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求败

    扶苏公子被气到这幅模样,大厅中所有人,眼中都是现出无与伦比的惊骇。

    扶苏公子何等身份,何等修为,竟然会被一个无名小卒气成这幅模样,传出去着实要惊掉一地眼球。

    只是,事实摆在眼前,纵然谁也不想相信,却不得不接受。

    “公子!”

    见到扶苏吐血,他身后的两个家奴顿时着急,急急上前两步,小心翼翼扶住。

    “药……”扶苏公子极为虚弱的说道,又是哇的一声吐出血来,脸上灰暗到极致。

    两个家奴就赶紧在百宝囊中找药,翻了半天,总算是翻出一枚龙眼大小的红色丹药,塞进扶苏公子口中。

    这枚红色丹药刚出现,场上便是飘出一丝异象,五色丹纹闪烁,显得极为玄奥。

    而丹药入口,扶苏公子的脸上,便是也浮现出一丝血色,紧紧蹙着的眉头松缓了许多。

    “定魂丹!”

    有人惊呼出声。

    这种丹药,名为定魂丹,是长生天至高无上的圣药。

    定魂丹功效极其神奇,对于走火入魔有着极为神奇的功效,当然它的价值也是极其不菲,每一枚定魂丹出现,都要引发极其剧烈的争斗,甚至可以单独开办一场拍卖会了。

    当然,定魂丹的价值,自然是不能和完美魂骨比。

    也幸亏扶苏公子天资杰出,在家族中地位不低,又是岐黄城四大公子,身上这才能随时准备一枚定魂丹,别人想都别想。

    服用过定魂丹后,扶苏公子盘膝而坐,一道乳白色的气流从他口鼻之中喷出,没过多长时间,便是烟雾腾腾,如同妖孽出没的险地。

    而没过多长时间,所有的白雾,又是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被扶苏公子飞速吸回口鼻之中,如同风卷残云一般。

    他的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心跳和呼吸渐渐有力。

    将近一炷香的功夫,扶苏公子便是站起身来。

    这一次,他脸上再无半点倨傲,极为凝重的看向苏寒,犹豫片刻,便是弯腰,屈膝,一条腿跪在地上。

    单膝而跪!

    “苏寒,我扶苏,请战!”

    这话刚出口,再看到扶苏公子的动作,场上所有人便像是一道天雷当头劈下,嘴唇哆哆嗦嗦,脑海中一片空白。

    请战礼……

    谁也没想到,扶苏公子竟然能做出这么卑微的事情。

    所谓请战礼,是指低级别的修士,在面对高级别修士时用的礼节。

    男儿膝下有黄金,屈膝下跪,绝对是最隆重的理解,天地君亲师,都是值得双膝下跪,也是必须双膝下跪的。

    而这请战礼单?礼单膝下跪,先是示以绝对的恭敬,其次再请教,一来不会下死手,二来也是点到为止,示意切磋。

    一般来说,请战礼都是晚辈向长辈行使,长辈受了如此大礼,一般也不会敷衍,详细指点一番。

    谁能想到,扶苏公子被气出一口血后,竟然是能行此大礼,这般姿态,可以说是卑微到极致。

    而看到他的动作,苏寒下意识便是退了一步。

    一个大男人,单膝下跪跪在自己面前,这场面,实在是太……太难接受了。

    在地球上生活了不短的一段时间,苏寒心中自然是清清楚楚,在地球上,单膝下跪,可是求婚的理解。

    而现在……

    这……

    “有话好好说,你先起来。”撇撇嘴,苏寒无奈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人竟然已经屈服了,苏寒也不是那得理不饶人的人,态度自然是和善了几分。

    “不!”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我扶苏在岐黄城中二十二年,向来有盛名,今日一见你,却是才知道这天下还有无数比我更妖孽之人,我必须向你请教。”

    “这一战,我只求一败!”

    扶苏的话掷地有声,传入各位观众耳朵,一个个都是眼神疑惑。

    只求一败……

    这扶苏公子,莫非是被气糊涂了不成?

    已经被欺负成这个样子,还求败……那不颜面扫地,再也捡不起来了?

    而站在一旁的一位黑衣人守卫,却是暗暗点头。

    不愧是扶苏公子,这份心性,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对于像他这样主修灵魂力量的修士来说,心境的修为,甚至比**本身的修为还要重要。

    扶苏公子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顺风顺水,就像是在温室中长大的参天大树,虽然表面看起来无比强盛,但骨子里,却是经不得狂风暴雨。

    而现在,他已然在苏寒手下吃了一次亏,虽然是小亏,但也是屈辱。

    现在,扶苏公子之所以求败,便是想让这屈辱更加深刻。

    他是把苏寒当成了自己修行路上的磨刀石。

    时时谨记这世上天才无数,妖孽众多,不敢有半点大意。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他就不是天才了,而是完全成长起来的天才,从此以后,修为必将踏上一个穷精猛进的快车道。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乏天才,但天才要想真正成为大能,天赋不是最重要的,心性才是。

    面对这时的扶苏,苏寒心思一转,便是也很快猜出了他的真实意图。

    “这人……倒也不是花瓶,能够成为岐黄城四大公子之一,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苏寒心中摸摸想到,嘴角便是带上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想拿自己当磨刀石,哪是那么容易。

    朝前跨出一步,苏寒便是开口说道,“我打败你,有什么好处?”

