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洪天

    从远处而来的这个人,正是洪天。

    他从万寿城出发,直奔大荒山脉的方向,他是来这里战斗的。

    成就武圣的契机被人抢夺,洪天出离的愤怒了,自从他出发的那时起,他就下定了万分的决心。

    要么,成就武圣,荣耀而归。

    要么,死在这里。

    这样的信念,行了一路,不但没有衰减半分,反而像是油桶中的一点火星,越来越剧烈,让他此时战意澎湃,不能自已。

    直到现在。

    洪天?

    见到这人,苏寒瞳孔也是猛地一缩。

    融合了展元全部的记忆,苏寒心中自然是一清二楚,这个洪天,就是长生天武圣之下的第一高手,而在万长生死后,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而此人的xing情,也是相当深沉,不怒自威,是个难惹的货se。

    “洪长老,是您?”

    心中一动,苏寒脸上便是现出喜se,飞快开口说道。

    洪天看了一眼,见到苏寒身上的长生卫服饰,眉头微微皱皱,“你认识我?”

    “自然是认识,小人是长生卫中小队长展元,对洪长老的威名如雷贯耳,神往已久,想不到,今ri竟然是见到您老人家的真实面目,小人……小人就算是立即死去,也算是值了。”

    苏寒一副脑残粉的形象,说的唾沫星子乱飞,脸se激动无比。

    见到他这幅样子,火舞就沉默,嘴角抽搐几下,心中无语到极致。

    火舞身为妖兽,对于人类的情绪波动,最是敏感不过,她自然是清楚,苏寒这幅xing子,全都是装出来的。

    早知这小子滑头,却没想到,他竟然是滑头到这个样子。

    当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听到苏寒的一席话,饶是洪天心机深沉,心中也是涌现出一丝自得,脸se也缓和了一些。

    “展元,我问你,刚才这里可是发生了一场战斗?”

    洪天开口问道。

    他在飞行的过程中,便见到这边的天地异象,威势骇人,显然是两位了不得的强者战斗,加快速度赶过来,却是没有见到战斗的影子。

    “确实。”苏寒毫不犹豫的说道,不动声se的看了火舞一眼。

    “我和熊大人出来探查地形,在此地正好碰上两位武圣强者大战,熊大人乘坐的飞舟,不慎被波及到,舟毁人亡,小人却是侥幸活了下来,不过,我妻子也受了伤。”

    妻子?

    听到这两个字,火舞低着脑袋,双手搅动着裙角,恨不得当场把这小子掐死。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她全身修为尽丧,却是根本不敢流露出半点不妥,看了苏寒一眼后,朝前两步,“见过洪长老。”

    看了她一眼,洪天倒是也没多怀疑。

    这女人脸se苍白,身上半分灵力波动也无,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而这展元,在执行任务之时,把妻子带在身边,虽然是有违规矩,但想来是为了治疗,情有可原。

    “洪长老,贱内长年卧病在床,我听一位神医说,唯有生长于大荒山脉中的一味珍稀药材,才可以治好她的伤势,所以这次执行任务之时,才把她带了出来。”

    苏寒又开口解释道。

    既然是做戏,就把戏码做的全一点,滴水不漏。

    洪天点点头,他一点也不关心这些,顿了顿,又是开口问道,“展元,我问你,那两位武圣强者,去哪了?”

    苏寒沉默片刻。

    毕竟,这大荒山脉虽然地域极光,但以一位半步武圣强者的速度,真要搜寻起来的话,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若是给他指了个方向,他没发现人影再折返回来的话……

    一时间,苏寒心思飞动。

    说了一个慌,就要用无数的谎言来圆。

    脑海中灵光一闪,苏寒像是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看向火舞,眼中透露出一丝征询。

    见到这个眼神,火舞也是很快明白,微微思索,咬着嘴唇,不动声se的点头。

    苏寒顿时抬起头来,直直盯着洪天,“洪长老,刚才那两位武圣强者,是朝着火蝎谷去了,我听他们说,似乎在那里,有着一处极为玄妙的所在。”

    两位武圣?

    洪天眉头皱的更紧,心中百般思索,却是根本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两位武圣,他们在这大荒山脉中干什么?

    沉默片刻后,洪天又开口问道,“那两人,都长什么模样?”

    “一个全身通红,身穿着红se战甲,却不是极火老祖,似乎是一位修炼火属xing的新晋武圣,而另一位,是七杀武圣。洪长老,我……我奉劝您,还是不要去那里。危险啊,武圣大人陨落之后,您便是我长生天的顶梁柱,万一,您要是再有什么意外……那……”

    洪天摆摆手,“好了,你不必多说了,我自有决定。”

    说完,他便是朝前跨出两步,仿佛是想冲天而起,朝着那火蝎谷的方向奔驰。

    而就在这时,苏寒听到玲珑轻轻咳嗽两声。

    一下子明白过来,苏寒大声喊道,“洪长老,等等。”

    洪天脚步一滞,“何事?”

