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宠物

    大荒山脉中的一处小径,几人正在结伴而行,在他们身后的树林中,有着一堆熊熊燃烧的烈火,一头巨大的猛虎在火光中,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化为灰烬。

    不过,火焰也没持续多长时间,在那漫天的血雨中,很快便是熄灭。

    这几人,正是玲珑和蔓蔓一行。

    几人在长生谷中等待着苏寒的消息,然而等了好长时间,却是根本等不到。

    还以为苏寒出了什么意外,几人商量许久,便是决定去长生卫的军营中查探。

    花费不少力气,才在军营中查探到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消息。

    统领熊元带着几位队长进入火蝎谷中,而这一去,竟然是没有归来。

    听到这样的消息,几人顿时着了急,就准备前往火蝎谷。

    而在半路上,又遇到了天降血雨的情况。

    几人心中都像是压着一座沉甸甸的大山。

    又一位武圣,陨落了!

    在这一个月都不到的时间里,竟然是有两位武圣接连陨落,这样的频率,简直是九天十地历史上绝对没有过的。

    而且,在玲珑的感应下,她隐隐感觉到,那圣人陨落的地点,似乎是距离火蝎谷不远。

    这样的感应,更让她心神不宁了。

    几人飞速赶路,在这危机重重的大荒山脉中穿行着。

    还好有血狼老祖,他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散修强者,又长期驯养动物,对于各种妖兽的习xing都有着很深的了解,所以一路上还比较安定。

    除非是碰到太强大的妖兽,或者是在血雨中失去神智的妖兽,倒也没什么争端。

    “距离火蝎谷还有多远?”

    在一处避风的山崖中休息,蔓蔓开口问道。

    玲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大概,大概还有近百里的距离。”

    两人在谷中时,之间的关系还有点微妙,而苏寒不见后,又经历过这一路来的危险磨难,关系自然是比寻常缓和了好多。

    “霸王。”

    蔓蔓开口吩咐一句。

    不等蔓蔓再说什么,呆霸王全身便是冒出金光,朝着雨中冲了出去。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是当之无愧的斥候和肉盾,脏活累活苦活全部包了,在苏寒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几人的心态都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以前苏寒在的时候,老大就是天,就是保护神,而现在老大暂时不在了,自然是要自力更生。

    在一片血雨中急速奔驰,呆霸王小心翼翼,微微弯着腰,像是一只jing惕的猎狗。

    纵然他的身躯高大无比,但行动起来,也是无比的敏捷。

    越过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呆霸王眼神陡然凝滞,全身上下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目瞪口呆,脑海中甚至是一片空白。

    片刻后,他狠狠咬了下舌头,回过神来,小心秉着呼吸,几乎连动都不敢动。

    在视线尽头,是一只小兽。

    像是一只篮球,蜷缩在那里,动也不动,仿若死去。

    但,在它的身体周围,血雨却是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在它身体十丈方圆范围内,没有半点雨水,所有的血水一落下来,便是被它尽数吸收。

    到底是什么东西?

    呆霸王心中泛起无比的疑惑,还有着抑制不住的惊惧。

    要知道,这血雨可是圣人陨落之后上天降下来的异象,仅仅是被雨水淋在身上,呆霸王都能感觉到,自己覆盖全身的灵力,受到了相当程度的腐蚀。

    在行走的过程中,他也是紧紧闭着嘴巴,根本不敢让其进入体内。

    而这只小兽,却是可以将它当成食物。

    又是小心的观察了好一会儿,感觉到它没有醒来的迹象,呆霸王几乎形成一个匍匐的姿态,如同一条蛇一般,在泥泞的地上蠕动,朝着来路返回。

    走出几百米的位置,他陡然站起身来,爆发出全身的力量,以一种近乎疯狂的速度飞奔。

    “咱们……咱们必须绕路!”

    气喘吁吁的返回,呆霸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凝重。

    “怎么了?”

    见他这幅模样,蔓蔓也是认真问道。

    呆霸王就把之前见到的景象讲述了一遍,听完后,几人都是陷入了沉默,眼中闪烁出复杂的光芒。

    竟然还有如此的景象?

    听到这话,涂豪一下子就怪叫出声,“比我还能吃?”

