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宴请

    “你这是什么意思?”

    瞳孔一缩,熊元看看地上那道已然昏迷过去的人影,再看看苏寒,眼中透露出一丝冷意,语气中,带着带着几分质问。

    毕竟,在这军营之中,是绝对禁止自相残杀的。

    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苏寒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极其恶劣了。

    就算是熊元想保他,也要考虑其它人的感受。

    “统领,小人知罪,任凭您处罚,绝无二话。只是,我心中没有半点后悔。我展元对长生卫一片拳拳之心,竟然被人质疑是jian细,这口气,我忍不了!”

    苏寒沉声说道,深深弯腰。

    熊元脸se微滞,旋即轻轻叹了口气,苏寒这幅姿态,无疑是他相当满意的。

    “你可知,自相残杀,该当何罪?”

    “死罪!”苏寒毫不犹豫的说道,顿了顿,继续补充道,“但,就算是死,我也不允许别人侮辱我!”

    这幅硬气而倔强的模样,让军营中的其它队长都是眼神呆滞。

    心中暗暗对他的危险等级加高了一级。

    人心本就是这样,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尤其是在这军营之中,更是一个靠拳头说话的地方,苏寒这幅强硬的姿态,自然是让不少人心生jing惕。

    而此时的苏寒,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熊元,仔细观察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

    以苏寒对熊元xing格的了解,面对这种事,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去死的。

    果然,熊元思虑片刻,便是开口说道,“念在当前任务在身,正是用人之际,你的罪行先行记下,等这次回去后,我再处罚你。”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算是把这件事揭过去了。

    什么以后再处罚,纯粹属于托词。

    这些小队长心中对这点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傻到出来质疑熊元的决定。

    再说,那宋严平ri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和死党,人都被废了,从此以后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谁还愿意理他?

    “多谢统领。”苏寒脸上现出一丝喜se,大声道谢。

    发生这样的事情,讨论也讨论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熊元索xing挥挥手,“都散了,展元你跟我来。”

    听到这话,军营中其它人便是陆续朝门外走去,早有机灵的队长叫了士兵,清洗着军营中的血迹。

    而苏寒则是跟着熊元,朝着后方走去。

    一处熊熊燃烧的篝火,火上正架着一只岩羊,袅袅香气四散而出,极为鲜美。

    随手切下一条羊腿,丢给苏寒,又是丢过来一个酒囊,熊元热情招呼道,“吃!”

    苏寒也没客气,微微检测了一番无毒后,便是大口大口的啃着美味的羊腿。

    没过多长时间,手上便已经是一块干干净净的骨头。

    “展元,我问你,如果现在你是这支军队的统帅,你应该怎么办?我要详细的计划,谈判两个字,不够。”

    熊元沉声说道,眼神中多出一丝凝重。

    方才的片刻工夫,他和家族联系了一下,对现在的局势又是有了新的了解。

    “保皇派”和“反对派”现在已然出于胶着的状态,双方谁也不敢冒然开战。

    毕竟,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要想获得最终的胜利,绝对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两方又不是傻子。

    这种内战,损耗的只是本身的实力,而万一内战结束,生出什么外患,可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两方现如今也是在僵持着谈判。

    当然,对于高层武力来说,此时最希望的,便是己方高手中能够有人晋升武圣。

    一旦有人晋升武圣,结果便是豁然开朗,再也不会有人争。

    “如果是我,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就把军队长期驻扎在这里,然后和玲珑圣女搞好关系。当然,这只是第一步,后续的路还有很多,不过要看情况变化了。”

    “若是反对派占据上风,那就把玲珑交出去,算是大功一件。”

    “若是保皇派占据上方,同样把她交出去,有着这样一段交情,至少不会被ri后清算。”

    “若是双方两败俱伤……那……”

    苏寒眼中现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那什么?”熊元开口问道。

    他脑子转的不快,还真是听不懂苏寒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苏寒心中暗暗鄙视了他一番,如此蠢笨的人到底是怎么成为统领的?

    “那就看统领您的野心了,玲珑是张王牌,也是颗炸弹,就看怎么出,什么时候出。”

    “若是反对派和保皇派两败俱伤,真要到了那个份上,统领您一步登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啊?

    听到这话,熊元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嘴唇哆哆嗦嗦,完全被苏寒的话震惊了。

    一步登天!