    啊?

    听到这话,扶苏公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场上所有人,一个个也都是面色诡异。

    老金甩甩脑袋,微微拉了苏寒一把,想要提醒他。

    以扶苏公子在岐黄城年轻一辈中的地位,可以说是鹤立鸡群,别说是一些妄想一战成名的普通人,就算是其它三位公子,也无不想彻彻底底的打败他。

    那代表的不仅仅是实力,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而现在,扶苏公子已然这幅模样了,苏寒却是根本不为所动。

    “你想要什么好处?”扶苏公子脑袋低的更低,轻声问道。

    他感觉自己心中的屈辱越来越强烈,但他从心底深处反而是有着一丝喜意。

    这一次,本来就是求辱,最好是狠狠的侮辱自己,将自己心中所有的傲气和高贵击溃,半点不留。

    唯有放下一切,才能拥有一切。

    想通此节,扶苏公子脑海中不由冒出家传功法总纲中的一句话,“破而后立,天下无敌。”

    这八个字,以前他一直懵懵懂懂,隐隐约约能想明白一点,但若是细想,却有如同水中捞月,理解不透彻。

    而现在,扶苏公子感觉自己似乎距离这八个字的真意已然很近了。

    他眼中现出亮色。

    “呵。”

    “我不求名,也不求利。”

    “告辞。”

    而这时,苏寒却是抱一抱拳,拉起老金朝着门外走去。

    自己还要在这岐黄城呆不短的一段时间,现在就帮助了这扶苏公子,未免有些太便宜了他。

    而且,苏寒心中很清楚,自己若是真的把扶苏公子光明正大的打败了,从此以后绝对会站在风口浪尖上,再无宁日。

    想要低调的收集完一整套魂决,难度无疑会加大许多,也容易引发有心人的怀疑。

    自古以来,名之一字,从来都是修士抛头颅洒热血也要追求的。

    ……

    在人群还没回过神来之前,苏寒便是已经拉着老金出了大厅。

    看到那略显单薄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人群像是从时空禁止魔法解脱出来一般,齐齐打个哆嗦,眼神不一。

    羡慕,嫉妒,恨,敬佩……不一而足。

    平心而论,若是易地而处,谁也做不到苏寒做到的这般。

    这人……着实是有些太洒脱了。

    那可是岐黄城四大公子,代表着年轻一辈的最高荣耀,无数人就算是拼的头破血流,也想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而苏寒,却是根本不为所动。

    哗!

    扶苏公子陡然站起身来。

    胸膛不住起伏,眼睛通红,脸上同样是一片通红,再无半点之前的优雅,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

    怒气盈胸,仿佛下一秒,就会爆裂开来。

    这般怒火,一方面是苏寒的刺激,而另一方面,也是扶苏公子放任情绪泛滥的原因。

    “啊!”

    一声大吼,他狠狠一拳打在赌骨大厅坚硬的地板上,地板上顿时现出蛛网般的道道裂纹。

    赌骨大厅的地板无比坚硬,乃是用一种硬度堪比天外陨铁的云青石铺就而成,在他一拳下,却是被打成这幅模样,可见扶苏公子心中怒火之盛。

    “公子,公子息怒啊。”

    “公子,为了一个乡巴佬,这般动气,真不值得。”

    见到公子这般模样,几个家奴顿时都急了。

    刚才公子吐血的样子,他们可是都看见了,若是没有定魂丹,情况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呢。

    而现在,公子好不容易好过来,若是再被气的吐血,可没第二枚定魂丹了。

    毕竟,这玩意儿药效神奇,数量极其稀有,就算是扶苏公子,也就是只有一颗而已。

    “今日之仇,我必报!”

    “三年之内,我要走出岐黄城,问鼎长寿!”

    “苏寒,给我等着!”

    打完一拳后,扶苏公子眼中现出极为强烈的精光,仰头长啸,以一种近乎疯狂的姿态,咆哮着发出宏愿。

    虽然,他没有在苏寒这里得到足够的羞辱动力,但,喊出这么一句无比狂妄的话,也算是勉强够用了。

    吼完这话,扶苏公子便是急急离去。

    剩下满地的狼藉和议论纷纷的一群人。

    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精彩了,一波三折,精彩到让人目不暇接的地步,而现在陡然放松下来,不少人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刚才在旁观的时候,花费了不少心力,现在一下放松下来,气息都是有些紊乱。

    ……

    “去,派人去好好查那小子,给我查的清清楚楚!”

    “记住,一定要佩戴敛息珠,绝对不能让他发现!”

    “一旦发现,就地自裁,敢招供,诛三族!”

    等人群散的差不多了,一个黑衣人守卫大手一挥,声音凝重的下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