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参见老祖

    捏碎九离镜后,场上万千极火宗组成的大阵,已然是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破裂。

    这万火大阵的核心便是九离镜,同时,也是最强大的一点,但在火婴手中,却没有半点抵抗之力,仿佛纸糊的一般。

    “老祖,老祖你在哪啊!”

    “老祖,救我们啊!”

    一个个弟子,都是声嘶力竭的哀嚎着,有的忍痛咬牙,拿出能够召唤老祖的符篆,然而,任凭怎么催动,却是一无反应。

    不少人心中悄然泛起一丝绝望。

    难道……老祖真的不在了?

    这对于极火宗来说,绝对是难以想象的灾难。

    就像是一只没有了利齿的猛虎,虽然威风还在,但也是气数已尽,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了。

    而就在这时,在这道场之中,发生着极为奇妙的变化。

    “倒!”

    随着一声大吼,那高大的图腾柱,像是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缓缓倾斜,向下倒去。

    遮天蔽日般的情景。

    九十九丈高的图腾柱,何其高大,何其雄伟,在这里屹立了千万年,任凭风吹雨打,岿然不动,已然成为无数极火宗弟子心目中的圣地。

    然而,此时,这近乎通天柱般的图腾,却是倒了。

    如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黯然身陨。

    不少弟子呆呆看着那坍塌下来的图腾柱,眼神呆滞,脸上挂满泪水,像是一个失去家园的孩子一般。

    极火宗的弟子不算很多,在武道十宗里面算是相当少的,但战斗力之彪悍,却是令人发指。不少宗派,都很害怕和极火宗爆发大规模的战斗。

    原因很简单,极火宗很团结,很少有内斗,就像是一群狼。

    不少弟子在哭泣的时候,泪眼模糊的眼神中闪过莫名的光芒,终于是看到了来反之人的真实面目。

    然后,心中泛起深切的寒意,刹那间打个激灵,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婴孩!

    一个婴孩!

    能做出如此凶残的事情,说实话,不管来犯之人长了一副什么鬼模样,众人都能接受,但万万想不到的是,竟然是一个婴孩儿!

    粉雕玉琢,看起来天真烂漫。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图腾柱尽数坍塌,化为熊熊烈火,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是消失不见。

    其中蕴含了千万年来极火宗弟子朝拜产生的香火之力,也是被火婴半点不留的吸收。

    “我说过,服从我,或者死!”满意的砸吧着嘴,他冷声说道,“放心,你们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一个……一个都跑不掉。”

    >

    火婴哈哈大笑。

    他不喜欢杀人,更喜欢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前辈,可否给我一个明确答复,我家老祖,到底怎么样了?”

    方恨水捂着胸膛问道,他胸前大片大片的血渍,脸色看起来无比的苍白,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

    “死了!死在我手上!莫非我还能骗你不成?”火婴大笑说道。

    方恨水脸上悄然变了副模样,小跑着朝着火婴跑去,在距离火婴还有几丈的距离,便是咚的一声跪了下去,“前辈威武,前辈手段通天,小人作为极火宗掌教,心甘情愿受您驱使,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他一个七尺大汉,跪在一个几岁的孩子面前,这幅场景,着实有些让人发笑。只是,场上却没有一个人笑的出来。

    咦?

    火婴眼神愣了一下,想不到第238章体中了石化魔法一般,呆滞在原地,身体呆滞,表情呆滞,眼神呆滞,一动都不动。

    这种类似于时空静止的法门,是火婴在漫长的封禁岁月中,潜心研究出来的绝招,就算是在面对仙帝强者,他也有着可以对付的把握。

    而现在,对着这帮蝼蚁都不如的弟子,火婴却是不惜耗费神力使了出来,可见他心中的暴怒到了何种程度。

    “造化魂术!”

    轻轻从口中吟出四个字,火婴身躯再动,盘膝坐于半空之中,脑后陡然浮现出一个璀璨夺目的光圈。

    这光圈在急速旋转,产生极为壮丽的景象,光圈中似乎有着万千气象,各种造型奇异的远古异兽,茹毛饮血的远古修士,一道道身影,都幻化其中。

    这道光圈一出现,在场的所有弟子,一个个头顶都是飞出光点,朝着光圈凝聚。

    如同一条璀璨的银河,奔向那神秘而不可知的地方。

    这是夺魂之术。

    火婴的本体并非人类,他自混沌中诞生,魂力如海,除了一些天赋异禀或是后天有大机缘的修士,根本无人能和他比。

    而这造化魂术,也是属于他的独创,不仅可以夺魂,甚至能够以无上伟力,创造新的灵魂,创造新的生命。

    造物,这才是真正的大造化。

    之前火婴之所以没有使用夺魂之术,是因为他还想着收服这帮人,从中培养可用的力量。

    而一旦用出夺魂之术,纵然可以完美控制这帮人,但他们却没有了修为提升的潜力,要想踏入更高的境界,难如登天。

    但方恨水自爆后,他意识到了这个宗派的强悍之处。

    无奈之下,才选择了这个方案。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场上所有人都是被控制,无数弟子从朦胧中站起身来,只感觉脑海中多出一道意念,抬头看向那火婴,心底油然而生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咚!

    几乎是瞬息之间,所有人都是屈膝跪了下去。

    “参见老祖!”

    呼声如雷霆,响彻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