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化无兽

    额哈喽咯了

    第二百零四章化无兽

    就在苏寒和七杀都不知所措之时,半空中那血团中的邪灵,却是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化。

    像是一个胚胎,源源不断的吸收着血色能量,飞快的茁壮,强大……

    一条条血龙,像是扑火的飞蛾般,朝着它疯狂奔涌,提供着精纯的能量。

    没过多长时间,它便是变化为一个庞然巨物。

    磨盘大小的巨卵,表面一层坚硬的血色花纹,神迷而繁复,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内部似乎有一种极为恐怖的生物,正在缓缓酝酿,成型。

    天边隐隐现出血光。

    这般蜕变,引发了天象。

    乌云缓缓汇聚,雷电闪烁,如同一道道银色小蛇,在雷层中蜿蜒游走,传来阵阵心悸的威势。

    七杀面色大变。

    对于他来说,天雷实在是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

    哪怕是面对几位武圣强者的围攻,他也不愿意面对天雷这种东西。

    对于一个杀人如麻,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罪孽缠身的强者,雷劫能够对他造成无与伦比的伤害。

    七杀之所以对这血团如此伤心,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以此为线索,找到关于血狼的一些秘密。

    千万年前,那头血狼同样是杀人如麻,尸山血海,但却是能够以杀证道,成功渡劫,天雷对它造不成半点伤害。

    这样的境界,是现在的七杀根本无法想象的,但却是他渡劫的唯一希望。

    唯有找到那血狼渡劫成功的秘密,自己才有可能渡劫飞升,踏入更加广阔的世界。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七杀不知付出多少。

    每年,他都要无数次前往血狼山,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山上的一草一木,他都了如指掌。

    每年的血狼草争夺,他都是最疯狂的那个。

    每次的血色试炼,最后的血狼山之战,他都是必定要全程参加的。

    可惜,这些年来,收获倒是也不少,却始终找不到血狼的半点讯息。

    事实上,现在的七杀,已经在竭力压制修为,避免修为提升过快,引发雷劫。

    呜……

    呜呜……

    就在半空中现出天雷之时,那血色巨卵中,陡然响起凄厉的叫声,如同夜空中婴儿的啼哭,听起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它在不安的颤抖着,更加疯狂的吸收着血海的能量。

    事实上,这枚巨卵,一开始之所以吸收血海能量,是因为感受到苏寒的威胁,准备来说,是感受到额哈喽咯了

    苏寒手中小鼎的威胁。

    它要拼尽一切力量强大。

    而现在,在天雷的威胁下,它更加的狂暴起来。

    七杀老祖简直要疯掉了。

    之前那种速度的吸收,他还勉强可以跟得上,而现在,异常恐怖的吸引力下,血海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干涸。

    七杀老祖眼中现出极端的矛盾。

    再这样被吸收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的血海就会被完全吸收干净。

    但,若是切断供应,这枚邪灵血卵,能不能抵挡天雷的攻击?

    不过,这个时候七杀老祖也顾不上考虑那么多了,飞快收了血海,收敛全身气息,蜷缩在地面上的某处,瞪大了眼睛看着天空中的场景。

    他选择了自保。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这邪灵,以后能不能控制还是两说,但现在为了它去硬抗天雷,显然不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若是把自己搭在这里,那可就惨了。

    轰!

    就在七杀收了血海没多久,在天空之中,便是有一道天雷终于酝酿完成,轰然落了下来。

    海碗粗细的雷电,直直划破夜空,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剑,见天劈为两半。

    然后,狠狠的哄在那枚邪灵卵上。

    血。

    殷红的血,缓缓渗透出来,血卵发出更加凄厉的叫声,疯癫一般。

    那刺耳的音波,传入苏寒耳中,让他眉头都是紧皱。

    既然七杀已然撤了血海,苏寒也就从那破损的飞舟之中走出,随手收了它,也是落在地上。

    隔着不远的距离,苏寒看向此时的七杀。

    一个侏儒。

    方才的他站在血海之中,苏寒只是看到他的脸,看不到身体。

    而现在,见到他这幅模样,苏寒眼神一动,顿时想到了这人的身份。

    七杀武圣!

    血月大陆最为凶残的武圣!

    没有之一!

    想到这里,苏寒心中也是隐隐有些后怕。

    自己在这里遇到的,竟然是这位杀人如麻的武圣。

    还好,自己活下来的。

    而现在的他,在这天雷的笼罩范围之内,显然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轰!