    苏寒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就算是脑子转的再慢,也完全明白过来了。

    心思飞转,片刻后,熊元眼中现出一丝莫名的神采,开口道,“展元,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如此深的心机。”

    苏寒早就预料到了他会这么说,深深鞠躬,道,“统领,不管怎么说,你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展元只愿意为您效力。”

    “好!”

    “好!”

    “好!”

    熊元一连叫了三声好,上下打量着苏寒看了好久,开口道,“那么,现在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苏寒开口问道。

    “你去和玲珑圣女接触,就说我要宴请她,时间地点她定。当然,在这之前,我会撤军。”

    听到这话,苏寒心中便是一喜。

    说了这么多,总算是把熊元的主意改变了。

    这是一个好的兆头。

    只要长生谷不被大军团团围住,想要平安离开的几率,又大出不少。

    只是,这地点应该定在哪里呢?

    苏寒心思飞转,脸上却是不动声se,抱抱拳,“好,我现在就去。”

    “注意安全。”

    “嗯。”

    苏寒出了门,深深看了一眼那军容严整的长生卫,长长舒了口气,便是再次朝着长生谷飞去。

    这件事,到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个比较好的改变。

    而要脱险,还需要好好考虑一番。

    尤其是地点,更需要反复思量。

    进入长生谷,缓缓下沉百丈,苏寒找到几人,他们几个,此时都正在修炼。

    大敌临门,几人不敢有半点大意。

    见到苏寒归来,几人顿时迎了上来,眼中现出询问。

    苏寒笑笑,“基本上搞定了,玲珑,熊元要请你吃饭。”

    玲珑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苏寒便把大概情况介绍了一遍,而听完这些,几人脸se都是放松好多。

    “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任务,便是选好地点,最好是一个较为封闭的空间,我心中隐隐有个想法,不过,有些细节还没想好。”

    “有地图吗?”

    玲珑脸se一滞,似乎是想到什么,“陆伯伯那里有。”

    “回去。”

    苏寒毫不犹豫说道,几人便是飞快下沉。

    再次回到长生谷中,陆玄几人都是有些惊诧。

    而听到玲珑的要求后,陆玄顾不上惊诧,飞速取出一副极为详尽的地图。

    方圆一丈的地图,覆盖在草地之上,如同一张长毯,地图上,山川河流都是清清楚楚。

    这是苏寒第一次看到长生天的详细全图。

    长生天位于血月大陆西边,西北是天堑一般的大雪山,南边是神秘莫测的迷雾沼泽,传说中那头血狼的老巢。

    长生天地域还算广阔,共有十五座城池,呈众星拱月之势,包裹着zhongyang的两座双子城。

    周围的十三座城,是十三位长老的驻守之地,而中间的两座城池,一为万寿城,向来是武圣居住的地方,代表着整个长生天最为jing锐的力量。

    而另一座城池,名为百战城,是传承之地,或者说,是墓地。

    千百年来,长生天经历的所有大大小小的战斗,在这些战斗中陨落的强者前辈,都埋葬在这里。

    宗派中那些老去死去的强者,在临死之前,也都会前往白战城,寻找合适的埋骨之地。

    要想进入百战城,需要极为严苛的条件,长生天每年举行一次丹武大会,到时候,十三座城池中的所有符合条件的少年强者,基本上都会报名。

    而在丹武大会中获得胜利的十人,才有资格进入百战城,靠自己的机缘和实力,寻找传承。

    看到这些,苏寒心中说不出的感觉。

    这些武道宗派,当真是可怕。

    甚至,其制度和模式,比国家还要先进。

    国家会有臃肿的机构,和冗余的部门,而这里,就是一个纯粹的强者制造工厂,一批批新鲜的血液,被源源不断的培养出来,难怪能长盛不衰。

    从这点上来说,长生天的运作模式,倒是要比仙界的不少宗派都要先进。

    摇摇脑袋,苏寒把这些想法赶出脑海,在长生谷附近搜索着想要的东西。

    这个时候,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还是先选好地点。

    “这附近的地形还是比较复杂的,大家都帮帮忙,都来选一选。我只有一点要求,要隐秘,绝对的隐秘,最好是能有点意想不到的危机,就如同长生谷这种地方。”

    苏寒开口说道。

    而听到他的话,几人眼神凝滞片刻,便都是聚jing会神的看向那地图。