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人心险恶

    随着屠刚捏碎手中的玉佩,刹那间便是光芒大作,一道极其耀眼的光芒,呈现出浩瀚磅礴的气势,狂风卷起,伴随有尖啸之音。

    “岐黄令!”

    一个极其惊慌的声音陡然响起,是媚娘。

    岐黄令是岐黄城中最为珍贵的令牌,如城主亲临,一般来说,只有发生了类似于妖兽攻城之类的紧急事情,才会出动岐黄令。

    万万想不到,屠刚竟然疯狂到这个地步,竟然会捏碎岐黄令。

    不过,想想也是。

    两个岐黄卫被杀,这已经是**裸的挑战城主府的威严了,也不算是小题大做,就算是真把所有岐黄卫召集过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岐黄令被捏碎后,几乎是同时,城中便是爆发出几声极其威严的吼声,散落在城池各处的岐黄卫,便是朝着天外楼聚集。

    饶是媚娘见过不少大场面,此时也是不由心神摇曳,几乎有些惊慌失措了。

    天外楼实力虽大,但却只是商会而已,仅有的武力,仅能用于自保,要想在这岐黄卫的浪chao下存活下来,绝无可能。

    看来,这次屠刚是动了真怒。

    这个疯子,平ri里只有他欺负旁人的份,从来没有人敢对他有半点不敬,就算是如四大公子扶苏之流,见到他也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避之如疯狗。

    而现在,这头疯狗彻底发狂了。

    媚娘下意识就看向苏寒。

    平心而论,之前的一番相处,她对苏寒的印象也好不到哪去,但总归要比屠刚好很多,而且,据说苏寒手上可是有着一枚完美魂骨。

    这种逆天级别的宝物,若是能搜集起来,交到总部,那自己的地位想必能提升一大截。

    但,现在……

    媚娘忽然有些头疼了。

    而她看到,苏寒的脸上却是一片淡然,没有半点感情波动,更没有半点畏惧惊慌的神se,就像是一个冷漠到极致看客。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来自哪里,在这儿,我说了算!”

    “不识好歹的东西!”

    屠刚怒骂了两声,转头看向媚娘,依旧是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去给少爷我倒壶茶,再给我过来捏捏肩。”

    他觊觎媚娘也有好久了,不过一直都找不到比较合适的机会,一来是忌惮天外楼的实力,二来也是这个女人太狡猾了。

    但现在,他完全豁出去了。

    捏碎岐黄令,召集全部岐黄卫,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狠狠打压一下媚娘的神气,不就是一个臭娘们吗,天生给人骑的,有什么了不起?

    媚娘脸se刹那间变的煞白。

    屠刚打的什么主意,她自然是一清二楚。

    一个女人来当管事,本身有其天生的优势,可以很好的协调,但也有一个劣势,女人毕竟不是男人。

    真要碰上这种事情,心里难免还是会有惊慌的。

    只是,媚娘毕竟久经战阵,咬咬嘴唇,很快便是回过神来,娇笑一声,便是一步三摇的朝着屠刚走去,“屠公子,消消气,气大伤身,来,奴家给你捏肩,放松,放松。”

    说话间,媚娘两只芊芊素手,已然是搭上他的肩头,不轻不重的捏着。

    屠刚哈哈大笑。

    追求了许久,这娘们没有半点反应,软硬不吃,还是得来硬的,现在终于屈服了。

    媚娘给他捏这肩,手心指缝间悄然现出一抹亮se,眉头却是紧紧蹙着。

    现在这个样子,要是突下杀手,绝对可以把屠刚控制住,但这样一来,可就彻底和城主府撕破脸皮了。

    风险太大。

    默默思虑片刻,媚娘长叹口气,指尖锋芒消失不见。

    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只能……

    就当是被猪拱了一次吧。

    屠刚还不知道自己刚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这会儿享受着美人的伺候,饶有趣味的盯着苏寒,眼神中流露出揶揄戏弄的光芒。

    就像是一只经验丰富的老猫,抓到了耗子,却不着急弄死。

    他已然召唤了岐黄卫,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到来,等天罗地网布下,这小子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别想逃脱。

    苏寒依旧是静静站着,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你,过来!”

    屠刚招招手,忽然朝着苏寒身边的曾洪说道。

    曾洪打了个哆嗦,全身肥肉哆嗦,像是水波一般潋滟,这个屠刚公子的背景和势力他自然是知道,城主最宠爱的亲戚,几乎上算是城主之子。

    这要是放在地球上,那就是妥妥的二代,还是二代中最上层的那一撮。

    到现在,他心中也是不由有些腹诽了。

    腹诽的对象是苏寒。

    完全想不到,苏寒在一个照面之间,便能秒杀两个实力不弱的岐黄卫,这样的实力虽然是彪悍,但却是惹了大祸,将自己兄弟俩彻底推到了悬崖边上。

    曾洪脸上已然是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正是因为有着强烈的求生yu念,才会选择委身成奴,甚至以修士之尊,去当一个大厨,若不是今ri小六碰上生死存亡的危机,他甚至可以当一辈子厨师。

    转过头去,和小六对视一眼,两人眼神交汇,很快便是明白各自心中的想法。

    他二人师兄弟多年,称得上是心有灵犀,这一个眼神,便决定了。

    活下去。

    “屠公子,你……你叫我……”

    打定主意,曾洪颤颤巍巍说道。

    “废话,不是叫你,还能是叫狗不成?”

