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新晋武圣!

    “什么地方?”

    熊元开口问道,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声音中带着一丝凝重。

    “是……我也说不清楚,您跟我来就对了。”江峰喘匀呼吸,飞快开口说道。

    三人就跟在江峰身后,走向一条小径,左拐右转,不知道走出多远距离,渐渐的,空气越来越炎热,像是蒸炉一般,饶是以几人的修为,此时也都是汗如雨下。

    狠狠甩了一把额头的汗珠,熊元气急败坏道,“娘的这什么鬼地方!”

    江峰回头看了一眼,“统领,前面有处酷热之地。”

    啊?

    熊元眼神蓦然呆滞,愣了片刻,眼中现出万分的好奇。

    再向前走不到几十丈,果然,空气中的热度渐渐散去,竟然是有潺潺水声。

    地形越来越高,将近一炷香功夫后,几人站在了一处低矮的山丘上。

    居高临下,向下望去,只见一处蜿蜒的小河,如同银色的飘带,形成一处封闭的圆环,河水中间,是一处沙地,巨石林立,奇形怪状。

    “这……这似乎是一个阵法。”

    看了一眼,熊元惊疑说道。

    此时此刻,他心中满满的震撼。

    阵法,在血月大陆上绝对属于最为高端的技能,一般的修士根本不会,主要是没有传承。

    就算是有传承,一般人的资质,也根本学不来。

    而且,阵法的布置,一般需要以天时地利为辅助,因地制宜,才能布置出威力最大的阵法。

    而现在,这处阵法,却是逆天而行,在这充满火属性气息的火蝎谷中,偏偏布置了一个水属性阵法。

    苏寒也是目不转睛看着。

    苏寒的修为虽然不如熊元,但眼力和见识,却是远胜于他。

    苏寒隐隐看得出来,这处阵法,似乎不是人为布置的,而是天然形成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一些地形复杂的地方,往往能酝酿出不同凡响的阵法。

    苏寒印象中最深的一处地形便是仙界的止战崖,止战崖,是上古时期,十名仙帝大战的地方,那一战,十人里面死了五个,另外五人,破空而去,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而从那以后,经历了千万年的演变,止战崖成为一处神秘莫测的地域,形成的阵法,供千万人景仰。

    止战崖的阵法之中,似乎蕴含着一种奇妙的天地法则之力,仙界流传很广的一个传说,谁能完全参透那阵法,哪怕是一个根本不能修行的废人,也能一跃成为仙帝级别的强者。

    此时,火蝎谷中的这处阵法,就让苏寒想到了止战崖。

    天然形成的阵法和人为布置阵法,最大的区别就是,两者的运转方式不同。

    人为布置的阵法,是一种精心营造的逻辑,而天然形成的阵法,是种种机缘巧合之下,形成的“凌乱美”。

    只能慢慢探索,光靠看,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

    “下去看看。”熊元站在原地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

    苏寒愣了一下,本想伸手阻止,想了想,却是沉默。

    这个地方无比的凶险,这处阵法,显然也不是凡物,就让熊元也试探一番,自己也好多了解一些。

    熊元倒也不是鲁莽之辈,观察了一会儿,弯腰,随手抓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便是朝着那阵法笼罩的范围丢了进去。

    咻……

    石头刚进入法阵笼罩的范围,便是陡然发生极为奇妙的变化。

    半空中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抑或者是那座奇形怪状的石山,拥有一种诡异而恐怖的吸引力,石头猛然加速,甚至在空中现出幻影,如同磁石一般,被牢牢吸附在石山之上。

