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愤怒的洪天

    第二百零二章愤怒的洪天

    万寿城。

    作为长生天的王城,整座城池美轮美奂,到处都是巧夺天工的建筑物,而在整座城池最中间,有着九座异常雄伟的建筑物。

    九座高塔,像是九把利剑,九十九丈高,直指苍穹。

    这是丹塔,长生天最为重要的建筑。

    一处丹塔最高层,一位脸色赤红的大汉,陡然站起身来,哇的喷出口鲜血,眼神黯淡。

    他叫洪天。

    半步武圣修为,武圣之下第一人,在万长生死后,他便是长生天第一高手,也是保皇派的中流砥柱。

    而现在,他受伤了。

    这伤势虽然不算严重,以他的修为,也就是休养几个时辰便能痊愈,但对他心理上的打击,却是无与伦比的。

    冲击武圣,失败!

    洪天是个骄傲的人,他到达半步武圣的地步,已然有三十年了。

    在这三十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再为跨出那最后的一步做着准备,想尽一切办法。

    哪怕是能提高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会去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好不容易等到一位武圣陨落,还是长生天的武圣,说实话,他心中在悲戚之时,也有着隐隐的兴奋。

    自己的机会来了!

    厚积薄发,一举跨入那最后一步!

    成为整个血月大陆最巅峰的强者,武圣!

    为此,他在此地静坐了七天七夜,凝神静气,沟通天地,想要得到天地的承认,成就圣位。

    但,还是失败了。

    在最接近成功的地方,失败了。

    哇!

    洪天又是狠狠喷出一口血,软软坐在地上,那仿佛钢铁铸造的身躯,此时显得异常苍老,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走。

    “为什么?”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洪天死死咬着牙,咬破了嘴唇,嘴角一抹鲜艳的猩红,一拳接着一拳,他狠狠打在地面坚硬的天青石上,拳头血肉模糊。

    而他恍然未第二百零二章愤怒的洪天

    觉。

    三十年的努力,功败垂成。

    洪天郁闷的简直想死。

    真想……真想从这百丈丹塔最高处跳下去,结束此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冷风呼呼呼吹着,像是在无情的嘲笑着他。

    地上的血,已然干涸。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洪天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而他脑后的满头红发,变的一片雪白,如同隆冬的雪。

    “大荒!”

    “是谁!”

    “到底是谁!”

    洪天全身的气势内敛到极致,如同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又如同一座亘古不化的冰山,直直凝视西北方,眼神中现出莫名的光芒。

    他清楚感觉到,原本那属于长生天的一分武圣气运,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那一分武圣气运,被大荒之中的某处所得。

    这样的仇恨,比夺妻之恨,杀父之仇,还要强烈千万倍!

    双臂一展,洪天如同一只大鸟腾空而起,化为一道流光,飞出了万寿城。

    在万寿城外,有着密密麻麻的军营。

    那是长生卫的军士。

    反对派的长老,此时已然把万寿城牢牢包围了起来。

    站在漆黑的天空中,洪天看着下方,忽然伸出了一只手。

    一寸。

    一寸。

    缓缓下切。

    像是劈山一般。

    饶是以他的修为,此时脸上也是凝重之色,眼神有些吃力,悬浮在半空中的那只手,一点一点落下,仿佛,那手下方,真的有一座万丈高峰。

    “劈!”

    狠狠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洪天嘴角溢出血沫,双手却是猛然下劈。

    一道无形的气劲,如同一道自天而降的绝世神兵,在半空中幻化出璀璨的光影,着凉了夜空。

    那……是一把无比巨大的斧子。

    斧子下落的极快,一眨眼的工夫,便是落在军营和城墙中间的空地上。

    轰!第二百零二章愤怒的洪天

    地面震颤,烟尘弥漫。

    无数人惊慌失措,从睡梦中惊醒,甚至连衣服都没穿好,就急冲冲跑出。

    “老夫不在的这段时间,谁敢入万寿城一步,杀!无赦!”

    洪天的声音如同打雷,从半空中滚滚而下。

    说完,他便是再次远去。

    一个个人仰直脑袋,看向天空,却只看到一道红色的流光。

    而等那烟雾散去,场面平静,众人才发现,在军营和万寿城中间的地方,蓦然出现一道地沟!

    长百丈,不知有多深的地沟,其中有淡淡的烟气冒出,有种硫磺的味道,仿佛是地火的气息。

    这不是地沟!

    这分明是天堑!

    而见到这道天堑后,反对派中所有的长老都沉默了。

    洪天这一斧的手段,已然无限接近武圣级别的强者,唯有武圣强者的手段,才能产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异象。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在场所有的半圣加起来,也别想造成这样的天地奇景。

    ……

    飞舟之中。

    四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熊元拼了老命驱动飞舟,像是疯了一般远遁,却只嫌速度太慢。

    谁也想不到,在那火蝎谷中,竟然是有着一只人型妖兽!

    武圣!

