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生死劫

    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死劫

    几人在这坑洞中发愁,愁到极致,在这等吧,看不到半点希望,根本不知道苏寒什么时候能回来。

    若是走吧,万一苏寒回来可怎么办?

    ……

    几人万分纠结,而此时在那大殿之中的苏寒,却是陷入某种奇妙的境遇中。

    龟息。

    呼吸若有若无,如细丝,如老龟,几乎不可闻,但却的的确确存在。

    这样的状态,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但却偏偏死不了。

    如同那在地下深处孕育了千万年的火山,濒临爆发的临界点,却被某种力量压制,始终爆发不出来。

    他身上的死气,渐渐浓郁起来,一团又一团的死气,像是一个实质化的蛋壳,将他牢牢笼罩在其中。

    看着这一幕,饶是火婴存在了千万年,心情也是不由自主有些紧张。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来,此时的苏寒,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生,死,只在一步之间。

    这一步跨过去,就是天朗风清,而若是跨不过去,只会变成这大殿中的一块化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死气越发浓郁起来,除了脑袋七窍之外,苏寒全身上下的死气,已然凝结成为厚厚的一层灰色壳子,看起来颇为骇人。

    就像是一个坠入泥潭中的活人一般,身上的泥浆渐渐干涸,被完全密封在其中。

    苏寒的心跳越来越微弱,像是一只在地下沉睡多年的蝉蜕,即将到了盛夏的季节,却钻不出来。

    火婴眼神复杂。

    苏寒此时的感觉,他完全可以体会。

    当那前一个宇宙破灭的时候,他虽然是修为强大,却也被迫陷入了深沉的休眠之中,沉睡了不知多少日月。

    然后,终于觉醒。

    那种状态,就像是陷入一个极为恐怖的噩梦中,却根本醒不过来,会有一种由衷的无力感。

    事实上,此时的苏寒,正是这样的感觉。

    他感觉全身憋闷的不行,像是一个**包,但却是少了那一点火星,想要爆发也根本爆发不出来。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死劫

    就连意识,都是在缓缓的模糊。

    要死了吗?

    就这样死了吗?

    朦朦胧胧之间,苏寒脑海中悄然冒出这个念头。

    而这想法刚浮现在脑海之中,苏寒便是感觉到一阵深深的刺痛,像是一根根钢针,在使劲扎着自己的脑袋,头疼欲裂。

    灵魂之海剧烈波动着,像是一只被坚韧蛛网缠住的庞然巨兽,使劲挣扎着,和那死气做着抗争。

    前世今生,一幕幕回忆,走马观花的在脑海中浮现,像是一幕幕电影片段一般,让苏寒心中说不出的感觉。

    苏寒响起了好多的事情。

    前世的诸多艰难险阻,宁红鸾,凤凰神劫。

    今生的一路顺风,地球上的种种经历,蔓蔓,韩影,小颖……一个个人影都是浮现在苏寒脑中,那些人生,像是重新经历过一遍。

    渐渐的,他嘴角显露出一丝微笑。

    重活一世,已然足够幸运,就算是那天崩地裂,宇宙破灭,又有什么可怕?

    生命的真谛,不在于过去,也不在于以后,而在于现在。

    把握现在。

    把握自己。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在苏寒脑海中,他顿时睁开了眼睛,感觉到脑海中轰的一声,像是几万吨**同时爆炸。

    灵魂之海剧烈震荡着,而在那震荡过后,眼前豁然开朗,心情极其舒畅。

    就像是站在万丈高峰之上,看着那云卷云舒,呼吸着凛冽而清新的空气,一览众山小。

    一丝生机,悄然在苏寒身上诞生。

    而在苏寒脑海中,那灵魂之海陡然生出奇妙的变化,大团大团的漩涡,如同狂风暴雨来临之前的海面一般,翻滚着,咆哮着。

    无数的灵魂之力,像是发了狂一般,在脑海中肆虐,但苏寒却没有半点不适,反而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精神极其振奋。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灵台发生怎样的变化,但很显然,这种变化是有益的。

    在它变化的时候,苏寒有一种奇妙而温馨的感觉。

    浩瀚宇宙,苍茫星空,尽数浮现在自己眼前,这宇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死劫

    宙似乎成了母亲的怀抱,而自己,就是这怀抱中的一个婴孩。

    这是……天人合一。

    想到这种感觉代表的境界,苏寒心中不由淌出一道暖流。

    天人合一,是修行中一种很奇妙的境界,身与天地合,在短暂的时间内,仿佛能化身天地,感受到天地间的种种规则。

    这是一个老掉牙的词,但却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词。

    不同境界的修士,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后,能够感受到的天地大小,也截然不同。

    比如说在地球上,那些武学宗师,就算是进入金丹境,能感应到,也仅仅只是个地球而已。

    但此时的苏寒,感应到的不知是地球,还有整个血月大陆,还有仙界,以及,这宇宙中以前从未见过的地方。

    意识在这片宇宙中翱翔,苏寒“看见”了无数以前见所未见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这样的际遇,让他心潮澎湃。

    这个世界,何其的精彩!

