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神算之术,阵中阵!

    第二百一十章神算之术,阵中阵!

    听到苏寒的话,火舞像是看疯子一般的眼神盯着他,“你出去干什么?”

    其实到这个时候,她也准备采取最极端的方式了。

    在这火蝎谷中,还有着不少火蝎一族的强者,集体蝎尾一击,威力堪称恐怖,足够用了。

    “出去,我有办法。”苏寒极为笃定的说道。

    见他如此坚决,火舞脸色凝滞片刻,倒是也没多说什么,大手一挥,两人便是从那地下的大殿之中走出,站在距离洪天不远的地方。

    是一处低矮的山丘。

    站在山丘上朝下看去,入眼处是一片迷茫的雾气,绰绰约约,看不真切。

    苏寒瞪大眼睛看着那雾气,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是想起什么,开口问道,“我的一元真水珠,拿过来。”

    火舞呆住了。

    一时间竟然是有些不舍,仿佛是心爱的玩具被人强行要去一般,只是,这个时候见苏寒满脸的凝重,她倒是也不好说什么,撇撇作罢,便把这枚淡蓝色的珠子交给苏寒。

    而她心中刚叹了口气,便是又听苏寒说道,“你放心,这定情信物,我只是借用一下,等下还会还给你的。”

    火舞脸上下意识飞过一抹绯红,连心跳的速度,陡然悄然加快了不少。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苏寒竟然还有心思想这种事情。

    他到底是个什么人?

    火舞心中说不出的感觉,好奇到极致。

    而拿到一元真水珠后,苏寒观察着周围的地形,口中振振有词,手指在半空中勾勾画画,像是一个鬼画符的道士一般,动作极其的诡异。

    而伴随着他的勾画,苏寒脑门上渐渐冒出细密的汗珠,眼神疲惫而黯淡,似乎是耗费了极大的神念。

    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苏寒疯癫一般的动作停了下来,而他的脑袋两鬓,竟然是悄然先出两抹白发。

    这样的变故,简直把火舞惊的目瞪口呆,一把抓住苏寒的胳膊,“你要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

    此时此刻,她心中确定,苏寒绝对是在使用一种对身体有着极大损伤的法门,损失的不仅是精气,是元气,似乎还是寿元,不第二百一十章神算之术,阵中阵!

    然的话,他脑袋上怎么可能产生白发?

    苏寒回头看了一眼,笑笑,“放心,没事的。最艰难的一步已经过去了。”

    苏寒的眼神有些虚弱,但其中却是蕴含着无比自信的神光。

    他刚才所用的手段,名为神算之术,是一种极为玄奥的法门,以苏寒现在的修为,也仅仅只能支撑不到三个呼吸的功夫,而在这三个呼吸的过程中,他神念的运转速度,是平常的百倍千倍!

    这套法门的效果,堪称逆天。

    当然,它的代价也是巨大,这一次做法,苏寒差不多损失了将近一年的寿元,而且是任何灵丹妙药都无法补充回来的。

    不过,为了能够诛杀洪天,苏寒豁出去了。

    从此人身上,他感觉到非常强烈的威胁。

    纵然,那洪天在长生天中算是保皇派,而且还是保皇派的中坚力量,中流砥柱。

    但在见识过他的行径后,苏寒心中万分的确定,此人,绝对不是那种甘愿居人之下的人。

    有一种人,天生就是老子最大天老二,桀骜不驯,极为难缠。

    这种人,蛰伏时还好,而当他的全部野心爆发出来时,那绝对是最危险的。

    苏寒可以肯定,若是洪天能成就武圣,第一个倒霉的,绝对是玲珑,甚至,她有可能成为那种被人控制的傀儡。

    所以,苏寒毫不犹豫的选择损耗一年寿元,用出这神算之术。

    完成测算后,苏寒指尖出现一枚又一枚的仙石,像是不要钱一般,随手弹出去。

    咻咻咻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苏寒的控制下,落在不同的位置,散乱无章。

    这样的做法,在火舞看来,简直是神经病。

    虽然,她不知道苏寒手中这闪亮的宝石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想来应该不是凡物,可以清清楚楚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不弱的灵力。

    苏寒就这么丢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要引发爆炸,想炸死洪天?

    怎么可能?

    半圣强者在成就武圣之时,全身可以说是近乎坚不可摧,全身的气机,尽数和天地之间庞大的天地灵气融为一体,要杀他,相当于与第二百一十章神算之术,阵中阵!

    这一片天地对抗。

    似乎是看出了火舞眼神中的疑惑,苏寒笑着摇摇头,也没多说什么,依旧是不要钱一般的挥洒着仙石。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便是已然洒出了近百颗仙石。

    每一枚仙石,都是落在既定的位置,数量越来越多,逐渐显露出一定的规律。

    似乎,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圆。

    如同圈地一般,将包括河流石阵,洪天雾阵在内的庞大空间,全部笼罩进去,范围之大,简直是不可思议。

    “你到底在干什么?”

