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意外变故

    苏寒说的这话,实在是胆大到极致,明目张胆的挑衅和侮辱,着实把老金吓了个不轻。

    心中像是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生怕门外忽然有天外居的高手守卫冲进来,把两人剁成肉泥。

    在人家的地盘上,竟然还这么张狂,这苏寒,实在……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而媚娘脸上,也是多出一丝阴沉。

    她之前之所以百般配合,与苏寒虚与委蛇,目的便是套出的底细。

    毕竟,在那赌骨大厅之中发生的事情,但凡是个差不多点的家族势力,这会儿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苏寒的名字。

    完美魂骨,力挫扶苏,这两件事,已然足以让苏寒扬名立万,在这岐黄城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哈哈哈哈……”

    “媚娘,我逗你了,瞧瞧你这小脸发白的样子,哈哈,太可爱,太惹人怜爱。”

    而就在这时,苏寒也是大笑说道。

    媚娘在试探他,苏寒同样也在试探,试探这个女人的底线在哪里。

    很显然,她很骄傲,这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天外楼的实力。

    有资本,才骄傲的起来。

    苏寒这么一说,场上气氛顿时缓和了一些,媚娘也是个暖场的高手,娇嗔道,“苏公子你欺负奴家,奴家不依啦……”

    尾音拖的很长,袅袅不绝,如那蚀魂销骨的魔音,让老金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眼前出现诸般幻象。

    此时此刻,媚娘把自己的魔音催发到极致。

    这门百媚魔音,乃是每个天外居负责人必修的功法,无论男女,其修炼条件,也是严苛到极致,从小以诸多名贵药材保养嗓子,然后练习发声,直至灵魂共振。

    媚娘在这岐黄城的天外楼也算是呆了有几年,靠着这一手混的风生水起,百试不爽。

    往往好多男人,只要一听这声音,就会丑态百出。

    但,此时此刻,苏寒眼神中却是没有半点波澜,依旧平静的盯着她,笑道,“媚娘声音真好听,若是……哈哈……,人生一大乐事啊。”

    媚娘眼神就一滞。

    她本想是诱惑一下苏寒,找回这个场子,但没想到,苏寒却半点不为所动,还说出暗示意味更加强烈的这话。

    一时间,她竟然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屡试不爽的百媚魔音,在他身上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这个结果,媚娘根本无法接受。

    虽然在之前她也得到消息,苏寒在赌骨大厅中和扶苏公子比拼一番灵魂力量,苏寒完胜,但灵魂力量强,并不代表着可以抵御百媚魔音。

    百媚魔音这门神奇的功法,从本质上来说,并非是灵魂攻击的法门,而是一种极为特殊的辅助手段。

    它有着一种奇特的功效,可以不知不觉中影响人的心神,润物无声,灵魂力量越是强大,受到的影响就越大。

    而苏寒……

    为何不受影响?

    媚娘根本想不通。

    苏寒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也是泛起微微的波澜。

    平心而论,刚才这一下,自己当真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灵魂之海中,生出一丝起伏和波澜。

    但,自己的灵魂之力不仅浩瀚,而且精纯,在度过生死劫后,甚至已然凝结成为实质性的塔状,正因为这样,才能不受半点影响。

    “好了,我不欺负你了。”

    “其实把你叫过来,是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我本是好吃之人,走到哪吃到哪,不折不扣的老饕,这菜肴做的很合我胃口,把那厨师叫出来给我看看。”

    苏寒开口说道。

    苏寒百分百确定,能做出这饭菜的厨师,绝对是来自地球,心中不由泛起一丝好奇。

    到底是什么人?

    能走出地球,来到这血月大陆参加血色试炼,想来也是雄霸一方的强者,再不济也是个修真家族的英才,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听苏寒又提到这茬,媚娘咬着嘴唇,“公子吃了个鸡蛋,觉得鸡蛋好吃,又何必非要认识那下蛋的母鸡?”

    苏寒嘴角抽搐两下,这女人,口才实在了得。

    “救命啊!”

    “杀人啦!”

    “我受不了了!你们一群恶魔,变态!”

    就在这时,门外却是陡然响起一阵极为惨厉的叫声,伴随着这叫声,似乎是有一阵骚乱。

    媚娘脸色陡然变了一下,站起身来,朝苏寒告罪,“抱歉,外面发生了一点小事,我出去处理一下,两位慢用。”

    到这时,老金才回过神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媚娘,满脑门子都是冷汗。

    说完这话,媚娘就快步朝门外走去,脚步匆匆,显得很是焦急。

    苏寒顺势站起身来,也是虽她朝门外走去。

    ……

    金碧辉煌的大厅之中,此时正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像是一只被剥了皮的兔子,全身鲜血淋漓,半张人皮都被揪了下来。

    而他身上,一半是血肉模糊,另一半却是完好无损,看起来令人作呕。

    浓重的血腥气,让人作呕。

    此时的大厅之中空荡荡,场面也早已被控制住,两个身高马大的大汉,拿着绳子将这人死死绑着,想要拉回去。

    血肉模糊的他拼了老命,身受如此重伤,却还在拼命挣扎着。

    因为,此时挣扎惊动更多的人,把事情闹大,还有活下去或者死去的希望,而若是不拼,连死都会成为一种奢望。

    “妈的,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让这头猪猡跑了出来!”

