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火海、刀山!

    这样的灵台,简直让苏寒喜悦的无法自已,很难想象,自己竟然会产生如此规模的灵魂之海。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若是以现在自己的这种状态,成为一个魂修,绝对是有史以来天赋最逆天的魂修。

    而这个时候,苏寒也发现了,那灵魂之火,像是chao水般退去,瞬息间便是退的干干净净,不留半点痕迹。

    就像……就像从没出现过一般。

    在这虚无缥缈的空间中,甚至没有留下半点的痕迹。

    这样的景象,几乎让苏寒以为自己遭遇了幻境。

    但,那觉醒的灵台是着着实实存在的,没有半点虚假。

    就在苏寒心头疑惑之时,眼前光晕流转,she出万道红光,苏寒下意识闭上眼睛,而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然是到了一处荒山之上。

    几乎是刚落到地上,苏寒便是感觉到一阵极端的疼痛。

    呼啸而来的寒风,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割在身上,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若不是自己在遭遇危机之时,体内下意识浮现出灵力护罩,身上很有可能会多出一道道血印子。

    无所不在的疼痛,不仅来自于身上,更是来自于脚下。

    双脚像是踩在一座刀山上,锋锐的气息,透过脚心直刺而入,肆虐奔涌,疼的苏寒脑门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后,苏寒惊呆了。

    自己现在身处的位置,似乎是在万丈高空之中,周围云遮雾绕,而脚下,是一座万丈高峰。

    只是,这万丈高峰却不是由山石组成,而是全部由锋利的刀子组成!

    一把把锋锐的刀,奇形怪状,霍霍寒光,层层叠叠,竟然是累计成这一座高山!

    这样的景象,着实称得上是鬼斧神工了。

    而且,苏寒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奇景,看那一把把刀,仿佛都是按照某种奇妙的规律摆放。

    苏寒完全想不到,到底是拥有着何等伟岸力量的大能,才能创造出这样一个地方。

    一处火海。

    一处刀山。

    强忍着脚心的疼痛,苏寒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火海、刀山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经历过那火海,苏寒心中还有着一丝兴奋,毕竟,从那无尽的灵魂之火煅烧中,自己得到了不小的好处,灵台觉醒,灵魂之力成海,强大无比。

    若是以后能寻觅到修炼灵魂的功法,绝对能够成为庞大修士中那一小撮的魂修,同阶无敌。

    但,现在又见到这刀山,苏寒感觉,自己掉进了坑中。

    很显然,那灵魂之火的煅烧,不是一种自然形成的威胁,而是更接近于……人为的“考核”。

    这刀山,同样也是。

    想到这里,苏寒心中说不出的感觉,既有一丝隐隐的兴奋,同时也有着一丝担心。

    他有过类似的经历。

    某些大能者,在临陨落之时,为了能让自己的道统延续下去,由有缘人传承下去,常常会设置一些危险重重的关卡,用于考核后来者。

    若是成功,自然是获得传承,相当于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之上。

    但若是失败,很有可能便是身死当场。

    最著名的一例,便是仙界的造化之门。

    在仙界最西边,九天之上的虚空乱流中,有着一处造化之门。

    造化之门,是整个仙界最为神秘的地方,也是最为凶险的地方。

    然而,千万年来,它却是吸引了无数仙帝级别的强者,前仆后继,源源不断的前去冒险。

    原因便是,古老相传,造化之门,是远古一位至强仙帝的传承,其中蕴含着能够开天辟地的秘密,若是能掌控造化之门,便能永恒不灭。

    甚至,脱离这个世界,踏入更广袤的天地。

    只是,千万年来,无数仙帝级别的强者进入造化之门探险,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走出来。

    从来没有。

    在苏寒陨落于凤凰神劫之前的千万年间,胆敢踏入造化之门的仙帝强者,已然是屈指可数。

    唯有那种自知寿元将近,突破无望,或者是那种将毕生jing力放在修行上疯子强者,才会义无反顾的踏入。

    脑海中思绪纷飞,苏寒深吸好几口气,飞快回过神来。

    毫无疑问,这里应该也是一处“考核”的所在。

    但,到底是什么考核?

