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智斗武圣

    第二百零五章智斗武圣

    就在苏寒心思飞转之时,他便是看到,两个武圣的眼神都是落在自己身上。

    那种无形之中的压力,极为沉重,像是两座无形的大山,空气都要凝滞,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硬着头皮,苏寒勉强挤出个笑容,“姐姐,大叔,你们打,你们打,管我啥事,我这就走。”

    姐姐?

    大叔?

    这两个称呼,七杀脸皮抽搐,而火舞,则是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似乎是想起什么,开口问道,“你是长生天的人?”

    听她这话,苏寒心中一动。

    依稀记得,之前玲珑曾经说过,万长生之前在大荒山脉中呆过很长一段时间,而在火蝎谷中,这个女人,又把自己几人放了出来。

    难道,她对长生天的弟子有着隐隐的好感?

    脑海中冒出这样的念头,苏寒咬咬牙,拼了,赌上一把。

    咧嘴一笑,绽放出个灿烂笑容,苏寒热切道,“正是。火舞姐姐,事实上,我们之前之所以去火蝎谷,是想去为武圣大人寻觅一处建造衣冠冢的圣地。”

    “武圣他虽然身陨,但在临死之前,却是传回遗愿,希望死后能够埋在大荒山脉之中,似乎,这片山脉中,有让他眷恋的东西。”

    苏寒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撒着谎。

    这番话,实在是苏寒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在这危机情况下,也算是急智顿生了。

    若是,这火蝎武圣本就和万长生有交情的话,这样一番话,自然是能起到很大作用。

    而就算是没有交情,抑或者是敌人的话,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她也决计不会因此而生气。强者和强者之间,本就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心态,一人已然死去,所有的恩怨自然是付诸流水。

    说着,苏寒便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火舞的反应。

    火舞身躯一颤,眼中隐隐现出莫名的神色,双手紧紧攥起,揪着怀中那只小兽的皮毛。

    而她身体周围的火星,正止不住的波动飞舞,像是夏日的萤火虫一般,异常的美丽。

    但这美丽中,却是透露出无尽的凶险。

    苏寒心中忐忑到极致。第二百零五章智斗武圣

    “他……他真是这么说的?”

    片刻后,苏寒听到一句梦呓般的轻吟,心中顿时安定下来。

    抬头看看火舞,一副痴男怨女的样子,以苏寒丰富的经验,自然是很快想到,这两人之间,莫非是有着什么奸情不成?

    哦不是奸情,是缘分。

    无比坚定的点点头,苏寒斩钉截铁的说道,“是!”

    火舞一下子就呆住了,眼角隐隐有泪花闪烁。

    而她身上的悲伤气息,却是越来越明显,如狂风般席卷,整片空间都笼罩在一种忧伤的情绪之中。

    感觉到她情绪的异变,七杀嗤笑一声,讥讽道,“傻女人,他骗你的。那小子死的时候屁都没说!”

    嗯?

    苏寒陡然抬起了头。

    火舞也是看向七杀。

    话出口,见到两人这般反应,仿佛是想到什么,七杀面色微微变了变。

    “你怎么知道什么都没说?”

    “他死的时候,你在哪?”

    “是不是你干的?”

    火舞一下子就开口问道,声音迅疾而凶猛,每一个音节中,都蕴含着强大的怒气。

    七杀一下子就呆住了。

    一句话,却是把自己暴露了。

    “你个凶手,恶贼,我跟你拼了!”

    “你罪恶之城距离我长生天千万里之遥,你为何会到这里来?”

    “我师父死于大雪山,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干的!”

    就在此时,苏寒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双拳紧握,强大的能量汇聚掌心,一记星辰破灭拳,便是陡然轰了出去。

    管他是不是凶手,先坐实了再说。

    苏寒根本不给他半点辩解的机会。

    虽然对方是武圣强者,自己的一拳就算是实打实打在他身上,也基本上别想造成什么伤害,但重要的是这个态度。

    苏寒心中万分确信,火舞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找死!”

    见苏寒气势汹汹自不量力的第二百零五章智斗武圣

    一拳,七杀老祖随手一挥,便是一道血色能量,在这血色能量的攻击下,拳势如烈日下的雪花般消融。

    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对这一下,苏寒早有预料,再次一拳挥出,如同疯癫了一般。

    “杀人者偿命!”

    “就算你是武圣强者,今日也要把你留在这里!”

    “我长生天百万修士,宁死一战!”

    苏寒大意凛然的叫道,一拳接着一拳,将戏做到了十足。

    七杀老祖终于怒了。

    “小东西,我捏死你!”

    “是老子杀的又怎样,还想拼死一战,你有那个资格吗?”

    “信不信把老祖我惹火了,屠尽你长生天!”

    七杀老祖冷冷说道,掌心的血色能量,汇聚成为一把长矛,挟雷霆万钧之势,直奔苏寒面门。

    见到这把血色长矛,苏寒心中的紧张到了极致。

    小鼎死死握在手心,随时准备遁入小鼎,保全自己。

    而他脚下,却是一步不退,像是完全放弃了抵抗,眼睛看向半空中的火舞。

    你倒是出手啊!