    嗡……

    一股奇妙的波动,悄然产生。

    而就在这时,河流周边的沙层之中,地面像是拥有了生命一般,缓缓蠕动着,似乎有种活物在酝酿。

    没过多长时间,沙层被拱开,从中钻出一头大号的火蝎。

    这头火蝎,全身赤红,有幼年期的小狗大小,一条长长的毒尾,耀武扬威的扬在身后,两只细小的瞳孔中,似有点点火焰,瞬息间便是发现了山丘上的几人。

    嘶……

    它口中一开一合,发出极为凄厉的声音,像是拉响了警报。

    继而,无数的火蝎,一只接一只,从地下钻出,密密麻麻,像是搬家的蚁群,却比蚁群强大无数倍。

    见到这一幕,苏寒瞳孔一缩。

    想到之前陆玄的警告,苏寒心中小心戒备着。

    而熊元,也是面色微变,一套青黑色的战甲,陡然覆盖身上,显得威武不凡。

    “先不要着急后退,先试试这群小东西的本事。”熊元开口说道,便是朝着最近的一头火蝎冲了上去。

    五根手指,在半空中幻化,放大,恍若一只掌御天地的魔掌,弹指间便是将一头火蝎捏在手中。

    两根指头轻轻用力,那头火蝎,便是陡然爆裂开来,却没能对他造成半点伤害。

    看到这一幕,苏寒心中微微放松。

    有熊元在,自己倒是不必太过担心。

    这只大手,是熊元最强的手段,名为擎天掌,从本质上来说,不是功法,而是一种类似于神通的功法,不过,也不能称之为神通。

    毕竟,真正的神通,只有在渡劫飞升后,才能真正修炼出来。

    熊元现在的法门,是一种伪神通,拥有神通的部分威能。

    不过,饶是如此,也相当可怕了。

    至少,这群火蝎对他造不成什么危害。

    如虎入羊群,没过多长时间,熊元便是大开杀戒,将这群火蝎杀的一干二净。

    而每杀一头,他手中便是多出一条蝎尾,碰上产生精魄的,也随手收了,剩下的尸体,就随意丢弃了。

    河边一处空地上,堆起了一座蝎山,碧绿的血液,深深深入地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的味道,让人作呕。

    “哈哈哈哈……爽快!真是爽快!”

    “好久没有杀的这么爽了!”

    熊元放声大笑,极为畅快的说道。

    这种一边倒的屠杀,以他的性子,最喜欢不过了,平时还真很少有这样的机会。

    而杀了这群火蝎后,整个空间中,蓦然平静下来,平静的令人感觉到诡异。

    仿佛连空气都凝滞了。

    “统领,回来吧。”

    感觉到那阵法中有种诡秘而莫名的波动,苏寒轻声说道,心中的警惕到了极致。

    虽然,苏寒希望这熊元早点死去,但此时处在这火蝎谷中,熊元一死,自己这一方的战斗力必然大减,并非一件好事。

    熊元倒是从善如流,听苏寒这么说,身形腾空而起,再次回到山丘之上。

    “统领威武!”

    他刚站稳,万子柳和江峰,便是笑着赞扬道。

    熊元脸色更加得意,摆摆手,似乎是想起什么,开口问道,“风羽呢?风羽去哪了?”

    “我刚才和他兵分两路,分别探索,想来,他应该是在另外一边。”江峰开口说道。

    而他的声音刚落地,一声凄厉的叫声,便是陡然响起。

    “啊!”

    “救命啊!”

    “救……”

    尖锐无比的声音,似是临死前发出的最后惨呼,这声音入耳,几人都是感到了一种极端的心悸。

    这,的确是风羽的声音。

    风羽到底遇到了什么?

    为何叫的如此凄惨?

    而且,这才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他的声音便是彻底消散。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内,便消灭一个金丹境的强者?

    熊元面色也是微微变了变,“似乎是在南边,走,跟我过去。”

    几人犹豫了一下,跟在他身后,寻找着路径,飞快走着。

    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一只火蝎。

    很平静。

    平静到让人心中觉得诡异。

    而跑了将近一炷香功夫后,见到眼前的一幕,几人没有半点犹豫,大叫一声,飞快转身就跑。

    那……是一头头巨象般的蝎子!

    不止一头!

    而是十头!

    百头!

    千头!

    万头!

    数不尽的火蝎,密密麻麻堆积在一起,像是无数座蝎子山,如同积木一般,累积成一座高台。

    而在那高台的顶部,站着一个女人!

    一个异常……美丽的女人。

    无数条火红色的小辫子,在脑后迎风飞舞,五官极其清秀,身材也是玲珑有致,只是,此时的她,却是全身**,白皙的肌肤,全部显露在空气中。

    只是,几人却根本不敢看。

    连一眼都不敢。

    就算是用脚趾头也想得到,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人类。

    她是这群蝎子的王者!

    而且,唯有武圣级别的妖兽,才能够化为人型,拥有人类的躯体和智慧,成为宇宙中最为高等的种族。

    这是一位武圣!

    伸伸手指头就能碾死自己!

    在这样的威胁下,几人自然是拼了命的跑,恨不得生出一双翅膀。

    而苏寒,心中的惊骇也是到了极致。

    根据玲珑之前的说法,显然这头蝎子从前并非武圣强者,而是最近才晋升为武圣的。

    血月大陆上,冥冥中的法则规定了,一次只能有九位武圣同时存在于世间。

    那么就说明,这头蝎王,也很大的可能性,是在万长生陨落之后,而成为武圣的。

    这一位武圣,竟然是落在了妖族手中!

    事实上,在每一位武圣陨落之后,血月大陆上所有的半圣强者,都要像争跃龙门的鲤鱼一般,拼尽全力,去争一争那至高无上的圣位。

    而现在,毫无疑问,这头蝎王争赢了,它成了武圣。

    新晋武圣!

    而看到苏寒几人逃窜的背景,这个女人身上光芒一闪,便是现出一件薄纱,她咯咯咯笑着,樱唇轻启道,“一群有意思的小家伙,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先放他们一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