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遍地刀锋

    在这样的伤害下,苏寒只来得及护住双眼、下yin,心脏等重点部位,至于身上其他位置,尽数成为血洞。

    飞速驱动犁天梳的能量,苏寒修补着身体的伤害,遍体刀锋,血流如注,这般伤害,若是任其下去,绝对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就算自己是金丹强者,全身生机强大到一定境界,但这也是一个相当危险的情况。

    尤其是,苏寒感觉,一道道锋锐气息,深深灌入体内,几乎是在全身每一个角落肆虐。

    全身的经脉,骨骼,血肉,在这锋锐气息后,都是受到了相当眼中的伤害,几乎被搞成了一团糟。

    苏寒疼的已经麻木了。

    不过,现在的他,倒是没什么生命危险。

    毕竟,脑袋和丹田,都是苏寒的重点保护部位,脑海是灵台,丹田中蕴有金丹,只要这两处能量源泉不被损坏,身体就坏不了。

    只要能量足够,随时都可能恢复过来。

    缓缓积蓄着能量,犁天梳的能量在体内流转,驱逐金气,修复身体,苏寒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

    这种破而后立的情况,对于身体的强化,有着显而易见的效果,不过,就是有点太危险了。

    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玩死。

    “开!”

    等到身体修复的差不多,苏寒一声大喊,全身肌肉紧绷,便是狠狠的挤压着覆盖全身的那些锋刃。

    成百上千到锋芒,几乎是同时电she而出,却没有带出多少鲜血。

    在苏寒的控制下,对每一块肌肉的控制,都近乎完美。

    绿光闪烁,没过多长时间,苏寒便是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全身完好无损,甚至,在犁天梳的修复下,连疤痕都是没有留下一点。

    而且,经历过这一次伤害,苏寒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强壮了那么一丝。

    伤痛和流血,虽然是造成伤害,但伤痛一旦痊愈,对于自己本身,也是一种强化。

    身上已然成为破洞装的衣衫片片飞舞,苏寒已然是全身**,还好,这个地方空无一人,苏寒倒是也不担心被别人看见。

    在全身**的状态下,他深吸口气,身上肌肉高高鼓起。

    强横的力量,汹涌的灵力,在皮肤下面形成一个小小的鼓包,像是老鼠一般来回穿梭。

    咚!

    苏寒再次跨出一步。

    此刻,他的眼神已然无比坚定。

    既然发生之前的事情,虽是刀锋遍体,但有着犁天梳的力量,苏寒并不担心,自己会死在这里。

    所以,他做出了一个略显冒险的决定。

    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锤炼自己的身体。

    肉身,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东西,其重要程度,仅次于灵魂。

    事实上,修士一般都分为两派,一派炼体,一派练气,像远古时期那些练气士,基本上都是体气双修,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拥有着无尽威力。

    单单是靠着肉身,就能化为万丈高的巨人,移山倒海,简直是小菜一碟。

    只不过,随着历史演变,这种修炼的法决渐渐失传,炼体的法门也渐渐不受重视。

    毕竟,成就仙人之后,只要灵台还在,能量源泉还在,就能源源不断吸收天地间的灵气,重新塑造身体。

    但,以苏寒现在的修为,还远远做不到这点。

    现在既然有着这样的危机,苏寒决定,强化自己的身体。

    全身**,只护住重点部位,苏寒跨出这一步后,小心观察着身体周围的反应。

    脚心虽然还有锋锐气息传来,而那风卷,却是没能刮起。

    站在原地化解片刻,苏寒再次跨出一步。

    一步!

    一步!

    又一步!

    他像是一个虔诚到极致的苦修士一般,在这刀山上缓慢而坚定的走着。

    眼中现出强大的渴望。

    那是对力量的渴求!

    对实力的渴求!

    最近一段时间,苏寒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心中有着无比强烈的执念。

    终于……当走到第十步时候,空中陡然传来哗哗的声音。

    无处不在的风,从四面八方钻出,汇聚,再次形成一道贯彻天地的风卷,卷起密密麻麻的锋刃。

    见到这一幕,苏寒捏紧拳头,眼中现出强大的战意。

    “来!”

    “来的更猛烈些!”

    咚!

