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被囚禁的武圣

    第二百一十三章被囚禁的武圣

    “扶我出去看看。”

    在床上闭目养神片刻,苏寒感觉恢复了些许精力,便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平心而论,此时苏寒身体虽疲惫而虚弱,但他的精神,却是相当亢奋。

    原因便是自己布置出的那阵中阵。

    这处阵中阵,要想布置出来,殊为不易,就算是以苏寒前世的修为,要想成功布置出来,也要大伤元气。

    要知道,他前世可是九劫散仙的修为。

    而现在,仅仅是金丹级别的修为,苏寒就将它成功布置出来。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火蝎谷中特殊的地形。

    那石阵下方,蕴含着某种力量强大的火焰,而得自熊元的一元真水珠,也是相当珍奇而罕见的一件异宝。

    一火一水,都是旷世罕见的珍宝,借助它们的力量,苏寒才侥幸成功,其中有着不少的运气成分。

    在火舞的搀扶下,两人走出那地下宫殿,站在阵法外围。

    此时的阵法之中,是一片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天空中形成泾渭分明的两片领域,相互不容的水火,以一种相互排斥却又互相共存的奇妙状态共存,产生的,是一种近乎恐怖的威力。

    无数的水流,火花,在大阵中闪烁,密密麻麻,四处肆虐。

    暴乱的天地灵气,完全失去了控制。

    而此时,位于阵中的洪天,可以说是凄惨到极致。

    全身上下,再无半块完好的地方,鲜血淋漓,露出森白的骨骼,如今的他,已然近乎一具骷髅,全身所有的灵力,都是护卫着最重要的脏腑和头颅,其它部分,根本顾不上管了。

    事实上,此时的洪天,已然无限接近于武圣地步。

    只需要从大阵中出来,凭借他对修行境界的感悟,便可踏出那最后的一步。

    但……很可惜……他出不来。

    似乎是感应到苏寒的存在,洪天陡然睁开了血肉模糊的眼睛,像是一位浴血沙场的战神,猛地站起身来,看向苏寒站立的地方。

    “奸人,害我!”

    他从牙缝第二百一十三章被囚禁的武圣

    中挤出一句话,声音嘶哑而凄凉,听来像是深夜荒野里的老鸦鸣叫。

    火舞下意识退了一步,这声音中蕴含着无比的怨毒,听的她毛骨悚然。

    苏寒面无表情的看着洪天,心情波澜不惊。

    虽然,洪天之所以成为这幅模样,全部都是因为苏寒,但苏寒心中没有半点愧疚。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向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法则。

    不管是在仙界,还是在地球,抑或者是在这血月大陆上,这八个字,道尽了修行的真谛。

    苏寒可以肯定,若是让洪天成功突破武圣,自己和火舞,绝对会沦为他手中待宰的羔羊,生死只在他一念间。

    “洪天!我承认,是我害了你,但,就连小孩子都知道成王败寇,你一个半步武圣,不会如此幼稚吧?”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在这大阵中,被硬生生磨死,第二,发下毒誓,臣服于我,我还你一个武圣之位。”

    苏寒深吸口气,开口说道。

    这是苏寒能想出来的最好办法。

    而听到苏寒的话,别说是洪天,就连火舞也是惊呆了。

    万万想不到,苏寒竟然有着如此大的野心。

    他还真敢!

    那可不是阿猫阿狗,那是一位武圣强者!

    在血月大陆上,武圣便是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武力,他竟然想要一位武圣级别的强者臣服!

    这无异于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养了一只笑傲山林的猛虎当宠物。

    听到苏寒的话,洪天眼眶都要瞪裂,眼角渗出两滴殷红的血,他放声大笑。

    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凄凉。

    “展元,你这是在找死!”

    “我不会放过你的!”

    “若我不死,此后,就算是搜遍整个血月大陆,我也要把你挫骨扬灰!”

    洪天很硬气,每一个字,都是用尽全身力气吼出,疯狂发泄着心中的万丈怒火。

    毕竟,一位武圣级别的强者,总是有着自己的尊严。

    而苏寒的话,无疑将他的尊严狠第二百一十三章被囚禁的武圣

    狠踩在地上,又狠狠的践踏。

    苏寒咧嘴笑笑,脸上现出一抹古怪,似乎是感叹,又像是嘲讽,“你没有不死的权力,甚至,你都没有死的权力。”

    “好好想想吧,你真的甘心吗?”

    “距离那武圣,那至高无上的武圣,你只有一步之遥。”

    “臣服吧,臣服于我,从此以后,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承诺,等我破空飞升之时,就还你自由。”

    苏寒轻声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隐隐的诱惑,像是来自于九幽深处,魔鬼的声音。

    听到这话,饶是洪天心智坚定,眼中也是不由现出一丝迷茫。

    此时的他,神智已然接近模糊,意志的抵抗力是最低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受到了苏寒的诱惑。

    “啊!”