    又一道天雷落了下来,直直劈在血卵之上,那狂暴的雷电能量闪烁,血卵像是一颗皮球,一蹦三尺高,在半空中乱窜,竭力躲避,却是根本避不开。

    那凄惨的声音,让人听来落泪。额哈喽咯了

    在天降血雨中产生了新灵智的血团,无疑是这世界上相当邪恶的生物,只可惜,还未完全成型,就要被天雷轰杀成渣。

    七杀嘴唇哆嗦着,脸上有种莫名的情绪。

    惊骇,不舍,心疼……五味杂陈。

    为了培养这玩意儿,他付出了无数精心,尤其是刚才,血海的能量被吸收了将近一半。

    而现在……尽数化为了乌有。

    ……

    就在这漫天雷电之中,一道火红色的影子,从远处急速飞来,如同一点火星,瞬息间便是到了。

    见到场上的景象,她咯咯咯笑着,银铃般的小声,甚至将天雷的声音盖了下去。

    武圣!

    火蝎!

    见到她,苏寒面色一变,有种想要偷溜的冲动。

    这个女人,实在太诡异了,虽然她没有七杀那么凶残,但却更加恐怖。

    “火!”

    她站在半空之中,樱唇轻启,天边便是现出漫天云彩,连那雷电的光芒,都被完全遮掩下去。

    自她站立的地方,天空中形成泾渭分明的两部分,一半是雷,一半是火。

    像是一场战争。

    无数的火光,朝着雷电席卷而去,包围,吞噬,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姿态,将那漫天雷云驱散。

    很快,天空便是只剩火云。

    而那血卵的异动,也是彻底停滞了。

    她裙角飘飘,飞到那血卵面前,血卵不安的颤抖着,虽然是从天雷的威胁下被解脱出来,但它感应得到,面前的这个女人,却是更加恐怖。

    “好可爱的小蛋蛋,正好,我还缺个宠物。”

    她笑盈盈的说着,手中却是结出万千手印,一道道手印,裹挟着剧烈的火光,尽数印在这血卵上。

    血卵生出微妙的变化。

    在那火光的炼化下,它的体型在飞速缩小,而内部的气息,却是越来越强大起来。

    咔嚓……

    终于,不知过去多长时间,血卵表面裂出一道缝。

    一只尖尖的嘴巴显露出来。

    这只嘴巴,细长,尖锐,像是某种大鸟的喙,通体呈现出血红色,有种凛冽的锋芒。

    继而,蛋壳一点点碎裂,其中的生物彻底显露出形体。

    全身皱巴巴,湿漉漉,像是一只球,全身上下都肥嘟嘟,滚圆,唯有一张嘴巴尖凸。

    而见到这只小东西,七杀面色大变,失声惊呼出来。

    “化无!”

    “怎么可能是化无!”额哈喽咯了

    喊上两句话,七杀像是想到什么,二话不说,便是化为一道血光,疯狂朝远处逃窜。

    而他身形刚动,便是感觉,身体像是陷入沼泽之中,四面八方都是密集的火属性分子。

    停下脚步,他冷冷盯着半空中的女人,开口道,“你什么意思?”

    七杀声音冷到极致。

    毕竟,对方这样的做法,已然是**裸的挑衅了。

    若不是实力损伤,七杀绝对会当场发飙,大战一场。

    “别着急走嘛,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武圣,不好好招待一番,怎么对得起你?”她笑着说道,那笑声中却是带着一丝无尽的魅惑。

    此时她怀中抱着这头丑陋刚孵化出来的宠兽,笑看着七杀,“想必你几日前也感应到我的存在了,我为火蝎王,机缘巧合成圣,成为这天地间最尊贵的存在。”

    “我大荒山脉,向来为妖兽的乐园,很少有人类闯入,就算是有,也都是小心翼翼,与我妖族井水不犯河水。”

    “而你,这方圆百里范围内的妖兽,尽数被你屠戮干净了吧,怎么,不给我一个交代,就想走?”

    七杀脸色一滞,心中升起一丝极端的怒气。

    交代?

    他杀人,都从来不会有任何交代。

    而为了补充血气,杀了不少妖兽,为此,这武圣竟然要个交代?

    七杀怒极反笑,“敢问姑娘芳名?”

    他终于认真起来。

    看来,今日不打一场,是决计走不了的。

    这个女人,虽然是新晋武圣,但口气狂妄,行事作风也是相当之硬气。

    “叫我火舞就行。”

    “好,火舞,我名七杀,求战!你赢,我任你处置,我赢……”

    “你赢,我也任你处置。”火舞抢先说道,依旧在笑。

    “哼!”

    七杀冷哼一声,眼中现出一丝悄然的嘲讽。

    一个新晋武圣,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许下这种承诺,简直是自寻死路。

    要知道,武圣的修为,可是直接和修炼的时间挂钩,毕竟,香火之力是需要长年累月积攒的,新晋武圣,又哪里会有什么香火之力?

    “等等,在给你一个交代之前,是不是先把这小东西处理了?”而刚拉开架势,眯着眼睛瞟了苏寒一眼,七杀又是轻飘飘说道。

    苏寒呆住了。

    我靠!

    坑爹啊!

    你俩打就打!

    管老子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