    他修炼的饕餮功法,本身就是通过各种吃来增长修为,不过饶是如此,他也不敢接触这血雨能量,而现在,听到一只无名的小兽,竟然敢吞噬血雨,顿时就惊叫出声。

    蔓蔓白了他一眼,噗嗤一笑。

    “带我去看看?”犹豫了片刻,蔓蔓咬牙说道。

    好奇心是女人的天xing,她心中着实是有些好奇,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蔓蔓心中有种隐隐的感觉,似乎,这头小兽,应该和苏寒有什么关系。

    “不行!”这话刚开口,几人都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那小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既然能吞噬血雨,显然不是凡物。

    真要把它惊醒了,后来不堪设想。

    “依我看,我们还是绕路比较好。这大荒山脉之中危险重重,我记得哥哥以前跟我说过,有些地方,就算是他也不敢贸然进去。”玲珑轻声说道。

    在这一点上,她表现出相当的坚持。

    事实上,在玲珑心目中,哥哥说的就是绝对的真理,这一路上以来,她是最小心的一个,事无巨细,一切以安全为重。

    看了她一眼,蔓蔓咧嘴一笑,飘然进了雨中。

    “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出去看看。”

    蔓蔓毫不犹豫的走。

    她也是个执拗的xing子,既然是兴致来了,就必须要去看。

    而且,蔓蔓自信以自己身上的凤凰真火,根本不担心会遇到什么危险。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可以说是不死之躯,就算是受到再重的伤害,也可以涅槃。

    而且,她总是感觉,那小兽似乎和苏寒有着一定的关系,不过,这种冥冥之间的微妙感应,却是根本说不清。

    “你!”

    见到蔓蔓说走就走,玲珑一下子就急了,惊叫一声,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见到蔓蔓如此行为,血狼、涂豪和呆霸王三人,都是毫不犹豫的跟在她身后。

    玲珑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她似乎感觉,自己是被抛弃了。

    不过,想想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重重喘了几口气后,玲珑勉强压下心中的悲愤,咬牙道,“我也去!”

    蔓蔓笑笑,大步而走。

    几人走的很快,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是到了之前呆霸王到达的地点。

    站在一处高地上,几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方那头小兽。

    这只小兽,自然就是之前吞噬了七杀的那头化无兽,吞噬完一个武圣全身的强大能量,就算是以它的胃口,短时间内也是有些吃不消,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而苏寒和火舞离去的时候,又因为洪天的存在,便是将它遗落在此地。

    “我感觉,它很可怕。”血狼老祖轻飘飘的说道,眉头紧紧皱着。

    作为一个经常和妖兽相处的怪人,他对危险的猛兽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感应。

    “咱们还是赶紧走。”玲珑打了个哆嗦,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不知为何,自从见到这只小兽的第一眼,她就感觉,心中有着一种极为危险的感应,就像是一只柔弱的小兔子,见到了猛虎一般。

    那是一种烙印在灵魂深处的惊惧,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我去看看。”

    蔓蔓轻声说了一句,便是抬脚,朝着它轻轻走去。

    此时的她,眼神中有着一丝火焰一闪即逝。

    而她的脸上,则是现出一种深深的迷茫。

    事实上,在刚看到这只小兽时,蔓蔓便感觉,脑海中有道神秘的意念,似乎在缓缓觉醒。

    这种意念,并非本身所有,而是来自于那血脉深处的传承记忆,是属于凤凰的记忆。

    蔓蔓感觉,这小兽很亲近,就像是……最亲密的伙伴。

    她一步一步走去,几人想开口提醒,却是生怕惊动了那小兽。

    距离蔓蔓最近的涂豪拉了一把,却也没拉住,咬咬牙,跟在她身后。

    没有丝毫犹豫,呆霸王和血狼也是跟在身后。

    保护蔓蔓,便是他们的使命。

    尤其是,老大不在后,更需要做好这一点。

    “别去,别去啊,危险。”

    涂豪捏着嗓子说道,不住轻声呼唤着,蔓蔓却是根本不理,脚步越来越快,到最后竟然是小跑起来。

    而此时的这头化无兽,仿佛是感应到了蔓蔓的存在,在地上翻了个滚,睁开了迷糊的小眼睛。

    咻!

    它像是一只皮球般,陡然飞起,朝着蔓蔓狠狠she来,不算大的体型,如同一道红se闪电,速度快到极致。

    “危险!”

    见到这一幕,涂豪毫不犹豫的猛地上前,一把拉住蔓蔓的胳膊,手上陡然浮现出一把长枪,朝着那小兽刺去。

    咔嚓!

    片刻后,他傻眼了。

    一把法器长枪,被它啃了一口,像是啃饼干一样,极为轻松的啃碎。

    它吱吱叫着,小眼睛中现出嘲讽的光芒,似乎是在笑话涂豪的自不量力。

    “涂豪,别动。”

    蔓蔓轻声说道,伸出一只手,轻轻摸向它。

    这只化无兽,像是找到了主人的宠物一般,顿时钻入蔓蔓怀中,极为惬意的拱了几拱,惬意的哼哼着。

    这一幕,看的几人当场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