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前往火蝎谷

    第一百九十九章前往火蝎谷

    敲定了地点后,苏寒便是马不停蹄的再次出谷,而玲珑蔓蔓几人便是留在谷中,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

    那火蝎谷中气候炎热,地形险恶,确实需要做一些准备。

    一路之上,苏寒都在反复考虑着怎么说服熊元。

    火蝎谷这个地方作为大荒山脉中的禁区,这一点,想必熊元心中也是一清二楚。

    选择这里,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种刁难。

    苏寒担心的便是熊元这个莽夫,因此勃然大怒,做出些不理智的事情。

    边想边走,很快便是到了。

    此时的军营之中,炊烟袅袅升起,一个个军士正在就餐,纪律严明。

    和守卫打过招呼后,苏寒便是径直奔向熊元的帐营。

    刚到门前,苏寒鼻端隐隐嗅到一股异香,很古怪的香味,却极为诱人,甜香中隐隐带着几丝清新,闻起来让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是什么味道?

    苏寒眼神诧异。

    而进了帐篷,他才发现此时的熊元,正围着一堆炉火,手中拿着根烟袋模样的东西,小口小口的抽着,满脸享受。

    大烟?

    见到这一幕,苏寒愣住了。

    静静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寒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虽然不知道熊元抽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看让那满脸享受的表情,也大概猜得出来,应该是一种精神亢奋类的药物,就如同地球上的大烟。

    万万想不到,在这血月大陆上,竟然也有抽大烟的。

    “回来了?”

    眯着眼睛看向苏寒,熊元问了一声,依旧是无比享受的抽着烟,咕嘟咕嘟喷出一大串烟雾。

    整个帐篷中烟雾弥漫,如同妖物触摸的仙帝。

    “嗯。”苏寒轻轻点点头。

    又是狠狠抽了一口手中的烟袋,熊元小心翼翼的放下,收好,仿佛这玩意儿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统领,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许是抽烟的缘故,熊元眼眶泛红第一百九十九章前往火蝎谷

    ,喝了一大口茶,他笑眯眯道,“血狼草,你没听说过吧。”

    “没听说过也属正常,血狼草属于极端珍贵之物,对于修为的提升有着莫大的好处,若不是这玩意儿,本座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晋升灵神期。”

    熊元大为得意的说道,声音中带着止不住的畅快,脸上更是满满的骄傲。

    他确实有值得骄傲的资本。

    事实上,以熊元现在的年龄和修为,在整个长生天中,都是属于相当优秀的天资。

    当然,在他修炼的过程中,血狼草也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血狼草?

    还能提升修为?

    苏寒心中疑惑,搜索古藏,根本找不到关于血狼草的信息,只好撇撇嘴,开口道,“统领,小人幸不辱命,圆满完成任务。”

    关于血狼草,苏寒心中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但见熊元这幅志得意满的样子,也不好泼冷水,所以才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哦?玲珑同意了?”

    苏寒点点头,“同意了。只不过,玲珑圣女定下的地点,有点偏僻。”

    “在哪?”

    “火蝎谷。”苏寒轻声挤出三个字,然后小心观察着熊元的反应。

    听到火蝎谷三个字,熊元脸色愕然,回过神来,眼中现出莫名的光芒。

    “火蝎谷?”

    “她真是这么说的?”

    难以置信的看向苏寒,熊元声音高了几分,大声问道。

    “是火蝎谷。”

    “哈……哈哈哈哈!”

    熊元哈哈大笑。

    “这玲珑圣女,还真有意思,莫非她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成?说实话我还真准备亲自前往火蝎谷一趟。”

    啊?

    听到他的话,苏寒目瞪口呆,自己在路上想了好多理由,想的便是如何说服熊元前往火蝎谷,而没想到,现在这些理由一个没用上,熊元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就同意了。

    “这血狼草,是相当奇妙的一种东西,来之前我听一位至交好友说,以它配合火蝎蝎尾毒的风味,抽起来最佳,而且对于修为的增第一百九十九章前往火蝎谷

    长有着绝佳的好处,至少能提高一倍。”

    “本座本想着最近找几个随我去一趟,抓几头火蝎来试一试,没想到,现在……哈哈……”

    ……

    苏寒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

    血狼草配合火蝎蝎尾毒……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组合?

    不过,苏寒倒是也能够理解。

    毕竟,长生天的修士大都以炼丹作为辅助手段,有的甚至作为主业,对于血月大陆各种各样的奇怪之物,都是有着很深的了解。

    说不定还真有这么一个配方呢。

    心思飞转,苏寒看向熊元,开口问道,“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早做准备?”

