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邪灵

    “咦?”

    片刻后,在那漫天血海之中,悄然响起一声轻讶,传入苏寒耳中,更让他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干涩,嘶哑,声音中带着一丝无法抑制的疲惫。

    “是谁?”

    苏寒小心警戒着,碧绿的能量,像是一个无暇的巨卵,牢牢包裹在身体周围。

    “小子,你是谁?”

    而见到这碧绿光罩,血海中那声音,便是也多出一丝凝重,仿佛颇为忌惮。

    犁天梳的能量,充满了庞大的生机与活力,对于血海,有着极为强烈的克制。

    纵然,血海的能量要比苏寒高出不知道多少,但依旧是被克制。

    此时的苏寒,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坨顽铁,就算是海水再多,也无法将他融化。

    苏寒沉默不语。

    脑海中下意识冒出自己来时在飞舟上感应到的那一丝气息,宁红鸾的气息。

    而现在,这种感应越发强烈起来。

    苏寒可以肯定,此时的这位武圣级别的强者,应该是和宁红鸾有着关系。

    这样的顾虑之下,苏寒甚至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名字。

    还好,他现在脸上依旧蒙着那层万象膜,于是,苏寒撇撇嘴,开口说道,“前辈,我叫展元,是长生天的弟子。”

    “展元?”

    血海中也沉默下来。

    血海中的人,正是七杀老祖。

    夺得宁红鸾全身精华凝萃的一团血球,他便是从大雪山出来,朝着罪恶之城飞奔,想在自己的大本营中炼化这团能量。

    但却是被天降血雨阻拦了行程。

    在天降血雨的过程中,这团血球的能量异常活跃而狂暴,竟是产生一种隐隐的吞噬之力,吞噬着自己体内的能量。

    发现这一点后,七杀老祖不得不停下来,想尽一切办法,来封印这团血球。

    只是,花费了不少力气后,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在经历过天降血雨的洗礼后,这团血球内部,像是发生了极为奇妙的变化,根本不是自己能够炼化的。

    七杀老祖甚至能够感觉到,在血球内部,有一个新的生命,正在缓缓孕育,这个生命力的活性异常强大,仿佛是无法摧毁的。

    无论自己灌入多少能量,它都能毫不费力的完全吞噬。

    到最后,甚至变成了主动吞噬自己的能量。

    七杀老祖郁闷到极致。

    他原本是想用这团血球为自己滋补元气的,没想到,现在自己却是成了奶爸。

    说实话,七杀老祖不止一次想过,将这团血球丢弃在这里,不管了。

    但,终究是舍不得。

    这团血球表现出来的奇特能力,让他又惊恐又狂喜,仅仅只是一个生命胚胎,就有着这般能力,而若是等它完全孵化出来,该是何等的逆天?

    存着这样的想法,七杀老祖继续留在这里,靠着本身庞大的血气,一边喂养,一边炼化这团血球中的生命体,希望能将它收归己用。

    虽然也收到了一点效果,但,效果不大。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高明的驯兽师,抓到了一只老虎幼崽,小心翼翼的饲养着。

    固然,等老虎完全成长起来后,那收获绝对是巨大无比。

    但在这过程中,可是步步惊心,随时都有被吸成人干的可能。

    不过,七杀老祖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对自己有着无比的自信,为了未来的收益,他心甘情愿的付出。

    譬如此时,之所以捕捉这艘飞舟,杀死飞舟中的人,便是为了给自己补充能量。

    “前辈,前辈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无言的沉默,像是一座沉甸甸的大山压在苏寒心头,让他呼吸都是有些凝滞,深吸几口气,压下心底的惊惧,苏寒开口问道。

    此时此刻,虽然是处于危险之地,但苏寒心中并没有多绝望。

    武圣也是人,是人就有情绪。

    有情绪,就有沟通的可能。

    武力解决不了一切。

    苏寒脑海中已经开始飞速的思索,想着脱身之策。

    听到苏寒的话,七杀眼神一滞,旋即干笑两声,“就你,你的血肉给我,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

    血肉?

