑海中念头飞速转动,金刚已然是扬着一双硕大的拳头,朝着苏寒冲了上去。

    他是个浑人,却不是笨人。

    和擅长灵魂攻击的强者战斗,最合理的方式,自然就是扬长避短,采取近身战。

    “来的好!”

    苏寒大吼一声,便是以一种毫不畏惧的姿态,狠狠迎了上去!

    轰!

    四只拳头,如同火星撞地球一般,狠狠撞击在一起,产生极其强烈的冲击波。

    苏寒一动不动,而金刚身躯微微晃动一下,也是一步未退。

    这会儿,金刚心中便是有些微微的惊骇了。

    这一拳,可以说是他的巅峰一拳,金刚打架从来都是一副动若疯癫的模样,从来不讲什么战术之类的虚话,就是一双铁拳,用尽全力的一拳接着一拳,直到把对手打死为止。

    迄今为止,苏寒是唯一一个能接住他一拳,还不后退半步的人。

    “好大的力气,再来!”

    金刚不但不觉得丢人,反而是大觉爽快,大吼一声,便是再次挥拳。

    苏寒同样不畏惧,几乎比对方小着一半的拳头,狠狠和他撞击在一起,依旧是平分秋色。

    硬拼身体,苏寒全然不惧。

    要知道,苏寒的身体可是从刀山之上闯过来的,其坚韧程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在那刀山之上,全身遍体鳞伤,无数次的受伤,愈合,让苏寒拥有了妖孽般的体质,全身筋骨更是取得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苏寒也想好好检验一番自己这幅身体的情况。

    第三拳,苏寒主动迎了上去,收敛灵力,只靠着身体本身的力量,像是一只不知死活的飞蛾,撞击着金刚。

    苏寒不住咧嘴。

    这一拳又一拳,简直像是打在了一座大山上,根本无法伤害到他半点,反而是自己被反震的手心发麻。

    当然,苏寒的招式之精妙,是金刚根本比不上的,就算是让他一只手,也比不上。

    仙界和血月大陆,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来说,仙界已然是文明繁衍到一个极致的繁华城市,而血月大陆,还是一片尚未开化的蛮夷之地。

    战局渐渐陷入了胶着。

    苏寒倒是也不担心,悠悠打拳,完全把金刚当成了一个人肉沙包。

    纵然他大吼,愤怒,挣扎,却是根本无法逃脱苏寒的控制。

    苏寒的手上,像是有着某种极为神奇的吸引之力,虽然是轻柔,却极尽凝实,堪称无懈可击。

    一时间,金刚已然完全成为一个玩物。

    见到这一幕,屠刚脸色倒是没有半点变化,嘴角依旧噙着一丝莫名的冷笑。

    就连媚娘看到这丝冷笑,都是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而早早就站在一旁的老金,更是连看都不敢看。

    场上两人还在战斗,没过多长时间,哗啦啦的声音便是络绎不绝的响起,一个个岐黄卫,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极为亢奋的到来。

    而见到场上的一幕,他们每个人都是目瞪口呆,几乎连呼吸都紊乱了。

    很难想象,向来被誉为无敌战神的统领,竟然如此狼狈。

    这已经不是虐待了,这是**裸的蹂躏。

    双方的实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当即就有人想要上前救援,总不能看着老大被打成这幅惨状吧,只是,刚迈出两步,还没加入战团,便是听得到金刚的怒吼声。

    “都他娘的给老子滚远点,谁敢跟我抢肉,老子弄死他!”

    听到这话,不少岐黄卫都是嘴角抽搐,眼中现出无奈。

    还抢肉……

    你已经成了别人案板上的肉了。

    不过,心中虽是这么想,所有人的脚步却是都停住了。

    都看的出来,金刚虽然狼狈,却是没有生命危险,以他那副好战狂的性子,谁要真是上去插手,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人群越来越多,苏寒和金刚打斗也是越来越剧烈,两人都是拼出了真火气。

    每一拳每一脚,都是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力量,肉与肉的搏杀,如打鼓般的闷响声,看的人心潮澎湃。

    这才是男人之间的战斗。

    岐黄卫中有不少好战分子,此时都是有些摩拳擦掌。

    碰上这样的对手,当真是一件幸事。

    “妈的,老子跟你拼了!”

    被苏寒狠狠一拳打在脸上,金刚鼻子都显得有点歪了,他暴怒的大吼一声,整个人像是一头发怒的人熊,全身皮膜高高鼓起,如同一个从神话传说中走出的远古战神。

    “小的们都他娘的让开,霸战八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