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烈火炎池

    一个巨大坑洞,静静呈现在众人面前。

    像是刚刚爆发过的火山口一般,外围一片焦土,而在那坑洞之中,还有隐隐的火光和烟气冒出。

    苏寒和蔓蔓几人站在这坑洞面前。

    以几人的实力来说,这样强度的热量,对于几人还造不成太大的威胁,静静观察了片刻,苏寒便是率先动身,进入那坑洞之中。

    火舞紧随其后,第三个是蔓蔓。

    毕竟,苏寒之前可是答应过火舞,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尽全力保证她的生命安全。

    几人依次进入。

    涂豪和呆霸王眼神中带着止不住的惊喜,两人心中完全没有半点恐惧。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在几人心目中,跟随苏寒行动,那便是绝对安全的,老大就是最强力的守护神。

    进入这坑洞,对于两人来说,不是冒险,而更像是一次旅游,抑或者是在游戏中去推倒某个让人想想都觉得心潮澎湃的boss。

    下降了将近几十丈的距离,狭长的通道渐渐变的宽敞起来,而空气中的温度,也是响应的随之升高。

    但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在这地下深处,空气依旧清新,而且,带着一丝隐隐的清香,像是众多水果的香味荟萃在一起,每呼吸一口,都觉得心旷神怡,精力充沛。

    苏寒带路,顺着通道朝前走,通道之中的坑洞上,有着无数颗火精石,将整个空间照的一片光明。

    很显然,这是一片巨大的矿脉。

    不过,苏寒此时却没有任何心思,去挖掘这种珍贵的石头。

    见多了,也就不觉得珍贵了。

    倒是跟在后面的三人,无所事事,感觉到火精石中蕴含的强大能量气息,乐呵着随意挖了不少。

    这条通道很长,长到根本见不到底,几人已然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映入眼帘的,却始终是一片火红,便连色泽都没有半点变化。

    苏寒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平心而论,苏寒前世在仙界的时候,也算是探索过不少险境,其中大都蕴含着天才地宝的存在,但却从未见过如此神异的宝物。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件宝物聚合天地灵气的效用,绝对是恐怖到极致,类似于一个超大号的黑洞。

    也不知道是孕育了多少年,才形成如此强大的威势。

    “等等。”

    绕过一个拐角,蔓蔓眼神微微一动,开口说道。

    嗯?

    苏寒转头看了她一眼。

    “我感觉,前面似乎有些异样。”蔓蔓开口说道,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出两步,站在苏寒面前,手中现出两道凤凰神火,忽然狠狠印在那左侧的石壁之上。

    哗!

    几乎是瞬息之间,火红色的石壁便是熊熊燃烧起来,无数的火精石,被凤凰神火点燃,释放出无与伦比的能量,空间中像是掀起了一场能量风暴,吹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不过,这风暴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在蔓蔓的火焰压制下,此处的火精石被飞快燃烧融化,逼仄的地形,渐渐宽广起来。

    而片刻后,几人眼神呆住了。

    在那火精石壁的中心,竟然是有着一方水潭。

    准确的来说,是血潭。

    浓稠的,几近固体的血液,汇聚在一处三丈见方的池子中,如同一坨巨大无比的果冻一般。

    但却血池,却是没有半点腥臭之味,反而是有着无比的清香气息,呼吸一口,都能感觉,精纯而温和的灵力,顺着经脉传入四肢五脏,让人精神都好了不少。

    “这是什么?”

    苏寒眼神略显疑惑。

    就在他搜索枯肠,寻找着关于这种东西的记忆时,耳畔却是响起一个咚的声音。

    是火舞。

    火舞双膝一弯,直接跪了下去,面对那血池,她整个人手中结出一个诡异的手势,如同一只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的火蝎。

    而她的脸上,却是呈现出极致的虔诚。

    那种纯净,极致,仰慕的神色,让苏寒看了,都是忍不住有些动容。

    苏寒心中可以百分百确定,火舞心中,对于这玩意儿的信仰,绝对是虔诚到极致,甚至是可以用她的生命来奉献的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

    竟然能让一位武圣级别的强者,出现这般情况?

    火舞跪在地上,口中念叨着一个又一个晦涩难懂的音节,古老而荒凉,像是从历史深处响起的歌声,有着一种让人心醉的韵味。

    苏寒眼中浮现出一幕幕幻象。

    是一点火,精纯到极致的火星,却像是蕴含着诸天万物,无数的规则。

    在这点火星的帮助下,人类学会了生活,学会了操纵火焰的力量,学会了实用熟食。

    整个人类的历史,掀开了崭新的篇章,强大,崛起,修行,渐渐成为屹立于世界巅峰的族群。

    这样的幻象画面,在苏寒心底造成了极大的震撼,简直让他脑海中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何等的伟岸!

