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气扶苏

    之前在城中打探消息的时候,苏寒隐隐听说过这四个字,岐黄城中有所谓的四大公子,都是名门之后,本身资质修为在同龄人群中又是鹤立鸡群,堪称人中俊杰。

    只不过,对于苏寒来说,所谓的公子,也不过如此。

    他在仙界的时候,见过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仙帝之子,大能传人,甚至是各种神体,无不是顶天立地的英才,至于岐黄城中的这些公子,在他看来,也就是极为普通的货色。

    当然,这扶苏公子……还是有那么几分突出的。

    长的太突出。

    就这姿色,稍加打扮,就算是放在仙界生意最火爆的风月场所,那也是绝对的头牌。

    尤其是身上那种清冷中带着几分高贵的气质,绝对能激发无数人心底的征服欲。

    脑海中冒出这般邪恶的念头,苏寒在看这扶苏公子时,眼神中便是带上了些许莫名的意味。

    若是让扶苏公子的簇拥者知道苏寒此时心中冒出的念头,绝对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你启出一块完美魂骨?”

    扶苏公子缓缓走到苏寒面前,轻声问道。

    他仰着脑袋,目光微微下敛,眼中现出无比的高傲,让人觉得,他看你一眼仿佛都是赏赐。

    苏寒笑笑。

    这样的感觉,让苏寒感觉很不舒服。

    若不是顾忌到在这奇宝斋的地盘,苏寒真想甩出两拳,狠狠干在他鼻梁上。

    把这种人打的屁滚尿流跪地求饶,向来是苏寒最喜欢做的恶趣味事情之一。

    “我在跟你说话。”

    似乎是感觉到苏寒的神游物外,扶苏公子声音加重几分,语气中也渐渐带上了一丝冰寒。

    在他看来,自己身份尊贵,能和这么一个小瘪三说话,已经是他天大的荣耀了。

    竟然走神,绝对不可饶恕。

    “哦。”

    苏寒轻飘飘的应了一声,笑道,“抱歉,能离我远点吗?我对香味有些过敏。”

    这句话刚出口,在场的人全部都是愣住了。

    苏寒身边的老金,身躯剧烈颤抖一下,下意识的退了好几步,远离苏寒。

    这……

    在这岐黄城中,还从未有人敢用如此近乎嘲讽的语气和扶苏公子说话,这小子,简直是太胆大了。

    不仅胆大,还不识好歹。

    扶苏公子身上的这种香气,乃是高级丹师采集众多珍稀药材,精心炼制而成的定魂香,对于凝神静气,增长灵魂之力,有着相当不错的效果。

    普通人能够闻一下,都是奢侈了,这小子,竟然还嫌香味过敏。

    此时的扶苏公子,??子,脸上已然是罩满冰霜。

    那满头的乌黑长发,在脑后自然下垂,轻轻飘扬,宛若活物,看起来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大胆,竟然对扶苏公子不敬,该死!”

    扶苏公子还没说话,站在他身后的一人,却是早已忍不住,一步跨出,便是朝着苏寒厉声喝道。

    苏寒冷冷看了他一眼,轻笑一声,“人还没说话,狗叫唤什么?”

    听到这话,场上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牙尖嘴利的小子……

    真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怪胎,走了狗屎运得了一块完美魂骨,运气好归好,却是半点不懂人情世故。

    也不知道是真的有所仰仗,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找死!”

    被苏寒一句话刺激的脸色通红,身体剧烈颤抖,这人一股邪火冒上心头,扬起硕大的拳头,便是狠狠朝着苏寒脸上打去。

    苏寒微微退了一步,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强大的灵力在体内流转,苏寒已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脚下一错,便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前。

    像是一阵清风,甚至还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动作,伴随着一个清脆的骨裂声,之前那人便是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呼。

    “啊!”

    “我的胳膊!”

    一招之下,苏寒便是将他的胳膊直接拗断,软软垂着。

    鲜血滴答滴答的落下,锋利的骨茬刺破肌肉,看起来让人触目惊心。

    谁也想不到,苏寒出手竟然是如此果决而凌厉。

    “胡安,退下。”

    几乎是苏寒出手的一瞬间,扶苏公子一声轻喝,就想喝退家奴。

    而他的声音出口,却是早已经来不及了。

    一瞬间发生这么多事情,等回过神来,扶苏公子脸色铁青,随手一脚踢开身前的家奴,斥道,“没用的东西,滚回去!”

    骂完,他再也不看这人一眼,朝前跨出一步,距离苏寒不到三步距离。

    “你挑衅我?”