    苏寒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极为恭敬的鞠躬,语气诚恳道,“洪长老,其实我刚才和熊大人的目的地,也是火蝎谷,为我妻子治病的一种药材,唯有火蝎谷中才能生长出来。”

    “您……您老人家,能不能带上我们?”

    “我保证,在谷外就停下脚步,寻找药草,绝对不会打扰您的事情。”

    苏寒这么说,也是无奈。

    毕竟,虽然是把洪天诓骗到火蝎谷中,靠着火蝎谷中的布置,或许能制服他,但谷中的那些布置,若是没有火舞的主持,根本无法发挥威力。

    火舞刚才的咳嗽,便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苏寒心思机敏,听她这么一提醒,便是就明白过来。

    两人虽还认识没多长时间,但都是绝顶聪明的人,很快便达成了一种微妙的默契,恍如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

    就连此时的火舞,心中也是泛起些许微妙的感受。

    这样的感觉,是她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洪天沉默片刻,倒是也没拒绝,随手抓起苏寒和火舞,便是腾空而起。

    他就是这个xing子,恩怨分明,对一切都计算的很清楚。

    带他们两个一程,算是问路的报酬,但,两人若是在谷中遇上什么危险,洪天是绝对不会管的。

    哪怕他们是长生天的弟子。

    洪天速度很快,如同一道流星,没过多长时间,便是已然到了火蝎谷上空,谷中分外的平静,波澜不惊。

    洪天微微感应片刻,并未察觉到谷中有强大的气息,眉头顿时皱起,“人呢?”

    苏寒嘴角抽动几下,笑笑,“许是进入某个空间了?我听那两人说,似乎是一种地火出世了,不过距离太远,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听到这话,洪天眼中现出沉思,而火舞,却是惊疑交加的看向苏寒。

    没错,之前苏寒几人见过的那处法阵,的确是一种奇妙的地火,不同于血月大陆已知的任何火焰,甚至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火舞之所以能够成为武圣,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那火焰的功劳。

    她没想到,苏寒说谎话,都说的那么有水平。

    她又哪里知道,苏寒还有个蔓蔓。

    之前在长生谷中,苏寒便是听蔓蔓讲过,她的凤凰真火,似乎感应到火蝎谷中有种奇妙的火焰。

    苏寒何等老道的做事手段,这会儿自然是恰到好处的用上,半真半假的谎话,才最具效力。

    “地火?”

    站在半空中,看了好一会儿,洪天随手丢下两人,便是义无反顾的冲进谷中。

    他不是来寻找地火的,他是来寻找成就武圣的契机。

    他必须进去。

    半步武圣,要想成就武圣之位,一般来说有两条路,第一就是等某位武圣陨落后,顺位继承,而第二种,便是以半步武圣的身份,强行挑战武圣。

    只不过,第二种办法凶险无比,无异于自寻死路,这种办法,在血月大陆几万年的历史上,也就有不到三人成功过。

    现在,洪天已然下了万分的决心。

    不成武圣,就死!

    ……

    等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瞳孔之中,火舞顿时松开了苏寒的手,五根葱白手指,顿时狠狠捏住苏寒肋下的软肉,狠狠一扭。

    苏寒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慌忙求饶,“啊啊啊,老婆我错了,快放手,放手啊……”

    “还来!”

    火舞手上力量更加大了几分,苏寒却是不叫了,陡然沉默下来。

    这幅样子,火舞倒是好奇了,手上不自觉就松了。

    “你怎么不叫。”

    “我才想到,老婆打老公,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

    说完这话,苏寒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从她身边跑开,顺便还回头做了个鬼脸,简直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苏寒也不知道为何,自从她显露出这幅虚弱无力的样子后,在她面前,总感觉自己像是个孩子,感觉全身都特别的放松。

    这并不是修为的原因,也不是机遇的原因,反而像是一种互相契合的气场。

    苏寒就感觉,她和自己,应该是同类人。

    火舞简直要气疯了,像是个气急败坏的小女孩儿般在原地跺着脚,却因为全身修为暂时丧失,根本奈何不了苏寒。

    在她漫长的人生中,也仅仅是接触过两个男人而已。

    第一个万长生,给了她一份机缘,一枚费尽心血炼制而成的化形丹,使她每天能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化为人型。

    万长生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知礼节,一举一动,都是君子做派,让人心中温暖熨帖。

    但这小子,却像是个十足的无赖。

    但,火舞却觉得,自己心中,对他并不讨厌。

    半点都不讨厌。

    这样的感觉,简直让化chengren形没多久的她快要疯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