    简直是一部文明的史诗!

    苏寒缓缓睁开了眼睛。

    而就在这时,他看到,那血池中,却是陡然生出极为微妙的变化。

    无数的血水,凝聚成一道铺天盖地的红光,朝着火舞席卷而来,将她整个身体,尽数笼罩其中。

    一道道血色能量,在她体内肆虐,火舞皮肤表面,像是有无数只小老鼠,在来回流窜,渐渐的,她全身气势越来越强盛,脑后蓦然现出一只巨大的火蝎虚影。

    这头火蝎,是金色的,有巨象大小,一条长尾,高高扬在身后,显得极为桀骜。

    而在血色能量的作用下,火蝎虚影缓缓发生着变化。

    像是一个铁块,被缓缓融化,重新熔炼,那火蝎虚影,逐渐朝着人型转变。

    “这是……脱胎换骨!”

    苏寒心中震撼。

    万万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看到如此奇景。

    脱胎换骨,对于人类来说,并非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服食天才地宝,或是长辈醍醐灌顶,或是借用药力……等等等等,有着很多办法,可以产生脱胎换骨般的效果。

    但对于妖兽来说,脱胎换骨,绝对是万年罕见的大造化。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妖兽,修为多么精神,其本体依旧是妖兽,根本不可能成为万物灵长的人类。

    但这脱胎换骨,却是以一种冥冥中的伟岸浩瀚之力,强行熔炼妖魂,炼化妖骨,将妖转变为人。

    这种力量,别说是苏寒无法掌握,就算是仙界中的仙帝,也近乎不可能掌握。

    这是命运的力量,是法则的力量,是造化的力量。

    火舞身上的变化,并没有持续多久,也就是不到盏茶功夫,便是完成。

    而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两颗晶莹的眼眸中,现出无限惊喜的神光。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获得这么一份机缘。

    成就武圣后,妖兽便可以化为人型,拥有和人类一样的外形和思维,智慧,但从本质上来说,灵魂依旧是妖。

    在大能者眼中,一切都无所遁形。

    但现在,她却是完全完成了蜕变,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不仅如此,此时此刻,她全身的修为,也是尽数恢复,而且,有着相当程度的精进。

    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还是金的。

    火舞抬头看向苏寒,眼神中悄然带上了一丝感激。

    苏寒眼神一滞,也是很快明白她身上发生的变故,想了想,便是开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血池,已然干涸大半,只是在底部,还有薄薄的一层液体,将近百分之九十的能量,都被火舞吸收了。

    不过,苏寒也没有觉得多可惜,正如那句话所说的,天才地宝,有缘者得之。

    “这是我火蝎一族的至高图腾,烈火炎池,根据我传承记忆中记载的信息,几万年前,我火蝎一族,是这大荒山脉中的霸主,甚至,统率整个北域。”

    火舞语气中透露出丝丝的傲然,飞快讲述起来。

    原来,这个池子,名为烈火炎池。

    在几万年前,火蝎一族最强盛的时候,这烈火炎池,是族内的至宝,也是火蝎一族能够强大起来的最根本原因。

    每一位刚出生的火蝎族人,都要在这烈火炎池中进行洗礼,洗礼过后,天生便具有强大的能力,资质高的,甚至可以直接成为金丹期的妖兽。

    而巅峰时期的烈火炎池,足足有千丈方圆,近乎一片海。

    只是,在几万年前的一场变故,让火蝎一族元气大伤。

    原因,便是那血狼。

    整个血月大陆的历史,就是以血狼为分界点的。

    在血狼之前,为荒古纪元,在血狼之后,为新的纪元。

    当今的血月大陆上,已然基本上不存在关于荒古纪元的任何痕迹,已然被完全抹杀了。

    纵然,火蝎一族的历史无比久远,但血狼横空出世后,便是在整个世界造成极为恐怖的灾难。

    血狼进入大荒山脉,重创火蝎一族,夺取烈火炎池。

    从此往后,烈火炎池便是彻底消失,而血狼,在沉寂百年后,再次出世,成就了不世威名,几乎统一了整个血月大陆。

    这边是烈火炎池的历史。

    当火舞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她眼神中现出一丝莫名的情绪。

    似乎是对过去的缅怀,也有着对未来的展望。

    现如今,这烈火炎池,虽然是枯萎的不像样子,但至少找到了它的所在之处,只要能想办法,是烈火炎池恢复巅峰时期的规模,火蝎一族,定然能够重现荒古纪元的盛况。

    而听到这些话,苏寒也是沉默了。

    无数的线索,像是一团乱麻,在他脑海中汇聚,苏寒有点烦躁了。

    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是又有血狼的消息。

    它虽然已经陨落多年,却又仿佛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