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他乡遇故知

    见到曾洪这幅模样,媚娘的眉头便是微微皱了起来。

    曾洪,曾诚这两人,都是被天外楼买来的奴隶,而起是奴隶中地位最地下的那种,需要严密防备。

    因为,他们都是天外邪魔。

    平心而论,若是屠刚在密室中就把曾诚扒皮,媚娘什么都不会说,奴隶么,本来就是猪狗不如的存在,而屠刚作为天外楼相当尊贵的客人,还是有这点权利的。

    但,此时这个情况,着实是有些太惨了,媚娘毕竟是个女人,大厅中浓烈的血腥气,此时的她都是有些难以忍受。

    “把他给我拖下去!”

    “屠公子……”

    就在媚娘刚开口的时候,苏寒也是从雅阁中走了出来,而见到大厅中的一幕,苏寒眼睛一咪,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拳头悄然攥起,沉默片刻,苏寒便是如一阵清风般朝着两人奔去。

    苏寒认识这两人,尤其是那个胖子,和当时的涂豪有的一拼。

    在云家举办的拍卖会上,苏寒就见过这胖子,当时还和涂豪开玩笑说两人站在一起就是京城的哼哈二将。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会沦落到这般田地,但这里见到他们,苏寒还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别动他。”

    二话不说,苏寒便是走到他面前,从怀中取出几枚生肌活血的丹药,塞进曾诚口中,与此同时,指尖灵力一闪,便是进入曾诚体内。

    苏寒看得出来,这两人被天外楼收归为奴,体内都是被下了禁制,这一下,便是将两人身上的禁制尽数解开。

    而见到苏寒,曾诚也是呆住了。

    身躯急促颤抖几下,眼眶隐隐通红,却是死死咬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人沦落到这步田地,他实在是吃了太多的苦头,怪就怪这次血se试炼的奖励,实在是太诱人了,就算是曾家这种小家族,也是铤而走险,派出两个人。

    曾洪根本想不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苏寒。

    他心思虽然憨厚,却也不是傻子,没弄不清情况之前,也不敢冒出叫破苏寒的身份,只是深深朝着苏寒鞠躬,满脸感激,“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苏寒摆摆手。

    两人修为逐渐恢复,再加上苏寒的丹药,灵力流转,药力散发,曾诚身上的鲜血渐渐干涸,没过多长时间,便是生长出新鲜的血肉。

    他之前只是因为修为被封印,才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而现在,这点伤势对于修士来说,并非什么难事。

    “苏公子,你……”

    媚娘跨出一步,开口说道,眼神却是看向屠刚,心中思绪飞转。

    这两人的死活,她根本不在意,只是,此时场上的局势,却是有些微妙。

    此时的屠刚,见自己的猎物被苏寒救下,倒是也不生气,站在那里抱着胳膊,嘴角噙着一丝yin冷笑容静静看着,也不知心里想写什么。

    这两人若是闹起来……

    媚娘心思一转,便是轻笑一声,开口问道,“苏公子,可是认识这两人?”

    苏寒摆摆手,“不认识。但,人非猪狗,扒皮抽筋这种事,只有畜生才做的出来。”

    苏寒冷冷盯着屠刚。

    苏寒并非那头脑发热的毛头小子,非要救人,之所以这么做,是有着自己考虑的。

    自己要想尽快收集更多的魂骨,光靠自己一个人来做,不仅耗费太大的人力物力,最主要的是浪费时间。

    时间是目前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而要想节省时间,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打开知名度,先在这岐黄城中闯出一点名头。

    有了名声,以后办起事来也方便许多。

    至于树大招风,苏寒从没想过,有雷霆破元箭在手,苏寒根本不惧,为了尽快凑齐一套魂决,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你骂我畜生?”听到苏寒的话,屠刚脸上冷笑更浓,朝前跨出两步,在地上留下几个血脚印。

    “我没骂你畜生啊。”苏寒淡淡说道,顿了顿,又是开口补充道,“我只是说你畜生都不如。”

    媚娘瞳孔陡然一缩。

    听苏寒前半句,她还以为苏寒要服软了,没想到,还有后半句。

    这嘴巴,也未免有点太毒辣了。

    “畜生都不如?哈哈,骂得好,我喜欢。”

    屠刚大笑,拍拍手掌,血se长袍无风自动,显然心中的感受并非表面这般,而随着他的掌声,片刻后,从门外便是有两人急匆匆走了上来。

    两个中年修士,看起来都颇为jing装,面目坚毅,穿着制式服装。

    苏寒看了一眼,顿时明白,这是岐黄卫。

    整个长生天最强大的守卫力量,自然就是长生卫,而长生卫的选拔,自然要从下面各大城池守军的jing锐中进行。

    岐黄卫便是岐黄城的守军。

    这个人,看来有点能量。

    苏寒心中默默想到,倒是也没多在意,岐黄城,充其量也就是长生天一个下属城池而已,就算是城主,撑死也是灵神期强者,以自己目前的修为,还不用太放在眼里。

    “岐黄卫办事!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刚进门,这两人便是看向苏寒,脸se颇为威严。

