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突破

    第二百零九章突破

    此时此刻,大厅中的气氛,着实有些旖旎。

    火舞心中羞涩,羞涩到近乎气恼,但却是怎么也发不出来。

    面对苏寒的无耻,她竟然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虽然,她在这火蝎谷中已然存在好几百年,成长为火蝎一族的王者,更是成就了武圣之位,但这大荒山脉中,因为和长生天协议的缘故,争端厮杀向来就少。

    她的性格,可以说是相当单纯的,尤其是,在面对比较亲近的人时。

    毫无疑问,此时的火舞心中,已然把苏寒当成了比较亲近的人。

    ……

    谷中。

    洪天像是一头威武的雄狮,在谷中飞速游荡,所过之处,根本见不到一只火蝎。

    在火舞独特的声波信息传递下,它们都是隐匿于地下。

    毕竟,面对一个半圣级别的强者,除非是用绝对的数量把他堆死,不然,纯粹是自取灭亡。

    而就算是把他堆死,火蝎一族绝对也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这样的代价,火舞不愿意负责。

    她成为武圣强者,整个族群迎来飞速发展的契机,若是在这个时刻,遭受难以想象的毁灭性的打击,火蝎一族想要真正强大起来,成为这大荒山脉中的王族,还不知道又要发展多长时间。

    洪天如入无人之境,没过多长时间,便是到了苏寒一行曾经经过的那处阵法旁。

    对于阵法一道,他可以说是长生天中研习较为精深的一人,自从成就半圣后,修为再无寸进,靠常规手段修炼是根本不行的。

    洪天也是个有大毅力的人,星相占卜,奇门术数,都是有所研究,希望能够触类旁通,得到一些感悟。

    但,饶是他对阵法有着不弱的造诣,见到此时这个大阵,还是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无解。

    近乎无解的阵法。

    一般来说,阵法就相当于是绳子结成的锁扣,就算是再复杂,耐心一点,付出时间和精力,也是能够解开的。

    但这处阵法,根本没有破绽,巧夺天工,浑然一体,简直是个完美的死结。

    洪天站在阵第二百零九章突破

    法之前,苦思冥想。

    那两位武圣,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到这时,他对苏寒的话仍然没有半点怀疑。

    毕竟,苏寒身上长生卫的服饰是货真价实的,而且说的话也合情合理,洪天根本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是被骗了。

    此时此刻,他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去,怎么进去?

    那两位武圣,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还有,这法阵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

    洪天踏入大荒山脉,唯一的目标,便是寻求武圣,求战,希望能够在战斗中,突破自己的极限,成为至高无上的武圣。

    而现在,却是被阻拦在阵法之外,连进去的门路都没有。

    洪天心中不由有些烦躁。

    深深吸了好几口气,他试探着甩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朝着那河流中心的石阵丢去,而试探的结果,也如同熊元之前做的那样。

    石头刚飞过去,便像是被一股无形中的恐怖吸引力吸引,贴在石阵上,纹丝不动。

    不过,他比熊元运气好的一点,便是法阵周围的地下,并没有火蝎钻出。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洪天百思不得其解。

    滴答……

    滴答……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雨滴落了下来,脸庞感受到一丝清凉。

    随着这清凉的感觉,遥远的天空深处,像是在九天之上,陡然响起一阵悲怆而凄凉的呜呜声。

    如同古代战场上的招魂曲一般,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就算洪天是半圣级别的强者,面对这般情况,他也是忍不住眼角湿润。

    而在眼角湿润的同时,他心中则是泛起一丝极端的狂喜。

    这是……

    武圣陨落!

    天地同悲!

    天降血雨!

    洪天简直要乐疯了。

    万万想不到,此时此刻,竟然是又有着一位武圣陨落。

    难道,是进入这法阵之中的一人?第二百零九章突破

    想了想,洪天觉得有很大可能性便是如此,他下意识的便退了两步,心中涌现出一丝深深的忌惮。

    连武圣级别的强者都能在里面陨落,可见,这法阵的凶残程度。

    而在忌惮的同时,洪天心中也是极端的喜悦。

    天地间只能有九个武圣,每一位武圣,都是代表上天,镇守人间,不仅代表着整个血月大陆上最高端的武力,也拥有着最珍贵的身份。

    而武圣这个位置,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除非是一个位置空了,才有人能顶上。

    之前的机会,自己已然错过了。

    这一次,必须要抓住!

