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屠神箭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寒和火婴穿行于空间乱流之中,不知过去多久,终于是隐隐看到那空间壁障。

    像是一层厚实的保护膜,乍一眼看上去五彩缤纷,仔细看看,却又是一片混沌,模糊不清。

    在空间乱流中极易迷失,但在火婴的带领下,两人不费吹灰之力,便是跨过壁障,从那空间壁障中走出。

    这是火蝎谷外围。

    谷内山崩地裂,地火弥漫,浓烈的灰尘和雾气升腾而起,视线中一片模糊。

    这般变故,苏寒看了火婴一眼,心中明白,应该是他出世产生的地形变化。

    他们呢?

    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苏寒朝着谷中飞遁,火婴悠悠跟在后面。

    没走多久,苏寒耳畔隐隐听到人声,似乎是呆霸王的怒吼,还夹杂着女人的惊呼,仿佛是玲珑。

    什么情况?

    加快速度,朝着那声音来源的方向直奔而去,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苏寒便是到了。

    而映入眼帘的一幕,立刻让他眼睛通红,胸膛中升起万丈怒火。

    此时的呆霸王和涂豪,全身都是血,软绵绵的躺在地上,生死未知。

    而在另一边,则是玲珑和一个面目陌生的男子,这人面貌年轻俊秀,身上却显露出一股极为强横的气势,显然修为不弱。

    二话不说,苏寒便是奔向躺在地上的两人,心中提起了万千jing惕。

    虽然不知道在玲珑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这个样子,明显是两方打起来了。

    呆霸王和涂豪被打成这样。

    “你就是苏寒?”

    而就在苏寒身形刚动之时,面前光影一闪,便是陡然出现个人影。

    正是万长生。

    “是我。”苏寒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眼神中透露出冰冷如铁的光芒。

    “让开!”嘴唇动动,苏寒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万长生眼中现出一抹嘲弄的笑容,似乎是一头矫健的雄狮,在面对一只弱小的绵羊时的眼神。

    他现在修为虽还未恢复巅峰状态,但也是武圣初期,根本不惧苏寒。

    他心中已然下定决心,要狠狠教训一下这小子。

    “你还没问我名字呢,这样很不礼貌。”叹了口气,万长生风度翩翩的说道,眼神中嘲弄之se更加明显。

    敌人,哦不对,应该是猎物,猎物越着急,他心中便是有着越为强烈的快感。

    “滚!”

    苏寒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后,脚下一绕,一招金蛇步,便是以一种极为奇诡的姿态绕过万长生,朝着两人奔去。

    瞬息之间,苏寒便是到了两人面前,微微看了一眼,确定两人还有呼吸,没有半点犹豫,苏寒屈指一弹,两枚丹药便是到了两人口中。

    而到这时,万长生才回过神来。

    冷冷看着苏寒,他眼中有着一丝微微的错愕。

    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动作竟然如此迅捷,以自己的眼力,甚至没有看到他刚才是怎么过去的。

    喂了两人丹药后,苏寒也是站起身来,直视万长生,“你干的?”

    万长生咧嘴一笑,点点头,“对啊。记住,我叫万长生。”

    苏寒脸se陡然凝滞,眼中现出极端的不可思议。

    万长生!

    怎么可能?

    他不是死了吗?

    怎么还可能出现在这里?

    苏寒下意识的看向玲珑,想要问个结果,而此时的玲珑,低着脑袋,脸上满是纠结,一句话都不说。

    哥哥做出这种事情,她心中说不出的感觉。

    一方面觉得哥哥做的是不对的,但多年的感情,终究压过了一切。

    看到玲珑这幅模样,苏寒大概明白了。

    虽然不知道万长生是怎么活过来的,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发生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实摆在眼前。

    “你想杀我?”

    扬了扬眉毛,苏寒开口问道。

    “我不想杀你,我只想提醒你,有些人,不是你能够觊觎的。在我面前玩yin谋诡计,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这话,苏寒嘴唇动动,绽放出个笑容。

    很显然,这个万长生是强势霸道的家长,而且,极端的自以为是。

    “死人不该重活的。”

    深吸口气,苏寒开口说道,手中光芒一闪,便是取出那把星辰弓,以及一支屠神箭,弯弓搭箭,瞬息之间便是弓如满月,对准万长生。

    弓弦拉动,苏寒全身紧绷到极致,提起了全部灵力。

    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屠神箭威力巨大,但要想驱动,也是艰难无比,需要付出极为巨大的代价。

    若不是苏寒在那刀山上经历过浴火重生般的蜕变,决计无法如此轻易的就拉动。

    令人牙酸的弓弦震颤声中,无数的天地灵气,在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飞速汇聚于箭尖,甚至形成灵气风暴。

    万长生呆住了。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来。

    那弓是来自长生谷,是长生天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那箭,是陆长老一直以来都苦心研究却根本造不出成品的屠神箭。

    怎么可能?

