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苏寒忧天

    短暂的错愕过后,苏寒很快回过神来。

    虽然,这个消息带给他无与伦比的震撼,苏寒也相信,若是这消息传到仙界,不知有多少人会崩溃到吐血而亡。

    但对于苏寒本人来说,却是和他没什么关系。

    毕竟,就算是以苏寒前世的修为,也远远接触不到造化之门这等“高端”的存在。

    “还有什么问题,快问,快问。”就在这个时候,火婴又是开口催促道。

    它已经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前往更广袤的新世界。

    “没了。”苏寒摊摊手,开口说道。

    火婴愕然,就像是一个话唠,刚刚被打开话匣子,对方却是戛然而止。

    “你……你……你就不想知道我当年有多牛逼?”

    “不想。”

    “你……你……气死我了!”

    苏寒却是理都没理他,“好了,我们现在准备出去吧。怎么出去,你说。”

    火婴倒是很快调整过来心态,“看在你还算识趣的份上,本小人就勉强原谅你了,跟我来。”

    说罢,他便是蹦蹦跳跳的朝着大厅内部走去。

    苏寒跟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这大厅。

    这里面的许多生物,都是苏寒之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但苏寒能够感觉得到,若是它们还活着,定然是极为强横的妖王。

    “它们都是怎么死的?”苏寒开口问道。

    火婴头也不回的继续朝前走,“撞死的呗……”

    苏寒疑惑,“怎么撞死的?”

    这些妖兽,无论是身体形状,甚至连身上的毛发和鳞片都毫发无损,只是石化而已,看这样子,哪里像是被撞死的?

    “时间和空间发生紊乱,撞击在一起,时空错乱,湮灭,旧的一切东西都消亡成尘埃,新的秩序,在千万年后,才能重新稳定下来。”

    火婴开口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荒凉。

    这样的语气,对于他来说当真是相当罕见,就像是一个历经岁月沧桑的老人,语气中蕴含着一种莫名的意境。

    苏寒脚步倏然一滞,脑海中像是炸开了一般。

    这一句话,让苏寒的灵魂之海剧烈波动起来,像是被丢进去一块万斤巨石,灵魂深处都在战栗。

    苏寒感觉到一阵极端的恐惧。

    无与伦比的恐惧。

    脑海中下意识冒出一副画面,浩瀚苍茫的宇宙星空中,无数星球,万千种族,忽然有一日,时间和空间的力量发生紊乱,所有星球,在瞬息间便是像一个个气球般爆炸开来,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万丈尘埃。

    万物凋敝,天地俱灭……

    这八个字,像是一种诅咒般,在苏寒心中久久回荡,让他整个人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像是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正在缓缓的枯萎。

    平心而论,苏寒此时的实力虽然只是金丹,但他的根基,却是无比浑厚扎实,金丹九锻,这是百分百可以成就仙人的资质。

    而且,苏寒体内还蕴藏着诸多宝物,如那生机如海的犁天梳,更是潜移默化的滋补着他的身体。

    但此刻,苏寒体内的生机,被完全压制,只剩下心中无尽的死寂,完全笼罩了他的身体,以至于他的身体,都在发生了一种奇诡的变化。

    原本光洁有弹性的皮肤,正在变得灰暗无光,出现大点大点的灰斑,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身上出现的大点大点的老人斑。

    整个人渐渐石化,气息微弱,心跳微弱,仿佛虽是都有可能死去。

    火婴回头看了一眼,见到这一幕,顿时惊呆了。

    万万没想到,一句话竟然能引发苏寒身上发生如此奇妙的变化。

    它蹦跳而来,死死盯着苏寒,看了一会儿,倒是也没有轻举妄动,眼中现出深思。

    “生死关?”