    片刻后,洪天狠狠喷出口血,剧烈摇着脑袋,陡然清醒过来,发出一声浑不似人类的惨呼。

    “你休想!”

    “不可能!”

    “绝不可能!”

    “我是至高无上的武圣,怎么可能臣服于一个凡人?”

    洪天剧烈的挣扎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他一跃而起,像是一头被困在笼子里的万年凶兽,疯狂撞击着大阵形成的屏障。

    无数的水火撞击在他身上,血肉模糊,焦糊一片,但他却仿佛失去了全部的感觉,片刻也不曾停歇的撞击。

    “这人已经疯了。”见到这一幕,火舞咬着嘴唇,眼中现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看向苏寒。

    “他才没疯呢,一个武疯子,若是这么容易就发疯,那才是怪事。”苏寒撇撇嘴,轻声道。

    犹豫片刻,火舞开口说道,“你……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过分?哈……”

    苏寒自嘲一笑,弯着腰剧烈而痛苦的咳嗽几声,咳出两口血,重新站直了身躯。

    “不,一点都不过分。”他斩钉截铁般说道。

    苏寒从仙界而来,经历了太过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其惨烈程度,是火舞根本无法想象的。

    前世的苏寒,从一个卑微的草根第二百一十三章被囚禁的武圣

    ,一路艰难险阻,实在是经历了无数的苦难,随时都挣扎在生死边缘。

    在地球上的一段生活,他处处领先,占尽上风,心态逐渐安逸。

    但,自从进入血月大陆后,接连不断的厮杀,又让隐藏在苏寒骨子深处的残酷和冷漠,再次显露出来。

    这个世界上最过分的事情,不是折磨敌人。

    而是死亡。

    尤其是,自己死了,敌人还活着。

    唯有活着,才是王道。

    “放了我!”

    “放开!”

    “我要杀了你!”

    “你快放了我啊!”

    洪天一次又一次撞击在大阵屏障上,却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徒劳无功,这阵中阵的威力何其强大,他用尽全力的一下,撞在上面,甚至连一丝涟漪都无法产生。

    这样的折磨,洪天几乎要崩溃了,声嘶力竭的喊道,嗓子都挣破了。

    苏寒朝前跨出两步,隔着一层天堑,冷冷吐出六个字。

    “臣服,或者,死亡。”

    洪天眼神依旧倔强,沉默片刻,他蓦然平静下来,转身,朝着大阵内部走去。

    找了一处灵力波动相对薄弱的所在,他盘膝而坐,静默不语。

    见到他这幅模样,苏寒也不强求,回到火舞身边,拉起她的手,“走吧。”

    火舞下意识的缩了缩手,想要挣脱,却是根本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她咬牙喊道。

    苏寒脸色陡然凝滞,看向她的眼睛。

    “我是妖兽,本性该凶残,但,我真的无法接受你这种行为,你走吧,离开火蝎谷。”火舞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心中说不出的感觉。

    是一种隐隐的悲凉,还有止不住的失望。

    虽然是火蝎之王,但她的骨子里,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儿,根本没有多深的阅历和经验。

    在这火蝎谷中,生活是平淡而无趣的,所以她才会对万长生一见倾心。

    而万长生陨落之后,她成就了武圣,下定决心做的第第二百一十三章被囚禁的武圣

    一件事便是复仇,所以才不惜一切,用最强的一击,诛杀了七杀。

    然后,认识了苏寒。

    一开始,苏寒身上表现出来的特质,确实让她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万长生是个翩翩君子,而苏寒,却是个无赖,只是这无赖,无赖的还真有些可爱。

    不知不觉中,她竟然是有着享受和苏寒相处的感觉。

    但现在,她真的无法接受。

    一个男人,可以无耻,可以荒唐,甚至可以好色无赖,但万万不能冷血。

    冷血的男人,必定是冷酷无情的,不管是对敌人,还是对亲人。

    “哦?”

    见到她这幅模样,苏寒眼神一挑,刹那间便是明白了火舞的想法。

    嘴角现出一抹弧度,苏寒轻声道,“你确定要我走?”

    火舞沉默片刻,眼神坚定的点点头。

    “好,我可以走,不过,在走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

    “什么事?”

    苏寒二话不说,取出一枚仙石,轻轻闭上眼睛。

    一道道意念,从脑海中抽取出,烙印在这仙石之上,不到几个呼吸的工夫,苏寒做完这一切,脸色更加苍白。

    “这是控制阵法的法门,三天后,你要是还心存善念,就把他放出来。”

    “呵……”

    把仙石丢给她,苏寒便是头也不回的朝远处走去。

    捧着这块晶莹剔透的仙石,火舞呆住了。

    看着那个背影,她忽然感觉鼻间莫名的酸楚,眼角一片温热。

    嘴唇动动,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