    苏寒心中一动,想来,这人应该是一位魔道修行者。

    他既然需要血肉,向来也是为了提升实力,要么就是提升本身的修为,要么就是祭练某种邪恶的法宝。

    思索片刻,苏寒飞快开口道,“前辈可是需要血肉作为能量?我修为卑微,起不到什么作用,如果前辈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绝对让前辈满意。”

    七杀哈哈大笑。

    “好机智的小子,若是几十年前,老祖保不准收你当个弟子,可现在么……”

    “现在前辈也可以收我为弟子,能拜入一位武圣前辈门下当弟子,是我的荣幸。”苏寒得寸进尺,进一步说到。

    这幅姿态,虽然是有些谄媚了,但在这种情况下,苏寒也没有别的办法。

    毕竟,小命都捏在别人手中,这个时候谈什么骨气和气节,纯属死路一条。

    “行了,小子,别花言巧语了,今日,你必死。”

    七杀开口说道。

    他自然是看的出来,苏寒本身的修为不算强大,而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靠的全是身上的一件异宝。

    也不知是什么宝贝,大概是某件木属性的圣物,竟然能拥有如此强大的生机和活性。

    这让七杀心中隐隐有些觊觎。

    他修炼的虽是血腥邪恶的毁灭能量,但对于木属性的圣物,并不排斥。

    只需经过炼化后,就是一件至宝。

    用来滋养血球中的邪灵,是最合适不过的。

    听到七杀的话,苏寒心中咯噔一下,呼吸微微有些急促。

    这人……

    不好对付。

    苏寒感觉到强烈的危机。

    咬咬牙,苏寒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前辈,我知道你修为精深,我虽不是你的对手,但……呵,就算是拼着崩掉牙,也要啃下一块肉,你若不信,不妨来试试。”

    说完,苏寒便是飞快祭出小鼎,点点金光流转,在身体周围形成第二道屏障。

    小鼎的能量,比起犁天梳来,虽然不够精纯和庞大,但却是苏寒最熟悉的。

    毕竟,这件小鼎,苏寒已然拥有了好长时间,更是花费无数心力培养,可以说是苏寒赋予了它的生命。

    当这枚小鼎出现在苏寒周围的时候,七杀面色微微一变。

    又是一件灵器!

    怎么可能?

    他一个金丹期的小子,哪来这么多宝物?

    难道,背后有个强大的宗门?

    七杀心中思虑。

    要知道,在血月大陆上,灵器可是相当稀有的物资,就算是灵神境强者,身上能有一件灵器,也是相当不错的了。

    弱一点穷一点的灵神境强者,根本买不起灵器。

    而这一个金丹境的小子,身上竟然是有着两件灵器!

    “不顾那么多了!杀!”

    这念头只是在脑海中转了一下,七杀很快便是做出决定。

    他在血月大陆凶名远播,甚至可止小儿夜啼,靠的就是无尽杀戮,杀个把人对于他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就算是这小子身后有再大的靠山,也不怕。

    无非是个武圣,又能奈何?

    下定决心后,七杀便是飞快催动血海,像是一条条狰狞凶恶的血龙般,朝着苏寒蜿蜒而去。

    而片刻后,他惊呆了。

    血龙刚开始游走,位于血海深处的那枚邪灵血团,便是起了异动。

    骚动。

    躁动。

    不安。

    这是七杀感受到的气息,他似乎感觉,血海深处的那只邪灵,此时的情绪很是奇怪。

    有着畏惧,却也有一丝跃跃欲试。

    难道,它认识这小子?

    七杀心中疑惑万千。

    事实上,此时位于血海底部的这个血团,是宁红鸾的精纯能量化成,虽然其中蕴含的意识被苏寒炼化了大半,但还是有着不少残余。

    而经历了天降血雨后,这些意念产生异变,产生新的意识,却也保留了原先的一部分本能。

    它的这部分本能,对于小鼎的能量,可以印象深刻。

    畏惧到骨子里,也恨到骨子里。

    苏寒驱动小鼎,它顿时生出异变。

    那是一种想要复仇的渴望。

    当然,这般变故的原因,七杀自然是不明白。

    哗啦啦……

    此时此刻,血海中的无数条血龙,被底部的邪灵血团吸引着,一道道血色能量,飞快传入血团之中,它的体积,在飞速变大。

    见到这一幕,感觉着全身能量的流逝,七杀面色大变。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隐隐摸清楚了这团血球的活动规律,每当在晚上,血月最盛的时候,才是它需要进食的时候。

    一次进食,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耗费一部分能量,也就能满足它。

    而现在……

    它像是疯了一般吸收着自己的能量。

    七杀心痛的滴血。

    那可是自己几百年来,辛辛苦苦积攒的能量。

    但,他也看出来了,血团中的邪灵,此时似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必须保证它的能量供应。

    ……

    而见到这样的情形,苏寒也是呆住了。

    方才那一条条血龙朝自己奔袭时,苏寒已然做好了死战的准备,而苏寒想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又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更让苏寒心悸的,他看到了血海深处的那团血球!

    那是宁红鸾!

    苏寒眼神茫然。

    宁红鸾怎么会和一个武圣搅合在一起?

    她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