    出手啊!

    老子都到了这份上了!

    咻!

    就在那长矛距离苏寒不到半丈距离之时,火舞终于出手了。

    幻影一闪,整个人便是化作一团火光,将那长矛握在手中,旋即看向七杀,冷声道,“真是你杀的?”

    她脸色冰寒,像是一座万古不化的冰山,语气也是冰冷到极致,仿佛能把人冻住。

    “是老子杀的又怎样?”七杀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心中战意越发澎湃。

    他自然是看的出来,这女人,想必和万长生有着不浅的交情,只是,他不屑撒谎。

    若是连杀个人都不敢承认,以后还怎么混?

    “你个女娃子,想杀我?哈,万长生都死在老子手上,你算个什么东西?”

    火舞默然。

    一言不发。第二百零五章智斗武圣

    而点点滴滴的火星,却是在她身体周围悄然凝聚。

    无数的火星,像是晴朗夜晚的星空,渐渐融合,蜕变。

    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势,在她身上缓缓酝酿。

    见到这一幕,苏寒心中狂喜,脸上却依旧是一副悲戚的表情,不动声色的退了两步。

    搞定!

    到这个时候,危机终于是全部解除。

    接下来的事情,就和自己无关了。

    “血战苍穹!”

    见火舞准备出招,七杀先下手为强,大吼一声,半空中蓦然现出一道血海。

    站在血海之中,他全身又是飞速膨胀,成长为一个身长几十丈的巨人。

    一道比之前粗壮无数倍的长矛,像是能贯穿天地的擎天柱一般,瞬息间穿越空间,朝着火舞奔袭而来。

    这支长矛中,蕴含着极为狂暴的毁灭之力,它经过的地方,地面上的生机,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被吸收。

    原本绿草茵茵的地面,在极端的时间内,便是飞快枯萎,荒芜,恍如荒漠。

    这一击的威力,七杀付出了一成能量。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速战速决,将这新晋的武圣结束在此地。

    毕竟,之前蕴养邪灵,他的能量已然耗费不少,而这里是大荒山脉,山脉深处,强大的妖兽数不胜数,真要全部惊动出来,那又是一场群殴,将会陷入不可预测的危机。

    火舞一动不动。

    身体周围的火,飘渺,朦胧,梦幻般的美丽。

    苏寒静静观察着这场战斗,眼神中现出微微的疑惑。

    她在干什么?

    说实话,苏寒心中对她还是有点担心的。

    毕竟,一个是刚刚晋升的武圣,而另一个,却是老牌强者,还是最彪悍的杀人狂魔。

    嗡……

    就在那血柱般的长矛即将席卷火舞之时,她身体周围,陡然现出一阵奇妙的波动。

    这种波动,有着不可思议的威能,冻结了时间,甚至冻结了空间。

    长矛在她面前几寸的第二百零五章智斗武圣

    位置,凝滞不动。

    苏寒在她身后十几丈的位置,根本无法动弹。

    一颗被卷起的砂砾,停留在半空中,静止不动。

    就连七杀,也感觉此时的天地灵气,像是一张密密麻麻的巨网,将自己死死束缚,根本无法行动半步。

    这是什么?

    他眼中现出无穷的惊骇。

    这样的招数,实在太逆天了。

    是完全可以主宰战斗结局的神术!

    全身灵力疯狂运转,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七杀感觉自己摆脱了桎梏,像是一条渔网中的鱼儿,撕破了巨网。

    毕竟,此时的他,身体无比庞大,能够调动的天地之力,也是极为浩大。

    刚从桎梏中解脱,七杀没有半点犹豫,便是再次催动那血矛,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这女人身死当场的结局。

    而下一秒,他愣住了。

    乌光。

    半空中悄然先出一点乌光。

    不知从何处产生的乌光,深邃而迷茫,像是茫茫宇宙中的一个坍塌的黑洞般,缓缓凝聚,缩小,最后成为针芒般的一点。

    嘶!

    乌光急速射出,宛若瞬移一般,七杀根本来不及反应,便是被击中。

    “啊!”

    他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

    只见,他的身体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飞快变黑,不仅如此,就连他脚下的那片血海,也是变的漆黑如墨。

    见到这一幕,苏寒呼吸凝滞,下意识的又退了好几步。

    这点乌光……似乎是一种奇毒。

    好剧烈的毒素,竟然具有如此的威力,能将能量都毒化!

    这在苏寒的记忆中,倒也不算罕见,毕竟在仙界,还是有着不少类似的毒素。

    但,在这下等位面,这简直是一种奇迹。

    就像是血月大陆无法产出仙石一般,在下等位面,也基本上无法产生仙毒,这是由冥冥之中的一种位面法则规定的。

    而现在,这个女人,却是打破了这种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