    “给我把他抓回去,老子的扒皮刚玩到一半!”

    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不知从哪里钻出来,阴测测的大声吼道。

    他穿着一身血红色的长袍,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脸上却是白的吓人,像是刚从坟墓中爬出来一般,手上沾满鲜血,异常恐怖。

    他刚出现,整个大厅中的温度都是陡然下降。

    “屠少爷,屠少不要着急,小的马上就把他抓回去。”两个大汉暗暗哆嗦,手上加了几分力气,用力抓着那血肉模糊的人影,朝着一道暗门中拉。

    “救命!”

    “救命啊!”

    “我不想死!”

    “我真的不想死啊!”

    这人声嘶力竭的哀嚎道,声音极为刺耳,像是被送往屠宰场的肥猪。

    “小六!”

    就在这时,一个体重至少三百斤的大胖子,穿着一身白衣,不知从哪里跑出来,见到场上这惨绝人寰的一幕,顿时红着眼睛喊道。

    他手中还拿着一把厨房的铲子,用力挥舞着,朝着两个大汉冲来,速度极快。

    咚咚两下,两个大汉还来不及反应,便是被敲晕,昏昏倒地。

    胖子小心翼翼的扶起被剥了半边皮的这人,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小六,小六你不能死啊……”

    “小六,撑住,三哥马上带你离开这里。”

    “小六!”

    豆大的泪珠,从他眼眶中止不住的冒出,像是断了线的珍珠。

    这两人,胖子名曾洪,被扒了皮这人名曾诚,乃是地球上一修真世家之人。

    两人同样是来参加血色试炼,但刚到这血月大陆,便是被认了出来。

    天外邪魔,人人得而诛之,被抓起来,封了修为。

    侥幸没死,却是被当成奴隶卖来卖去,最后卖到天外楼。

    还好,曾洪有着一手好厨艺,修为虽然被封,还能自食其力,在这天外楼中谋得一份差事,而曾诚,就只能从事最卑贱的杂役。

    天外楼为权贵之人服务,极其周到。

    有些心理变态之人喜欢虐杀,扒皮抽筋,百般酷刑,把人当牲口折磨,甚至连牲口都不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屠少爷便是其中一个,最喜活剥人皮,异常血腥而残暴,只不过今日这“猪猡”反抗的有点猛,把铁链都挣碎,跑了出来。

    不过,他倒是没有半点担心。

    在这天外楼中,消费固然昂贵无比,寻常人家这辈子也别想进来一次,但能享受到的,却是绝对尊贵的服务。

    顾客就是上帝。

    就在这时,媚娘急急赶过来。

    看了一眼,她便是明白此时场上的局势,眉头微微皱起。

    这变态的屠少爷,她本身也不怎么喜欢,但无奈人家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每年又大把大把银子砸下来,不得不捏起鼻子伺候。

    屠少爷名为屠刚,本身修为倒也一般,但却是有了好姑妈。

    他的姑妈,乃是城主最为宠爱的夫人,城主本身无男丁,仅有一个女儿,对这屠刚几乎是视同己出,宠爱的不得了。

    在这岐黄城中,扶苏他们是四大公子,若是有四大恶霸排名的话,这屠刚绝对高居榜首,谁也没他坏。

    这人简直是头顶生疮,脚下流脓,坏透了。

    “吆,媚娘妹妹,可算是把你盼出来了。”

    见到媚娘,屠刚眼睛一亮,便是朝媚娘走来,一双染满鲜血的大手,下意识就朝着媚娘脸上摸去。

    屠公子从来没有任何风度,最喜欢做的事,第一是活剥人皮,第二就是霸王硬上弓。

    见他如此动作,媚娘脚下微微退了一步,脸上却是陪着笑容,“屠少爷,这事,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

    屠刚笑笑,不置可否。

    “曾洪!你在干什么?”

    “你们两个,身为天外邪魔,本身就是该死之人!”

    “我天外楼好心收留,还容你在这里工作,你不要不识好歹!”

    “当初,你们可是签了生死契的!放下他,你回去工作!”

    媚娘声音陡然严厉,再无半点柔软。

    咚!

    曾洪那三百多斤的肥硕身体,顿时如推金山倒玉柱般跪了下去,“管事,我求求您,求求您放过小六吧,我们虽是外来人,但也是人啊。”

    “小六……小六……他被剥成了这样……”

    “禽兽不如,禽兽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