    面对这风卷,苏寒重重踏出一步,主动迎了上去,甚至,放弃了灵力护照。

    风卷及体,几乎是瞬息之间,苏寒全身上下便是再次多出一个个血洞,如那第一次。

    但这一次,他明显有着应对的经验。

    几乎是一个血洞刚成型,一道绿光便是急速闪过,随即血洞愈合,锋刃被弹出体外。

    毁灭……

    修复……

    都在瞬息之间。

    此时的苏寒,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块被丢入熊熊烈火之中的顽铁,被一次次捶打,受到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但每一次的伤害,都让自己变的更强大。

    骨骼更加坚硬,肌肉更加强忍,血脉更加宽阔……

    坚持过第二波锋刃,感觉到身体的进一步强化,苏寒略微休息一会儿,便是再次踏上了苦修的路。

    ……

    七天。

    一连七天。

    苏寒走了整整七天,他的身躯已然消瘦的不像样子,却没有半点柔弱的样子,就像是一根屹立于寒风中的竹子,有着一种凛然的风骨。

    而他全身上下的肌肉,也是呈现出一种近乎完美的流线型,均匀的肌肉,不算膨大,却是透露出一种充满力量之感。

    哗……

    又一次风。

    只是,不到十几个功夫的时间,苏寒便是从这锋刃中群走了出来。

    那无数的锋刃,打在他身上,发出叮叮叮的声音,就像是打在铁块上一般,只是在皮肤上留下一个个白点。

    苏寒的皮肤,坚韧如铁,经历了这七天,成千上万次的摧毁和重生,已然是融合了不少最纯净的金属xing气息,一般的法器,根本无法伤害到半点。

    这就是金刚不坏之身。

    所谓金刚不坏之身,是佛门至高无上的修行法门,全身坚硬如钢铁,意念如钢铁,丢入火中不朽,刀尖临身不伤。

    苏寒没有金刚不坏的法门,但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他靠着坚持,硬生生将自己的身体凝练到近乎金刚不坏的程度。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此时此刻,苏寒的体重,几乎增加了十倍。

    看起来枯瘦,但就算是几十个普通人,也根本别想抬起他。

    身体内部融合了不少最jing纯的金属xing灵气,且完全消化吸收,无异于一次脱胎换骨般的改造,使苏寒的战斗力得到了相当程度上的提升。

    当然,整个过程也是痛苦无比。

    而付出,总是会有收获的。

    “快了。”

    “快下去了。”

    “马上就要到了。”

    低头向下看去,苏寒发现,在自己脚下,还有不到一百个台阶,再往下,就是一片土黄se的地面。

    回头看看,身后依旧是一片虚无,所有走过的台阶,尽数消失不见。

    苏寒轻轻叹了口气。

    回顾这一路走来的艰难险阻,心中当真是感慨万千。

    这七天,足以抵得上自己前世百年的修行。

    不容易。

    大不容易。

    真不容易。

    ……

    又走了将近两个时辰后,苏寒走到那最后一个台阶,深吸口气,将全身状态恢复到最佳,苏寒再无半点担忧,一步垮了下去。

    就算……

    踏出这步以后,下面又是诸般苦难,苏寒也有绝对的自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渡过去。

    “所有摧毁不了我的苦难,必将使我更加强大!”

    这是苏寒心底的心念。

    也是他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得出的最宝贵的体悟。

    ……

    一步跨出,眼前光影流转,景象变幻,苏寒却是蹬着眼睛,仔细看着。

    火海,刀山,再次在眼前浮现,只不过,这一次,是以虚影的形象浮现,一个声音,悄然传入苏寒耳中。

    “你很厉害哦,竟然能闯过刀山火海。”

    有人!

    苏寒瞳孔一缩,心中jing惕。

    这个声音,似乎是个小孩子的声音,声线还稚嫩,但语气却是老气横秋。

    咚!

    这个意念刚浮现脑海,苏寒身体急速下坠,下坠到一处大殿之中。

    正是之前那存放了无数异兽化石的大殿。

    抬头看了一眼,见到那密密麻麻的异兽,苏寒全身汗毛都要竖了起来,一下站起身来,全身jing惕到了极致。

    只是,仔细看了两眼,发现那只是化石,苏寒长长舒了口气,心情略微安定一些。

    “是谁?”

    “出来!”

    舌战chun雷,苏寒大声喊道。

    “喊那么高声干嘛,吓死我了!”

    “我在你身后。”

    耳畔陡然响起一个委屈的声音,苏寒转身一看,只见在身后不远处的那尊巨象化石上,巨象庞大的耳朵上,躺着一个小人。

    一丁点大,名副其实的三寸丁,翘着二郎腿,极为惬意的躺在那里。

    苏寒不由自主想到七杀老祖,七杀老祖虽是侏儒,却也比这孩子大多了。

    “仙婴?”

    苏寒下意识挤出两个字。

    仙人在修为到达一定境界后,体内会诞生一种类似于第二化身之类的东西,婴儿般大小,是全身能量jing华凝聚而成,被称之为仙婴。

    看这孩子的模样,有几分仙婴的派头。

    “咦?你还知道仙婴?”

    “不过,本小人可是比仙婴厉害多了。”

    “本小人是火婴,天地间最伟大的存在,不过,看在你能闯过刀山火海的份上,我勉强认定你为天地间第二伟大的存在。”

    ……

    听到他的话,苏寒嘴角抽搐几下,差点笑出声来。

    这小人,体型不大,语气倒是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