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灾难

    这道绮念无形无质,却是异常强大,即便苏寒此时的灵魂之力空前强盛,也是有些压抑不住的感觉。

    他心中冒出万千念头。

    以往认识的许多女人,都化为幻象,浮现在眼前。

    搔首弄姿,媚态万千。

    灵台中仅存的一丝清明提醒着苏寒,这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些女子,而是天魔。

    天魔没有真实形体,也没有修为,然而对于修士来说,却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天魔炼心,极为恐怖,稍有不慎,便会被夺魂,成为一具完全丧失自主意识的行尸走肉。

    嗡……

    就在苏寒感觉到这天魔存在的时候,他的脑海,那灵魂之海中的造化塔,却是陡然生出一阵波动。

    就像是黎明破晓的那一轮骄阳,散发出无尽的金色光辉。

    在这金色光芒的照耀下,所有天魔像是烈日下的雪花般,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声,飞快消融。

    这样的场景,让苏寒惊喜。

    万万没有想到,这尊灵魂之力凝聚而成的造化塔,竟然还有着克制天魔的作用。

    而且,是完完全全的克制,就是天魔的天敌。

    有了它,自己以后渡劫,根本不会有半点问题。

    苏寒睁开眼睛,看向火婴。

    此时的时空封禁,正在以一种飞快的速度破碎,像是蜘蛛网一般,显露出密密麻麻的裂痕,裂痕越来越多,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完全消散。

    苏寒死死盯着火婴。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苏寒声音很沉稳,听不出半点感情波动。

    毫无疑问,自己之所以产生心魔,绝对是那颗火红的珠子导致。

    虽然,这珠子确实有奇效,能够强化身体,充盈血气,产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但同时,也引发了天魔。

    苏寒可以肯定,若是自己没有那造化塔,很有可能就被坑了。

    “瞪什么瞪!本小人送了你一份天大的造化,不感恩戴德,还敢瞪我!”

    火婴狠狠瞪了回来,极为不满的嘟囔着。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本小人的造化灵炎,岂是一般人能消受的,我也是看在你能度过生死劫的份上,才赏你一滴。”

    苏寒看了他一眼,勉强认可了这个说法。

    两人在这空间之中等待了不到一炷香功夫,一炷香时间后,所有的阵法尽数破裂。

    光晕流转,苏寒感觉到一阵轻微的撕扯之力,似乎是进入虚无缥缈的时空虫洞之中。

    勉强回头看了一眼,苏寒依稀看到,在那空间之中,所有的东西,都是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灰飞烟灭。

    宏大的建筑,无数的化石,都像是出土风化一般,飞快变成齑粉。

    这个地方,彻底消失了。

    火婴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无尽的畅快。

    在这里呆了几万年时间,现在终于出去,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

    坑洞之中。

    蔓蔓几人盘膝而坐,正在简单的进餐,忽然间,一阵极为剧烈的震动自脚下升腾而起,像是地震一般。

    几人脸色一滞,飞快站起身来,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众人都是眼神疑惑,随着轰的一声,头顶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轰然坠落,几人都是很快回过神来。

    “赶紧跑,朝外跑,这里马上要塌了!”

    “跑!”

    惊叫声中,眼中都是止不住的惊恐。

    这里位于几百丈的地底深处,万一产生坍塌,那绝对是毁灭性的灾难。

    所有人都会被埋葬在这里,根本别想出去。

    “等等!”

    “苏寒,苏寒怎么办?”

    蔓蔓开口说道,所有人都沉默了。

    苏寒是在这里消失的,虽然谁也不知道苏寒去了哪里,但很有可能,就在这地下深处的某处空间之中,而现在,地面坍塌,苏寒他……

    一时间,几人都是有些六神无主。

    “你们先走,我在这里断后!”

    就在这时,火舞咬咬牙,飞快说道。

    她自己是武圣级别的修为,生机如海,在这灾难之下,存活的几率还是很高的,至少比几人要高。

    而且,火舞之所以选择留下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族群的圣地还在不远处。

    她就算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将那能决定族群未来的圣地转移出去。

    “不行!”

    她的话刚出口,蔓蔓几人便是异口同声的喊道。

    “你们走,我断后!”

