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想杀我?

    纵然他说的热血澎湃,在眼前勾勒出一幅宏伟的蓝图,但却半点都打动不了苏寒。

    不过,想到火婴之前的条件,以及他表现出来的恐怖战斗力,苏寒犹豫片刻,低头沉默。

    并非苏寒胆小怕事,只是火婴这个理想,实在是太不切实际了。

    就算是花费成千上万年的时间,也未必能达到。

    他是个寿元将近无限的老怪物,可以花费大笔大笔的时间去做这些事,但自己根本耗不起。

    似乎是看出苏寒脸上的不情愿,火婴眼中悄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敏锐捕捉到他眼中这丝光芒,苏寒心中一颤。

    杀机。

    刚才的一瞬间,他已然是生出杀自己的心思。

    只不过,这杀机一闪即逝,却是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你想杀我?”

    心思一动,苏寒咬咬牙,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堪透生死劫后,苏寒的心xing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并非视死如归,只是对于死亡不再恐惧。

    不怕死,才能活下去。

    火婴脸上现出惊讶,似乎对苏寒的大胆有点不适应,片刻后,惊讶渐渐转变为欣赏,轻轻点头。

    一个修为弱到可怜的修士,却拥有着逆天的灵魂之力,更是能安全度过生死劫。

    这样的成就,就算是放在仙界,也是要被那些仙帝强者们抢着收为徒弟的存在。

    火婴不收徒,但思虑已久的霸业,终究需要一大批手下,所以他想把苏寒收到自己麾下。

    而现在看起来,苏寒似乎,并不那么乐意。

    “我给你一年时间,一年之后,血狼山,我等你的决定,从我,或者死!”

    火婴爆发出一阵大笑,旋即腾空而起,整个人化为一道火红se的流光,急速消失在天际。

    看着他急速消失的背影,苏寒几人都是沉默了。

    一股子沉重的感觉,像是一座大山般压在几人心头。

    “他……他到底是谁?”

    嘴唇动动,蔓蔓终于是忍不住问出声来。

    苏寒摆摆手,眼中现出坚毅,仰头看着那遥远的天际,“不管它了,咱们走。”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苏寒心中有着万千感慨。

    万万没想到,自己放出来的,竟然是这么一个老怪物。

    不过,在这件事情中,自己也算是获得了不小的好处,仅仅是那灵魂之海和生死劫,就足以让自己做梦都要笑醒了。

    而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找到一部修炼灵魂的功法。

    说实话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小鼎空间之中,蕴含着一个修真王国的财富,但也没有这种近乎逆天的东西。

    自己若是在仙界,或许还可能得到一些关于灵魂功法的消息,但在这血月大陆上,基本上属于不可能的事情。

    苏寒长长叹了口气。

    纵然艰难,也只好去碰碰运气。

    “她怎么办?”指着火舞,蔓蔓开口问道。

    之前的火舞,被火婴一指禁锢,现在还处于深沉的昏迷之中。

    苏寒朝前走了两步,检查一番后,“无碍,让她留在这里,几个时辰后就能醒来,咱们走。”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苏寒心底深处最信任的,还是从地球上跟随自己的队伍。

    至于这些人……

    只是生命河流中的几朵小浪花,涟漪过,很快便会消失不见。

    ……

    太阳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挂在半空之中,官道两旁的绿叶被晒的一片蔫巴,苏寒嘴里噙着一片苦涩叶子,一步一步走着。

    四人身上都换了血月大陆的服饰,看起来就像是四个从山村走出来的山民。

    在大荒山脉中奔行几天后,几人总算是走出了山脉,正是踏入了长生天的地界之中。

    远处依稀可见高耸的城墙,这是岐黄城。

    一座规模颇大的城池,绵亘万里,从远处看,像是修建在山脉上的城池,一条条山脉,被巨大的城墙包裹在其中,气势磅礴。

    这便是长生天城池的典型风格。

    长生天位于西北之地,地势崎岖不平,山脉众多,之所以能形成现在的城池,是长生天的大能者以超强的武力,移山平地建造出来的。

    而且,被圈在城中的山脉,成为了种植药材的天然宝地。

    苏寒低头赶路,心中默默思索着。

    这一路走来,倒是也有不少山村,不过,却是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经历过在大荒山脉中的诸多事情,苏寒可以肯定的是,此时的血月大陆,绝对已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七杀武圣陨落。