    想到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互相对视,几人都是庆幸不已。

    这一下,算是从死神的指尖擦肩而过了。

    “统领,那女人,估计不会追上来了。”

    直到跑了几百里地,苏寒心思渐渐安定下来,这才沉声说道。

    熊元愣了一下,似乎也才从惊慌失措的状态中醒来,脸上却是没有半点放松,“不可,武圣强者的恐怖,绝对不是我们能想象。她要是想追,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

    “那她要是真想追,我们跑有用吗?”苏寒眼睛黑的发亮,认真问道。

    熊元呆住了。

    仔细想想,倒是渐渐把速度放慢了下来。

    一位武圣要是真动了杀心,第二百零二章愤怒的洪天

    绝对不是自己几人能够抵挡的。

    而现在,那个女人没追上来,只说明一点,她对自己几人没兴趣。

    想明白这点,熊元眼神也是大为放松,取出一壶酒,喝了好几大口,又是拿出那宝贝烟袋,抽了好几口,这才感觉心情舒畅许多。

    “娘希匹的,这次真是吓死老子了。”

    “那女人,竟然是个武圣!”

    “这次的武圣,竟然诞生在妖族!”

    “我长生天的日子,以后要难过了。”

    回味着血狼草的味道,熊元开口说道。

    他的眉头微微皱着。

    毕竟,之前的长生天和大荒山脉,之所以能够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是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

    长生天每一代都有武圣,这是巅峰力量,而大荒山脉中没有武圣。

    但大荒山脉中妖兽强者众多,普通强者的数量,却是要超过长生天。

    双方之所以能达成平衡,正是因为这种实力的相互制衡。

    而现在,长生天的武圣死了,新的武圣,却是在大荒山脉中产生,那个女人,若是真有野心的话,这长生天,估计要成为妖兽的乐园了。

    “日子,要不好过了。”万子柳深深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苏寒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滋味。

    局势千变万化,简直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原本想着,和玲珑几人合力,在火蝎谷中诛杀熊元,然后降服或是屠戮这支长生卫,将玲珑安全送到保皇派手中,自己便可以飘然而去。

    没想到,却是发生这种事情。

    一时间,苏寒简直有些头大了。

    而就在这时,飞舟却是蓦然停滞下来。

    在半空中陡然凝滞,然后,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吸向地面上的某处。

    无尽的血光,笼罩了整艘飞舟,透过窗户,入眼之处,都是一片妖艳的红。

    天空中,仿佛生出一片血海。

    而这飞舟,此时就在血海中艰难的航行着。

    “是谁?”第二百零二章愤怒的洪天

    熊元惊骇一声,而声音刚出口,他脑海中陡然冒出个极其恐怖的念头,牙齿上下颤抖道,“武圣大人,武圣大人饶命啊,我们不是故意的!”

    那女人追上来了!

    “武圣大人,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我们只是无意中闯入的,求求您,放过我们,放过我们!”

    他简直要痛哭流涕了。

    万万没想到,那武圣,竟然是真的追上来了。

    这样的力量,唯有武圣强者才有。

    轰!

    熊元的身体,陡然炸裂为万千血液,飞舟中下起了一场血雨。

    一滴宝石状的水珠,悄然溅射出来。

    伴随着水珠,还有一根玉质的烟袋。

    苏寒眼疾手快,没有半点犹豫,飞速把这两样东西抓在手中,然后飞快转移到小鼎之中。

    纵然,这飞舟此时受到恐怖的袭击,但熊元身上爆出来的这两件宝物,也是相当强大的存在。

    烟袋不必多说,其中的血狼草,可是能提升灵魂力量的宝物。

    而这宝石状的水滴,大概就是熊元身上另一件宝物,那滴一元真水珠。

    轰!

    轰!

    苏寒刚把两件东西拿在手中,另外两人,也是接二连三的爆裂,化为血雨。

    而苏寒,也是感觉,一道邪恶而诡异的能量,如同一道阴冷的毒蛇,传入自己体内,疯狂的乱窜。

    这力量,相当精粹而强大,其中更是蕴含着诸多的负面情绪。

    苏寒可以清楚感觉到,它流经的经脉,像是被瞬息间吸取了全部的精华能量,化为了枯萎。

    无与伦比的剧痛,苏寒死死咬着牙,飞快调动着犁天梳的能量。

    对付这种充满毁灭气息的能量,犁天梳是最合适的。

    一点碧光,自苏寒身上悄然升起。

    体内那丝毁灭能量,似乎是感应到犁天梳的存在,变得异常狂暴而活跃,飞速朝着苏寒的心脏冲去。

    就像是一头饿到极致的狼,看到了一只血淋淋的肥羊。

    苏寒心脏剧烈第二百零二章愤怒的洪天

    一缩,脑海中悄然现出一道亮光。

    这不是火蝎谷中那女人,这是另外一位武圣!

    在这大荒山脉之中,竟然是还有着另外一位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