    它轻声呢喃道。

    万万没有想到,苏寒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引发了这种劫数。

    修行本就是一条逆天而行的路,在修炼过程中,冥冥之中的法则之力,会降下种种惩罚,作为对修士的考验。

    比如说天劫,或者说心魔之劫,都是类似的考验。

    但天劫和心魔之劫,只有在修士到达一定修为,能够感应天地,即将突破下一个境界时,才会诞生。

    但有些劫数,是无形无质的,随时都有可能诞生。

    比如说情劫,再比如说生死劫。

    这样的劫难,一般都诞生于灵魂之力较为高深的修士身上,灵魂之力越是强大,越有可能发生这种劫难。

    盖因灵魂之力强大的修士,对于天地之间的感应本就深刻,修行速度又快,就像是一辆高速奔行的跑车,速度快了,自然是发生车祸的危险性也会相应提升。

    苏寒现在陷入的,就是生死劫。

    在听到火婴说的那些关于时空破灭的言论后,他心中产生了无法言喻的恐怖。

    这种恐怖,简直根植于灵魂深处,是一种类似于“忧天”的恐惧,害怕天会坍塌。

    普通人忧天,那是神经病,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对于修士来说,是一种修行。

    当时空破灭的时候,万物都会陨落,自己当然也会死亡,这便是死。

    但时间长河是奔流不息的,有死亡便有新生,死亡和新生,是一个完美的循环,这是生。

    这就是生死劫。

    此时的苏寒,便是陷入这种生死劫中。

    若是能参悟透生死两字,他的心性和修为,必将得到突飞猛进的提升。

    要知道,仙人以下就能参悟生死劫的,别说是在仙界,就算是在整个宇宙之中,也鲜有人能做到。

    甚至,很少有人能摸到这个门槛。

    唯有那些修为到达一定瓶颈,度过了漫长的岁月,依旧毫无突破,感应到死亡威胁的大能,或许能有隐隐的参悟。

    但对于苏寒来说,则不同。

    他本身就是重活一世,对于生死二字,有着极为深刻的体悟,再加上经历了灵魂之火的煅烧后,神魂如海,听到火婴的这句话,心思一动,便是开始了自我的参悟。

    这种参悟,别人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唯有靠自己来解脱。

    就算是自己,身上的宝物,功法,也起不到半点作用,如那犁天梳,此时对苏寒身上的死气,根本起不到半点驱逐的作用。

    只能凭借着苏寒本身的心性和体悟,来完成这一次劫难。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寒已然在这大殿之中站了整整一天一夜。

    他体内的生机已然降到极致,心跳微不可闻,呼吸微不可闻,就连皮肤表面,也是现出类似于岩石一般的灰褐色光泽,无比的僵硬。

    火婴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苏寒可以寄托着它从这里走出去的愿望,而现在,身上却是发生了这等变故,万一,也变成化石一般的存在,那以后可就别想出去了。

    只是,火婴想出手帮助,却也起不到半点效果。

    这种劫难,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援助的,就算是仙帝,也没有这个能力。

    就算它是造化之火,拥有无尽伟力,也不敢贸然出手。

    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对苏寒的灵魂造成无法恢复的损伤。

    火婴在原地焦急不安的走着,简直想要狠狠抽自己两个耳光,没事最贱跟他说那话干什么?

    这小子简直就是个怪胎,灵魂之力强大到恐怖,如此高深的生死劫,竟然是被一句话就引发了。

    ……

    此时的苏寒,身体内部的生机和活力虽然是近乎停滞,但他的神念,却是空前的活跃。

    一个个念头,一个个想法,在脑海中翻江倒海,思绪万千。

    用一句庸俗到极致的话来形容,苏寒此时想的,就类似于宇宙的发展和人类的起源这种高深莫测的问题。

    他钻入了一个牛角尖。

    但,这种牛角尖,却是修行的真谛。

    是修行路上,提纲挈领的精华,若非他前世今生两世为人,根本不可能触摸到这个领域。

    就算是那些修为高深,举手投足间便拥有无尽伟力的大能者们,要想触摸到这个领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样的劫难,对于苏寒来说,既是危险,也是绝佳的机会。

    他慢慢参悟着,时间飞速过去。

    ……

    大殿外面。

    在这地下空间之中,蔓蔓、火舞、呆霸王几人,坐在一起,像是几具尸体,眼神呆滞,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这都一个月过去了。

    还是没有半点苏寒的消息。

    几人心中都是悄然升起一丝绝望。

    他们都很清楚苏寒的性子,苏寒绝对是那种极其为别人考虑的人,若是他能够从神秘空间中平安返回,绝对会在最短时间内回来寻找队友,但现在……

    根本没有他的消息。

    他到底怎么样了?

    蔓蔓咬着嘴唇,原本红润的脸上没有一丝光泽,嘴唇也是龟裂的不成样子,纵然是有着凤凰真火,但心灵的压力,导致了身体上出现种种不好的变化。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呆霸王呢喃着问道。

    这一个月来,众人已然在这洞穴之中搜索了无数遍,就连最细微的地方都不放过,但却始终都是一无所获。

    毫无疑问,要想在这里找到苏寒失踪的讯息,是绝无可能了。

    “我也不知道。”涂豪看起来倒是还比较精神,吞噬了大量火精石,他的修为每天都在飞速增长,就连头发,都是因为火元素聚集,形成了满头酒红色。

    不过这个时候,自然是没人在意这些,好久不曾打理的头发,像是一坨造型诡异的鸟儿,盘踞在他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