    血色的雨点打在洪天脸上,他抬头看天,眼中现出斩钉截铁般的建议。

    眼神一动,洪天没有半点犹豫,飞快的盘膝而坐,疯狂运转着体内的灵力。

    纵然,他心中也清楚明白,这个地方并非突破的好地方,但现在,他已然顾不上那么多了。

    上一次成就武圣的契机,已然被别人抢走,而现在这个机会,若是还抓不住的话,对于他自信心的打击,绝对是无与伦比的,甚至很有可能就此直接沉寂下去。

    呼……

    一道道淡淡的白气,从洪天鼻孔中呼吸出来,渐渐在他身体周围凝聚,形成一处云遮雾绕的存在。

    白气覆盖的范围很大,像是一个阵法般,将洪天牢牢包裹在其中,没有半点空隙。

    洪天这才长长舒了口气,准备冲击武圣境界。

    他用白气布置的这个阵法,虽然不是什么极为高深的阵法,但在血月大陆上,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这是海市蜃楼阵,属于幻阵的一种,而在幻想中,也蕴藏着不少杀机。

    洪天之所以布置这个阵法,正是为了保护自己,安安稳稳的突破,不被任何人打扰。

    ……

    大殿之中,通过铜镜看到这一幕,火舞沉默了。

    天降血雨。

    她心中百分百确定,之所以出现自己的异象,完全都是自己的功劳。

    毕竟,那恶贯满盈的七杀老祖,可是就死在自己手上,虽然为了杀他付出第二百零九章突破

    了巨大的代价,但这代价花的值。

    “他要突破武圣了?”

    火舞蛾眉轻轻蹙着,眼中现出一丝为难。

    毕竟,每一位武圣突破的时候,都是严禁打扰的,甚至对于某些宗派来说,一旦宗派内部有强者冲击武圣,整个宗派都会戒严,不许任何人随意进出。

    火舞想不到,洪天的胆子竟然是大到这个地步,竟然在这火蝎谷中,就敢突破。

    不过,平行而论,火舞心中很清楚,就算是是他只是个半圣强者,以自己目前的修为,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不能着急。

    等他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在想办法出手。

    火舞很快做出决定,便是从自己的那闺房中走了出来,朝着苏寒走来。

    她的手中还拿着那枚一元真水珠,而另一只手上,则是紧紧抓着烟袋。

    “你同意了?”见到她的身影,苏寒顿时嬉皮笑脸迎了上去,开口问道。

    “同意什么了?”

    苏寒撇撇嘴,飞快道,“我刚才说了啊,你拿了我的宝物,就当是定情信物了。”

    “哼!去死!”

    火舞娇嗔了一句,也不再和苏寒斗嘴,飞快说道,“现在我们很危险,现在的外面,正是天降血雨,而洪天,想来是想趁着这个机会突破武圣。

    啊?

    苏寒嘴唇动了动,倒是也没说什么。

    这样的结果,在苏寒的预料之中。

    洪天此人,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武疯子,为了能进入更高深的境界,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而现在,这个天降血雨正是成就圣位的好时机,想来洪天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平心而论,苏寒和洪天倒也算是有着一段矫情,但这交情的程度,却是极其的轻微。

    而现在,洪天即将突破武圣,他突破武圣后,本身的性格缺陷,绝对会发生更加偏激的变化。

    想到洪天成就武圣后可能做出来的决定,苏寒撇撇嘴,蓦然做出个决定。

    杀了他!

    趁着这个机会,将他彻底陨落在这里。第二百零九章突破

    不然的话,一旦等他成就武圣,那危险的可就是自己两人了。

    苏寒下意识的看向火舞,两人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有着片刻的凝滞。

    火舞轻轻点头。

    她身为货真价实的武圣强者,心中更加清楚,一个武圣,到底能发挥出多大的战斗力。

    若是没有火蝎一族本身的天赋技能,就算是凭借自己全身时期的实力,碰上一位武圣,生死也是五五之数。

    而现在,天赋技能已然用出,短时间内无法恢复过来,在这种情况下,碰上一位武圣,更是危险到极致。

    银牙暗咬,火舞伸手一抹,半空中悄然浮现出一道光幕,光幕中,赫然显露出洪天此时正在突破的情形。

    只见他全身被一层浓雾笼罩,全身散发出骇人的威势,滚滚凌厉,如长江大河般奔流涌动,绵延不绝。

    “洪天已然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见到这一幕,火舞眼神空前凝重。

    这一步,她是走过的,自然是一清二楚。

    此时的洪天,已然到了成圣最关键的时分,引动天地灵气入体,狂暴洗刷着自己的身体,从血肉之躯,朝着半能量化的身体转变。

    唯有完成这步,武圣才能吸收香火之力,承担万人供奉,真正称之为圣。

    一旦完成这步,就代表着,洪天已然完全跨入了那道大门!

    这里面代表的含义,苏寒自然也是一清二楚,咬咬牙,飞快开口道,“我们出去!”

    “绝对,绝对不能让他成功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