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破阵

    “放血。”火婴干脆利索的说道。

    放血?

    苏寒眼神一滞,下意识缩缩胳膊,眼神狐疑的看向他,总觉得有种被坑的感觉。

    看这地上的祭坛,苏寒可以肯定,这据对是一处相当神秘而强大的存在。

    这火婴要自己放血,让苏寒有种成为祭品的感觉。

    “不,我怕疼。”

    捂着胳膊,苏寒装出一副很小心翼翼的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火婴,想从他脸上看出更多的东西。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苏寒心中也隐隐明白,这个火婴,绝对没有要自己命的意思,苏寒之所以这么做,主要还是想从他口中得出更多关于这祭坛的信息。

    看到这玩意儿,苏寒心中有种强烈的好奇。

    苏寒心中清楚,阵法的演变,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还在茹毛饮血时代的时候,就有某些智慧超绝的人类,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利用阵法。

    这种阵法,虽然没有后世的阵法威力大,但却是拥有某种神秘的力量。

    而之所以产生某种神秘的伟力,便是因为阵法驱动的能量截然不同。

    现如今的阵法,大都是以各种天才地宝作为能量核心,比如说仙石,再比如说苏寒之前的一元真水珠。

    这样布置出来的阵法,胜在稳定,威力强大,但缺点就是太过稳定了。

    而在远古时代,那些远古修士布置出来的阵法,虽是威力不足,但却有种极为罕见的爆发力。

    这种爆发力产生的原因,便是在于阵法能量。

    他们所布置的阵法,阵法的源泉,是骨血的力量。

    尸骨,血脉,灵魂,寿元……

    人身上蕴含着诸多奥秘,在远古修士手中,就成为布置阵法最好的能量源泉。

    苏寒记得自己在一本古书上看过,古时候有个杀神,为了布置一个大阵抓捕神龙,坑杀了近百万人,整个星球上所有的生灵,都被屠杀的一干二净。

    现在,既然火婴让自己放血,苏寒便是下意识的想到这些。

    “这是时空封印,上个纪元很常见的一种封印,封锁时间,封锁空间,将敌人永久的禁锢起来。”

    “不过,可笑的是,我第230章的所在。

    “我……我们之前都发过誓的。”火婴略显底气不足的说道。

    苏寒白了他一眼,颇为无赖的说道,“叫天雷劈死我吧,反正就不出血。”

    苏寒并非不怕那誓言之力的反噬,只是,白白付出这么多鲜血,心里总归有些不舒服。

    而且,血液被抽取后,自己难免会有一段虚弱的时候,若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意外,哭都没地儿哭去。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

    火婴一下子急的跳了起来。

    他本来以为,都到了这个地方,出去是妥妥的事情,但没有就是这临门一脚,却是始终跨不出去。

    这小子,简直是太奸猾了。

    他恨不得立马把苏寒抓起来,放了他的血。

    只是反复想了想,火婴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毕竟,经历过之前的生死劫后,火婴心中也清楚,苏寒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

    像这种灵魂之力堪称逆天的妖孽,在金丹期便能度过生死劫,未来绝对是不可限量,如果不中途陨落的话,绝对能成为威震一方的强者。

    而这种人,天生具备大气运,大造化,可以说是上天的宠儿,根本没那么容易陨落。

    心思一动,火婴恋恋不舍的取出一枚火红色的圆珠,莲子大小,通体散发着莹润的光芒,像是上好的红宝石一般。

    这枚圆珠刚出现在苏寒面前,一缕清香便是扑面而来,那种恬淡的香气,苏寒忍不住深呼吸几口,心神都是为之一畅。

    这是什么?

    苏寒眼神疑惑。

    这玩意儿,还真没见过。

    看样子,有点像传说中的血菩提。

    血菩提是补血圣药,不过,只生长于仙帝级别强者陨落的所在,异常罕有。

    这颗,明显不是血菩提。

    “这颗宝贝,你先吃了,我保证,吃了后你绝对血气旺盛,足够支撑开启阵法了。”

    火婴开口说道,指尖一弹,便是把这枚圆珠弹到苏寒手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苏寒开口问道。

    “你吃了就知道了。”火婴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苏寒神念观察着这枚珠子,入手温润,如同某种妖兽的内丹,其中蕴含着某种极为精纯的能量,显然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而且,看火婴那满脸肉痛的样子,显然也不是在作假。

    “真能吃?”苏寒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我对天发誓,绝对能吃。若是有毒,天雷劈死我!”

    火婴极为郑重的发了誓言。

    听他这么说,苏寒彻底放下心来,随手将这枚圆珠塞入口中。

    丹药刚入口,苏寒便感觉,自己像是吞服了一枚火球,它化为一道火焰,直直钻入自己喉咙。

    轰!

    一团熊熊烈火,顿时在苏寒身上烧了起来。

    刹那间,火焰熄灭,没有对苏寒造成半点伤害,而苏寒感觉,小腹中一团火热的能量,陡然升起,脸色都是涨的通红。

    体内的灵力,像是喷发的火山一般,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运行,身体内部最深处的杂质,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被融化,排出体外。

    这般神效,苏寒惊呆了。

    这是脱胎换骨!

    万万没有想到,这火婴随手丢出一枚圆珠,就拥有着能让自己脱胎换骨的功效。

    不过这个时候,苏寒已然顾不上考虑那么多了,飞快吸收着药力,催动灵力,飞快净化着自己的身体。

    体内生出嘎嘣噶嘣如同炒豆子般的声响,苏寒全身血气沸腾,在头顶三寸的地方,形成一团巨大的华盖,如同那神话故事中的佛祖一般。

    这是血气化雾。

    唯有体内血气强盛到极致,达到身体本身的极限,才能产生这种奇景。

    人类作为万物的灵长,虽然智慧杰出,但也有着本身的弱势,便是身体太弱。

    一般人的身体,最多能容纳的血气,便是一元之数。只要体内到了一元之数,就绝对无法再增长。

    就像是一个水缸,只能装那么多水。

    而要想提高水缸的容量,唯有通过修行。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能通过修行提升血气容量。

    修行分炼体和练气两条路,练气士体内的血气,能够达到一元之数的少之又少,也不刻意追求。

    而对于炼体修士来说,血气旺盛,是他们毕生的追求。

    苏寒自然是练气一脉,此时他的身体之所以发生这般景象,便是说明他体内的血气,已然到达一元之数,身体内部的细胞再也无法吸收容纳,从而才会聚集于头顶。

    此时的苏寒,感觉自己体内血气空前强盛,不用火婴提醒,他指尖一划,便是划破手腕,渗出殷红的血。

    滴答……

    滴答……

    一滴滴殷红的血,滴落在那祭坛之上,整个祭坛,便像是一扇腐朽到极致的大门,发出干涩的声响。

    与此同时,场上的空间,也是悄然发生变化。

    像是一扇玻璃窗户,被子弹击中,空间片片碎裂,现出肉眼可见的蛛网般裂纹。

    见到这一幕,火婴眼神无比激动,紧紧攥着拳头。

    几万年的夙愿,到现在终于即将达成,他心中的激动情绪,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而此时的苏寒,却是悄然感觉,在那旺盛的血气弥漫之时,一道火热的能量,悄然从小腹之中升起,让自己心中生出一道绮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