    当然,苏寒最关心的,还是考核之后能够获得奖励。

    若是辛辛苦苦拼了老命后,得到的是鸡肋,那绝对会被气的吐血。

    呼……

    呼呼……

    呼呼呼……

    风依旧止不住的刮着,越来越大。

    凛冽的寒风,像是一把又一把的尖刀,卷在苏寒的灵力护罩上,使得他全身灵力飞快损耗。

    环顾四周,苏寒本想找个背风的地方,却是根本找不到。

    而且,这一看,他发现一件更危险的事情。

    无数把锋锐的刀子,在这越来越大的寒风中,竟然是隐隐有着要动的趋势。

    想到了千万把刀子朝着自己席卷而来的恐怖场景,苏寒便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没有丝毫犹豫,苏寒把全身的防御提升到最高,手心紧握着几颗仙石,源源不断的抽取着其中蕴含的jing纯力量,补充自己的损耗。

    与此同时,他驱动隐藏在心脏深处的犁天梳,一道道充满生机和活xing的能量,在全身流转,随时准备着修复身体。

    做完这一切后,苏寒深吸几口气,跨出第一步。

    他朝着山下走去。

    嘶……

    刚跨出第一步,苏寒便是感觉到脚心一阵钻心的疼痛。

    刚才他站在原地,那锋锐气息的侵蚀还不算严重,但是现在刚有所行动,凌厉的劲气,便是顺着脚底的经脉,狠狠扎入体内。

    飞快驱动犁天梳能量,驱散这锋锐气息,苏寒再次跨出一步。

    就这样……苏寒一步步走着,每一步,都走的极为艰难,像是一个普通人,在满是泥泞的沼泽中行走一般。

    按理说,以苏寒现在的身体强度,一般的金属根本对他造不成半点伤害,除非是蕴含着强大灵力的法器或是灵力。

    但苏寒感觉得到,脚下的这座刀山,虽是由金属凝结而成,但那刀子,并非是普通材质,而更像是最为jing纯的金属xing气息凝结而成一般。

    想到这样的可能xing,苏寒瞳孔一缩,简直想要破口大骂了。

    最jing纯的金属xing能量,这绝对是极为锋锐的东西,一把普通法器,若是能灌注一丝,品质差不多就能提升一个台阶。

    而现在……自己面对的,竟然是这般恐怖的一处存在。

    动用如此强大的阵仗,来对付一个金丹期的小修士,苏寒彻底无奈。

    自己在之前灵魂之火的煅烧下,好歹还能靠着前世的经验,通过冲击灵台,使灵台觉醒,来jing纯和固锁灵魂之力,扛过那火焰的灼烧。

    但现在这刀山,没有半点经验可以借鉴,只能靠着超强的意志,和不算强大的身体来硬抗。

    咚!

    苏寒再次跨出一步,全身肌肉颤抖着,汗如雨下,已然将他的衣服全部浸湿。

    在这样的环境下,每走出一步,对于身体来说都是很严重的负荷,尤其是侵入体内的锋锐气息,更是造成了极大的痛苦。

    呼……

    轰!

    而就在苏寒跨出这步之时,山上的局面,便是再次发生了变化。

    一道道风汇聚在一起,形成一道贯彻天地的风卷,卷起无数把尖刀,形成一处由无数把尖刀构成的寒光流。

    这样的场景,几乎把苏寒吓的魂飞魄散。

    下意识的便想后退,而转身看了一眼后,苏寒身躯一颤。

    此时此刻,他竟然是看到,在自己身后,已然是一片虚无。

    自己走过的地方,刀山赫然消失,只剩下空荡荡的云海。

    这……

    “拼了!”

    狠狠咬牙,苏寒心中蓦然做出决定,毫不犹豫的驱动全身灵力,形成一道又一道防护罩,与此同时,犁天梳的能量也是飞速运转。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后,风卷来了。

    苏寒一颗心提到极致。

    滋滋滋的声音,像是有人拿着一把锋锐的小刀,在金属板上来来回回的刮一般,极为刺耳。

    不过,苏寒却是根本顾不上考虑这声音的摧残。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全身的灵力,正在以一种的恐怖的速度飞快流逝,就像是体内开了个大洞一般,所有的灵力都漏了出去。

    就算是拼尽全力吸收仙石中蕴含的能量,但,却是根本补充不过来。

    糟了!

    苏寒一颗心跌到谷底。

    不过,不到最后的时候,苏寒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死死咬牙,他一边继续吸收着仙石的能量,一边近乎疯狂的运转着犁天梳。

    一道道绿se能量,在体内流转,全身上下,都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绿光。

    嘶……

    终于,在铺天盖地尖刀形成的风卷侵袭下,苏寒的灵力护罩,终于是完全破碎开来。

    那锋锐的刀子,几乎是瞬息之间,便是一把把插在他身上。

    无数的刀子,尽数插在苏寒身上,鲜血汩汩而出,他整个人都是成了一个血人,像是一只刺猬一般。

    苏寒发出一个声嘶力竭的惨叫,声音中有着无与伦比的痛苦。

    这一下,简直像是凌迟一般!

    那些刀子,何止百刀!千刀!万刀!

    每一刀,都是深深没入自己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