    曾洪勉强挤出个尴尬的笑容,“不知屠公子有何吩咐?”

    “你想活命吗?”屠刚开口问道,满脸的yin沉。

    曾洪拼命点头。

    屠刚指向苏寒,开口笑道,“杀了他,我让你俩活,给你们ziyou身。”

    说着,他转头看向媚娘,伸出一根带血的手指挑起媚娘的下巴,在那白皙的脸蛋上留下两条红痕,“媚娘,可否?”

    媚娘愣了一下,咬着嘴唇,低眉顺眼道,“但凭公子吩咐。”

    屠刚就笑了,笑得很开心。

    他现在恨不得剥苏寒的皮,碎苏寒的骨,要让苏寒在临死之前感觉到最大的痛苦,这样的痛苦,莫过于被自己救了的人背叛。

    啊?

    听到这话,曾洪又是剧烈哆嗦,呆呆看着屠刚,再看看苏寒,眼神中流露出无比的挣扎,膝盖都是发软,简直想要跪下。

    他哪敢?

    而且他也心知自己根本不是苏寒的对手。

    但……

    “杀不杀?你放心,你尽管杀他,他敢反抗,交给老子。”屠刚又是轻飘飘的说道。

    曾洪抬头看向苏寒。

    苏寒依旧是那一副淡定的模样,抿着嘴唇,沉默不语,只是,眼神中悄然现出一丝莫名的神采。

    屠刚见到苏寒这幅模样,心头就是一阵无名之火,这种淡定的神采,是他最讨厌的。

    “我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

    “三!”

    “二!”

    “一!”

    这个“一”字刚念了一般,曾洪便是彻底崩溃了,脑门上的汗珠像是雨水般落下,他狠狠抹了一把,声嘶力竭的喊道。

    “我……我杀!我杀!我听屠公子的!”

    屠刚这才哈哈大笑,“这才对嘛,可以行动了。”

    曾洪下意识远离了苏寒两步,体内的灵力在缓慢运转。

    苏寒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这就是人心啊。

    人心难测。

    人心凶险。

    人心隔肚皮。

    自己好意救他二人,却是被如此对待。

    苏寒嘴角便是噙上了一丝冷笑,心中虽是略显气闷,却也并未有多意外,这样的感觉,自己不止尝试过一次了。

    “你要杀我?”苏寒直视曾洪,眼神依旧平静,没有气愤,没有怒火,只是一丝沉静的悲哀。

    曾洪下意识摇头,看了屠刚一眼,再看苏寒,眼神中便是流露出一丝哀求。

    “呵。”苏寒轻笑一声。

    这哀求的眼神,苏寒自然是看的清楚,他想让自己死,他哀求自己死,以换来他兄弟二人的活。

    “快点动手!”

    “再不动手,我先杀了你!”

    屠刚又是大声催促道,眼神中流露出狂热的光芒,像是一个xing情暴戾的屠夫,即将嗜血。

    “我!”

    “小六,上!”

    “拼了!”

    曾洪一声大喊,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朝着苏寒冲去,全身灵力陡然爆发,如同一个巨大的肉球,又如一方失控的石碾。

    这一招名为滚石拳,正是他沉浸已久的武学,还是其中最为凌厉的一招,曾洪心知苏寒修为jing深,不出压箱底的绝技,根本不是对手。

    而在曾洪出手之时,曾诚则是一声大吼,“屠公子,我要举报,他也是天外邪魔,我认识他!”

    曾诚这一声,喊的可以说是恰到好处,正好在师哥的拳势刚成,而苏寒还来不及反应之时。

    他这么喊的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扰乱苏寒的心神。

    果然,在听到曾诚的话,苏寒身躯一颤,脸上现出一丝奇怪的神se,眸中也现出彻骨的冰寒。

    苏寒之前还对他两人抱着一丝希望,毕竟同是地球来客,贪生怕死是每个人的本xing,但凡他们能有一点良善之处,苏寒还觉得他们罪不至死。

    但,现在……苏寒彻底失望了。

    这两人,必死!

    二话不说,苏寒全身灵力澎湃,手中的拘魂索像是一条乌龙被狠狠甩了出去,刹那间便是到了两人眼前。

    “灵神期!”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灵神期!”

    曾洪面se大变。

    他虽然感觉到了苏寒修为不弱,但打死也想不到,以苏寒的年纪,竟然能具备如此修为,这一招威猛无双,显然已经是灵神期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