    极火老祖陨落。

    万长生被自己屠神箭she中,生死不知。

    长生天武圣以下第一强者洪天身死。

    这一个个名字,传出去都是威震八方的存在,现在却一个个都是陨落。

    ……

    岐黄城。

    几个时辰后,四人进城,除了屹立在城墙之上训练有素的军队之外,城池中倒是没有半点异样,一派繁华盛世的景象。

    街道上密密麻麻的行人,遍地可见的摊位,让四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好久……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多人了。

    “先找个地方住。”苏寒随意开口道。

    距离那血狼山最后的战斗,还有一年时间,苏寒决定在这血月大陆上好好游历一番。

    这……也是一种修行。

    ……

    无尽荒漠之中。

    一个男子躺在地上,面se苍白,胸前一个巨大的血洞,生死不知,一身白衫沾染尘土,再也不见半点风流倜傥的韵味。

    在他身旁,一个女子呆呆坐着,眼中现出极致的茫然,以及深入骨髓的哀伤。

    这一男一女,自然就是万长生和玲珑了。

    万长生中了苏寒一记屠神箭,整个人被重伤,若不是本身修为强悍,再加上苏寒修为不够,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此时的他,全身修为尽废,身体千疮百孔,已然成了一个废人。

    就算是侥幸能醒过来,也绝对不可能恢复之前的修为。

    至于玲珑,她身体倒是没有多大问题,而jing神,却是即将崩溃。

    万万没有想到,哥哥和苏寒之前,竟然是爆发出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而现在,哥哥也成了这幅模样。

    恨?

    玲珑说不出。

    若不是此时的哥哥还有一口气,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作为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儿,她从未有过如此揪心的经历。

    天边一道火红落下。

    是一个娃娃。

    玲珑眼珠子转动几下,无神的瞳孔中没有半点神采。

    这史上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有半点动容。

    这落下来的人,自然就是火婴。

    他的目的地,是极火宗。

    要想彻底掌控这颗星球,首先要做的,自然就是收服这星球上的各大势力。

    对于他来说,这并非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但,也要一步一步来。

    杀了方无极,极火宗没了主心骨,自然是被他放在第一个收服的目标。

    从火蝎谷前往极火宗的路上,火婴在半空中见到荒漠中的这两人,心念一动,便是落了下来。

    火婴一步步朝着万长生靠近,指尖一弹,一道火红se光芒便是极有灵xing的落在他身上。

    玲珑尖叫一声,歇斯底里的般抓起地上的沙子,朝着火婴丢去。

    在惊慌中,她体内的冰魄真气尽数爆发,被烈ri晒到滚烫的沙子,在她手中瞬息间便是化为冰渣,威力不俗。

    “咦?”

    火婴一声轻讶。

    再次屈指一弹,将玲珑也击晕,在原地站了片刻,似乎是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两人。

    将近半个时辰后,他抓起两人腾空而起。

    ……

    极火宗。

    极火道场。

    这是极火宗的圣地,也是极火宗全部jing锐的所在。

    极火宗号称有百万子民,八千弟子,这些弟子,都是宗派最jing锐的力量,这些人,除去一部分在外游历的修士,剩下人,都居住于极火道场之中。

    方无极每搁一段时间,便会降下恩德,进行讲道。

    一是为了培养宗派后辈,二来也是为了凝萃香火之力。

    极火道场最中心的领域,有着一处九十九丈高的高台,高台上燃烧着熊熊烈火,像是九条火龙蜿蜒翻滚,气势骇人。

    这处高台,就是极火宗的图腾圣地,方无极每次讲道,也是坐在这高台之上。

    每次讲道,他会选择三位弟子上高台,承受炼火焚身之苦,当然,经历过苦难后,这些弟子的修为,绝对会获得难以想象的飙升。

    无数的弟子,对这图腾柱简直是梦寐以求。

    极火道场上方出现一道“幼小”的身影。

    无边无际的灵魂之力,像是一张铺天盖地的巨网,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便笼罩了整个圣地。

    “所有人,出来!”

    与此同时,所有人脑海中都是出现了这个念头。

    接受到这消息,不管是正在做什么,弟子们都赶紧放下手中的事情,朝着图腾柱飞奔,眼神欢喜。

    灵魂传音!

    这是灵魂传音!

    一般来说,这代表着老祖又要讲道了。

    老祖讲道的时间是不确定的,有时一月两三次,有时两三年也不会有一次,全赖老祖心情而定。

    每一次讲道,都是盛事,谁也不会错过。

    只是,谁也想不到,这一次……不是机缘,而是灾难。

    事实上,方无极已然陨落的事实,除去当时在场的苏寒几人外,谁也不知道。

    武圣陨落时产生的天地异象,都被火婴喝散,消息根本无法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