    蔓蔓摆摆手,旋即便是一道红光散出,形成一个坚韧的护罩,笼罩几人。

    “涂豪,霸王,你们先上,一月之后,我要是还没出来,你们就走,不管去哪。”说着,蔓蔓便是取出一个储物袋,飞快塞到两人手中。

    两人愣了一下,脚步像是灌了铅一般,一步也挪不动。

    想说什么,所有的话却都是哽在喉中,眼角隐隐有些湿润。

    作为男人,在此时此刻,却需要让女人来保护,这让两人心中有种极端的屈辱和感动。

    但与此同时,他们心中也清楚,自己两人的实力,留在这里,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成为拖后腿的存在。

    “走!”

    “走啊!”

    涂豪死死咬牙,大吼两声,抓起呆霸王的手,便是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跑。

    血狼老祖愣了一下,眼中现出一丝复杂,拱拳道了声保重,也是飞快朝外跑。

    轰!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

    此时的坑洞之中,无数土石簌簌而落,地面上产生一道又一道的裂缝,无数烟气冒出,隐隐可见下方汹涌的地火。

    场上已然到了万分危险的地步。

    火舞看了蔓蔓一眼,“你怎么办?”

    “我没事。”

    “最好没事。”

    火舞撇撇嘴,便是再也不看她,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火蝎一族的圣地,烈火炎池,绝对不容有失!

    而当火舞刚到达烈火炎池的位置,她眼神一愣,彻底呆住了。

    先前那存货不少的炎池,此时竟然像是一个大碗般破裂,池中积蓄的精纯能量,尽数泄露。

    在炎池的底部,有着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仿佛一张贪婪的大嘴,将所有能量尽数吞噬。

    “不!”

    火舞发出一声惨叫,眼神中透露出极端的难以置信。

    烈火炎池作为火蝎一族的圣物,本身也是异常强大而稀有的宝物,就算是历经千万年,也没有半点破损,但此时此刻,竟然是会破裂!

    怎么可能?

    火舞完全惊呆了。

    而就在这时,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陡然响了起来。

    她眼神愣了一下,耳朵微动,身形化为一道红光,朝着叫声响起的方向直奔而去。

    就在她跑的时候,蔓蔓也是听到叫声,同样朝呼声所在之处飞奔。

    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

    场上是一片惨状。

    血狼老祖整个人,被从天而降的一块石头砸成了肉饼,那巨石,恍若小山一般,其中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灵力,一砸一下,无异于一个修为强大的修士全力一击。

    以血狼老祖的修为,还真顶不住。

    “死了一个。”

    火舞似笑非笑的看向蔓蔓。

    作为武圣级别的强者,本体又是妖兽,她根本没有半点感伤的情绪,再者,和这人也不熟,反而是有些讨厌。

    蔓蔓嘴唇动动,想说些什么,却也没说出来。

    ……

    地面。

    此时的火蝎谷中,已然是一片狼藉。

    地面现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纹,深不见底,不少沉眠于地下的火蝎,甚至直接掉入深不见底的坑洞之中,生死不知。

    而火舞居住的那大殿之中,此时也在震动之中。

    这大殿,本身由各种珍稀材料建造而成,又经阵法加固,倒是较为坚固。

    洪天平躺在地面上,脸色煞白,双眼紧闭。

    玲珑盘膝而坐,坐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神呆呆的看着角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是震动还不够强烈的缘故,她甚至没有半点感觉。

    缓缓的,洪天睁开了眼睛。

    一双黑白分明的瞳孔中,现出无尽的痛苦,就像是一位被深埋于坟墓之中千万年的男人,因为某种奇特的原因爬了出来。

    他干涩的呻吟一声,神智还处于模糊之中。

    脑海中一片浆糊,甚至根本想不起自己是谁。

    玲珑喂他服用的那枚仙丹,其中蕴含着一位武圣强者的精纯意念,以洪天此时的状态,根本无法彻底融合。

    就像是一个人的身体之中,有了两个灵魂,两种思想虽然不算冲突,却也无法做到浑然一体。

    眼神一动,玲珑发现这边的情况,起身急急奔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却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洪天此时的模样,着实有些恐怖,脸色狰狞,脸上肌肉突突突颤抖着,像是正在经历某种惨烈的酷刑。

    没过多长时间,他脸色稍微平静一些,看到玲珑,有些艰难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

    “小妹。”

    玲珑身躯触电般颤抖,彻底惊呆了。

    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止不住的掉落。

    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

    “哥……”

    她轻声呢喃着,眼睛完全模糊。

    她心中清楚,这根本不是哥哥,只是哥哥残留的一道意念而已。

    “小妹,不要哭了,扶我起来。”这个洪天又是虚弱的说道。

    玲珑轻轻搀着他的胳膊,把他扶起,而当看到洪天那个亲昵的眼神,她又是一呆。

    心中悄然升起一丝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