    屠刚地位尊贵,他二人身为岐黄卫中的jing锐力量,实力超群,负责保护屠刚,基本上从来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极其威风。

    见到这一幕,媚娘就赶紧站了出来。

    毕竟苏寒是天外楼的客人,而且实力也不是等闲,若是两方真闹到不可开交,对于天外楼来说,并非一件好事。

    “两位大哥,这是我天外楼的客人,和屠公子之间发生了一点小误会。”

    说完,她便是看向屠刚,神se中若带三分哀求,这哀求自然不可能是真的哀求,只是一个弱女子的姿态而已。

    “屠公子,这件事……”

    屠刚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轻描淡写道,“等下再跟你算账。”

    挥挥手,他便是指向苏寒,冷冷道,“先把这人双手双脚废了,既然是禽兽不如,就要做出点禽兽不如的事。”

    屠刚的声音没有半点波动,只有无尽的冷意。

    对于他来说,这种事已然是轻车熟路了。

    欺负一个奴隶有什么意思,欺负这种硬骨头的修士才够味。

    听到屠刚的话,两个岐黄卫毫不犹豫跨出一步,齐齐出手,手中两道黄se光芒闪烁,现出两道绳索。

    黝黑的绳索,像是两条乌龙,呼啸着朝苏寒奔袭而来,刺耳的呜呜声,其中似乎蕴含着某种殊为不弱的力量,甚至可以影响灵魂。

    听到这声音,曾洪曾诚两兄弟脸上都是现出痛苦之se,不由自主捂住耳朵。

    这绳索,名为拘魂索。

    岐黄城毗邻迷雾山脉,魂骨资源丰富,靠山吃山,在铸造武器时,也会以魂骨作为辅料,打造出某种具有特殊功效的武器。

    拘魂索便是其中一种。

    这种武器极为珍贵,若是没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无法拥有,当然其威力也是极其强悍,能够对灵魂产生一定的影响,一般的修士,根本无法阻挡。

    拘魂索抓的便是灵魂力量强大的修士,可谓是天然的克星。

    苏寒脚下微微后退一步,目光如电,捕捉到这两道乌龙的运行轨迹。

    拘魂索虽具备灵魂攻击的能量,但对于苏寒来说,只是毛毛雨罢了,根本受不到半点影响,造化塔金光一闪,灵魂之海便是波澜不惊。

    “雕虫小技。”冷哼一声,苏寒脚下一绕,便是顺势抓住这两条绳索,用力一拽,便是抢夺过来,强大的灵魂力量如狂风暴雨般席卷,顿时就将两人的灵魂之力驱散的一干二净。

    场上仿若刮起了一场旋风,所有人都是感觉脑海晕眩,还有着极为强烈的刺痛感,仿佛有人拿钢针扎。

    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这两个岐黄卫已然是七窍流血,眼神中再无半点神光,如木头桩子般呆呆站在原地,成了两具毫无半点生命气息的尸体。

    苏寒微微舒了口气。

    这一下,对于苏寒的损耗也是不弱,几乎是以雷霆万钧的势头,顷刻间将两人灭杀,是典型的蛮干。

    若是有着魂决,利用魂决中控制灵魂之力的法门,用十分之一的灵魂力量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苏公子?”

    “死了?”

    见到两人一动不动,生命气息完全消失,媚娘难以置信的惊呼,身躯簌簌发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可是岐黄卫!

    是,岐黄卫本身的实力虽然差强人意,但岐黄卫代表的可是城主府至高无上的尊严,而现在,瞬息之间便是成了两具尸体。

    这苏寒,出手未免有些太狠辣了吧。

    他到底是什么人?

    而见到两个岐黄卫身死,曾洪和曾诚也是齐齐打了个哆嗦,他们在这城中生活有段时间了,身上的棱角,基本上被磨的差不多了。

    虽然想不明白苏寒为何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但见到苏寒如此冲动莽撞,还是下意识退了两步,拉开一点距离。

    苏寒看了两人一眼,默不作声。

    两人就有些惭愧。

    好歹是苏寒为了救自己才出手的,而现在自己二人却是当了缩头乌龟,只是,之前的这段为奴经历,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刻骨铭心,两人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好!”

    “好!”

    “好!”

    “杀了我两个岐黄卫,这一次,我看谁能救你!”

    见到自己的两个护卫,一招便是死在苏寒手下,屠刚眼中现出一丝畏惧,神se却是更加疯狂,毫不犹豫的取出一块玉石,闪电般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