    万长生感觉到无与伦比的恐惧。

    就算他是武圣级别的强者,在面对屠神箭时,也像是一个最卑微的凡人,在面对天雷,那种从骨子深处泛出的恐惧,不是修为可以抵消的。

    “不要!”

    “苏寒不要啊!”

    “他是我哥哥!”

    见到这一幕,玲珑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她也没想到,苏寒竟然会如此决绝,一言不合,便是拿出这种弑神杀佛的大杀器。

    “躺下的,是我兄弟。”

    苏寒抿着嘴唇,毫不犹豫的送纸。

    嘶!

    一个震破人耳膜的声音陡然响起,天地为之变se,一道金se光芒,急速she出。

    这道金光,像是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宛若瞬移,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便是到了万长生面前。

    万长生面se大变。

    急速远遁!

    面对屠神箭,除了逃跑,别无他法!

    在血月大陆上,屠神箭便是代表着最巅峰的力量,就算是当年席卷整个血月大陆的血狼,也挡不住屠神箭,更不用说他了。

    万长生身前现出一道又一道的光幕,整个人像是一枚炮弹般,朝着远方飞去。

    屠神箭就在他胸口,如同推动炮弹的动力源泉,不依不饶。

    一道金光,一道人影,以一种流星划过的速度,飞快消失在众人眼球中。

    玲珑泪崩,大叫一声后,便是朝着那金光远去的方向急速狂奔。

    苏寒冷冷看了一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将星辰弓收了,转身看向呆霸王和涂豪。

    虽然,这一次消耗了一支屠神箭,但苏寒并没有半点可惜。

    两人被打成这样,自己若不做出点什么来,如何对得起兄弟这两个字?

    纵然,这会让玲珑伤心,但苏寒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不管他是谁!

    盘膝而坐,苏寒抓起两人的手腕,体内悄然泛起一丝绿光。

    这是犁天梳的能量。

    苏寒灵魂之海成型,灵魂之力凝聚成塔后,对于犁天梳的生机之力,有着更加完美的掌控,进入两人身体后,绿光急速流转,片刻后,他们两人便是悠悠醒转。

    “老大!”

    “苏寒!”

    两人齐齐惊叫,眼神中显露出无与伦比的惊喜。

    “老大快跑!”

    “那个人要抓你!”

    呆霸王狠狠推了苏寒一把,挣扎着站起身来。

    苏寒笑笑,抓住他的胳膊,“放心,没事,那人已经走了。”

    呆霸王这才长长舒了口气,开口问道,“你从哪出来的?”

    而这问题刚问出口,他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狠狠拍下大腿,“蔓蔓,蔓蔓还在下面!”

    嗯?

    苏寒眼神一滞,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

    “之前那地下坑洞之中发生了崩塌,蔓蔓叫我们上来,而她自己非要留在下面等你。”涂豪嗫嚅着说道,声音中透露出浓浓的羞愧。

    他们两个毕竟是男人,却沦落到靠女人保护的地步,这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虽然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但两人毕竟是“地球土著”,男人保护女人的思想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

    问清楚情况后,苏寒没看两人的脸se,站起身来,观察一番四周的环境。

    像是火山爆发之后的惨状,一片狼藉,在地面上都是如此,很难想象,在那地底深处,该是怎样的一副模样。

    想来,已然被地火完全占据了。

    不过,苏寒倒是也没多担心。

    蔓蔓身具凤凰神火,那是天地间最强大的火焰,就算是地火完全爆发,对她也造不成半点损害。

    “我来。”

    火婴悠悠开口,看向苏寒,眼中显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采。

    从那时空封禁中出来之后,他本想逍遥自在,四处游荡,只不过看在一起出来的份上,才和苏寒进谷看了一下。

    本想着从这里出去后,便是分道扬镳,各走各的。

    但,自从看到苏寒手中那屠神箭后,他便是改了主意。

    那是什么箭?

    纵然,屠神箭的威力对于火婴来说,不算是特别强大,但他毕竟是出身于茹毛饮血时代,修士靠着**修行,很少使用工具。

    而这箭矢,让他眼前一亮,有种新鲜感,想仔细研究一番。

    火婴主动开口,苏寒点头道,“麻烦你了。”

    “不麻烦,再说,我又不是免费帮你的。”火婴笑眯眯说道。

    一个婴孩儿模样的人,眼中透露出这种狡诈的笑容,让人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