    隐隐察觉到这点后,火舞终于是忍不住问出声来。

    “稍安勿躁。”

    苏寒依旧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眼中现出一道亮光,继续有条不紊的挥洒仙石。

    直到,他洒出将近一千颗仙石,储备都是接近耗尽之时,他终于是停住动作,转过身去,认真看了火舞一眼,然后,轻轻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看吧,下面就是见证奇迹发生的时刻。”

    最后一次,苏寒屈指一弹,将那枚一元真水珠远远弹了出去。

    落的位置,靠近东北方向的位置,搁着一个洪天,与那被河流包围起来的石阵遥遥相望。

    轰!

    天地间,陡然生出剧变。

    无数道天地灵气,骤然狂暴,像是湍急到极致的水流,冲破堤坝,不受控制的狂奔。

    天空中,地面上,狂风大作,无数的烟尘弥漫,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火舞彻底惊呆了。

    身体止不住的哆嗦着,死死盯着苏寒,眼神中悄然流露出一丝惊恐。

    “这……这是阵法!”

    她脑海中一片空白,简直无法呼吸。

    完全无法想象,竟然有人能布置出如此庞大、如此精妙的大阵!

    要知道,每一个阵法,都是前人千锤百炼后的成果结晶,后人要想在这基础上,每取得一点小小的进步,都是相当了不得的成就。

    而苏寒……

    竟然可以布置出这样的阵法!第二百一十章神算之术,阵中阵!

    火舞万分确定,这样的阵法,在整个血月大陆,也是绝无仅有,独此一份!

    这不仅是一个简单的阵法,而且,是一个阵中阵。

    以火舞不算专业的眼光看来,这阵法的核心,是有两处。

    一处,是火蝎谷中原本就存在的天然石阵,而另一处,便是苏寒刚刚弹出去的一元真水珠。

    一火,一水,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被一种奇妙的法则力量,硬生生糅合在一起,像是两块磁铁,牢牢吸引,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甚至引动了天象。

    此时的天空中,无数到灵气涌动,汇聚,渐渐生出奇妙的变化。

    一头巨大无比的风龙,一只璀璨夺目的火凤。

    两只代表着绝强力量的神兽图腾,在半空中对峙着,却也相互依赖着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形成一处完全封闭的阵法空间。

    巨大的阵法空间,将洪天完全包裹在其中,就连那石阵,也是被尽数包裹。

    地面上传来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一头头火蝎,从地下深处钻了出来。

    它们察觉到地面上发生的异变,都是从沉睡中醒来,爬出来看个究竟。

    而刚出现在地面上,无数头火蝎,便是爆裂开来,化为细密的粉末。

    这处阵法空间中,此时似乎成了一个超大号的绞肉机,疯狂绞杀着阵法中的一切生灵。

    这般变故,洪天也是面色惊骇。

    他坐在原地,全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着,一道道风,像是狂暴的刀刃一般,卷在他身上,纵然他全身防御极强,也是被割裂的鲜血淋漓,像是遭受了凌迟之刑的罪人。

    有些受伤最为严重的地方,甚至显露出森森的白骨,看起来颇为骇人。

    但他依旧在坚持着,纵然身体疼痛到极致,神智都要模糊,却是死死保持着盘膝而坐的姿势。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点!

    自己就能成就武圣!

    洪天不知道,这时的天和地,到底是为什么发生了这般变故,他只知道,自己距离梦寐以求的境界,只有一步之遥!

    跨出去第二百一十章神算之术,阵中阵!

    ,从此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他近乎疯狂的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但,没过多长时间,他心中悄然升起一丝绝望,眼中现出无比的惶恐。

    他发现,自己竟然是再也无法吸收天地间的灵气。

    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明明再加一把柴,就能烧到最顶点,但,那最后一把柴,却是无法得到。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洪天心中疯狂呐喊着,咬破了嘴唇,喷出一口鲜血,体内强横的灵力,在飞速修复着身体,甚至形成一道小小的漩涡。

    他想通过本身的灵力漩涡,来引导和控制这片天地间狂暴的天地灵气。

    这……是属于武圣境界才有本领。

    现在的洪天,勉强可以控制身体周围三丈方圆的空间。

    渐渐的,他稳住了。

    然后,想要开拓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却是根本做不到。

    阵外,看着这一幕,苏寒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喘气如牛,全身早已被汗水浸透。

    “你……你看着……我……我累的不行了,让我先睡一会儿。”

    断断续续的吐出一句话,苏寒脑袋一歪,便是直直躺了下去,刚躺下,口中便是响起呼噜声。

    见到他这幅模样,火舞感觉有些好笑的同时,弯下腰,轻轻抱起他,心中不由冒出一丝柔柔的……保护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