    冰冷的声音,空气中陡然掀起一股旋风,强大的灵魂之力下,不少人脑海中甚至冒出奇异的幻象,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长生天作为炼丹师的圣地,选拔人才最看重的不是修行资质,而是灵魂资质。

    作为岐黄城四大公子之一的扶苏,在这方面自然是佼佼者。

    勤学苦练加上家学渊源,灵魂之力已然是有着相当的火候。

    他这四个字,其实也是一种较为粗浅的灵魂攻击法门,不过,对付普通人,是绝对足够了。

    在他声音的影响下,距离最近的人,仿佛感觉自己赤身**站在冰天雪地中一般,无数的寒气,像是一根根冰针钻入体内,血液仿佛都要停滞流动。

    “你挑衅我?”

    苏寒哈哈大笑。

    清朗的笑声,蕴含着一种莫名的韵味,以苏寒的灵魂之力强度,扶苏的声音自然是对他造不成半点影响。

    而且,在扶苏公子开口的同时,苏寒的意念,便是敏锐捕捉到他灵魂之力的波动。

    苏寒说出的这四个字,无论是语气波动,还是声音强度,都和扶苏公子无半点差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寒这是偷师。

    完全复制了扶苏公子这四个字所产生的灵魂波动。

    当然,人家修炼的独门功法,苏寒是绝对无法偷学到的,也就能说出这四个字而已。

    但,苏寒四个字产生的威力,比起扶苏公子,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像是冰天雪地中的一轮太阳,光芒耀眼,热量惊人,让人感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几乎是瞬息之间,身上的寒冷便被完全驱散。

    “怎么可能?”

    见到这一幕,场上不少识货的人,脸色齐齐呆滞。

    而之前那四个奇宝斋黑衣人守卫,心中更是泛起一丝凉意。

    他们都是精通灵魂修炼的高手,心中自然是清楚,场上到底发生了怎么的变故。

    但,虽然是亲眼见到这般变故,几人却都是有种极端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能完全模仿一个人的语气,音调,甚至是说话时的灵魂波动,这绝对不是任何功法能达到的程度。

    唯一的解释便是,苏寒有着某种相当杰出的天赋。

    与此同时,扶苏公子也是莫名的惊骇。

    脸上一片潮红,嘴角一丝鲜血,悄然现出。

    若不是死要面子,这口血立刻就能喷出来。

    他彻底惊呆了。

    这灵魂之力影响周围环境的法门,是他家族独有的秘技,家族几代人,几百年钻研琢磨,才摸出一点门道。

    这个人,怎么可能在一见面之下就学会?

    而且,扶苏公子心中很清楚,他的灵魂之力,绝对是比自己强。

    不是强一点半点,而是强很多!

    就像是小山包和万丈高峰之间的差距。

    刚才的一瞬间,扶苏公子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上航行的小船,受到了狂风海浪的猛烈冲击震荡,脑海都是受了不轻的损伤。

    “你到底是什么人?”

    心念一动,扶苏公子朝着苏寒抱抱拳,开口问道。

    这时,他已经把苏寒完全放在和自己平等的位置上。

    他虽然骄横高傲,但所有的高傲都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现在面对一个比自己天赋更高实力更强的少年,完全没有半点脾气。

    更何况,扶苏公子心中很清楚,整个长生天,自己的家族虽然也比较强横,却并非最强的那一撮。

    在岐黄城中或许还能呼风唤雨,但若是出了岐黄城,屁也不是。

    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武圣刚刚陨落,长生天陷入前所未有的乱世,不管做什么都要小心从事。

    今日,他本来是听说这里出了块完美魂骨,心中狂喜,想要不惜一切代价买下来。

    见到苏寒,还以为是个撞了大运的土包子,才那般高傲,想借着自己的名头,先震慑一番这人。

    没想到,却是撞到了铁板上。

    见到他这幅模样,苏寒眼中不屑更加强烈。

    原本还以为是只盛气凌人的小公鸡,没想到也是只欺软怕硬的小狐狸。

    “关你屁事?”

    对方姿态虽然已经放低,苏寒却是根本不给他半点面子。

    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的。

    “你!”

    扶苏公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简直要气的吐血。

    在这岐黄城中,他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在小一辈人中高高在上,在前辈强者眼中,属于资质杰出未来必定一片光明的存在,何曾受到过这般气?

    “你哭啊,哭我就告诉你。”

    苏寒眼中现出一丝揶揄,再次开口说道。

    听到苏寒这话,所有人集体呆滞,石化,像是一根木头桩子般直直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这样的戏码,实在是太精彩了。

    就像是在街上发现一个乞丐,原本还带着不屑和可怜,而转眼间便是发现,这乞丐原来是一位国王假扮的。

    以扶苏公子的身份和地位,苏寒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实在是无异于在扶苏公子脸上狠狠打了两巴掌,颜面扫地。

    噗!

    又急又气之下,扶苏公子直直喷出一口血,直觉脑海中一片乱麻,灵魂之力紊乱,甚至有着走火入魔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