    “好。”

    熊元毫不犹豫的开口同意,摆摆手,“你去把江峰,万子柳,风羽三人找来,咱们现在就出发。”

    这三人……

    苏寒默默回忆着这三人的身份,都是长生卫中的小队长,金丹中期修为。

    他们三个都有独当一面的本事。

    江峰,以前是个盗墓贼,精通风水堪舆之术,对于危机有一种本能的感应,长的也是獐头鼠目,极其瘦小,简直是玷污了江峰这个高大上的名字。

    万子柳,主要修炼的木属性功法,万物回春决,辅修土属性功法,磐石功,本身攻击力不算强大,但他的防御力,却是相当杰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同等修为的修士中,他绝对是最难缠的那个。

    至于风羽,身法迅捷,是斥候队的队长,敏捷灵活。

    看来,熊元对这次火蝎谷之行很是在意,把这三人尽数带上了。

    ……

    将近半个时辰后,苏寒找好人,几人就准备出发。

    熊元手上光晕流转,一艘外表漆黑的小船顿时飞了出来,迎风见涨,渐渐化为身长将近三丈的飞舟。

    这是御风舟,长生天的特产,在长生天中,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

    每一艘御风舟,都是花费大力气打造出来的,不仅仅是交通工具,在紧急时刻,更是可以作为炼丹闭关的所在。

    长生天第一百九十九章前往火蝎谷

    靠着炼丹之术闻名整个血月大陆,所有研究和出产的宝物,大都和炼丹有关。

    如这御风舟,就是几百年前一位修为不高却精通炼丹炼器之术的长老,花费毕生力气研究出来的东西。

    ……

    御风舟看起来不大,里面空间却是不小。

    嗡的一声,熊元驱动御风舟,这艘飞舟便是急速窜出,速度又快,飞的又稳。

    可以看得出来,熊元是一个偏重享受的人,进了舟中,他便是取出美酒烤肉,招待几人。

    “统领的生活,真是惬意啊。”江峰啧啧赞叹,眼神中透露出无比的羡慕。

    这种御风舟,可是每个长生天弟子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不过,要想得到,却是艰难无比。

    就算是灵神境强者,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样的待遇。

    熊元之所以能够有一艘,不是因为他是灵神境强者,也不是因为他是长生卫中的统领,更不是因为他家世显赫,而是因为,他当年是从丹武大会中闯出来的,作为丹武大会中排名前十的精英弟子,被奖励了一艘。

    熊元哈哈大笑,“莫急,等你们日后修为有成,大可以用足够的功勋来兑换,该有的总会有的。”

    苏寒端着酒杯,一口一口的喝着酒,视线透过透明的防御光罩,观看着外面的景象。

    飞舟在距离地面百丈的位置飞行,速度虽快,下方的场景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郁郁葱葱的丛林,一毛不拔的荒山岩石,生活在大荒山脉中的种种生物……

    陡然间,苏寒似乎隐隐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他面色微微变了一下。

    这……这……似乎是宁红鸾的气息!

    苏寒心脏剧烈跳动一下,心中现出极端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宁红鸾怎么可能在这里?

    明明已然被自己再次封印在那大雪山深处,她就算是能出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跑出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寒闭上眼睛,精神高度集中,仔细感应着那丝气息,而感应了许久后,却是再无发第一百九十九章前往火蝎谷

    现。

    难道是错觉?

    苏寒睁开眼睛,脸色疑惑。

    似乎是见到苏寒的行为有点反常,熊元看了他一眼,笑道,“展元,你怎么回事?”

    “小人可能是第一次乘坐飞舟,略微觉得胸膛有点烦闷。”苏寒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哦?”

    熊元一声惊讶,一口气喝了一大杯酒,再次取出那支造型精美做工精致的“烟袋”,笑道,“要不要来两口?今儿本座心情好,赏你。”

    又是那血狼草?

    见到他这幅慷慨中略带一丝肉痛的表情,苏寒终于是忍不住心底的疑惑,开口问了出来。

    “统领大人,这血狼草到底是怎么东西?为何我之前从未听说过?”

    听到苏寒的话,三人也都是看向熊元。

    他们也都没听说过血狼草。

    “你没听说过,是很正常的事情,血狼草,产自血狼山,只有在每年八月,阴气最盛的时候才会生长,一夜之间便能开遍整片山坡,而若是一夜不采摘,等第二天太阳出来,就会消失。”

    “这种草,是整个血月大陆的最高机密,在武圣和半圣之间,这玩意儿,是硬通货,甚至比灵器都好使。只因为,它可以提升灵魂力量!”

    “而且,武圣强者吸收香火之力修行,但却需要耗费不少力气摒除杂质,而若是有这血狼草,不仅可以增加灵魂力量,在药力发作时间内,灵魂凝淬程度大幅度增加,摒除起杂质来,速度也是要快出不少。每一颗血狼草,大概能持续三个时辰的时间。”

    “我这里,也只有三颗,还是品质最差的那种,是花了好大力气才从某位长老那里要过来的,尽管如此,吸食过后,也能感觉到心旷神怡,灵魂力量在缓缓增加。”

    听到这话,几人都是呆住了。

    苏寒更是感觉一道天雷当头劈下。

    增加灵魂力量的药草,怎么可能!

    就算是仙界,也极端罕有,千万年也见不到一株,这个小地方,怎么可能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