    苏寒心底有种莫名的渴望。

    去见识更精彩的世界,去打造更完美的人生,去屹立于宇宙的巅峰,成为万千强者中最亮的那颗星。

    若是以前的苏寒,绝对不敢冒出这样的想法。

    但是现在,他之所以能够产生这般宏愿,不是因为他金丹九锻,有着一步成仙的资质,也不是因为他灵魂之海空前强大。

    只是因为,苏寒看破了生死。

    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

    一股睿智的意境,渐渐在苏寒眼中产生。

    而那沸腾的灵魂之海,此时的蜕变也到了尾声,无数的灵魂之力,像是一块块砖瓦般,在脑海中排列组合,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座高塔。

    不知有多少层的高塔,仿佛要刺破苍穹,有股子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味道。

    这是……

    感应到这一幕,苏寒微微惊讶,很快便是回过神来。

    灵魂化塔?

    这样的境界,是比灵魂之海更加高深的境界。

    灵魂之海强大到一定程度上,便会衍生出拟物,拟物的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死劫

    强大程度,由灵魂之力的强大程度决定。

    拟物结构越是繁复,造型越是逼真精美,威力便是越大。

    苏寒心中清楚,就算是在仙界,那些为数不多的灵魂修士,能够凝聚出来的拟物,无非也就是一些刀枪剑戟之类的简单兵器。

    而自己的拟物,却是一座万丈高塔。

    塔身有光芒流转,花纹繁复,虽然内部还略显简陋,但整体造型,却是要比那些简单的兵器拟物复杂千万倍!

    “这座塔……就叫你造化塔好了。”

    苏寒心中默默想到,陡然睁开了眼睛。

    他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极为锋利的气势,如同一把绝世宝剑倏然出窍,极致的锋芒,把空气都要割裂。

    笼罩在他身体表面的死气,顿时如同炎炎烈日下的雪花一般,飞快消融。

    而苏寒身上的能量气息逸散开来,笼罩在整个大殿之中,那无数的异兽化石,都在风中化为粉末,随风飘散,在地下盖了厚厚的一层。

    火婴惊讶。

    惊讶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在他悠久的岁月中,见过了无数惊才绝艳的天才,也见过无数运气逆天的修士,甚至有刚出生就成就仙人之体的妖孽,或是不到百年就成仙帝的绝世天才。

    却……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少年。

    他的修为不算强大,但灵魂之力,却是恐怖到极致。

    火婴感觉得到,这样的灵魂之力,根本不是一般的金丹修士能够驾驭的。

    就像是一个人,一条腿有百丈长,另一条腿,却是萎缩到极致,完全不可思议。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苏寒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此时的苏寒,心情可以说是大好,灵魂之力形成这座造化塔,苏寒感觉到,自己对于天地之力的感应,清晰了不少。

    之前对天地灵气的感应,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模模糊糊看不清。

    而现在,就是直接面对面,可以触摸到那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

    苏寒伸手,轻轻一抓,抓向空中。

    他手中蓦然浮现出一团气旋。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死劫

    浅红色的气旋,像是一团橡皮泥,在苏寒手中被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苏寒像是得到一个新奇玩具的小孩子一般,不知捏着,捏着一朵栩栩如生的小花。

    聚气成型,这样的本事,但凡是修为到达一定级别的修士,都做的出来。

    以本身灵力,引发天地灵气共振,从而控制。

    但,此时的苏寒却是不同。

    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动用半点灵气,靠的只是对天地灵气的感悟。

    这样的境界,就算是一般的仙帝强者,也根本别想做到。

    见到这一幕,火婴也是啧啧称齐,“不错,就凭这一手,万年后,有和我比肩的实力。”

    苏寒咧嘴笑笑,散了灵力,“用不了一万年。”

    火婴咕哝了一声,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脚下悄然加快了几分,片刻后,他站在了一处空旷的空间之中。

    这处空间,似乎是一个奇妙的祭坛。

    一个三丈方圆的圆盘,上面刻画着一条条红色的花纹,神秘而繁复,似乎是某种奇妙的阵法。

    苏寒看一眼,都是觉得有些晕眩。

    分出一丝灵魂之力,苏寒仔细感应着这阵法,看了好一会儿,依旧是没看出个头绪。

    “别看了,你要是能看懂,本小人几十万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火婴撇撇嘴道。

    苏寒也不着急,悄然把这阵法拓印在脑海之中,便是看向他,“现在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